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太后的话如同一记重锤将陈宜中一下敲醒了,他自以为凭借自己昔日的拥立之功可以得到太后的支持,但是却忘记了自己曾在太后最为艰难的时候抛弃了他们,以致亲生儿子病死在了逃亡的路上,可以说是其间接害死其。而小皇帝则不同,他们虽非亲生母子,可是一起相互扶持度过了最为艰难的时刻,这种情感非是他所能相比的。

    此外陈宜中未曾想过女人是最记仇的,尤其是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你伤害了,其会恨你一辈子,且恨之入骨。而小皇帝凭着自己稚嫩的肩膀挑起拯救大宋的重担,不仅挽救了行朝,还复兴了大宋,重新回到了临安城。且小皇帝致孝是尽人皆知的事情。如此情况下杨太后的选择十分简单,即便是其作出了这些不法的事情,其也会一力维护,绝不会选择一个曾经多次背叛朝廷的臣子。

    眼见杨太后满脸愠色及周围昔日同僚嘲讽的目光,陈宜中觉得手心发凉,居然有种想要逃离自己曾梦想重归的朝堂。但是他清楚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前进一步可能还有机会,可是退后就是死路一条,因而只能向前,即便明知是死路。

    “陈公,对于太后所言,你可还有异议?”文天祥看陈宜中脸色数变,嘴唇发干,心中有些发慌,轻笑着问道。

    “太后玉言,草民怎敢反驳!”陈宜中到底也是久经风浪的老油条,想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不但没有生出退避之心,反而镇定下来,挺直身子整整衣衫向文天祥拱拱手道。

    “也好!”文天祥看出其已无回头之意,转过身对小皇帝道,“陛下,请继续辩驳。”

    “汝言朕继位后,驱逐行朝旧臣,任用亲信。你自可看看这殿上又有多少行朝旧臣,也可到各地走走,他们中又有多少人牧守一方,更有几人位居宰执。任用亲信,打击旧臣之过又从何来?”赵昺指指满朝文武问道,“各位臣工,你们谁曾在行朝为官?”

    “禀陛下,臣曾在行朝官居左相!”陆秀夫首先出列道。

    “禀陛下,臣曾在行朝官居枢密副使!”张世杰紧跟其后出列道。

    “禀陛下,臣曾在行朝任礼部尚书!”徐宗仁出列言道。

    “禀陛下,臣曾在行朝任吏部尚书!”陈仲微与徐宗仁并排而立道。

    “禀陛下,臣曾在行朝任参知政事!”刘黻撇了陈宜中一眼出列道。

    “禀陛下……”随着赵昺的问话,殿上的官员纷纷出列自报家门,禀告声连绵不绝。

    今日为迎太后归京,今日在京的五品以上官员全部全部参加朝会,文武官员数百人在殿上,吃饭都得蹲到廊上去。随着小皇帝的问话,其中站出来的有六成还多,而余下的只有极少是帅府旧人,多数都是琼州征辟的官员及跨海来投的江南名士。

    “禀陛下,臣文天祥曾任行朝右相!”见再无人出列,文天祥向小皇帝施礼高声道。

    “汝还有何话讲?”赵昺笑着问陈宜中。

    “即便如此,也难掩贪揽事权、紊乱国政、打击同僚之嫌!”都说一朝皇帝一朝臣,看看眼前的场面,陈宜中嘴角直抽抽,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是如此局面,连昔日行朝中小小阁架、员外郎之类的胥吏之流都已站上了朝堂,但事已如此他仍然没有放弃抵抗,他仍不相信小皇帝会绝对的信任这些旧人,在朝堂上振臂高呼道,希望能引起共鸣,揭发其恶。

    “陈公,当初你去占城一去不返,景炎帝驾崩,陛下继位。吾一念之差转移至崖山。陛下在行朝覆灭之际,指挥全军险胜张弘范,行朝在江南再无存身之地,才移驾琼州。当时官员近万,军民十余万涌入琼州,弹丸之地哪里用得到如此多的官员,那时人心惶惶。但陛下有言,至琼州者皆是忠义之士,来日必是国之干臣,因而未曾裁减一人,并妥善安置。恢复江南之后很多人成为一方牧守,封疆之吏。”张世杰见其样子,不等小皇帝说话,便上前驳斥道。

