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也有些上火,自己想的挺简单的一仗,没有想到刚开始打就遇上了这么档子事情。不过让赵昺略感欣慰的是被击中的龙船一艘及时扑灭了大火,战船受到损害,却没有沉没;另一艘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想将战船抢救过来,但是火太大,又想撞向敌船队与其同归于尽,可在陛下的严令下不得不弃船。

    但是此时已经晚了,船员们甚至来不及放下救生艇,只是将开花弹引燃扔进弹药舱后便跳水求生,他们虽有数人受伤,却被及时救起,而他们也成了第一艘被击沉的龙船亲历者。让赵昺满意的是这些船员没有忘记将船及时销毁,让弩炮和开花弹的秘密可以藏的时间更长一些。

    社稷号装备大量的弩炮,在它加入炮击后火力立刻得到加强,猛烈的轰击下敌前锋船队的几艘车船被击中,但是为了防止引燃上面的油罐而采用的实心弹,因而敌船上层建筑虽被砸的乱七八糟,伤亡惨重却没有被沉没,依然向前突进。

    赵昺见状知道敌船的动力设施没有被摧毁,转而下令炮船专打敌船明轮,但是明轮的正面目标小,又有带起的水花遮蔽,想要击中却没有那么容易,因而仍然难以对其造成破坏。不过这样一来却也将敌军进攻的势头挡了一挡,给后边的战船重新列阵赢得了时间。

    “陛下,韩统制让我船退入中军!”郑永这时回禀道。

    “这么打下去不行,如此我们不但没有能将敌军围住,反而有被敌包围的危险!”赵昺没有回答与否,反而喃喃道。眼前的形势是敌众我寡,无论是在船只的数量上,还是兵力上敌军都占据优势。现在己方只在火力上占据优势,不过却处于逆流状态,若在平日也不是什么问题,可被敌军的‘金汁炮’给束缚住了,难免有些作茧自缚的意味。

    “陛下,湖面广大,便于咱们机动,待潮水平稳后,咱们的火器便能发威了!”郑永见陛下脸色阴沉,眉头紧皱连忙宽慰道。

    “敌军的车船速度快,比咱们多数战船的机动力要强,只怕等不到那会儿了。”赵昺摆手道。

    “陛下,要不属下率部阻击,拼死拖住敌军!”郑永想想也是,转而言道。

    “不可,还不到拼命的地步!”赵昺摇摇头,杀敌一千自损向不愿意做,而他端着望远镜努力寻找敌军的破绽。

    “陛下,撤吧!”敌军的车船拉开战线,小型车船利用自己灵活的优势,采用疏散的队形躲避炮击,向社稷号包抄过来,他们也看出这艘大船的不一般。而这时船是以侧舷对敌,转弯不便,郑永再次催促道。

    “你指挥御船撤离,与董统制会合,布置防线阻敌,朕去勇士号!”赵昺放下望远镜,不等郑永多说,向陈墩一招手便向舷梯走去,他知道勇士号就靠在社稷号右舷,以备不测时转乘撤离。

    “陛下……”郑永没想到小皇帝老毛病又犯了,想要再劝,其根本不给自己机会,而陈墩那货不说帮忙,反而冲他做了个鬼脸跟着陛下走了,他无奈的目送陛下转乘到勇士号后,下令船掉头向北驶去……

    赵昺上了勇士号,护军水军的龙船分队立刻跟上,在他的指挥下向东行驶一段距离后,又转向西,插入敌前锋军与中军之间的空隙。他刚刚已然发现敌军显露出的破绽,敌前军突进的速度太快,已经将其中军和后军远远的抛在了后边,可以说已经脱节。

    另外赵昺还发现车船除了明轮外还有一个缺陷,由于其采用的沙船样式,船艉楼要高于艏楼不少,以便于安置尾舵,所以那里也就无法布置拍竿和抛石机这样的大型武器,应该说是防守最为薄弱的地方。而存在缺陷就说明有可以被利用的价值。

