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得知城中还有这么个好去处,赵昺便想去看看,众人上马便走,可刚踏上御道便有兵丁上前阻止,称御道只有陛下才可行走,其他人等只能走河道外边的道路。陈墩却是大怒,欲上前理论,但他并不想暴露身份,立刻使了个眼色制止,一提缰绳调转马头转向边道。

    在琼州时府城只有一条大路,赵昺也未曾划分过什么御道、边道之类的,这会儿规矩倒大了。他边行边看,只见御道两边是用砖石砌成的河道,河里种植着荷花,岸边种植着桃、李、梨、杏,现在是冬季,都已经变成了干枝败叶,想着如是春夏之季,姹紫嫣红,定是如绣如画。而河道的外侧才是供百姓行走的边道,如此布局,正是为了显示帝王的威严。

    赵昺边走边看,街道两边尽是商铺酒楼,各色幌子随风飘荡,看装饰皆是富丽堂皇。他想想这里过去靠近皇宫,乃是朝廷机关中枢,皇亲国戚、文武百官的聚集地。而中国自古至今吃官饭的人历来是高档消费的主体,自然就成了经商活动的聚集地,金银珠宝和高档奢侈品店铺也多数在此设店经营,但见他们身着军服,招揽生意的皆不敢上前。

    “这里生意看似不大好啊?”赵昺看过大多数店铺客流量稀少,且有些关门歇业,皱皱眉道。

    “陛下,前时并非如此,从万松岭至鼓楼一段,历来是繁华之地。鞑子入城后仍再此设衙,那些人更是奢侈无度,尤爱珠宝金器,店铺增加不少。当下王师入城,鞑子逃离,想是一些色目人经营的店铺也便随之关闭了,想来用不了多久又会繁荣如厮了!”周密听了上前言道。

    “陛下,历来征战都难免有乱兵劫掠,泼皮趁火打劫,殃及商家,他们往往会闭门躲避。另外我朝入城后,曾没收鞑子产业,封存店铺,想是有些人尚存戒心,不敢营业。那些达官贵人更是逃之夭夭。”在赵昺右手的郑虎臣一直没有说话,此刻也补充道。

    “你可曾了解到我军兵将有劫掠商家,骚扰百姓之举?”赵昺点点头又问道。

    “禀陛下,据属下所知并未发现此类事件发生。而因战事受殃及的商家、百姓皆登记在案,给予了适当补偿,世人皆赞王师仁义。但也有人称我朝自琼州那穷僻之地前来,官员囊中羞涩无力购买。”郑虎臣补充道。

    “嗯,你们的眼睛不仅要盯着那些叛逆,也要留神我朝入城后行为不法,作奸犯科者。”赵昺又嘱咐道。而心中暗乐,他妈的自己可都是按照前时的规矩发放薪俸的,琼州物价又低,个个都有些积蓄的,只是购买力尚未爆发出来而已。

    “属下明白,已经从琼州抽调了人手补入临安站,不需多时便有消息呈上。”郑虎臣言道。

    “前方尚有多远?”赵昺问道。他发现御街大道多用石板铺设,形式大多是两侧直铺,中间横铺,形如梯子,最宽处五丈左右,路面清洁。但他们一行人骑马而来就显得有些突兀了,尤其是众骑为保护他而采用多列密集队形,遇到人多的地方还是会行走迟缓,但他又不准开路的兵丁喊街驱赶,自然是走走停停。

    “陛下,前方过了鼓楼便不远了,想那里比这里要繁华许多了!”周密看了一眼与陛下窃窃私语的郑虎臣赶紧回答道。

    “嗯。”赵昺点点头嗯了一声,他知道出了鼓楼便脱离了皇城的范围,那边就是汉人富户的聚居区,他们没有必要跑,而这城中又不长粮食,生活所需的一切全靠交易,自然会好些了。

    果然,骑马行不过多久便是太庙和五府,过了鼓楼,北宫就在不远处,到了跟前他才发现这地方真不小,被高墙大院围绕,目测也足有三百亩左右,这里曾被度宗将一部分改成了道观宗阳宫,另一部分废为民居,元军入城后又一度被作为衙署使用。当下大门紧闭,贴着临安府的封条,显然已经暂时收回封存了,但是赵昺还是有些担心不知其中会是什么样了。

