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火烧元军将船,接着又连续撞沉敌两艘中型车船,尾随其它龙船也看出了‘门’道,发现车船的短板,只要抄起后路其最具威胁的抛石机就难以发挥威力。。 但是两种战船的速度相差无几,要想抓住它们尚需两船配合,一艘龙船以弩炮进行远距离‘射’击,专‘门’破坏车船的舵板,打击隐于舱内的夫役,一旦其丧失动力或是转向不灵,另一艘龙船则即可加速发起冲撞。

    当然这种组合并非固定不变,而是谁占据有利位置,谁就可以发起攻击,而他们主要打击的目标自然是对己方威胁最大的中型车船。二十艘龙船如梭般在敌船中穿梭,相互配合追歼敌船,眼瞅着刚才还是恶狼冲进羊群,转眼狼群中又钻进了几只猛虎,追击者变成了被追击者,宋军被动的形势得以扭转。

    “陛下,敌中军船队追上来了!”王猛禀告道。

    “距离多少?”赵昺问道。

    “禀陛下约五百步,大小战船约二百艘!”观通手禀告道。

    “明白!”赵昺回应一声,将舷窗护板全部升起向外瞭望,这时湖面敌军大中型车船基本上被清理干净,有的已然受创沉没,有的燃起大火,在湖面上打着转转,诸多的敌军兵丁飘在湖面上抱着船板、残木呼喊求助,而更多的是死者的尸体在湖面上随‘波’‘荡’漾。而那些小型战船被冲散,以难成阵型,前有炮船相阻,后有龙船夹击,已经难成气候,只是凭借自己速度上的优势在湖面上‘乱’撞寻机突围。

    ‘嘭、嘭、嘭……’突然连续传来一串闷响,舱板上随即发出了阵‘敲‘门’’声,一颗弹丸竟然击破了舷窗上的铁制护网,掉在了指挥台上。

    “火铳!”赵昺被吓了一跳,想将面前的铁丸捡起来,可刚一碰就被烫的撒了手,而他也意识到这是火铳发‘射’的,而非弓弩,马上下令道,“注意防护,确定目标,将其击沉!”

    “发现目标,右舷偏南七十步,敌小型战船一艘!”瞭望哨很快发现了目标,禀报道。

    “右舷炮填装开‘花’弹,左舵三分,减速缓行,调整姿态!”赵昺扭脸看过去,果然一艘敌船上空火铳发‘射’后产生的硝烟还未完全散去,他立刻下令道。

    不过赵昺心中也是暗惊,上次见到元军使用火器还是数年前在打泉州的时候,那时敌军中装备还极少,可现在敌人的小型战船上都已列装,以刚才声响的推断,他们至少有十‘门’以上。而能在七十步的距离上‘射’穿双层铁网,显然威力业已大弧度的提高,打在人身上足以致命。

    “右舷炮‘射’击准备完毕!”炮长回报道。

    “陛下,敌船已经进入‘射’击区域!”王猛也提示道。

    “齐‘射’!”赵昺看了看后一挥手下令道。

    “轰、轰、轰……”十多架弩炮接令后一起开火,比之火炮没有惊天动地的气势,可威力同样不小,只觉战船向右沉了一下后又很快恢复正常。而在这么近的距离上,起码有九成的炮弹命中敌船,重型弩炮发‘射’的开‘花’弹直接贯彻敌船在内部爆炸,中型弩炮也足以将其上层建筑摧毁,在一阵猛烈的爆炸声中,敌船瞬间解体,急速的向湖中沉了下去,却未见有人浮出。

    “发出警报,告之各船敌军装备有火铳,发现后要立即予以摧毁!”眼见敌船化作了飞灰,赵昺吐了口气沉声道。

    “陛下,敌中军‘逼’近三百步内!”观通手急促的通报道。

    “通知各船返航,令董统制发‘射’火箭阻击敌大队!”赵昺看看舱外的太阳,又看看渐平的湖水,估计涨‘潮’依然结束,敌军失去顺流的优势,即便将其金汁炮击毁,也难以对己方造成影响了。而敌前锋军基本折损大半,剩下的小型车船远远的避开龙船的追击和前边炮船的阻击,那自己也没必要与他们赛船了,于是下令道……