    “压住前边敌指挥船的尾迹!”赵昺一上船便坐在指挥台后,待龙船插入敌阵,转过弯儿来立刻下令道。

    “是,陛下!”王猛见陛下往那一坐,便自动将指挥权送上,马上将命令传达下去。他清楚陛下的意图,敌军的车船和己方龙船的速度在伯仲之间,想要追上其并不容易,而压住他们的航迹便可以减少破浪的阻力,可以提高船速。

    “全速前进,艏炮填装实心弹,瞄准敌船尾轮!”赵昺再次下令道。

    敌前军指挥船是一艘二十三轮的大型车船,赵昺起初还纳闷,明轮都是成对的,怎么会有单数?可当他迂回到敌船后边时看明白了,其船尾虚梢下边还有一个巨大的轮桨。而挑它下手除了是前军将船外,他还发现车船的设计存在问题,当然这也是受古代科学技术水平所限。

    眼前的这艘大型车船抛去尾轮是二十二车,共有四十八个翼轮,三十丈长的车船的船长不足百米,从船长推算水线长估计在七十米左右,除去艏、艉因弧度和锚链、绞盘、舵楼等而不便设明轮外,可安放明轮的船体长度剩下没有多少了,分摊给每个明轮的空间更小,再减去轮间距,四十多个明轮对于三十丈长的车船来说空间太小了。

    因为车船的明轮是高效连续运动的桨叶,所以过密的轮间距会降低各轮的功效的,也就是说许多明轮在里面滥竽充数,因为前面的明轮转速快,水流急,后面的明轮就没有多少做功的必要,水流有时候反而比后面的明轮的转速还快,所以过密的轮间距不仅不能加速船只,反而影响船速,使明轮间的功效相互抵消。而要想消除这种障碍,除非后面的明轮永远比它前面的明轮转得快,才不会抵消。

    不过以古人的知识水平还无法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以为只有通过加大翼轮的直径或是明轮的数量才可以提高船速,可不知适得其反,不仅会进一步减少船的速度,还会增加水手的体力消耗。但是赵昺却是此方面的专业人士,对于这些常识性的东西一看便知,所以他将目标锁定在航速较慢,落在后边的敌指挥船上。

    “射击!”勇士号急速行驶下,很快进入了弩炮的射程,赵昺下达了射击命令。

    ‘嘭!’敌船的尾轮一半隐于水下,想要命中并不容易,艏炮发射的石弹二中一。一发石弹在尾轮上砸了一个大洞,巨大的冲击力使中轴断裂;另一发则穿透了敌船艉楼舱板,里边空间狭小,舱内蹬踏车轮的夫役避无可避,被砸倒一串,发出一片惨呼。

    “速度不减,继续射击!”敌船尾轮被毁,夫役伤亡惨重,船速一下慢了下来。赵昺却得势不饶人,下令继续追击。

    “放下护板,落下瞭望塔,升起潜望镜!”敌军连遭打击,再傻也知道要反击,可那些拍竿、抛石机受艉楼所阻,难以使用,便以弓弩射击意图阻击龙船。王猛看箭如飞蝗而来,立刻下令放下指挥台前的舷窗护板,将瞭望塔降下,避免伤亡。

    “禀陛下,距敌船一百步!”观通手通过潜望镜回报道。

    “填装燃烧弹!”赵昺接报下令道。

    “填装燃烧弹!”二层立刻有军士重复口令,他们在舰艏打开一个封盖,里边露出四根长约三尺,直径四寸,口部收窄的铁管,随后又将四只封闭的铜制圆通填入其中,重新压紧封盖,只露引信在外边。

    “填装完毕!”军士回报道。

    “距离七十步!”观通手再次报告道。

    “降低桨速,十步一报!”赵昺沉声道,而这时不仅可以听到落下的箭矢敲打舱板的噼啪声,还有几声巨大的撞击声,他皱皱眉道。

    “距敌船五十步!”

    “距敌船四十步!”

