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有了两只野猪垫底,赵昺的‘精’力不再急于获取猎物上,而这一阵阵枪声也早已将周围的野兽惊走了。: 。他的原则是够吃了便好,这大热天的也放不住,不必多造杀孽,接下来几个人又打了几只山‘鸡’、跑兔,看天‘色’渐黑便向后回转。到了落脚地已是日落西山,这里已经收拾干净,搭起了几座棚子,架起了柴堆。

    猎物抬回来自有人去扒皮,除去内脏,赵昺洗净了手脸,亲自‘操’刀将猎物分割成数块,又用带来的佐料涂抹入味后。这才令人点燃篝火,将腌制好的猎物穿在木叉,架在火上烤制。野猪‘肉’在火焰的炙烤下,很快散发出了‘诱’人的香味,也将众人都吸引到了火堆周围。

    “你们也都是各自军中的神枪手吧!”众人不敢跟小皇帝肆意说话,几个悄声议论着陛下枪法,觉得不可思议,赵昺听了转动着烤叉问道。

    “小的们与陛下相较,哪里敢称神枪手!”一个亲卫轻笑着道。

    “你俩枪法都不错,能将飞鸟一枪击落,这没有多少人能做到。”赵昺扭脸对其说道。

    “小的能将飞鸟击落,不过是因为竹‘鸡’刚刚飞起,速度慢,且高度低,相距也不过三十步。而陛下是分别在五十步及八十步外的距离上,击中了野猪的头部,小的却做不到。”另一个亲卫言道。

    “属下看陛下在跑动中突然停步,抬枪就打,枪枪命中,只这份功夫全军只怕也再挑不出一个了!”陈凤林言道。

    “呵呵,你们过誉了,咱们军中火枪兵不下二十万,即便百里挑一也能选出上千神枪手,否则朕就要追究你等的罪过了。”赵昺站起身在烤‘肉’上撒了些调料笑道。

    “不瞒陛下说,属下在一师时便从军中挑选神枪手以为跳‘荡’,他们不必加入队列,可以自己选择目标从较远的距离上将敌兵‘射’杀。当初取建康时,他们在城下放冷枪,将敌军打的不敢冒头,只能胡‘乱’放箭,这两位就曾在其中!”陈凤林言道。

    “哦,你们了不起啊,朕是空背了一杆枪,还从未在战场上‘射’杀一个敌寇,真是惭愧!”赵昺听了向那两人拱拱手道。

    “陛下,小的怎敢当。”两人见了急忙起身敬礼道。

    “不必多礼,坐下说话!”赵昺压压手让他们坐下道。心中却是暗自点头,从古自今每支军队中也都能找到出‘色’的神‘射’手,即便是在冷兵器时代也不乏百步穿杨的神箭手。他们经常被当成决死队派遣到前方与敌人前哨战,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从很远的距离上‘射’击,对敌从心里上和‘精’神上对敌产生震慑。尤其是在围攻战中,这些神‘射’手往往能起到更大的作用,他们在不可思议的距离上结果敌军的士兵和指挥官。

    “小的昔日也自觉枪法不凡,但是今日见了陛下神‘射’,才知是井底之蛙。”一个亲卫言道,“小的在三十步内可以抬枪就‘射’,指哪打哪。在五十步之外就需仔细瞄准,却也难以做到指哪打哪了,八十步外就难以枪枪命中,百步之外就要靠运气了。小的看陛下却能在八十步外抬枪就打,根本不需仔细瞄准,还请陛下赐教一二!”

    “看你两个也是老兵了吧!”赵昺上下打量下二人道。

    “禀陛下,小的李进(张贤)皆是景炎三年入军服役的!”两名亲卫施礼道。

    “嗯,你们当初换装火枪时,教官是如何教你们‘射’击的?”赵昺问道。

    “禀陛下,教官告诉我们准星、缺口和眼睛要三点一线,枪与目标保持水平,不可过高或过低!”李进言道。

    “张贤,你们既是老兵,定也教过新兵‘射’击,可曾发现他们开枪时有何‘毛’病!”赵昺听了又问另一人道。

    “禀陛下,新兵头一次开火身形不稳,都是朝天开枪!”张贤笑着道。

    “这些是为什么呢?”赵昺笑笑,又自问自答道,“火枪发‘射’时会产生后坐力,不比弓箭只要身形稳就好,还要克服后坐力,而新兵不懂往往如何调整,所以枪口不由自主的便抬高了。”

