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时间紧迫,赵昺宣布帅府军成立的同时,将新规通令全军,史称‘两明三不留七斩八律’。?.??`当日参议局、总计局胥吏便进入新附各军按名册进行统计和排查。

    查出符合‘三不留’者四百余人,缺额五百余人,不成丁者八百余人,四十五以上不适于作战的老弱六百多人,伤兵二百余人,随军家眷千人,其中愿意归家者千三百余人,实有可用军额一万三千二百余人,包括罪军一千六百三十人,俘虏军七百五十人,他们并不在遣散之列。

    当夜参议局又对核实后的名册进行详细整理,其中有殿前禁军一千一百余人;疍兵五百余人;泉州籍义勇四千余人;朝廷撤退中沿途收拢加入的义勇、溃兵游勇四千余人。按实职有统领一人,正将二人,副将四人人,准备将六人、部将三十三人,训练官五十七人,部将及队将不及二百人。

    军官看着人数不少,但与庞大的兵丁人数相比,比例明显严重失调,尤其是部将以下基层军官缺编甚多,而这些人又是队伍的骨干,兵丁的实际管理者。而官兵的比例失调不仅会影响队伍的稳定,军令的通达,更会严重削弱部队的战斗力……

    “殿下,制司已设,各司主官尚需选定,还请定夺,以便各司其事。”今日一早府中各局主管,护军及新附义勇暂代正将以上主官齐聚议事厅,行礼已毕,个人落座,应节严先说道。

    “好,敌军压境,时间紧迫,本王不再多言,就请应大人代劳了。”赵昺看看满面疲惫,红眼兔子似的应节严说道。?.其实他也好不了哪去,昨晚议了半宿才敲定了府中各司主管人选,他在凌晨时分还眯了一觉,而应节严要起草文书、知命,整整一宿未眠。

    “封陛下诏令,命卫亲王开府琼州,制置广南西路,组建新军保境安民。”应节严宣读了圣旨后,开始宣布任命,堂上的人立刻都挺直了腰板儿,侧着耳朵倾听,唯恐遗漏了自己。

    宋代一路设安抚使司(帅司)、转运使司(漕司)、提点刑狱司(宪司)和提举常平司(仓司),合称“帅、漕、宪、仓”。其中除“帅司”为军事机构,其他漕、宪、仓三司,都有行政监察职责,统称为“监司”。应节严的安抚使和江璆的转运使是钦命,带着帽儿下来的,赵昺都不能随意撤换,他人也就别想了。又以潘方为转运副使,权判转运司;高应松提点刑狱司;蔡完义提举常平司。

    潘方和高应松两人赵昺都十分陌生,皆是应节严举荐的,一听之下才知两人也非等闲之辈。这潘方是宝祐四年得进士,最后的正式职务是监庆元府市舶,就是现在海关关长一类的职务。元军南下,庆元守军不支降敌,潘方帅数十人斩敌夺船入海坚持海上抗元。想着琼州也是商贸繁华之地,尤其为副使来日掌管市舶司也算对口。

    而高应松的名气要大的多,他是开庆元年进士,先任衡州教授通判广德军,后进临安为权礼部员外郎、翰林权直等职。杭州城破元军自涌金门入城后,整个中央官吏没有逃亡的只有九人而已,高应松其一也。他被俘后,随宋帝一同押往了大都,路过扬州时得知李庭芝还在死守扬州,即击晕守卫,逃入扬州城中,李庭芝兵败后不知所终。 ? ? ?说 . `也不知道怎么被应节严给挖出来,招进了王府。

    这种忠臣赵昺没有不重用的道理,当即同意高应松提点刑狱司。这个职位主管司法,监督所辖州县司法审判活动的机构,负责复查地方审断案件;如有疑狱及拖延未决案件,提点刑狱司公事可亲赴州县审问。州县已决案件,当事人喊冤则由各路提点刑狱司复推。后来职权逐步扩大,兼及治安、军器、河渠等事。

    提举常平司,掌常平仓、免役、市易、坊场、河渡、水利、坑冶等事。按收获丰歉而籴粜食粮,按财产多少而征收免役钱,按职役轻重而给吏禄。收买滞销商品,再行出售,以平物价。并有监察地方官吏之权,非常时期还有总领一路变法政务之责。任命一下,众人都没吭声,蔡完义也愣在当场竟忘了谢恩,这个职位品秩虽不很高,但是管的范围广,责任重,也是朝廷的钱袋子和耳目,非心腹亲信不能任之,谁也没想到会落到他的头上。

