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立志要做‘坏人’,这下可把俩老头儿吓得不轻。?`这孩子才六岁就已经折腾出这么大事儿了,若是真变成坏人,还不得将天下全给祸害了。当下便轮番给殿下做起了思想工作,从三皇五帝,老子、孙子和孔子,最后直讲到乡野高人才算完。总之,就是要他学好,俩人这么一折腾倒是仿佛早已忘记了刚才的争执和所为何来。

    “先生,本王近日温习《论语》,其中有所不明,可否解惑?”见俩人说的口干舌燥才住了口,给他们斟上茶道。

    “殿下,请讲。”应节严听了赶紧撂下手中的杯子,正襟危坐道,说起来自己入府还是头一次尽师傅的责任,而以他的经验殿下绝不会无的放矢,不由的让他心生警惕,琢磨这孩子又要玩儿什么幺蛾子。

    “子曰:奢则不孙,俭则固。与其不逊也,宁固。作何讲?”赵昺言道。

    “此句出自《论语?述而》篇,意思是生活奢侈便会傲慢和不谦逊,节俭就显得孤陋固执。相对比较,宁可孤陋固执,也不要傲慢而不谦虚,也就是节俭能养德,奢侈则败德。”应节严解说道。

    “嗯!”赵昺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并没多说随后又问道,“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又做何讲?”

    “此句出自《论语?乡党》篇,意思是粮食越精致越好,肉类切得越细越好。殿下可明白了?”应节严答道,但一时却搞不明白殿下为何会将两篇毫无关联的话放到一起问。

    “好,意思本王清楚了,但仍有不解。`”赵昺笑笑说道。

    “殿下尽管问来!”应节严知道戏来了,打起精神说道。

    “圣人在前篇中教导世人要生活节俭,量入为出,不要奢侈。而其自己吃的却要求精致,不嫌繁琐,岂非自相矛盾,本王自以为其有欺世盗名之嫌。”赵昺笑笑说道。

    “这……殿下万不可如此点评!”殿下之言把应节严吓了一跳,一时间不知如何解答。可孔子乃儒家圣人,乃是他们这些士人的共师,其要是欺世盗名,大家岂不都成了这‘坏人’的弟子,只能先制止道。

    “殿下,对此朱子曾批注曰:圣人饮食如此,非极口腹之欲,盖养气体,不以伤生,当如此。然圣人之所不食,穷口腹者或反食之,欲心胜而不暇择也。而并非殿下所想之意。”还是江万载书读的多,想起后人的解说。

    “后人评述,不足为证。史载,圣人仅只有三年做官,直至晚年方受到些礼遇,纵其生而言,其只是一个布衣,虽不贱却较贫之人。因而就其在国中地位和饮食生活当与常人无异,其半生饮食仅果腹而已。而朱子所言多有遮掩辩护之意,但其即以为盖,说明也不敢确定自己的说法是否正确。再者朱子逝不过百年,其所为还有人知,其德行……”赵昺却不肯认同,接着说道,可话未尽便被打断了。

    赵昺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所言其实都是断章取义,经不住推敲和考证的,因此只求一鸣惊人将他们一下打懵,要不和两个有真才实学的老书袋子论起经典来可就露怯了。而这诡辩的本事还是当版主时练就的,否则如何能挡住那些骨灰级喷子的进攻,现在却要拿来对付这两个古人。?.又想想自己干点事儿怎么这么难,本来很简单的事情还要跟他们绕个大弯子,不禁也有些怅然。

    “殿下,有话直言便是,且不可诋毁圣人。”江万载已经听出来了,殿下刚才的话潜台词便是孔子太穷,想吃好的吃不起,可为了面子自己只能过‘节俭’的生活,其实也不过是个伪君子而已。那朱熹是本朝之人,当年也确实干了些行为不检的事情,现在被尊为大儒其中是有政治缘由的。但要反驳殿下的话还真不好弄,传出去更是不好,想着殿下扯上这两位肯定还有后话,因而干脆打断了他。

    “呵呵,本王的意思便是圣人也有七情六欲的,想吃的好点更不是什么大事,却并非有意诋毁。”赵昺笑笑说道,现在目的即已达成,而现在的世界是士人们的天下,自己再刨他们的祖坟就是与天下为敌,因此见好就收,主动致歉。

    “如此最好!”江万载舒了口气道,与边上的应节严对视一眼都是摇头苦笑,殿下小小年纪便有离经叛道之念却不是好事,不禁对他充满了同情,教这么个思想活跃,又有主见的学生可不是件轻松的事情。而殿下好像话还未尽,又开始表议论。

