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昨天小皇帝紧急召见了徐宗仁,告知他明日太学生可能因为自己遇刺之事要去围攻蒙元议和使团。他作为礼部尚书是正管,自然清楚学生闹事的严重性,即会对朝廷的政策的制定产生影响,也是民舆的风向标。而更为严重的是临安城中还有数千举人在京中,这些人可都是江东各地士子中的佼佼者。

    按照大宋科举制度三年开科考试,所有举子都是每年秋季参加乡试,中乡举者冬末会集到京城,次年开春,由礼部主持国家级统一会试。因为去年收复江南,皇帝下旨开恩科,春季开考的乡试,中举者秋季举行会试,所以现在临安城聚集不少背靠的举人。若是与国子监的太学生一同闹起来,事情就大了。

    因此徐宗仁闻讯后十分紧张,想要遣人前去劝说,但是被小皇帝拒绝了,而是要任由事情发展,然后由他去善后。他十分疑惑,以其让火着大了去救,不如未等烧起来就将火扑灭的道理,想必一个孩子都清楚,而小皇帝当然不会不懂,可其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可当小皇帝说出原因时,徐宗仁却笑了。想当年自琼州,留梦炎和王积翁前去劝降,结果不但未能完成任务,还被小皇帝一顿忽悠,两人竟以为行朝已经和安南、占城结盟对抗蒙元。结果忽必烈发起了对两国持续三年之久的战争,不仅耗费了大量的兵力和金钱,还死了唆都、阿术等几员大将,还把镇南王脱欢弄得灰头土脸。

    而蒙元发起的这场战争,将其云南行省、湖广行省及江浙行省的兵力几乎全部卷入其中,大大减轻了琼州方面的压力,为他们赢得喘息和发展的宝贵时间,为今日反攻江南创造了条件。当下小皇帝想故技重施继续忽悠留梦炎,一者是想搞清楚到底是谁行刺自己;二者是离间其与陈宜中的关系,毕竟内外勾结才是最难对付的。

    上次小皇帝是亲自出马,在事务局的配合下忽悠了留梦炎和王积翁两人,而能够成功王积翁‘出力’不下。那小子不仅脾气急躁,且好大喜功,结果也正是在出使日本的路上,因为醉酒殴打手下亲随,被忍无可忍的亲随给杀了。留梦炎却比王积翁要沉稳和狡猾,也难对付的多,现在对小皇帝已经存有戒心,由其出马恐难成功。

    徐宗仁给世人的印象一向是直言敢谏,公正廉明的形象,却又非小皇帝的心腹之臣,恰好又主管此事,且与留梦炎又曾为同僚。所以被小皇帝看上了,决定让他出面对付留梦炎,而为了不被其看出破绽,才决定对太学生的行为不加阻止,事后再由他以救命稻草的形式出现进行善后,趁机再说些‘实话’,把其带进坑里……

    “此次增兵泰兴不会是汉谋的主意吧?”见留梦炎久久不语,连喝了两杯酒生闷气,徐宗仁又给其斟上道。

    “这……这也是不是吾的主意,乃是桑哥的主意,否则谁能调动大量兵力!”留梦炎知道不能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又不能说出是陈宜中的主意,否则就是不打自招,当下也只能推到桑哥身上了。

    “哦,原来如此,桑哥也是糊涂,这么浅显的事情都看不明白,若是由汉谋主持和议之事断不会出现这么幼稚的问题。”徐宗仁笑笑道。

    “求心万万不可如此说,否则……”留梦炎听了连连摆手制止道。

    “呵呵!”徐宗仁干笑了两声,将自己杯中酒喝尽。

    “求心以为此次和议还有希望吗?”留梦炎也颇觉尴尬,但还是希望其给自己透个底儿,又殷勤的给徐宗仁倒上酒道。

    “难啊!”徐宗仁抿了口酒道。

    “其中就没有可缓和的余地?”留梦炎皱皱眉道,他清楚自己越是表现的着急,对方就会端架子,抬价钱,因而装作不行就算的样子。

    “汉谋,安心歇息几日便回转江北吧,如今太学生和百姓刚刚围攻了驿馆,民情已呈汹汹之势,谁敢再提和议之事,不被当做汉奸打死,也得受到弹劾!”徐宗仁举杯笑笑道,似在与他告别一般。

