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鹅湾位于太湖东岸,被两个延伸入湖岬角围绕,与东岛和西岛相望,与两岛间的水道几乎在同一轴线上。湾内的水面约有方圆三十里,大致呈u型,但是由于淤积严重,在退潮后湖边水深不足一丈,并不是一个适于泊船之地,也导致纵深不够,使得船队难以回旋机动,钻进去就等于进了死胡同。

    不过有弊也就有利,这样一来使得正面防御面收窄,而敌军却难以从两翼和后边迂回突袭,便于己方集中火力打击正面进攻的敌船。而右翼个突出的岬角与湖中的几个小岛与西岛形成一道栅栏,同样限制了敌军的机动。而左翼的岬角的桥渡已经被陆战一旅控制,既能阻击真定军上岸,也能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上岸撤离。

    护军水师拥有战船百余艘,数量不多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简直就是一直小型水师。平时出航的标配就是社稷号加上两艘辎重船,及若干艘龙船随行护卫,可战时或是出个远门就要尽数出动,火箭船、炮船、哨船一样不少,当下只是少了随船护卫的亲卫旅。

    限于地形和战事的限制,让一向喜欢机动作战,擅用奇招的赵布置了一个中规中矩的防守阵型。整个阵型以布置在中心的社稷号为支撑,在其两翼排列的火箭船为骨干,前出的炮船交错布置构成第一道阻击线,把辎重船放在后军,哨船穿插各船之间。

    “陛下,左舷弩炮全部转移到了右舷!”陈墩擦擦汗言道。

    “好,干得不错!”赵夸了他一句,头也没回依然看着前方,此刻火箭船不停的发射火箭弹,阻击追击的敌军,为布阵争取时间。而社稷号每舷配置三十门弩炮,现在是全力防守,左舷的弩炮已经用不上了,于是他下令将其全部布置在右舷二层甲板上,以加强正面火力,这样就可以覆盖阵前三百步的区域。

    “陛下,咱们的阵型是不是有些单薄啊!”陈墩看看前后道。在湾口是四十艘炮船,它们也如社稷号一般以舷侧对敌,交错排出两列战线,而御船两翼每侧排列着十五艘火箭船,算上再后边就是三艘辎重船,纵深不过二百步,看着就如张纸一般。

    “单薄?!你觉的谁能在不足四里的正面上闯过数百门弩炮,上百架火箭发射器的覆盖射击。”赵反问道。

    “这……这是有些难,这比之刀山火海似乎还要难!”陈墩愣了下道,他略一琢磨便打了个冷颤,如此密集的弩炮和火箭弹齐射的话,面对的就是一片火海,只怕湖里鱼虾都得被炸的翻了白。

    “陆战旅的军兵都上船了吗?”赵又问道。

    “陛下,加强到炮船和火箭船上去了。不过郑副都统留下了一都预备队,让他们隐于炮船阵后,艇上装满了火药,若是发现有敌船闯入,便不惜代价驾船冲击将敌船炸毁,绝不许靠近御船半步!”陈墩又轻声道。

    “唉,朕难道真的要走麦城吗?”赵听了苦笑着道,当初自己信心满满以为自己可以将敌诱到太湖,自己便可以轻易灭掉他们,可结果却要靠行险来争取胜利,这让他不免有些沮丧,也对未来的战局有些忧心。

    “陛下不会的,还是进舱避一避吧!”陈墩见陛下脸色黯然,连忙言道。

    “避一避?谁都可以躲避,唯独朕没有理由去躲避!”赵看着越来越猛烈的炮火挥挥手道。

    “陛下,为何?”陈墩仍试图将小皇帝拉下顶舱,但是听到其话愣住了,忍不住问道。

    “我自登上帝位那一天便无处可避了。”赵悠悠地道,“我当初受封天下兵马副帅移镇琼州开府,本以为可以远离战事,在那海外之地当个闲王,只想将琼州经营成为百姓安乐富足之地。谁成想造化弄人,先帝驾崩将复国的这幅千斤重担交给了我,从那刻起朕就只能放下一切,担负起这几乎难以完成的任务,哪怕前方刀山火海,荆棘丛生,甚至知道前边即使是万丈深渊,朕都得毫不犹豫的走下去!”

