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护军二旅在打‘乱’敌阵后立刻发起突击,面对‘混’‘乱’的局面,他们再次化繁为简。。 都分解成队,队化作伙,伙则分成两组,分由正、付伙长各领五人。这种方式看似分散,其实也相互间保持协同,由都头保证攻击方向的正确,队正则可协调自己麾下的各伙进退,相互支援,可以说仍然是个整体,以整体的力量来抵销单兵作战能力的不足。

    “杀!”二旅四团一营甲都一队丙伙排在第一列,在进攻中有两人中箭伤退出了战斗,但是在得到发起突击的命令后,伙长张先和付伙长刘鹏立刻按照训练时的分组迅速前出,高喊杀声冲进敌群。

    龙兴军已经丧胆,慌不择路的向后退却,张先伙两组互为犄角,一前一后猛追,已经有数名敌军被他们赶上当场刺杀。有敌兵眼看逃不过,返身接战,但是往往难敌多人合击,往往一个回合就被刺倒。丙伙相互掩护,‘交’替为先,迅猛向前突击,渐渐脱离了大队,冲进了敌群之中。

    刘鹏这也是头一次与敌面对面的‘肉’搏,他发现这种近身搏杀却比以火器杀人更令人惊骇,满地的残肢、遍身是鲜血、满耳皆是重伤濒死者的惨叫,刺刀扎入人体,刀斧劈砍在肢体上喷溅的热血,无不让人神经紧绷。但是己方始终是压制住敌军,几处战事‘激’烈的地方,倒下的敌军尸体堆积成小山一般,可众军无暇清点战利品,很快又投入下一场搏杀。

    “去死吧!”刚刚单独对战中,刘鹏刺中一名元军的‘胸’部,这让他信心大增,其后又以两个回合解决了第二个敌人。可这个费了点儿事,双方兵刃架在一处相持片刻,他率先变招儿,用枪托砸中其颈部,顷刻血管崩裂,倒毙当场。他收枪向前却发现又有敌扑上来,急忙率自己的小组跟上。

    原来当敌人发现只有数人追上来时,敌军一位十夫长转身来战,其一手持刀,一手持盾,以盾牌迎上张先刺出的一刀。锋利的刺刀贯穿了盾牌,一时难以拔出,其立刻弃盾将张先的刺刀带到一旁,而右手的长刀则劈向他的脖颈,眼看就要血溅当场。

    “嘿!”危急时刻,身在张先左边的一个士兵立刻跨前一步,防左刺将敌的长刀拨开。张先得到支援,一脚踢开卡住刺刀的盾牌,然后立刻拧身突刺,捅进敌人的左腹,鲜血立刻顺着血槽喷涌而出,骤然大量失血之敌身子一软便瘫软在地,张先轻哼一声顺势‘抽’出刺刀。

    “杀!”看到张先受阻遇险,刘鹏立刻率自己的组上前挡住另外三个敌兵,他抢先突刺将一名靠前的敌兵刺倒。而一名敌军却借机上前夹击,他身侧的两名士兵立刻上前阻截,敌兵大吼一声挥刀作势‘欲’劈,但他也知道自己劈向当前之人,那便空‘门’大‘露’,另一个敌军士兵则会借机突入,自己即便杀了当前之人,自己也将死于非命。

    “啊……”就在敌兵犹豫之际,他当面的宋兵却连续两个突刺抢先进攻,出枪不仅迅猛,而且坚决。他立刻紧张起来,不得不将注意力转向其。可就在他分神之时,却觉腋下一凉,这里可以说是防护最为薄弱的地方之一,为了保证胳膊的灵活,往往不会着甲,扭脸一看正是身侧的那名敌军借机偷袭。他这才明白,当前之敌只是佯攻,这刀才是正经的。可此刻说什么都晚了,只能发出声长长的惨呼,就感到刺刀已经扎进了‘胸’腔,刺破了心脏。

    转眼间将三名敌军刺杀,不待张先三人喘口气,他们发现自己因为突击速度太快,已经和大队脱离,此刻是深陷敌群之中,一位元军百夫长领着三十余敌兵围拢上来,他们以多打少的局面立刻变成了以少敌多。但张先并不畏惧,立刻转换战术,每两人背靠背以枪对外,‘交’互掩护面向敌兵。

    ‘砰!’

