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本想在太后归京后,召集各路重臣召开堂议,共议国是,制定远景和近期的目标,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自己居然被太后给‘闲置’了,也导致他无法按照自己的安排国事。可他的脑子却没有闲置,仍然在考虑大宋将何去何从,且在不断的完善自己的构想。

    从心底说赵昺没有想到自己能以这么快的速度收复江南,也没有想到忽必烈在元廷中具有如此高的威望,即便在其死后也无人敢违拗他的意志,尤其是江北的军队居然坐视江南沦落。当然这也不排除忽必烈没有想到自己会死,或是死的这么快,因此并没有对后事做出安排有关。而在‘劝禅’事件发生后,忽必烈暴怒之下将真金闲置,并将其身边的近臣或杀或流,转而让南必皇后参与朝政。

    如此一来,忽必烈死后元廷中没有一个权威人物可以压的住场,在上都的太子真金等于是个空架子,大都的南必皇后也难以完全掌控大都朝廷的形势,而朝中各方势力也皆借机想获得权力,外宗和近支、汉臣和蒙臣之间展开了明争暗斗,可惜的是谁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占据优势,使得那些地方势力都处于观望和选择之中,仍以忽必烈的旧制行事。

    胜利来得太快,同样让赵昺也措手不及,本来只有五个锅盖,当下却要去盖十口锅。无论是在政策储备上,还是物资和兵力的准备上都难以应对骤变的形势,使他有种穷人乍富的感觉,发愁自己的茅草棚居然难以放得下山似的钞票,却又不知道如何将眼前的财富花出去一般。

    赵昺当时并没有手软,草棚既然放不下,他就在棚子旁边扎下了一道道篱笆,将所有的钞票先圈入自己的院子里,可事后想想这道足以让头牛通过的篱笆是多么的脆弱。若是蒙元方面有一方认识到形势的危急,放下成见调动兵力发起反攻,自己手中这点兵力根本无法巩固这么长的战线,会被擅于穿插迂回、快速机动的蒙元军队分割包围,最好的结果就是建立几个敌后根据地,靠水军的协助占据江浙一带的几个沿海城市。

    不过好在赵昺的头脑还算清醒,意识到自己现在就如同一条吞下了一头牛的小蛇,首先要保证自己的肚皮不被撑破,待将腹中的这头巨兽慢慢消化之后,让自己再长大一些,才能再次猎取更大的食物,而不是拖着沉重的身子去挑战一只虽然看似疲惫不堪的老虎。因此面对似乎唾手可得的诱惑,他还是当机立断停下了进攻的脚步。

    赵昺近一段时间也在不断反思和总结,思考着大宋现在最需要什么,自己最终的目标在那里。他以为当前自己不要老被那些纷争纠缠,而是需要一段休整和发展的时间,最少也要经过五年或是十年的发展,如果这段时间能平稳度过,到时候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能阻挡他的脚步,那个时候便可以消停消停,该算的账一笔一笔算。然后再往大目标上,一步一步的迈进。

    在反思中,赵昺明白无论是文明的发展,还是社会的进步都是需要物质基础的。在自己的前世谁都知道美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而苏联解体后更是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但是它也不是一朝而成的,其间也是经过长久的布局才得以崛起的,也正所谓厚积薄发。

    在十九世纪末期,美国在当时的世界上也只能算是个中等发展水平的国家,大英帝国才是大哥大。美国自然也不想总是当小弟,但它发现自己从军事上打垮大英帝国没有问题,却根本无法突破大英帝国的全球体系,于是他们没有出手,尽管他们有与英国人交战的预案和计划,而是转而开始耐心等待机会。

    等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英国人残了,但美国人仍然没拿到梦寐以求的全球霸权,因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英国在两百年间建立起的软实力仍在,不是说硬实力上去了,霸权就归你了,你没有软实力照样拿不到。于是美国又耐心等了二十年,等待下一次世界大战,为了这一天,直到二战爆发前,美国还帮助德国恢复经济,即所谓的“道威斯计划”。

    美国人告诉德国人,你的一战赔款,我统统不拿回美国,而是变成在德国的投资。美国人把这笔钱全都投到了德国的军工产业,克虏伯、宝马、奔驰这些大企业都是靠美国的“道威斯计划”迅速强大起来的。而军工产业复苏后的产品,是不能和平消费的,只有走战争道路,最终希特勒“不负众望”,带领德国人重新走上战争道路,瞄准的依旧是大英帝国,这回德国虽然再次战败,但也彻底把英国打垮了,美国人终于顺利得以登顶。

    当年赵昺不过将此作为谈资,而并没放在心上,觉得以美国人讲究实际的性格不可能会做成这么大的一个局,想象不出在其还不知道《孙子兵法》为何物的时候,便已经和孙子神交了。但当他站在制高点上的时候,再度回想起来,却惊讶的发现美国的确应该是很早就在进行大战略谋划,否则不会取得今日的局面。

    想想以美国的实力尚进行了百年的谋划,历经十数位总统的努力和坚持才得以实现,这个战略布局是多么的深远和缜密,可以说将整个世界都研究的极为透彻。且在应对各国国际争端问题上,早已经形成一整套标准应对程序,大战略的筹划和坚持及对时机的把握皆由可借鉴之处。

    反观自己的大局观就要逊色多了,还一直没有跳出小国寡民的思维模式,恢复中原、牧马塞外更像是一句空洞的口号,却没有具体可行的计划和深远的布局。所以他还要一点一点的学习,而不能只是嘴头上一口一个大国崛起,结果行动时完全被蝇头小利所左右,要学会算大帐。