    “咦,在下离城时此处还可进香祈福,想是担心为外人损毁才暂且封闭了吧!”周密下马左右看看道。

    “封了又如何,待我撕了进去!”陈墩说着跳下马就要去撕封条。

    “放肆,官府的封印也敢擅自启封!”赵昺瞪了陈墩一眼道。

    “陛下……”陈墩有些不服气,还想说什么。

    “国家自有法度,军中亦有律条,岂能身份不同而擅违!”赵昺摆手制止其道,“你去开封府衙报备,请他们前来启封。”

    “这……是,真是多此一举,进自己家却还要他人同意。”陈墩嘟囔着上马前往府衙而去。

    “其乃是前相陈文龙遗孤,自幼随朕长大,娇纵了些,让先生笑话了。”赵昺看周密一脸惊讶的样子,连忙解释道。

    “非也,陛下如此让在下汗颜!”周密急忙施礼道,“陛下身为天下至尊,且能遵守法度,临门而不擅入,实乃天下之福啊!”

    “哦,对面便是宗正司吧?”赵昺笑笑指向对面的建筑岔开话题道,他并不喜欢这种吹捧,即便是真心的。

    “对,对面就是宗正司,却被鞑子改作了佛寺,以镇压王气。”周密言道。

    “呵呵,当年离城之时,太皇太后任命我为宗正,却并做过一日衙门。”赵昺干笑两声道,想想也真是凄凉,皇族当年四支宗亲以万计,当下却死的死、虏的虏,都不见了踪影,只剩自己单蹦一个,这宗正之名已名不副实。

    “陛下,当日城破,诸多天潢贵胄被鞑子掳走北行,想也有事前逃离散于民间者,只是隐姓埋名尚未可知。如今重复江南,他们会前来投奔的。”周密言道。

    “是啊,皇家如今人脉凋零,待局势稳定后是该寻访归宗的!”赵昺点点头道。

    “属下定会遣人仔细寻访的。”郑虎臣施礼道。

    “周先生,前方可有酒肆饭铺,我有些饿了。”赵昺看看天已到正午,街上的人骤然多了起来,显然是到了散衙的时候,行朝的官员多未待家眷随行,只能自己解决。他不想被人认出还是避开为好。

    “陛下,附近便有酒楼,何必前行呢?”周密指指来路上酒楼道。

    “不必了,我们人出来的不少,多有不便,只需随便吃些充饥就好,下午还有事情要办!”赵昺摆手道。

    “原来如此,前方走不了几步便有,那边的馒头、点心都不错的。”周密言道。

    赵昺看看前边人更多,便留下几个人看管马匹,领着众人步行前往。从鼓楼至众安桥,亦是南宋时期的商业中心,这里的受众显然不同,其商铺居多是经营日常生活用品,而且有老店、名店云集,此外,还有多条分别与御街十字交接的巷弄,店铺林立,更为密集,人流也比前段多了不少,可据周密说受到战事的影响,仍然未达到全胜时期的情形。

    由于小皇帝事先已经婉转的提出不去大酒楼,周密便领着他们一路寻过去,赵昺即便在琼州都难得出去转一转,对这些民俗之事都是一知半解,而初到‘大城市’更是不敢说话,只能装深沉,以免露怯。而他身边还好有王德在,他对这些市井之事却也熟悉,又知陛下的心思,还能搭上话。

    赵昺从两人的交谈中听出了些门道,临安的酒店也按消费对象的不同分高、中、低三个档次。高级的酒楼自不必言,他就没打算进去,据说也分官营和民营两种,只是现在没有机会体验一下。而中等酒店大概可以分成几种:

    一类是茶酒店,又称茶饭店,以卖酒为主,兼卖下酒的配菜,也称作‘拍户’,但是要些别的,他们可以从它处购买送上,有点像现在的酒吧;再有肥羊酒店,零卖软羊、龟背、羊杂等下酒配菜,与当下流行的羊杂割类似,专营一种食品。