    随着水流趋稳,加上宋军猛烈的火器打击下,元水军的进攻势头被扼制。但是敌军业已进至西岛以南二十里的区域,超过了此前赵昺的预期,也打破了将敌控制与湖东一线予以全歼的作战计划。这其中既有对敌发起进攻时间点不确定‘性’的原因,也有对敌实力的低估,尤其是对金汁炮和车船等投入使用后,应对的战术不利。

    在战线稍加稳定后,赵昺召董义成过船来见,商讨破敌之策。现在从船只数量上己方处于绝对的劣势,且太湖虽大,可也比不上大海。使得过去通过大规模机动,取得局部优势歼敌的战术难以施展;另外纵深的减小,同样限制了远程火器的使用,稍不注意就可能误伤己方。

    而敌方战船在数量上的优势,在狭小的空间中却可以充分得以发挥,利用己方防线上的空当突破,也会迫使己方不得不处处设防,如此将极大的降低自己的火力打击密度,歼敌效果自然也会大打折扣,进而迫使己方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优势与敌近战。

    “陛下,属下作战不利,还请惩处!”董义成上船来便先请罪道,当时自己还信心满满的要歼灭敌水师,可刚刚若非陛下亲自领兵出手自己险被围住。

    “罪不在你,也是朕轻敌了!”赵昺摆摆手让其起身道。

    “属下惭愧!”小皇帝没有责罚,反而自言有过,使董义成更觉羞愧,再次施礼道。

    “当先我们虽失去了先机,但并非没有转机,勿要多想。”赵昺让董义成免礼,与自己一起登上社稷号顶舱甲板。

    “陛下,现在敌水师已经越过西岛一线,而北湖虽然面积广阔,但敌军战船数量倍于我军,一旦‘混’战起来很容易被敌分割,不若集于一处固守消耗其兵力,然后再图后事。”董义成指点着形势言道。

    “不行,集阵固守虽可解一时之危,但我们将彻底丧失机动力,而敌若以火船攻击,或是泼洒火油,我军岂不全部葬身火海;另外咱们那些粮船恐也难保,将影响到整个大局,且对民心士气影响太大!”赵昺听了摇摇头道。

    “陛下,不若你领护军水师先行撤出,属下与敌决一死战,拼得‘性’命也要将敌军留在太湖之中!”董义成想了想咬着牙道。

    “你是要朕临战脱逃,将朕置于不仁不义之地吗!”赵昺却听了厉声喝道。

    “属下不敢!”董义成见状大惊,立刻跪倒道,“属下绝非此意,而是陛下万金之躯,但有闪失,属下如何担当的起!”

    “你自以为是一片好意,可朕此刻弃军而走,以后如何在朝中立足,如何面对军中将士!”赵昺却没有让其起身,而是指点着董义成呵斥道,“朕自幼领兵,冲锋陷阵又何曾怕过,做过惧敌脱逃之事!”

    “属下当然知晓,正是陛下统属属下等浴血奋战才打下这片基业,军中上下无不敬服!”董义成扬起脸言道。

    “诶,起来吧!”赵昺看董义成的样子叹口气抬手道,他也知道其是好意,但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临阵退缩的事情,再说局势也没有恶劣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陛下有何吩咐,属下万死不辞!”董义成起身立正站好言道。

    “你死了,朕如何封赏与你!”赵昺笑笑指着战场道,“当前之敌看似来势凶猛,但是‘潮’期已过,他们已经丧失天时,且敌漕兵和水军的前锋损失惨重,已然成惊弓之鸟,士气低落,否则不会停止攻击。你再看敌军两支水军,他们互不统属,界限分明。而真定军夺占东岛后便消极怠战,明知其他两军损失不小却没有登船,表明他们已是人和;我军则是上下一心,退‘潮’后天时又归于我们,看似已失地利,却可扭转乾坤将之夺回。”