    “陛下,属下愿意一直陪在陛下身边,哪怕焚身碎骨!”陈墩以前认为小皇帝一天过着自虐般的日子,简直就是自找苦吃,却没想到这些其实也并非其所愿,而只是仅仅因为责任使然,无关于喜好和兴趣,更非情愿。这让他十分震惊,肃然说道。

    “好,咱们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作用了,给朕拿把枪,咱们就到底层警戒,打登船之地!”赵拍拍陈墩的肩膀笑着道。

    “是!”陈墩被小皇帝几句话说得热血沸腾,立正敬礼道。而赵仍只是笑笑,接过侍卫们递过的防弹衣,扎上武装带,挂上弹药盒,拿过火枪,领着一队侍卫到一层甲板布防……

    海道运粮漕军虽然名义上是军队,其实说到底也只是相当于挂着军号的劳役军,同时兼管漕运沿岸的治安。因而他们即没有龙湾水师的车船,也没有抛石机、金汁炮这些重型武器,甚至连水战用的强弩都很少。刚刚一战,他们依仗人多势众和当海盗养成的那点儿悍勇之气总算将敌军击败,将他们赶到南湖。

    不过张还是心疼的紧,一战之下全军损失了战船一百余艘,损兵两千余人,关键的是被宋军劫走的粮食还没有夺回来。当他准备喘息片刻,待龙湾水师那帮傻小子将宋军围住,双方打的两败俱伤之时,自己再去捡个漏儿,也算能将功赎罪,逃过丢失漕粮之罪,而这也是他出兵的本意。

    但是未等他们发起攻击,宋军却率先进攻,好在是奔着呼必拖的龙湾水师去的。可他也不敢大意,令前军做好准备,防止龙湾水师败阵让宋军抄了自己的后路,却没想到宋军的火力之猛和进攻速度是如此之快,轻易便冲破了龙湾水师的阵列,而宋军另一支水军却利用这个时机自两岛间的水路插了过来,直奔自己的后军而来。

    张没有想到宋军新败之下居然还敢招惹他们不说,只有三十艘船还要抄自己的后路,他清楚后军乃是自己的软肋,其中多是这两年从松江府强征的新兵和水手。虽然这些人算是自己的乡里,可自己的名声并不好,且元廷对江南压榨日甚,他们多数是为了‘倍给禄米’的待遇而来,并非心甘情愿的陪着自己走这条风险极大的海路,且其中很多人心向旧朝,并非如那些曾与自己出生入死的老兄弟肯为他卖命。

    于是乎张急令朱清立刻领中军一个千户增援先将这队闯入自己阵中的敌船剿灭,可惜的是他未曾听闻过琼州军初创之时,琼州小皇帝曾以十艘龙船便冲入刘深水军大阵,击沉、击伤百余条战船,将其座船俘获,险些送了性命的事迹。否则张此刻的决定肯定是收缩阵型,赶紧后退,而非与其对攻。

    不过张好像没有这个觉悟,也没有这个时间了。宋军又从正面发起了进攻,他们排出数条纵队冲了过来,刚刚进入射程便已经开火。但张此刻并不担心,因为他知道在水战中两军交锋都是以横队接战,排出纵队往往是为了突围。而敌军搞前后夹击是想急于逃命,那一支偏师则是为了吸引龙湾水师的注意力,为主力逃跑创造条件,所以他即可令中军和前军残部全部压上,与这些已无战心的敌军决战。

    元军中却也非都是糊涂人,在东岛上观战的张兴祖就发现了事情的发展不大对头。其实早在进入太湖之时他就感到不妥,当守卫平江的败军逃到这里时,他发现宋军并没有落荒而逃,反而发起了反攻。按说一支军队明知实力不敌对方,第一选择就应该尽快撤离,以免遭受更大的损失,可敌军不退反攻就表明其有引己方进入埋伏圈的可能。

