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陈宜中本来自以为自己的计划十分顺利,趁太后在福州歇驾的机会,令人途中拦截行驾送上了万民书,并在太后行宫外连续三日令人喊冤,称小皇帝大肆屠戮昔日旧臣,残酷迫害乡绅、士子,抄没他们的财产、田地。且穷兵黩武,收复江南后强行征募三十万百姓为兵。与此同时浪费国孥修建城池,打造兵器,却拒绝蒙元方面的和议,以致百姓怨声载道,士人、儒生人心惶恐。

    据说杨太后在接到万民书后十分生气,陆秀夫等随扈大臣苦劝不住,要在回京后重新听政,收回小皇帝监国的权力,同时罢免文天祥这个佞臣。而陈宜中要做的不止这些,其在沿途各个大港都安排了人手,只要太后乘坐的御舟停靠,便会有人拦轿喊冤,在京中他准备亲自出马,带领众人去敲响登闻鼓,在大殿上痛斥小皇帝,提请太后罢黜小皇帝。

    然而陈宜中计划好的一切都被赵孟启给毁了,在大殿上其被小皇帝耍弄了一番不说,那蠢货还将自己的计划泄露,导致姚良臣及魏天中被禁足,其也被圈禁在府中。而赵孟启在众臣拙劣的表现使其不仅难以继位,连皇室的身份都受到质疑,若没强有力的帮助已无希望。可也就是这么个偶然事件,使得陈宜中陷入被动不说,也使他陷入了财政危机。

    在这个时候陈宜中深刻体会到了钱的重要性,他虽然没有门客三千,三百总是有的,这些人虽然是因为‘共同的目标’走在一起的,可吃喝拉撒睡都要钱,打探消息、收买官员也都要钱。另外沿途拦驾喊冤的人也不少,可没有钱谁去冒风险去做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总之现在开支巨大,一天没有千八百贯钱是过不去的,但是财路却被小皇帝一一截断。

    恰恰在这个时候,小皇帝下诏悬赏寻找碟谱,陈宜中手下的一帮门客们想到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他们不知从哪个渠道探知陈清家中藏有一套碟谱,便想利用此进行行刺,从而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但陈宜中并不赞同行刺,因为他深知失败后的结果,要知道这已经不是大宋祖宗家法可以护住的,那肯定是抄家灭族之罪,即便太后也不会容忍的。

    如今形势已愈发对他们不利,那些门客们却业已耐不住性子了。要知道一旦‘革命’成功,他们都是功臣;若是失败同样会成为丧家之犬。可如今他们的日子比狗强不了多少,因而对荣华富贵的诱惑是难以抵御的,于是就给陈宜中来了个先斩后奏,逼他向前。

    应该说这个计划是十分周密的,他们首先控制了陈家主仆,逼问出碟谱的下落,然后从府中选出一位身材及容貌与陈清相像的门客。此人是占城人士,其作为商船护卫曾游历东南亚诸国,后来因为病重为陈宜中所救归入其门下,此次随同他一同归国,而其擅用的兵器就是得自天竺的‘虎爪’,也让他有了‘赛猛虎’的绰号。

    ‘赛猛虎’也算是个讲义气的人,为报昔日之恩答应下来,他自知在大殿上行刺无论成功与否都难以逃脱。而其也明白被格杀于当场是幸运,难熬的是被生擒后的酷刑拷打。所以为了躲过酷刑,他在得到善待其家人的保证后,在事前服下了慢行毒药才上殿行刺。陈宜中得到行刺的事情后,其已经上殿,想制止都来不及了。

    结果大家都已经看到了,如今小皇帝仍然活蹦乱跳的,‘赛猛虎’却失手被擒,其虽然将责任推到了蒙元头上。不过陈宜中仍然难以安心,毕竟死人能永远闭嘴,而活人可能随时开口,自己即便没有参与此次行刺,可又有谁会相信……