    ‘砰!’面对围上来的敌兵,张先首先顺过枪抬手一枪将敌百夫长击倒,另一位兵士则对准个抢攻的敌兵‘射’击,正中面部,不足五步的距离上威力巨大的弹丸将其的头盔击穿,掀掉了其的天灵盖。

    “杀!”两个中枪者,领导重伤倒地,疼的呼天喊地,垂死挣扎;领头攻击的脑浆迸裂,仆倒当场,胳膊、‘腿’还在不停的‘抽’搐。如此惨烈的场面让围上来的敌军不免胆寒,不由的后退一步,谁都看出来了谁上前谁死啊!而张先则借机大吼一声,全伙的人也随声附和,并‘挺’枪突刺上前跨了一步。

    ‘咣当!’一名敌军被吼声吓了一跳,又连退两步,手中的刀掉在地上发出声脆响,他边上的人则受惊的兔子一般跳开。

    “弃械投降者不杀!”张先已经看出敌兵已经被己方的气势所慑,举枪吼道。

    “我们皆是南人,被迫降元,愿意重归王师!”一名中年元兵听了首先将手中的长枪弃于地,单膝跪地请降道。

    “我们愿降!”

    “我们愿降!”……

    有了带头的,士气全无的敌兵就像得了传染病,纷纷弃械投降,刀枪噼里啪啦的扔了一地,人跪满了一地。这反倒将张先几人下了一跳,一会儿功夫有上百人投降,远远超过了刚才围上来的敌兵,且仍有不断逃过来敌兵加入其中,他不免担心自己能否控制住场面,若是他们再度反水岂不坏菜,但是事已如此也只能持枪警戒,随时准备将蠢蠢‘欲’动者刺杀。

    “张伙长,此皆是你们所俘获!”正当张先紧张万分的时候,甲都都头率众赶到,见黑压压的跪了一地元兵,吃惊地道。

    “禀都头,正是!”张先急忙上前敬礼道,心中也是大舒口气。

    “好,统制有命即刻停止追击,就地列阵,准备迎敌!”都头回礼道。

    “这……是!”张先十分奇怪,现在他们已经恢复了此前丢失的阵地,为何形势正好,却又为何停止追击。当他很快清醒过来,上级的命令要无条件遵守,立刻敬礼答道。

    “呵呵,水军已经就位,很快将要开始炮击,再向前就要进入炮火覆盖范围,不能再追了!”都头也看出其疑‘惑’,笑笑解释道。

    “是!”张先闻听后立刻明白了。

    “你们马上清点俘虏,转‘交’后面的威胜军,千万不要数错了,这可都是你们伙的功劳。完毕后立刻入列归建!”都头拍拍他的肩膀笑着道……

    ‘轰轰轰……’爆炸声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是来于南湖。赵昺登高望去,但见火箭弹自东城城‘门’为始轰击,凶猛集中的爆炸便将东城护城壕上的三座吊桥全部炸毁,切断了出城敌军的退路,宽达十余丈的护城壕便成了一座难以逾越的天堑,‘插’翅也难以飞过。且城壕中的水与江湖想通,水流川急,敌军即便化成鱼想游过只怕也会被冻死,冲走。

    吊桥被毁后,炮火并没有急于向东延伸,而是转向了城头。鄂州城作为江防重镇,在城墙上加修了平台,布置了五‘门’‘襄阳砲’,七梢砲十五‘门’,用以封锁江面和守护城池。当初文天祥率军攻城,攻城车和轮桥便被这些抛石机砸毁,以致难以破城。而当下这些抛石机同样对江面上往来的水军,及攻城部队带来极大的威胁,所以是必须予以清除的目标。

    火箭弹这东西向来有名的没准,落到城内、城外不可避免,可威力不容小觑。由于其弹体容量大,可以比开‘花’弹装填更多的火‘药’,顷刻将东城内外炸成了一片火海。襄阳砲体积庞大,而七梢砲也不小,发‘射’时需要二百余人‘操’作,想要挪动绝非易事,很快便被摧毁,城头的敌兵也是四散奔逃。