    纵观历史可以看出,真正成为一个可以左右世界的大国,首先是要幅员辽阔,其次是要资源雄厚,其三就是人口众多。赵昺明白以当前的科技水平,想要去征服全世界,做地球盟主是不可能完成的目标,只怕空手走上一圈就已经老死在途中了。而当下的亚洲,蒙古帝国当之无愧的是唯一超级大国,能与其抗衡的只有刚刚占据江南的大宋了……

    “陛下,还请明示,何为核心利益?”对于这个新名词,陆秀夫等人都不大理解,他皱皱眉问道。

    “当前的核心利益不外乎三条,一者必须保证政权的稳定性和权威性;二者大宋复兴的道路必须坚定不移的走下去;三者富国强军,藏富于民,保持对周边诸国的威慑力!”赵昺又解释道。

    “还请陛下详解!”陆秀夫听了似有所悟,看看其他几个人也是尚有疑惑,再次言道。

    “保证政权的稳定性和权威性,是指我朝仍采用祖制,皇帝与士大夫共同治国的体制,这个构架不能轻动,也仍要维护和保证皇帝的权威。”赵昺言道。

    他知道在当前的社会形态下,自己是无力改换政体的,虽然后世对于帝制多有批评。而士大夫集团仍然是集中了今天中国精英最多的一支政治力量,现在没有任何一支其它的政治力量有能力取代它。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特别是在国人一盘散沙的习性没有完全克服的情况下,还是需要这样一个不可替代的领导核心。

    “陛下圣明!”几个人听了立刻面露笑容,齐声施礼道。他们对于小皇帝一直坚持文武并重的政策感到不安,担心哪一天走回武夫治国的道路上去,现在他保证坚持祖制,仍采用以儒士共治国家的体制,自然让众人放心了。

    “我大宋自太祖立国便时时面临北方蛮族的威胁,数百年来受其欺压,以致在高宗朝被迫南迁,但仍险些灭国。现在虽占据东南一隅,威胁却没有解除,只有民族复兴,盛如汉唐,才可保我国脉绵长,百姓安居乐业!”赵昺又言道。

    “陛下所言极是,只有国力强盛,百姓富足,才能将蛮夷远逐,保万世太平。”文天祥赞道。

    “富国强军,想必诸位卿家都有领悟,多年来我大宋集四海之财,无国可比。而财富也遭至周边蛮夷的觊觎,而我朝却空有军百万,却无力守住财富,以致割地赔款,君王受辱,百姓被屠戮奴役。因而不仅要国富,还要军强,履至剑至,才能无往而不利。”赵昺猛地一挥手道。几个人互视一眼都是频频点头,他们都是经历过灭国之危的人,深知军队的羸弱带来的灾难和屈辱。

    “历朝历代国富民贫皆是动乱之源,历代都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但是民乱一起便会毁于民乱,使得国无积累。此后新朝来临,励精图治,然后繁荣到来,接着就又是腐化堕落,导致民乱,财富再度流失,一切重新归无,如此循环往复,无休无止。”赵昺皱皱眉言道,“我们积累财富,不能只采用增加课税和劫富济贫的方式进行,而是要采用合理的税赋,增加税源来解决,让百姓家有余财,才能使百姓乐于效命朝廷,国家安定。”

    “陛下仁德,我朝必将大兴!”应节严首先施礼道。

    “陛下心怀国家、百姓,臣等愿助陛下实现大同!”刘黻也施礼道。

    “勿要多礼,若想实现此愿,尚需我们君臣共同努力,朕要先谢过诸位!”赵昺还礼道。

    “陛下,当前我朝虽据有东南,但是国中诸多问题堪待解决,而蒙元仍是虎视眈眈,当下该又该如何应对?”文天祥稍缓问道。

    “文相所言不错,目前我们面临的问题十分复杂,还要复兴我朝,最重要的是要坚定,要理清自己的思路。既然我们已经有了既定方针,无论是他人批评荒拗可笑、虚幻缥缈,还是赞赏志存高远,都不要为他们的言语所影响,避免冲动之下做出错误的决定。”赵昺想想,整理了下思路道。

    “蒙元无疑是我们当前最大的威胁,要想复兴崛起,就必须要迈过蒙元这道坎儿,才能占据有利的战略态势。当下蒙元面临的问题并不比我们少,江北经过他们的蹂躏,人口减少,土地荒芜,难以自足。此前财赋半数来自江南,粮食更是占了七成。失去江南等于断其财路,他们必定不甘,和议只是想继续篡取我们的钱粮,若是不能得逞必将会重启战事,此后频繁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

    “那我们将如何应对呢?”文天祥又问道。

    “当下不是最好的时机,自然是等待。但朕的意思不是被动的等待,该出手时就要出手,该反击时绝不手软,以遏制蒙元的复兴。蒙元在忽必烈继承汗位后,蒙古实际上已经处于分裂的状态,外宗诸王不再以其为主。而近支宗王也全靠利益维系,在失去江南的财赋后不仅本朝财政将陷入困顿,对宗王们的援助也将逐渐断绝。为了维持,他们只能通过增加江北各地的税赋和向宗王们增讨贡物来解决,如此一来必然使各方与元廷的矛盾不断增加,真金为了缓和国内的矛盾,只能通过对外战争来转嫁!”赵昺略一思索道。

    “陛下之意是待蒙元逐步陷入危机,将不断引发冲突,而我们只是以适度的反击来消耗他们的国力。我朝却可借机尽快完成内治,发展生产积累财富,完成战备,等待时机的到来!”文天祥将自己的理解说出道。

    “不错,这个时机的到来也许将持续十数年,也许就在三五年,总之我们都要尽快做好准备,而这一切都要仰仗诸君了!”赵昺点点头道。他知道要想彻底消灭蒙元势力并非易事,要知道明朝花费了三百年的时间都未能将其彻底消灭,一战而平几乎是不可能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