    “主公,吾以为‘赛猛虎’已死,小皇帝不过是故弄玄虚,引我们暴露!”正当陈宜中怒火冲天的时候,从外边又进来一人道。

    “蔡公是说其中有诈?”陈宜中看了来人一眼疑惑地道。此人也可以算是大宋的旧臣,曾做过一府通判,后投奔行朝,又随他一起出走占城,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老头在域外之地却显示出了其才能。其不仅精于谋划,且擅于处理各方关系,打理俗务,逐渐成为他的左膀右臂。而此次归国一直靠其四处奔走,出谋划策才有了今日的局面,门客们都以‘军师’视之。

    “不错。”蔡睿捋捋已经花白的胡子道,“当日给赛猛虎服下的药,与给陈氏主仆吃的是一样的药丸,他们皆已毒发身亡,其怎可能独活。而小皇帝不过是借死人之口行事,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蔡公要知道那是在皇宫大殿之上,宫中太医院中不仅有杏林圣手,且小皇帝也精于医术,数次将濒死之人救活,也许他们为其解了毒呢!”陈宜中仍不放心地道。

    “主公,不可能。”蔡荣笑笑道,“当日吾算准了时辰,早在进书仪开始前亲自看着其吃下了毒药,应该在行刺后一刻钟内发作。那时药性早已发作,渗入脏腑,若能将其救活除非神仙下凡,因而吾断定其早已毒发身亡。”

    “嗯,蔡公神机妙算。”陈宜中听了其分析长出口气,心下安定不少,“如此说来,小皇帝是借此机会栽赃蒙古人,以此来拒绝和议,从而破坏我们的计划。”

    “主公所言不错,但吾以为不只如此,小皇帝是想借此查出是谁在行刺。”蔡睿言道。

    “哦,此言怎讲?”陈宜中不解地问道。

    “主公,此次我们计划的极为周密,陈清的身份是真的,其家藏碟谱也是真的,且主仆皆已被灭口,宅院被大火烧为白地,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只要赛猛虎一死,所有线索就全部都断了,这个案子就是个无头案。”蔡睿言道,“小皇帝也真够聪明,用了个一石二鸟之计,其发现刺客死了后便立刻封锁消息,并称其还活着,且已招供。一者可以嫁祸蒙古人;二者可以钓出真正的刺客。”

    “他如何钓呢?”陈宜中急问道。

    “若是谋划者得知刺客未死,肯定惊慌失策,忙着确定其生死或是准备灭口。所以我们当下只要按兵不动,其就没有办法,因此现在绝对不能慌,而是静观其变,不要中了其诡计。”蔡睿言道。

    “对、对,蔡公真是智高诸葛。”陈宜中听罢顿觉漫天的阴霾顷刻散去,大笑着道。

    “主公不过是当局者迷罢了,门下怎敢当。”蔡睿退回施礼道,“说起来还是门下的过错,吾没有想到小皇帝居然如此狡猾,遇刺之后仍有急智,从容布下圈套,吾过去真是小视其了。”

    “是啊,当年其仅五岁,吾数次施计都被其死里逃生。如今其羽翼已丰,更难对付。”陈宜中恨恨地道。

    “主公勿要担忧,此次小鬼头虽然借机砸了蒙元使团的驿舍,想要挑动民意拒绝和谈,不过对我们未必是坏事。如此一来留汉谋将更加依赖于主公,那我们就可借机提条件,不愁其不就范。”蔡睿一副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言道。

    “蔡公,今天的小报你可曾看过?”陈宜中听了却没有再高兴起来,从书案上随手拿过几张小报递给蔡睿苦笑道。

    “这……这是什么意思,他们不仅发布声明称己方绝对没有行刺小皇帝,还要遣亲王为质以表明和谈的诚意!”蔡睿接过小报一目十行的看过,发现每张的头条皆是这个内容,而他也不淡定了,鼻尖冒汗道。

    “小皇帝在事件发生后便遣徐宗仁前往驿馆,将他们转移到了同文馆,并设宴压惊,不知道他们席间谈了些什么,今日态度就大变,难道是怕了不成!”陈宜中叹口气道。

    “又被这小鬼头算计了……想当年蒙古人是何等嚣张,只有我们遣人为质的事儿,哪有他们遣亲王为质的事儿,看来蒙古人是真怕了。”蔡睿将报纸仍在了书案上嘴角抽抽了两下,猛然又想起了什么急道,“主公这里不能再待了,小鬼头可能已经发现我们了,要尽可撤离!”