    其后的接战中,张兴祖这种中伏的感觉更甚,水寨是空寨,粮食早已转移,敌军已经完全没有必要与他们打这一仗。随后双方爆发激战,己方水军借助水流将宋军击退,看似取得了大胜,可在他这个老将的眼中败的确是己方。宋军虽然被迫退到南湖,可进退有序,伤亡极小,湖面上放眼望去皆是己方被毁的战船,漂浮的几乎全是身着元军服饰的己方兵丁尸体。

    张兴祖觉得宋军连败,可太湖水道众多,并非只能从松江水道撤离,而其并没有撤退,反倒重新集结列阵。他这是隐隐就觉得自己的担心是真的,敌军是有意将他们引入太湖,欲聚而歼之。随后他便趁着休战的空当将己部全部转移到东岛,做好了从渡桥撤往吴县的准备,敌水军再强也不可能驾船登陆去追他们的。

    种种迹象表明己方已经掉入宋军的圈套,张兴祖准备知会两位两位同僚时,却想想又憋回去了。那张仗着大汗的宠信拽的不行,平日根本不将自己放在眼中,从中发了大财不说,还垄断了江浙行省的海外贸易,这次让其吃点亏也好,且大汗驾崩没有了后台,看其还能猖狂到几时。至于那个少壮派呼必拖仗着自己是蒙古人,在自己的地盘上,却不听自己的招呼,动辄便拿身份压人,还是算了吧!

    当然张兴祖也有私心在其中,若真如自己所料这是坑,那么必然有人得去填坑,最好填坑的人还不是自己。所以他一直监视着宋军的动向,起初也很纳闷宋军的攻击点为何会选择在龙湾水师的右翼,那明显会被其抄了后路。但他很快就明白了,宋军出动的仅是偏师,其目的是为了先打漕军,而分出的那支快船分队就是要断掉他们的后路。可宋军退入鹅湾的时候,他又有些看不明白了,这等于是自投罗网啊!

    但是张兴祖明白过来的时候,立刻就后悔了当初的决定,宋军退入鹅湾后立刻便遣一军占领了湖湾东侧的岬角,看似是为了接应被困的水军。他却意识到宋军这是针对自己来的,其占领桥渡正是为了切断自己登陆的通道,他们的胃口大得很,仍然想将己方一锅端……

    太湖之中三个战场同时接火,鹅湾这边承受了极大的压力,赵却十分心安下来。他知道自己现在是一手托两家,不仅托着太湖的另外两个战场,还托着建康和杭州两个战场,只要自己死死拖住龙湾新军,不论是在局部,还是对全局都有着极大的意义,即便做出一定的牺牲也是值得的。

    “开花弹,全引信,距离四百步,右移十五度,抬高一分!”赵拿着望远镜定住一艘敌大型战船,其装备着大型抛石机,能将五斤的石弹抛进炮船的阵列中,当下已经连续毁掉了己方两艘战船,伤亡十多个人,,但是其所处的位置靠后,已经接近重型弩炮的射程极限,组织了几次射击都没有能将其打掉,他大急之下,忍不住又亲自上阵操炮,指挥射击。

    “禀陛下,射击准备完成!”炮长回禀道。

    “好,稳住、稳住,开火!”赵猛地一挥手沉声道。

    ‘嘭’,已经加力到极限的扭力弦骤然松开发出一声闷响,弹托上的开花弹嗖的一下疾射而出,但是大家发现射出的炮弹在飞行中不像此前那样直来直去,而是有些飘忽,不禁有些担心是否能命中目标。但转瞬间炮弹落下,在尚未触及桅杆的高度上爆炸,腾起一团火光。

    “陛下,中了!”大家虽然看不到纷飞的弹片,但是可以看到船上腾起的火光,且迅速蔓延,不过几息的功夫火势已经不可控制,上面的元兵四散而逃,跳水求生,显然是散落的弹片炸碎了船上的油罐,火花又将其引燃,才会这么快蔓延开来,众人不禁欢呼道。

    “陛下,真是一炮定乾坤啊!”陈墩看到着火的敌船慢慢倾斜、歪倒,周边的敌船慌忙四散躲避,可其高大的船身还是将撤退不及的几艘敌船压住,又将其引燃,他不禁竖起大指赞道……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