    “枢帅所言不错,初到琼州群臣人心惶恐,连吾亦是如此,可至今亦与十年,承蒙陛下不弃吾仍居尚书之位,而殿上攘攘众臣皆在,陈公遇刺诋毁陛下,其意何在?”陈仲微指点着陈宜中道。

    “你们众口铄金维护于其,但仍难以掩盖他好勇嗜杀,大肆杀降,私吞财物之举!”陈宜中看到这场面就已经知道自己再次失算,在此上争论只会更加难堪,于是立刻转移话题高声道。

    “呵呵,朕好勇不假,爱财也不错,但嗜杀和私吞从何说起呢?”赵昺摆手让众臣各自归位,笑笑问道。

    “当日攻陷泉州,陛下将蒲氏满门皆斩,并施以酷刑,抄没的财物皆归于内府,任由挥霍、且将俘获的敌军在阵前斩杀,可是事实?”陈宜中慷慨激昂地言道。

    “说的基本不错,可朕为何杀蒲氏一族,汝不知为何吗?”赵昺点点头,可又突然一拍扶手高声喝问道。

    “吾……不知!”陈宜中没想到小皇帝会动怒,被其所慑,结结巴巴地道。

    “好,那朕就提醒你一下!”赵昺站起身冷笑着道,“景炎元年,行朝转战之泉州,蒲寿庚拒开城门迎驾,将城中迎驾的士子万余人尽皆屠杀,皇家宗室三千余人无一幸存。并勾结蒙元袭击圣驾,行朝诸军及勤王义军血战竟日,太后及朕若非泉州义勇拼死相救也险些遇难,逃亡路上铺满了大宋官兵和百姓的尸体,你当日身为朝廷首臣,仅凭不知两字便可遮掩过去吗?”

    “这……”面对小皇帝的质问,陈宜中嘴唇哆嗦了半天,吭哧了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来为自己辩解。

    “朕攻克泉州后,将蒲氏一族尽斩于南宗正寺不假,就是要用他们的人头祭奠泉州血夜数万英灵,难道有错吗?”赵昺高声对群臣和围观的百姓们喊道。

    “蒲氏背国,屠戮宗子,该杀、该杀!”

    “血债血偿,杀的好……”

    “汝听到了吗?这便是民意,岂是你三言两语便可以改变的!”赵昺对陈宜中冷笑着道,“朕杀降也不错,当时唆都久攻城池不下,便驱赶百姓在前攻城,并将他们杀死填壕。朕下旨将城中俘获的蒙古人押到阵前,告知唆都,他们杀吾百姓一人,便杀他蒙古十人。若这就是你所谓的嗜杀,朕即使遭天谴也要将他们一一杀掉!”

    “陛下威武……”

    “陛下万岁、万岁……”

    “杀尽鞑虏,复我大宋!”旁听者又是一阵喝彩声。

    “至于朕是否私吞财物,殿上自有从征的臣僚,你尽可质询!”赵昺再次言道。

    “在抄没泉州府库之时,内府之人皆为染手,而蒲氏府库中的珍玩皆献于太后,除赏功之外,陛下只取了其府中的书籍,余者皆归朝廷调度,这皆有据可查。”当时的兵部侍郎赵樵出列言道。

    “汝言陛下挥霍无度更是可笑,陛下至今膳食开支只是统领之费,东宫所用家具皆是从广州和蒲府抄回的旧物,太后也是极尽节俭,宫中所用帷幔都是多年未曾更换,而这些事情琼州上下尽知。若说这也算上挥霍奢靡,只怕天下再无清廉之官吏了。”王德这时后上前冷笑道。