    “怎么?被他们发现了!”陈宜中大吃一惊地道。

    “吾尚不敢断定,但是最好还是避一避。”蔡睿沉吟片刻道,“一者留梦炎为了澄清自己将我们出卖给了小皇帝,以保住自己的性命;二者,吾以说过其是想以死人钓出真正的主谋,主公这几日是不是已经遣人四处打探消息,若是被其盯上就完了。只是当前吾不知道是哪一种情况,但还是要避一避,以防不测。”

    “如今各处盘查甚紧,我们如此多的人一同出城太过显眼,不免自露行踪。再者汝只是猜测,吾以为还是看看再说。”陈宜中皱皱眉言道。其实他也想走,但是再次转移就要重新寻找住所,可如今囊中羞涩实在拿不出购置一套宅院的钱了。

    “主公,还是小心为妙,起码汝要暂避一时。”蔡睿再次劝道。

    “唉,没想到吾竟然也有这一天!”陈宜中长叹口气道……

    …………

    陈宜中为钱所困,连生死都置之度外。而此刻的赵昺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从前兜里揣着几万贯就觉得日子能好过一点了,可现在即便府库中的税赋以千万贯计,他仍觉得手头紧,每次批钱手里的笔都能攥出水来。而现在还未到夏税入库的时候,国库已将见底,全靠左藏库支撑才能保证正在筹建的匠作坊及军器监不停工。

    按说如今宋军占据江南的江浙、福建、湖广和江西四个行省,乃是当前中国最为富庶的地方。且与蒙古征服金朝不同,元朝对南宋的征服战争并没有对南方社会经济造成破坏性影响,南方经济文化发展势头也没有中断。由原浙西、浙东、江东、福建四路组成的江浙行省,辖境北起长江,南包福建,东始大海,西至鄱阳湖,也是原南宋统治最核心的区域,社会经济文化也最为发达。

    对此元人有一个很好的概括:江浙行省视诸省为尤重,土地广,人民众,政务繁,而钱谷之数多也,朝廷之所注倚。赵昺查阅过蒙元旧档,这个行省在其户部登记在册的钱粮户数为一千二百余万户,而其中江浙就有近六百万户,占据了近一半。天下岁入粮数,总计一千二百余万石,江浙省就有四百四十万石,占据了三成;江南三省最高入钞十五万锭,江浙省又占了三分之一,其中尚未包括各地封主留存的钱粮数。

    但是赵昺仍觉得不够花,眼看着自己的左藏库也是一点点的萎缩,而接下来为景炎帝修建陵墓,为各军发放夏装,新军配发武器及即将开始的科举考试等就在眼前,这些都不是几个小钱能打发的。可他最大的生财之道就是从私盐中抽成,但是随着收复江南,他的走私盐生意也难以为继了,隶属事务局的盐枭大部分转入了各州府的巡检司,成了查缉私盐的主要力量。

    “庄主事,内藏库尚有多少可以调动的资金?”赵昺想着国库有钱不如自己兜里有钱,既可以随时调动,也心安,便召见庄世林来见。

    “陛下,内藏库中除去那些珍玩、古董、店铺、土地等,尚存有金三十万两,银六百余万两,铜钱三十万贯及几十万贯的盐钞,价值约一千二百万贯。”庄世林默算了下道。

    “就剩下这么点儿了!”赵昺惊讶地道,他记的自己在琼州时可有近四千万两的私房钱的,这不到一年就花出去了三分之二还多。

    “陛下,这可都是有据可查的,属下未敢妄动一文啊!”庄世林看小皇帝一脸心疼的样子,苦着脸说道。

    “朕并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没想到一点点儿的竟然花出去了这么多,如此下去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咱们不能坐吃山空,而是要想法生财了!”赵昺摸摸下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