    “另外你们看……”赵昺捡起一颗石子向前抛出,划出了一道弧线落到水洼中,接着又说,“火枪‘射’出的子弹其实也是这样,看似平直,其实也是一道弧线。而我军行进‘射’击时,往往采用集火‘射’击以求将敌击溃,但为了保证命中率,往往会在四十步到六十步的距离上才开枪‘射’击。要知道我们的火枪有效‘射’程在一百五十步以上,因此在这个距离上子弹‘射’出时的路线是几乎是平直的,不需多做考虑。”

    “陛下之意是我们列队行军‘射’击的距离是在五十步左右,因而才会在训练时强调三点一线,枪身平直的。若是超出这个距离之外,以此法‘射’击便不灵了。”李进听了沉思片刻道。

    “不错,正是这个道理,可为何还是有多人分明瞄准了脑袋,却又打不着目标呢?因为大多数刚刚结束训练的新兵没有什么经验,疏忽了后坐力的作用。你们应该知道,开枪时少有晃动,子弹就不知道飞到那里去了。”赵昺看着二人笑笑,见他们点头又道,“所以瞄准的时候就要注意在不同的距离上采用不同的瞄准方式,不能想打哪就瞄准哪!”

    “小的们愚钝,还请陛下不吝赐教!”两人听陛下所言句句都在点儿上,着急地问道。

    “陛下就不要卖关子了,属下再求个情儿,便告诉他们吧,否则非急出‘毛’病来!”赵孟锦笑着‘插’言道。

    “这个还真不好说,每个人与每个人的身体条件不同,悟‘性’也各有不同,能不能悟出其中的道理就看各人造化了。”赵昺想想言道,“按照一般的规律而言,要打敌人的脑袋,五十步内瞄准‘胸’口,八十步内瞄准肩部。而超过百步却要瞄准膝盖了,一百五十步就要瞄准脑袋了,而二百步则要高出头部一尺。这仅指你们有经验的‘射’手而言,若是新兵在四十步距离上,最好让他们指向目标地面八步的地方,以此来抵销火枪的后坐力。”

    “原来此中还有这么多的窍‘门’儿!”李进看看张贤,又看向小皇帝言道,“前时,我全靠两臂的力量来控制火枪,防止枪口跳起,却不知还有技巧可用,真是蠢笨之极!”

    “明白其中的道理就好,然后在训练时多加‘摸’索,逐渐积累经验,切勿生搬硬套。”赵昺又叮嘱道。

    “陛下,那如何在跑动中击中目标呢?”李进又问道。

    “这个就有些复杂了,首先打上山之敌和下山之敌就有区别,这与目标运动的速度也大有关系,而子弹飞行时还会受到风速的影响。而这就需要你算好提前量,跑着下山的人,你要瞄准目标的前下方,若是与其平齐,下山时其身子一低便放空了。”赵昺言道,“朕能教你的就是瞄准后,只要目标进入区域的瞬间就要果断击发,千万不要犹豫。”

    “陛下,那在跑动中又如何做到快速装填呢?”张贤往后拨拉下李进,自己向前凑凑抢着问道。

    “呵呵,这个朕真没有什么技巧,唯有苦练。只要想着对面一个敌人正张弓搭箭瞄着你,而你只有抢在其放箭之前装好弹‘药’,将其干掉才能活命。若是其中出了一丝错误,那么死的就是自己,速度自然就快了!”赵昺笑笑道。

    “你们都记好,陛下教授的皆是战场上保命的功夫,你先敌一步开枪能活,迟一步则是死。”赵孟锦点着一帮人言道。

    “话说得是不错,可你们先得能像陛下一样吃的下苦。当年为了练这一招,陛下的左手虎口都被通条扎的稀烂,枪身都让血染成红的了,只这就非常人能受得了,当年许多人都因此半途而废了,学了个半吊子!”陈墩在一旁冷哼声言道。