    “陛下所言极是,开战之后我军损失甚微,现有实力尚有进攻之力。”董义成言道。

    “那你以为如何打?”赵昺点点头又问道。

    “陛下,属下以为敌军既然互不统属,便可先打敌一路,将其重创后回首再集中兵力围歼另一路!”董义成言道。

    “说说你的计划!”赵昺没有评论,让其继续说。

    “陛下,当下之敌张开两翼似对我们形成合围之势,但其结合部却在西岛。属下想将我军分成两部,一部攻敌龙湾水师之右翼,其必会以左翼所部向南断我后路进行合围,困于鹅湾之中。”董义成指着北湖言道,“我军另一部则打敌漕兵,其人数虽众,却战斗力最弱,我们将其向北压制。同时遣龙船分队自龙湾水师左翼空虚之际,自两岛之间的水道抄敌漕兵后路。”

    “嗯,不错!”赵昺点点头,“但是还有一点要注意,防止真定军见势不妙偷着跑了。”

    “陛下提点的对。”董义成想想自己确实是忘了这茬,略一琢磨道,“一旅还嫌着呢,若是将敌水军击败,粮船也无需他们保护,不如将他们派往渡口村,只要守住两座长桥,真定军就无法登陆,早晚被困死岛上!”

    “好,就如此安排!”赵昺高兴的颔首道。

    “陛下,属下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恩准。”董义成再次施礼道。

    “你说!”赵昺见其说的郑重,皱皱眉道。

    “属下还请陛下移驾湖北,若事不可为还请以国为重!”董义成施大礼道。

    “呵呵,这不必你‘操’心,朕比你们怕死,事情不好绝对比你跑的快!”赵昺听了笑着道。

    “陛下……”

    “不必再言,此战事关江东能否稳固,朕怎能置身事外。”赵昺摆手制止其道,“朕领护军引开敌龙湾水师后,你率本部水军猛攻漕军,同时朕让郑永率龙船增援你部,从岛间穿‘插’分割漕军助你歼敌。”

    “陛下,属下率军引开龙湾水师,陛下指挥一旅堵住真定军!”董义成听了大惊,他知道龙湾水师的战斗力不俗,且退入鹅湾之后便丧失了机动能力,有被围歼的危险,立刻要求与小皇帝‘交’换任务。

    “服从命令,朕若斗不过其,难道你能行吗?”赵昺厉声道。

    “陛下……”

    “你那边打的越狠,结束的越快,朕岂不就越加安全!”赵昺见其一副悲戚的样子,心一软和声道。

    “陛下,属下遵命,但是敌军擅于近战,护军船上缺少战兵,只凭‘侍’卫营难以阻敌,还请携一团陆战队同行,否则属下宁可担负违旨之罪也绝不放陛下前去!”董义成面‘色’坚定地道。

    “好,朕准了!”赵昺见其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笑笑答应了……

    计议已定,全军抓紧时间开饭,陆战一旅也在护军后集结,一团士兵分配到各船之上。三声炮响,护军各船拔锚起桨,以社稷号为中心,成锋矢阵直向龙湾水师的右翼杀去。见宋军来攻,呼必拖也急忙遣军迎上,两军相距两箭之地后,宋军前锋炮船同时开火,瞬间将元军的阵列撕开一道缺口,长驱而入。眼见宋军冲破了阻击,呼必拖急忙调中军增援,同时令左翼向南迂回切断宋军退路,将宋军‘逼’向东岸。

    元中军的加入后,以抛石机从侧翼猛攻,渐渐遏制住了宋军的进攻,迫使其向东撤去,而己方左翼军已然迂回到侧后,切断了其退路。宋军三面受敌,难以相顾,不得不退入鹅湾。眼瞅着胜利在望,呼必图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对,只见处于后边的宋军在渡口村抢滩上岸,将小船拖上岸,迅速建立起一道防线将桥路封锁。

    更让呼必拖不安的是那支击溃自己前锋军的船队突然再次现身,而其后背此刻全部暴‘露’,调军回转已然来不及,正当他担忧不已的时候,那支宋军船队却突然转向西,进入两岛间的水路,直奔漕军方向而去。可他刚松口气,又是几声炮响,另一支宋军船队全军开动向南杀去,见状他不禁为张瑄担心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