    赵昺对此却有自己的考量。蔡完义和自己相交时间并不长,以他的观察其有忠义之心,但并不单纯,夹杂着功利之心,不过‘想进步’也不是什么过错。再进一步了解,尤其是成为外府总管之后,赵昺现此人做事谨慎,唯恐出错,还喜欢揣摩上意。才能肯定是有的,否则他又如何能管理一个五六十万人口的泉州城。

    而当前形势下赵昺也需要这样一个人,毕竟总计司现在是只管花钱不管挣钱,转运司由江璆把持,能不能听自己的还不好说,那就必须要有个小金库,保证自己私下的花销。而另一个原因是破格提拔蔡完义是让府中的人知道自己并没有忘记他们这些‘潜邸’之臣,以后只要忠心谁都有机会。同时也明白哪头炕热、哪头炕凉,关键的时候清楚要站在哪一边。

    在外人看来却又是另一番景象,他们以为蔡完义过去不过是泉州的司城官,就因为有了保护王爷脱险那点功劳而入眼,此后因为衣食无着又不得不依附王府,助殿下渡过了难关,从而成了外府的总管,现在殿下刚得势就骤然升为一路四司之一的官。而赵昺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你们看这么个‘没本事’的人都能轻易谋得高位,有本事的本王当然更不会亏待!他如此不但是给自己找条后路,更是竖起了一面‘招贤’的幌子……

    有了名分,赵昺的王府护军便得以转正,自己是天下兵马副帅,自然改称帅府军,新军也就以此为骨干进行改组。全军共设前、后、左、右、中和水军六部,直属制置司统辖调配,与四司处于平行的地位。平日由安抚司进行管理。以赵昺来看,制置司就是司令部,决定战略及战役方向、下达作战命令,任命各******。安抚司则是参谋部,负责组织训练,战前谋划,指挥战斗。其它三司就似是辅助单位,负责后勤、民政等事务。

    赵昺作为创建人当仁不让的成为第一把手。原护军都统赵孟锦升任帅府军统制,兼任中军统领。中军置参军、书记、教头等幕僚和斥候队、亲兵队等直属队,下辖步军四个指挥,马军一个指挥。前军统领由黄显耀升任;左军统领由原护军步军指挥使刘志学升任;右军统制由原殿前军统领官韩振担任;后军统领由泉州揭阳义勇领庄思齐担任。后四军机构设置相同,但下辖三个指挥。步军另设有炮军一个指挥,辎重两个指挥直属统制管辖。

    步军所辖二十个指挥,计有官兵一万零三百二十人,暂时皆不满编。所部军官除各军各部升任或提拔的外,绝大多数军官皆来自原殿前军,他们的所有人除一队编入王府亲兵队外,大多官升一级,或两级。

    之所以如此也是无奈之举,原护军训练时间尚短,本来就缺少合格的基层军官,根本不堪调用。而义勇各部更是如此,他们作战勇敢,但缺乏训练,军官只是由有声望或是武艺高者担任,指挥作战全凭感觉。可殿前军经江氏父子严加整训,整体素质较高,原本想将他们作为精锐力量统一使用,但基于当前严峻的形势也只能拆散使用。

    水军统制由副都统制刘洙升任,由于此次又接受大小船只二百余艘,仅操舟的水手就不是个小数目,操蛋的是船上原有的水手几乎都被带走,只留下空船。所以尽管当初原水军已经按照双倍人员配属,可也远远不够用,他们急需补充兵员。除将疍兵补入外,又让他们从义勇中优先挑选了一批擅水者补入,兵力也随之膨胀为五个指挥和十二个队,近五千人。但由于船有大小,各个指挥和队人数不尽相同。

    按照原来定下选兵的规矩,指挥以下军官皆由所属主管选定,逐级选拔后报备到制司,而兵丁皆已按照名册划分完毕,他们只需照单接受。但这也考虑到了原有统属的关系,尽量将其老部队划拨到他们的麾下,以便于指挥。不适合执行战斗任务的人员、家眷和编余人员就只能暂时编入匠作营和王府老营之中。

    随着各司的成立,参议局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人员随即也分别补入各军各司之中担任文吏和幕僚。而匠作局也分为王府工正所和制司所属的都作院,总计局和医药局则整体转入制司统管,赵昺的自留地也只剩下内府这块地儿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