    “也只能如此了,不过还请求心早日回书,吾亦早日回转复命!”留梦炎点点头言道,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似乎也下定了决心。

    “好,吾回去会请求陛下尽快御批下旨,发放关文送你们回转,汉谋安心等待即可,不过没有要事切勿离开馆驿,免得引起麻烦!”徐宗仁痛快的答应了其所请,并给予了忠告。

    “那就拜托求心了!”留梦炎听其答应下来反而有些后悔了,他刚才不过是在试探真假,可却弄假成真。当然也可看出宋廷已经无意再和谈。想着自己无功而返,不仅桑哥放不过他,南必太后也没有好脸色,自己的日子可就难熬了。不禁长叹一口气。

    “汉谋能早些归家那是好事,又何必叹气呢?”徐宗仁不解地道。

    “求心有所不知,吾此次出使本希望两国能息刀兵,岂料天不遂人愿突降灾祸,竟有人行刺王驾,将一切毁于一夕之间。”留梦炎摆出副悲天悯人的样子,痛心疾首地道。

    “汉谋此言差矣!”徐宗仁放下酒杯正色道,“若不是你们谋刺陛下,又怎会有此结果。还是陛下仁慈,否则早将你等下狱!”

    “求心却是冤枉吾了,行刺之事吾绝不知晓,否则又怎会留在驿馆遭此无妄之灾!”留梦炎抱屈道,“这也许是有人欲栽赃于我朝,以破坏和议之事!”

    “刺客业已招供,正是受蒙元派遣谋刺陛下,供状送至御前,言辞凿凿,难道还会冤枉汝不成!”徐宗仁愠怒地道。

    而他心中暗道这厮真是奸诈,先故作姿态要走,以此再三试探己方的底牌。幸亏事前得到小皇帝的提醒才能应对自如,当下其自以为得计,又开始兜兜转转的欲往继续和议上引。但此刻主动权已在自己手中,不过还得为难他,否则不会轻易相信,套用小皇帝的话说:其就是贱,不骗还不行。

    “求心勿恼,喝酒。”留梦炎见状连忙举杯饮了此杯,见其脸色稍缓才赔笑道,“吾非是怀疑其中有假,而是我乃和议副使,对行刺之事丝毫不知,即便是求心只怕也不信,可事实如此,因此吾怀疑是他人所为,嫁祸于我朝的。”

    “听汉谋一说,似乎是有此可能。难不是事前汉谋听到了什么?”徐宗仁沉吟片刻道。

    “不瞒求心,吾曾见过几个昔日同僚,听他们言语中似有人对陛下镇压朝廷旧官不满,因而想对陛下不利。但是吾不知其中详情,未想到他们竟胆大如斯,实让我震惊!”留梦炎感叹道。

    “是啊,自我朝立国三百年,还未曾出现过在大殿之上刺杀皇帝之事。”徐宗仁颇有同感道,“汉谋即知此事,可知何人主谋?”

    “求心说笑了,如此机密之事怎会泄露于他人,更不会告知于我。且初时吾也只道是传言,并未详询。”留梦炎苦笑着摇摇头道。

    “汉谋,你不是为了转移视线诓骗于我吧?”徐宗仁疑惑地道。

    “求心切勿误解,吾提及此事只是说其中尚存疑点,若因此便认定为我朝所为不免过于草率,令和议落空也甚为可惜!”留梦炎赶紧解释道。

    “话虽如此,但陛下震怒,朝野沸腾之际,重开和议几无可能。”徐宗仁想想摇头道。

    “求心若是此刻上书陛下重启和议将是……”

    “汉谋是欲毁吾清誉,陷吾于不仁不义吗!”未等留梦炎话说完,徐宗仁拍案而起愤然道,言罢转身欲走。

    “呵呵,求心一把年纪了,怎么还是炮仗脾气,听吾将话说完再走不迟。”留梦炎却笑了,离座拦住其道,“求心,如今南必太后一心求和,而你朝皇帝亦有意和议,你我促成此事,岂不是既合圣意,又符民意,两全其美的好事吗?”