    “点火发射!”赵昺下令道。

    “点火!”二层舱艏的军士立刻下达发射口令,有兵丁点燃了引信后立刻退到侧面,几息之后只听其中发出声闷响。

    “距敌船二十步,命中敌船艉楼,起火燃烧!”瞭望手声音中带着兴奋禀告道。

    “左舵五分,舷窗半开!”赵昺接报接连下达了两道口令道。

    “陛下,敌船烧起来了,这下也报了咱们刚才的一箭之仇。”舷窗护板撩起,王猛向外看去,只见敌指挥船已是火光冲天,整个尾部已陷入一片火海,船上的敌兵纷纷跳水求生,乱作一团。

    “右舵三分,全速前进,艏炮发射!”堪堪让过起火的敌船,赵昺再次下令道,他也只来得及偷眼看了看被烟火笼罩的敌船,心里暗自松口气,看来自己鼓捣出的火焰发射器还算好用。

    将火用于战争只怕是与战争相伴而生的,而火焰喷射器的历史要远早于火枪和火炮,早在公元七世纪,拜占庭人就在与阿拉伯人的海战中,使用了一种叫做“希腊火”的液体燃烧剂。这种燃烧剂平时封装在木桶里,使用时用手摇泵从通过一根喉管将之喷向敌战船。

    赵昺在与敌交锋中也一直在琢磨‘希腊火’的配方,思考发射的办法。可他没有能复原希腊火的神奇,也没有获得火油的顺畅来源,当然就不能像拜占庭人那么大方的将火油像水似的往大海里撒。所以他只能另辟蹊径,寻找经济有效的方式,采用一种新的喷射方法。

    在这个时代,除了拜占庭人以手泵喷洒火油的方法外,宋朝也发明了一种以火油为燃料的发射武器——猛火油柜。其用熟铜为柜,下有四脚,上有四个铜管,管上横置唧筒,与油柜相通,每次注油三斤左右。唧筒前部装有火楼,内盛引火药。发射时,用烧红的烙锥点燃火楼中的引火药,然后用力抽拉唧筒,向油柜中压缩空气,使火油经过火楼喷出时,遇热点燃,成烈焰,用以烧伤敌人和焚毁战具,或在水战时焚烧浮桥、战舰。另外还有一种用于守城战和水战的小型喷火器,用铜葫芦代替油柜,以便于携带、移动。

    但是无论哪种发射方式都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便是喷射的距离太近,以人力催动最远不及丈数。赵昺几次实验失败后,想到现代的火焰发射器的发射方式,其实这部分总结起来有两类:一类是通过一定量的火药燃烧后产生的气体;一类是通过另外携带一个压缩气瓶,以高压气体来推动油料往外喷射。而有以压缩气体催动为主流发展方向。

    赵昺知道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在这个时代就是死胡同,无论是材料和设备都无法做到,但是以火药为推力还是有可能的。于是他几经研究和多次试验造出了大宋版的火焰发射器,整个设备分成内外两个筒体。外筒的作用就是固定内筒,并利用顶端的收口增大压力,增加发射距离。

    内筒就要复杂一些,其是个封闭的筒体,底部装有火药包,中间是一个活塞,最上层则是火油,然后顶部以胶体封闭,而内筒底部开有点火孔及一个用以引火管。发射时,将两个套筒结合在一起,点燃内筒药包,火药燃烧后产生的高压气体推动活塞,将火油从内筒推送到外筒中,通过收紧的管口激射而出,这时从引火管中泄出的火焰点燃油气,形成一道十丈左右的火龙。

    “艏炮发射!”勇士号转向盯上了一艘落后的中型车船,向其艉楼发射,虽然这艘船没有尾轮,但是舵楼在其中,将舵板击毁后,方向失控的车船就成了在湖面上飘忽的浪花,速度再也快不起来了。

    “准备撞击!”船舵被毁,前面的敌船慢了下来,赵昺再次下来加速追上去。望着快速逼近的龙船,上面的敌军慌乱起来,弓箭不住劲儿的狂射,一些兵丁拔刀持盾准备近战。

    “收桨、撞击!”在距离不足二十步的时候,赵昺下达撞击的命令,众人急忙把持住身边的固定物,瞅着两船快速接近,而紧接着船身一震,冲角刺进了敌船之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