    “呵呵,如此说来,你也是学了半吊子了!”陈凤林打趣其道。

    “唉,我是半吊子都没有练成,否则也不会当跟班了!”陈墩却叹口气,撇了小皇帝一眼沮丧地道。

    “不会吧?陈统领少年英才,谁人不晓,当年在一师之时枪法也是无人能及啊!”陈凤林也算是看着陈墩长大的,很少见其这么丧气过,不大相信地道。

    “那些都是雕虫小技,‘侍’卫营中随便拉出一个来都比我的枪法好,在他们面前我这个当统领的都不敢‘摸’枪!”陈墩点着随行的一个两个‘侍’卫苦笑着道。

    “统领哪里有那么差劲,你比伙房的老邱还强不少呢!”一个‘侍’卫看看陈墩,又转向不断滴着油靠猪‘肉’笑着道。

    “竟敢消遣本官来了,还治不了你了,今晚你值整夜,合一下眼看我怎么收拾你!”陈墩有些气急败坏地道。

    “好、好,有了那只猪‘腿’当夜宵,我也认了!”那‘侍’卫却不恼不急,指着烤架上的猪‘腿’笑道。

    “不要再闹了,‘肉’熟了把你们的嘴都堵上吧!”赵昺说着招呼陈墩将烤叉抬下来,招呼众人开吃。而他又将几只竹‘鸡’和跑兔烤上,又添了柴才坐过去。

    ‘嗷……’众人跑了一天,早都饿了,半片野猪怎么也有三、四十斤,功夫不大就剩下骨头了,而这时却传来了一声野兽的嚎叫。

    “快点火!”陈墩将手中的啃了半截的骨头一扔跳起来大声喝道,众人也纷纷从火堆中‘抽’出火把将周围早已架好的柴堆点燃,而其他人也抄起枪护在赵昺身边。

    “嘿,来的还不少!”赵昺拿着骨头点点周边的山坡道。为这里的血腥气和烤‘肉’的香味儿所吸引,野兽们都被吸引过来,但是却又被燃烧的篝火吓阻不敢上前,他瞅瞅林中一双双泛着绿光的眼睛,起码不下二、三十只野兽潜伏在周边。

    “陛下,千万不要远离火圈,这些野兽都饿急眼了!”赵孟锦将还想向前走的小皇帝挡住,皱着眉言道。

    “好,朕就在圈里坐着!”赵昺退回圈中有些无奈地道。他清楚自己虽然已经长大了,但是在赵孟锦和陈凤林这些老臣眼中,自己还是那个跑不动的小胖墩,时时都要照看着,担心他一不小心又会闯下什么祸。

    赵昺坐在木屋前,看着周围点起的十多堆篝火,看着赵孟锦指挥着众人持枪严阵以待,又望着在火圈外远远徘徊不去的野兽,心中忽然一动,这不就是一个车阵吗!那篝火就是众人依为屏障的战车,而‘侍’卫们便是凭车据守的战士,那野兽就是待机而动的敌骑。

    想到这里,赵昺觉得以车战骑实际上作战原则基本一致,基本都是以战车结成坚壁般的阵型,以此防止对方骑兵的奔突,保护阵内的远程投‘射’兵种,以此在防守中杀伤对手骑兵为主的有生力量,并可在阵中配置机动部队在必要时实施反突击。

    东晋刘裕的却月阵就是背靠河流,以战车结成阵脚,然后步、骑、弓弩甚至战船多兵种配合作战。而捷克农民军的大车阵则也是以车结阵,防止重型骑士的突击,阵内部署弓箭以及火炮,这样便可以有效打击以骑士为主力的封建主军队。

    卫青在漠北之战中使用的打法,亦是先用车阵环阵结营,其实就是构建了一个移动的简易城池。有点象后来捷克人的胡斯车堡战术。而结完阵后,他们只是稳住了自己的阵角,之后和匈奴伊智邪单于打的时候,还是用骑兵和人家对冲的。车堡只是稳住了汉军的阵角,先立于不败之地,而后再以骑兵反击疲惫之敌。

    而在不同的国度和年代以车阵为全阵基础,说明比运用重步兵结成的阵型在防止奔突方面更有成效,且运用战车还可以提高军队的远程移动能力,并在长途奔袭中保持士兵的体力,可以认为是以步兵为主的军队骡马化的强化版,但代价就是烧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