    “这……”

    “求心,坐下再喝杯酒。”见徐宗仁犹豫,留梦炎拉其坐下,又命人将残席撤去,重新布置。

    “求心以为如何?”布置完毕后,徐宗仁也不相让独自小咂,他也自斟自饮,并打扰。过了好一会儿,留梦炎看其放下酒杯才笑笑问道。

    “汉谋此言不无道理,为君分忧亦是臣子本分,和议之事并非全无可能,但汉谋也需答应吾几件事方可。”徐宗仁正色道。

    “求心请讲!”留梦炎整整衣襟坐好道。

    “其一、汝尽快以贵朝祈和使名义上书,表明行刺陛下之绝非贵国所为。并愿遣亲王为质;其二、在京中各报刊登声明,澄清此事,以消除百姓的敌意;其三、减少江浙江北驻军,以示诚意。若能尽数答应,吾可从中周旋,促成和议!”

    “求心,吾先谢过了!”留梦炎举杯先饮道,“求心也知遣亲王入质及减少沿江驻军,非吾力可及,尚需告知朝廷,其余诸事皆可立即施实。”

    “好,汉谋若是皆能做到,吾必上书陛下及太后,联络同僚据理力争促成此事!”徐宗仁也痛快地道。好事达成,两人开怀畅饮直到傍晚才散。留梦炎将微醺的徐宗仁搀扶到轿子上,并殷勤的扶轿送至馆驿门口。

    “没想到最终却落到他身上,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留梦炎看着远去的轿影苦笑道。想想徐宗仁提出的条件虽然苛刻些,却全是出于公心,没有任何私利参杂其中,且符合实际情况,具有可行性。反观陈宜中一伙无不是为己私利,居然还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留梦炎琢磨了会,愈发觉得陈宜中太过阴险,且私心太重,不仅会借机敲诈勒索自己,一旦事发便会出卖自己,其趁机逃之夭夭。看来还是徐宗仁这边更靠谱,决定暂时远离陈宜中,不与其接触为妙……

    …………

    陈宜中焦躁的在屋子中踱着步,桌上的午饭还摆在那里,虽然丰盛却无心享用。自从上次与留梦炎会面后感到危险后就办理水竹院落,住在城中御街以西的一处三进宅子中。这里虽在城中心,附近皆是官衙,警卫也最为严密,但西街住的多是朝中低级官员,盘查反而不似那么严密。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这也是陈宜中逃亡多年总结出来的经验。且这里距离各处衙门近,也便于打探消息。但是自从刺杀陛下的事件发生后,此处盘查的严密了,他已经多日不敢出门了。不过当下让他烦恼的是姚良臣和魏天忠两人被禁足在家,不仅断了消息来源,也断了他的财路。如今已是入不敷出,不得不将刚办理的水竹院落贱卖掉,以解燃眉。他甚至开始暗中向些土财主欲卖官位,来筹措资金。

    “其到底是死是活?”而眼前这些似乎都不是事儿了,看打探消息的门客进来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主公,某家找到了个当日参加进书仪的僧人打探情况,其称当时小皇帝躲过了赛猛虎的一击,随后便被侍卫用弩箭射中膝盖倒地,并被擒住,却未当场格杀。不久小皇帝便在大殿再次现身,称刺客已经招供是受蒙元派遣前来行刺。”门客回禀道。

    “那现在到底死没死啊?”陈宜中有些气急败坏地吼道。

    “主公,小人打探到其被关押在亲卫旅的军营之中,警卫森严,至少有一个队的士兵日夜看守,没有宫中的令牌根本见不到人。即便刑部的人去提讯,进入前也会被搜身检查,不得佩戴刀剑,且需由御前侍卫营统领陪同会见……”

    “如此说来其还是没死啊,你们当初是如何向吾保证的,称只要其服下毒药三个时辰内必死,可其为何还活着?难道其服下的药是假的不成!”不待其说完,陈宜中便打断他的话恨恨地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