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郑虎臣的亲卫确认刺客使用的武器就是天竺虎爪,为了能让皇帝相信,其演示了如何使用。赵昺发现他将虎爪套在了食指和小指上,正与刺客佩戴的方式相同,刺客便已经确认其所言非虚。因为若非亲见的人是无法马上找到正确的使用方式的。而其为了让皇帝更加相信还讲述了这种兵器的来历。

    天竺虎爪在设计之初就被作为一种暗杀兵器,由于轻便和良好的隐蔽‘性’在诞生后便获得了各路刺客和‘女’‘性’的青睐,更有许多贵族‘女’‘性’将此种武器作为防身之用,使得不少英雄豪杰都在把酒言欢放松警惕之时死在了这把还没有他们的半个手掌大的微型武器之下。

    另外除了标准型以外,虎爪还有一种带有匕首头的变形版。不过这款虎爪并不适合作为隐藏偷袭的武器,但更加致命。当然,虎爪不光可以作为刺杀武器,也可以作为副武器,喜欢它的也不仅仅是刺客,还有达官显贵和阵前的战士,为了增加威力,往往会在上面涂满剧毒。

    武器的来历被确定,可又让问题复杂起来。宋朝自立国之初便失去了燕云十六州,同时也失去通往西域的通路,两者间的往来基本断绝,不得不转而发展海上贸易,以实现商品出口。南渡之后退居江南,要与印度往来更加困难,应该说基本上已经断绝,根本没有机会获得。

    起初赵昺倾向于此次刺杀行动应来自内鬼,但天竺虎爪的确认则颠覆了他的判断。当下别说自己,就是大宋朝与天竺之间都没有联系,更不要说恩怨了。另外刺客的模样分明是汉人,而非天竺人。那么能够接触到天竺虎爪的人便指向了‘蒙’古人,他们之间是有关联的。

    据赵昺所知在‘蒙’古崛起之前,‘花’剌子模帝国已攻打到印度边界地区,而当‘蒙’古人准备攻打‘花’剌子模时,突厥人已经统治了印度北部地区。而苏丹首领摩柯末·‘花’剌子模·沙对‘蒙’古人在中国的势力很是好奇,希望能有更多的了解,于是派遣使节团前去觐见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接见使节们后提议双方的使节、商人和商队都应该互相往来,各国制造的‘精’良武器、华丽的衣物、‘精’美的材料和珍贵雅致的物件应互通有无,双方君主应该签订一项永久条约。便派商队随同摩柯末的使节一同返回,五百多头骆驼满载着金银、丝绸、特‘色’‘毛’纺织品及其他珍贵物品与‘花’剌子模进行商品‘交’易。

    在途经讹答剌进入‘花’剌子模时,当地官员向摩柯末禀报了商队物资的价值和重要‘性’,请求以莫须有的罪名扣留商队。经得同意后,海儿汗扣留并处死了使节和商队所有成员,没收全部物资并运回苏丹。商队中一位驼夫因为去城里的公共浴池洗澡而逃过一劫。他从壁炉里逃出来,设法回到了成吉思汗的地盘。他将海儿汗背信弃义、屠杀商队、掠劫物资的来龙去脉一一禀告。

    于是成吉思汗筹划复仇。他召集大军一举攻下讹答剌和边塞,杀光了城中所有的居民。军队又从讹答剌出发‘挺’进布哈拉,攻城略地,掠杀百姓,邻城撒马尔罕也受到牵连。摩柯末·沙一直遭到追杀,病死在逃亡的路上。最后,‘蒙’古的铁蹄踏遍整个‘花’剌子模帝国和呼罗珊地区。

    不仅如此,‘蒙’古人还继续追击摩柯末·沙的太子札兰丁。札兰丁逃往加兹尼,一路上与‘蒙’古军队的三次‘交’锋都取得了胜利。成吉思汗得知这一消息后亲自率军前往加兹尼,最终击败札兰丁。其逃入印度境内,但始终无法摆脱被‘蒙’古军队追杀的噩梦。