    “陛下妙计,城外之敌已成失巢之蚁,惶恐不安,今日必胜!”文天祥施礼道。

    “现在还难说,敌虽已损兵近万,但仍有余力再战,他们若是狗急跳墙强行夺路突围,对我军还是有威胁的。”赵昺言道。

    “陛下所言甚是,但臣以为敌接连遭到炮火打击,现士气全无,军心大‘乱’,应全军出击,歼敌于城外。”文天祥言道。

    “文相所言不虚,敌即已成困兽,又何必主动出击徒增伤亡?不若以逸待劳,耗尽其锐气,再行攻心招降敌军!”秦林锋这时上前言道。

    “嗯,攻心为上,有理!”赵昺点点头道,“你立刻挑选些声音洪亮的士兵到阵前,令他们高呼:宋人不打宋人,降者免罪;抗拒王师者,杀无赦!”

    “是,陛下!”秦林锋敬礼领命,想想又道,“陛下,刚才一战收降着上千,若是由他们阵前喊话,末将以为效果更好。”

    “不错,他们现身说法效果会更佳,你自去安排吧!”赵昺略一思索道。

    “末将遵命!”秦林锋敬礼前去组织人手。

    “陛下,不若末将率军趁敌来降之机其右翼,将他们分割包围,一一聚歼,以绝后患!”见秦林锋走远,上前禀告道。

    “不可!”赵昺想都没有想便拒绝道。

    “陛下,这些降军叛附无常,留在营中会带坏军中风气;再者他们若是临阵倒戈,遗患无穷;放归乡里,这些降兵无田无地,资财全失,生活无着恐会沦为盗匪,危害地方。”秦林锋又进言道。

    “是啊,陛下。我朝向来是一经征募从军,便终身为兵,直至年老才准还乡,就是以防这些军兵沦为匪寇,挟技对抗官军。”谢枋得也言道。

    “呵呵,俗话说官‘逼’民反,如若他们重新沦为匪寇,也是朕之失德,你等失职。”赵昺用手指点了下自己的‘胸’口,又指着谢枋得言道,“应募者终生为军,以朕而言有害无益。青壮皆入军中,田地无人耕种,工坊无人做工,且长期于军中难免心生怨气作战懈怠。而老弱久滞军中不得还乡,又需征募新兵补入,如此又会造成冗兵之患。”

    “陛下一直倡导士兵服役七年便可退役还乡,并以军功给受田地和财物,也是为此?但……”谢枋得皱皱眉道。

    “先生还是担心军兵返乡后会作‘乱’,地方难以弹压吧?其实大可不必!”赵昺轻笑着问道,“我军军纪严酷,即便是普通兵士也要服役七年,遵纪守法之念早已深入骨髓。且他们身经百战,虽见惯了死亡却也比他人更为珍惜生命,盼望着安定的生活,若非被‘逼’的走投无路又怎么会为匪作寇。”

    “另外,这些服役多年的兵丁有技艺在身、知行军作战,回乡后也可作为乡兵从役,闲事加以校阅,便可成为守护乡里的骨干。遇战事紧急还可应诏重归军中,稍加整训便能上阵杀敌。如此可藏兵,即节约了大量的军费,又可从事生产,而还为战事提供后备兵力,于国于民都是有利无害的。”

    “再说这敌军之中,尚有大量新附军,他们皆是我朝降兵。他们也曾为国出力抵抗‘蒙’元,可叹的是那些叛将无德,害得他们成为炮灰,代敌征战,无数人命丧疆场,实非他们之过。朕让他们回归原籍,与家人团聚,给予他们土地维持生计,谁又会冒着掉脑袋的危险去做盗匪。”

    “陛下以德治天下,定能天下归心。那些降兵也会有感圣德,忠心‘侍’国的!”谢枋得听了感叹道。

    “先生过誉了,朕只愿天下太平,百姓安乐,少一些征伐,少死些人!”赵昺看着满眼的尸体,被血浸红的土地轻轻摇头叹道。自复国之役开始,他虽然连番取胜,但也明白了尸山血海的意思,那不止只是四个字那么简单。想想前世的自己在网上与人引经据典相争时,论及伤亡,成千上万条‘性’命只不过是个数字一样简单,如今想想真是可笑、幼稚之极,若是将当年的辩论场放在这战场上,恐怕谁也不会如此高谈阔论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