    “陈公若以为尚不可信,自可再问他人!”文天祥再次转向陈宜中言道。

    “你们君臣沆瀣一气,吾再问又有何用?”陈宜中连连受挫,已经有些沉不住气了,口不择言地道。

    “陈公,注意言辞,否则将以妄言论罪!”陆秀夫皱皱眉不客气地道。

    “好、好,既便前说皆是吾有误,那收复江南后大肆迫害朝廷旧官、诛杀乡绅总是事实吧!”陈宜中连喊两声好,又大声质问道。

    “陈公,勿要信口雌黄,还请拿出证据来!”陆秀夫听罢上前警告道。

    “陆相,人证具在,敢否当堂对质!”陈宜中丝毫不退让地道。

    “宣他们上殿对质!”赵昺一摆手,对王德道。

    “草民等叩见太后、陛下!”陈宜中点了几个人名,稍时便被带到御前,几个人赶紧跪下磕头道。

    “平身,是尔等声称受到朝廷迫害,那边说说吧!”赵昺让他们起身道。

    “……”可是几个人左顾右看,谁也不敢吭声。

    “汝是何人,曾官居何职,又是哪里人士?”见几个人不吭声,赵昺指着其中一人问道。

    “禀陛下,小人郭成山,浙东人士,曾任肇庆府知新州。”那人施礼道。

    “陛下,可否由臣来问?”这时权刑部尚书邓文原出列道。

    “准!”赵昺点点头道。

    “郭成山,景炎二年,敌军犯境未曾抵抗便开城出降,接受伪职仍知新州为敌效力,多次捕杀抗蒙义士,受其害者达百人之多。在祥兴五年,敌整顿江南官吏,因贪污公帑被罢职还乡。我朝收复江南后,其自知罪恶深重潜逃他乡,被朝廷通缉!”邓文原博闻强记居然不用翻越案卷,只知其名便将其罪说的一清二楚。

    “小人是为百姓着想,才开城出降的,至于捕杀抗蒙义士那是鞑子所为,与吾无关啊!”郭成山听罢立刻跪在地上,先请罪道。

    “哼,地方官员皆以查清事实,证人、证词皆在,可否要一一对质!”邓文原冷哼声道。

    “小人……”

    “汝姓氏名谁,曾官居何职?”看郭成山已经说不出话来,指指下一个人道。

    “小人张曦胜,曾任广南西路郁林州观察使,被地方官员污为通敌,还请上官做主!”那人躬身施礼道。

    “张曦胜,景炎元年八月,阿里海牙领军南下攻郁林州,你惧敌不战,还将主持守城的知州杀害,开城降敌。其后出任郁林州守将,多次领兵清剿抗蒙义军,蒙元调整各地驻军你去职还家。大军攻克郁林州之时,你领家丁拒捕,杀死杀伤多名官兵,随后潜逃他乡,可否属实!”邓文原指着其言道。

    “洒家跟你拼了……哎哟!”

    “朝堂之上怎是你们撒野的地方,绑了!”张曦胜被揭穿老底儿,作势欲扑,却被倪亮一脚踹翻在地,踏上一脚道。自有侍卫上前将其捆了个结实,扔在一边。

    “报上你们的姓名,若有冤屈,自有本官为你们做主!”邓文原指指剩下的几个人道。

    “陛下饶命,小的知道错了,这都是陈相公逼迫我们来的,说只要听他的,将来不但免罪,还可重新入朝为官。”眼看着前边俩人只报上姓名,便被揭出了昔日罪行,他们再不敢心存侥幸,跪倒磕头道。

    “胡言论语,分明是汝等欺骗吾,还混乱攀咬,真是该死!”陈宜中本想通过这些人的控诉扳回局面,却没想到是这个局面,气急败坏地道。

    “剩下的罪名,还是朕来说吧,请诸位臣工及百姓评判是非对错!”赵昺站起身道,“其称朕刚愎自用,在诸位先帝陵寝动兵,惊扰先人。其时,朕得报有蒙元总领江南宗教的西域妖僧杨琏真迦盗掘帝陵,此乃我大宋奇耻大辱,朕若坐视祖陵被掘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这才愤而出兵,斩杀了杨琏真迦以下恶僧百余人,重修被毁的先帝诸陵。朕请问陈公,若陈氏祖坟被掘,汝就因为担心惊扰先祖,而不理不睬吗?”

    “吾自是不能!”这个问题虽然刁钻,但陈宜中又不能不答,可却又表明自己是胡乱捏造罪名了。

    “朕再问你,汝与姚、魏两位尚书勾结蒙元,为达成和议,编造种种罪名污蔑于朕,指使他人妄认宗亲,又该当何罪!”赵昺指着陈宜中喝问道。

    “陛下乃是万民之主,强加罪名于吾,不过是欲盖弥彰,但是又能堵住天下士子悠悠众口吗?”陈宜中听了大惊,小皇帝是要反守为攻了,他强压恐惧仍试图挣扎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