    当时成吉思汗曾经考虑过是否继续向南扩张征讨印度。但他和谋臣们都意识到穿山越岭、长途远征的困难极大,尤其是耶律楚材强烈反对。最后他放弃南征印度的念头下令撤兵。在第二次忽里台大会后,窝阔台命令‘蒙’古军队‘挺’进印度。在长达六个月的征战中,‘蒙’古骑兵跨过赫尔曼德河,穿过俾路支斯坦,在通向信德北部的山谷附近展开行动,最终‘蒙’古人把印度纳入他们的征讨计划。

    ‘蒙’古军率先攻打拉合尔,其统治者逃到德里,而在‘蒙’古占领拉合尔时窝阔台的死讯传来,按照惯例他们必须返回大营推选新可汗。离开前夕,他们把拉合尔夷为平地,随后,以朱提山为核心阵地的康合思人赶来占领了这座城市。不过,‘蒙’古军队还是成功地压缩了德里苏丹的边界范围。

    接下来的十年里局势趋于缓解,印度北部边疆和旁遮普地区仍在‘蒙’古人的控制范围。然而就在前几年,两队‘蒙’古人马入侵边境,穆罕默德王子率军前去抵御,但未能扭转局势。就在前年的冬天,穆罕默德遭遇‘蒙’古人的致命打击,他在与‘蒙’古的战斗中失败并被杀死。而突厥和苏丹马穆鲁克业已失去对比阿斯河对岸的控制权,整个旁遮普、信德和边境地区都落入‘蒙’古人或‘蒙’古附属国的掌控。

    因而赵昺有理由相信,‘蒙’古人通过几次战争获得和掌握了这种武器的使用方法,所以尽管其中尚有不合理之处,可他也就不能排除是‘蒙’古人独立策划,或是与本朝中的人合谋制造了这场针对自己的刺杀。当然只凭眼前的线索还无法做出判定,尚需更多的证据支持……

    “陛下,陈统领遣人送回书信!”

    “拿来我看!”赵昺中午派陈墩前往陈清的籍地仁和进行调查,往返怎么也有百里,其这么快就有了回报,看来是有重大的发现,他急忙令人呈上道。

    “唉,还是晚了一步!”拿过信笺,赵昺迅速浏览了一遍,看罢脸‘色’发青地道。

    “陛下,出什么事情了?”郑虎臣看小皇帝脸‘色’不善,轻声问道。

    “刺杀发生后,朕令人画了陈清的影像,速往仁和去调查。但是在今日凌晨陈家发生大火,宅中的一名老仆,两名家丁及一个婢‘女’全部死于火中,整个宅院被烧成平地,没有任何发现。他正与地方官员勘察现场,希望能发现些线索!”赵昺言道。

    “他们这是杀人灭口,只怕那陈清也是假的。”郑虎臣倒吸口凉气道。心知事情复杂了,这些人不仅不畏死,且心狠手辣,还将知情人全部灭口,切断了所有的线索,想要查清真相就难了。

    “据朕所知,陈清揭榜后便由地方官员前往其家中亲自起出碟谱,又与他同时送到县衙封存,上报的同时将其留在衙内,此后又一同押运赴京,同住在驿馆中。所以说陈清一直有官员陪护,中途换人的可能‘性’应该极小,再说赴京前,他们又核实过其身份,怎会‘弄’错,难道这世上真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人?”赵昺想想言道,在诸多官员的注视下,想玩儿掉包计岂是易事。

    “陛下,事情也许早有谋划,陈清此人‘性’格孤僻,深居浅出,熟识其相貌的人只怕只有院中的人,加上他离家多年,其他人对其相貌并不甚寥寥。幕后之人便利用其身份,事先藏好了东西,并控制了陈清的家人,再找个与其身形和相貌相似之死士冒充。待事成之后立刻将他们全部杀死,纵火将证据全部毁掉,如此一来让我们无从下手。”郑虎臣分析道。

    “有理,事实多半如此。陈清可能早已遇害,献宝和进京的多半就是个西贝货。否则陈清既然是奉父命守护碟谱,在收复临安之时就当进献,而不会等待朝廷发出悬赏之后,这岂不是自毁清誉吗!”赵昺想想还是郑虎臣猜测的更为接近事实,点点头道。