    “如今之世,豺狼当道,虎豹横行,在外夷入侵之下已经礼崩乐坏、人心不古,再无当日仁义之风。现在朝中正气不显,小人立于朝,本王以为依旧对其以道义行事,拘泥于礼教,难免束手束脚,以致受制于人。”赵昺言道。

    “因此殿下就要做个坏人了?此说岂不是与小人同流合污,坑瀣一气了。”应节严不禁莞尔,殿下真是小孩子,居然能想出这种办法。

    “先生曲解了,本王是要做一个心有大义的坏人!”赵昺有些气闷,与这些‘书袋子’说话真是费劲儿,不得不重复一遍道,“本王以为行事只要以大义为先,即便所为有失德行,手段阴损也不为过。以今日之事而言,江大人德高望重,清正廉明而今江大人只想为江氏留一丝血脉却不能,只因忌惮有人说为亲而失大义,致声名有亏。而那些满口仁义的宵小却可行苟且之事,任意提拔故旧门生,肆意贪赃枉法,甚至可以做出背主忘恩之事。这岂不是好人吃亏,小人得利,岂能让众人信服。”

    “殿下所言之意对小人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若犬噬人,人也要反噬之?”应节严觉得殿下之言过于幼稚,笑笑说道。

    “非也!”赵昺暗乐这狗咬人人咬狗的话题在前世就有过争论,岂能难到他,阴笑着说道“其若先咬我,必拔其牙,断其爪。其没了爪牙岂敢再咬我,只怕只闻我声便远遁了。”

    “这……”应节严讶然,殿下这回答不符合常理啊,应该引经据典的驳斥我,可其就只用这么简单粗暴的方式给解决了。

    “本王开府琼州之事江大人一直不肯应允,怕也是担上戕害皇子,陷太后于不义的恶名吧?可即便江大人不答应,怕也一样难逃风言!”兜了半天圈子,赵昺有些急了,不再和他们斗嘴,直奔主题,“如今朝中众臣对派员出镇琼州已有定议,只差太后和陛下恩准,而大人迟迟未置可否。若不成,众人必言大人弄权,挟制太后和陛下,以致朝议不得执行,乃致误国误君,必会遭到弹劾。而他日若有变,大人更难逃其咎。”

    “再有江翊善之事,本王也以为大人考虑欠妥。”见江万载张口欲言,赵昺抢先打断道,“大人于安排江翊善返乡为父修墓守孝,但可曾想过都昌早已陷入敌手,以其性情必不会坐视鞑子猖獗,只怕会重举义旗,聚众抗暴。然其既无强兵,又无外援,孤军奋战又岂是敌手,只怕落得个兵败身死的下场。”

    “而琼州虽也是艰险之地,但国本尚存,又有天堑相隔,胜负尚难料;即使失守,琼州四面临海,也可出海继续与敌周旋;且本王又怎会让忠良无后,必会护其周全。若大人仍存疑议,本王即可上书陛下,将其开籍出府,旦有责难全由本王一力承担,断不会使大人清名有损。”

    赵昺一气说完定定的瞅着江万载,他已经尽力了,成与不成就看其的了。不过他也打定主意即使仍难成功,也只能独自行动了,因为这是自己逃脱宿命的最后一丝希望,至于后果如何也暂且顾不得了,只能先做再看,听凭天意了。

    “好…老臣今晚便入宫劝谏太后,促成殿下开府琼州之事。不过……”江万载低头沉思良久,终于下了决心。

    “大人请讲,但有本王能出力的地方,绝无推辞!”赵昺心中大石落地,兴奋地说道,此刻只要不要他的命,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如果江万载无条件的帮忙他心中还多少没底儿,但张口求自己却让他安心不少。毕竟老理说得好:拿人手短,吃人嘴短。

    “老臣先谢过殿下了!”江万载略施一礼道,“宗杰在王府中也有些时日了,其本为我族中人,双亲早亡,被老臣收为义子于府中抚养,视若亲子。老臣已到风烛残年,自知时日无多,再难以照看于他,想请殿下一并收入府中效力,也好为其家留下香火,也对得起他的爹娘。”

    “大人尽请放心,本王必待其如兄弟,绝不背弃,如若有违此言,天诛地灭!”赵昺听了马上应了,并抬手举誓。

    “老臣这便放心了,就先行告退了!”应节严起身告退,即刻离开王府直奔宫中而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