    另外还有宅子酒店,店门外装饰如同官绅宅院,或由过去仕宦人家所住的房子改造而成,借以吸引顾客,有点与现在的私房菜类似;还有就是花园酒店,便如现代的高级农家乐一般,建在城郊,或是将酒店装修成园林一般。

    除了大酒楼和中等的酒店之外,为满足京都各方人士的需求,也有满足社会下层的小酒店。分为几类,一者叫做直买店,包括散酒店和角球店,只卖质量较差的酒;还有碗头店,门首不设油漆叉子,只挂草葫芦,用银马构、银大碗等酒具,也有的银裹直卖牌。到这种酒店喝酒的人大多是不甚尊贵之人。

    另有罗酒店,原是山东、河北地区的一种酒店名称,随着宋室南渡,这种酒店名称也传到了临安,听两人说此已失去了昔日的风采,当下只是借名卖浑头。但是赵昺也不知道什么是罗酒店,更不知原先是什么样子了。此外就是包子酒店,售卖廉价佐酒菜与一般酒类,专卖灌浆馒头、薄皮春卷、包子之类的饭食,说起来就想现在连个门店都没有的路边摊、大排档。

    其实赵昺虽然说的条件不高,吃饱肚子就行,但还是将周密给难住了。小酒店档次太低,让皇帝坐在那里与力夫走卒用饭总是不妥,再说他们一伙足有百人之多,那些小酒店根本坐不下,一时也无法供应的过来。当听说小皇帝喜欢吃肉的时候,便有了主意,领着众人拐进条巷子。

    “还好,来的尚早,尚能坐的下!”周密当先一步问了门口的小二回首道。

    “双羊店!”赵昺抬头看看酒旗,又看看店的规模应算得上他们所言的中等酒店了。

    “陛下,这家点专做羊肉,软羊的滋味即便是大酒楼也做不出来的。”周密轻声在小皇帝耳边道。

    “也好,就在这里,咱们还有事情!”赵昺点点头,当先进店,他左右看看底层全是散座,摆放着十多张方桌,桌凳却也干净,挤一挤也坐的下。

    “客官哪里坐?”店家见如此多的军兵进店却脸色一凛,可转而又换做小脸将众人迎了进去问道。

    “就在这里吧!”赵昺随手一指道,王德当先选了一处靠窗的桌子,掏出丝帕又擦了一遍,才请他坐下,而自己却侍立一旁。

    “自左到右,每伙一桌,余者拼桌!”陈墩不在,虞侯李光负责指挥将众军。但见进店的军兵接令后列队依次进店,一桌人只能坐八人,他们接令自动依次坐下,而余下的两人则转向最右手的一桌,可他们仍持枪在手并未落座。

    “检查武器,关保险!”李光见众人到位后下令道。

    “一伙好!”

    “二伙好!”……

    “枪放下!”待各部报上后,李光再次下达口令,众军放下武器倚在板凳触手可及的位置上。

    “坐!”随着又一声口令,只听一声响众军已经坐下,但各个腰板挺直,双手放在膝上,保持着静默。

    “这位将军用些什么,喝些什么?”店家都是长着八个心眼儿的,当然看出谁大谁小,可看这帮人如此严肃却像要砸场子一般,但还是壮着胆子来到赵昺桌前笑着问道。

    “多有打扰,店家勿惊!”见其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就知道被吓住了,赵昺站起拱拱手道。

    “将军客气,小的怎敢?”店家赶紧施礼道。

    “我们军务在身,不能饮酒,你这里却有何特色菜肴?”赵昺扶了下店家,微笑着言道。

    “将军,本店拿手的乃是零卖软羊、大骨龟背、烂蒸大片、羊杂焐四软、羊撺四件,早在汴京就有名声的,包管将军满意!”店家大声报上菜名道。

    “好,每桌各上一盘大骨龟背、烂蒸大片、羊杂焐四软、羊撺四件,再有零卖软羊五斤,可还有什么充饥的面食?”赵昺言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