    “陛下,幕后策划之人早已经设计好了一切,想要查清楚此案,揪出真凶,怕是要颇费周折!”郑虎臣言道。

    “嗯,此案恐怕将是一个无头案,杀手是个汉人,用的却是外域的武器,正是为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让我们无法判断真正的主使者是谁,也难以知晓他们作案的目的。刺杀成功自不必多言,败了却也会让我们自‘乱’阵脚,引发君臣猜忌,他们便能从中渔利。”赵昺不得不承认自己遇到了高手,而以当前的技术水平,别说验证dna了,连个血型都验不出来,想察明真假陈清只怕不可能,破案也就要靠运气了。他即便不甘,也没有办法。

    “皆是属下无能,不能为陛下分忧!”郑虎臣施礼道。

    “非你之过,不必内疚。不过我们还有个方法试试,看能否抓住真凶!”赵昺摆摆手道,突然又想到了个主意。

    “哦,陛下请言!”郑虎臣知道小皇帝是个鬼机灵,关键时刻往往能突发奇想,将问题解决掉,他赶紧言道。

    “刺客遭擒时并未当场死亡,而朕也对众臣言其未死,正在严加审讯。而后严密封锁了其已身死的消息,对知情人下了封口令,而你也要将今日参与此事者隔离,勿要让他们将消息泄‘露’,让外界以为其仍然活着。”赵昺小声说道。

    “陛下之意是用死人钓活人。”郑虎臣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小皇帝的意思,轻笑着说道,“如果其同伙知其未死,定然会设法打探消息,想知道其说了什么,或者直接杀人灭口,如此便会‘露’出踪迹。”

    “当然不止于此,一个死人我们想让他说什么其就会说什么,叫他干什么就会干什么!”赵昺冲郑虎臣挤挤眼睛坏笑着道。

    “陛下真是物尽其用啊,谁要是与陛下为敌还是先买好棺材再说吧!”郑虎臣听了心中一阵恶寒,愣了下说道。刺王杀驾是抄家灭族的大罪,这帽子扣到谁脑袋上谁死,咬到谁不死也得脱层皮,而历史上一件刺杀案牵连甚广,数万人死于非命屡屡显于史册,因此一个死人落到一个行事乖张的掌权者手中,那比活人还可怕。

    “唉,早想到这个办法,就不应该告诉文相和张枢帅刺客已死,难以做到物尽其用啊!”赵昺听了却颇为遗憾地叹气道。

    “哦,他们也都知道了,那确实有些棘手,不过属下以为陛下也应适可而止,不要牵连太广。”郑虎臣却是有些欣喜地道。

    “朕险些送命,你作为朕的心腹却要适可而止,居心何在?”赵昺闻听大怒,一拍桌几道。而守护在旁的近卫听见异响,纷纷现身将兵刃指向郑虎臣。

    “退下,朕无事!”赵昺挥手让近卫们退下道。

    “陛下,属下绝无恶意,而是若是借此广兴冤狱,屠戮异己,不仅不利于稳定人心,反而会被人诟病,为居心不良者所乘。”郑虎臣单膝跪倒施礼又道,“当初属下被陈宜中下令通缉,遣人四处追杀,亡命江湖之时,承‘蒙’陛下救于危难,又收留帐下,赋予重任。属下彼时就曾发誓效忠陛下,绝无二心,今日同样如此!”

    “起来吧!”赵昺抬手言道,“朕就想看看你敢不敢说实话,如今我跟前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之人越来越多,直言敢谏越来越少。而朕却是脑袋越来越热,心思也越来越大,也许哪天就会做出天怒人怨之事。所以朕身边需要敢于摘指错误的人,尤其像郑主事这种常常要行走于黑暗之中的人,今日能直言说出担心,表明你做事有底线、有分寸,朕将事务局‘交’给你也就放心了。”

    “陛下,是属下曲解了圣意,有陛下在何愁我朝不兴,中原不复!”郑虎臣磕了个头言道。小皇帝的一番话也让其颇为感慨,他自入帅府就奉命组建情报机构,可以说不论是黑、白两面都看得清楚,自然明白宋朝能有今天的局面皆是小皇帝运筹之功,今日又能说出这番话表明其始终能保持着对局势变化清醒的认识,未变的却是当年的初心,而这才是对敌人最致命的武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