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夜赵昺夜宿董义成的西山水寨,虽然未能吃上‘三白’,但是这里的生活却要比赵孟锦他们强上百倍,毕竟他们占据着苏州,又是富庶之地,补给十分方便,加上营中储存在以万石计的粮食,当然是吃喝不愁,且小日子过的很好。

    现在小皇帝穿越敌区前来巡视,而大家都知道小皇帝除了喜欢鼓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外,再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爱好了。琴棋书画跟他不沾边,诗词歌赋能不碰就不碰;而女人吗也是敬而远之,身边至今只有陪着其长大的苏姑娘;至于习文练武估计都是几位师傅逼的,否则肯定也会绕着走。

    再能称得上喜欢的也就是钱和吃了。不过他们这些追随陛下多年的属下都知道其喜欢挣钱,但是也是过路财神,基本上是左手进、右手出,在座的诸位谁都从陛下那里得到过帮助,逢年过节领过红包。偏偏陛下对自己抠得很,若非个子长得快,只怕一身龙袍都要穿破了才会换。而吃的也一向简单,绝不超标,也只能在逢年过节的时候解解馋。

    现在来到江东,物资丰富,却依然没有破例,反而是从内库出钱给大家购买了物资劳军。如今陛下来了却只要吃些湖鲜,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三白’名声虽响,却不是什么稀罕物,其实湖中有的是,随便一网都能捞得到。于是董义成连夜派人在湖边又打些野味儿,弄了些野鸭、野兔,野猪,这些东西不耗军资,陛下才会安心吃,自己也免于训斥,这个他可是有教训的,为此在甲板上蹲着吃了一年的饭。

    因为是战时,又有小皇帝在旁,且明日还有事情,大家都有所节制未敢多饮,想着陛下连日奔波也乏了便早早的散了各自安歇。第二天一早,大家刚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小皇帝已经在陈墩的陪伴下在岛上转了一圈,还到码头上停泊的粮船上看了看。

    知道陛下今天要游湖,董义成业已做好准备,将一艘辎重船进行了改装,将后舱楼布置成客舱供大家休息,在甲板上搭起一座凉棚,摆上了桌几,在甲板下也重新装了厨房。小皇帝可以真把游湖不当回事儿,他却不敢,不仅安排了护航的船只和沿岸警戒,还向各个河口派出船只以防有不速之客闯入。

    “嚇,整出这么大的阵势,太过了!”赵昺上了船,看看船上各处都安排了哨兵,炮位上的弩炮皆已上弦待发,前方有五艘中型炮船开路,后边有三艘战船尾随,两翼还有龙船游弋警戒,将自己的座船护在中间,他笑笑说道。

    “国运寄予陛下一身,属下如何敢有一丝大意!”董义成施礼正色道。

    “你没有封湖吧?”赵昺登上舱顶向四周瞭望道。

    “陛下教导不得扰民,属下怎敢违拗,现今除却东、西两岛周边十里不能进入渔猎、采摘外,其余地区皆可自有出入。”董义成连忙摆手道。

    “嗯,不错。湖区周围的百姓皆仗太湖谋生,一日不劳作便可能无米下锅,封了湖等于断了他们的生路。”赵昺向远处看去,果然看得见点点渔帆,湖边有百姓在田间劳作,更远处可见村落,点点头略感欣慰地道。

    “兵部和御史台的人都盯着咱们呢,切不可扰民,否者军法无情,即使立下大功也要人头落地,届时陛下也救不了咱们,还丢了陛下的脸面!”赵孟锦又指着几个人再次强调道。

    “都帅尽管放心,前些日子附近村庄的渔船遇风翻船,被我们的哨船救起,他们是千恩万谢,盛赞王师。后来他们还前来劳军,送来不少东西,我们都是照价付钱的。现在太湖周围的村庄皆心向王师,纷纷杀鞑驱贼,盼陛下早定江南!”董义成言道。

    “好,记住我们是王师,不是土匪流寇;明白我们是这湖中之鱼,百姓乃是这湖中之水。若是我们还不及鞑子,得不到百姓的拥护,早晚还得退回琼州,再无缘踏上江南半步了。”赵昺言罢又叮嘱道,“另外大战将起,要及时通知百姓们回避,且不可殃及无辜之人,造成了损害要设法补偿一些。”

    “属下等谨遵圣命!”大家又齐齐施礼道。

    “陛下,咱们船行何方?”众人在舱顶甲板落座后,董义成请示道。

    “咱们沿南岸向西,然后再折回岛上!”赵昺看看道,“船队离岸五里航行,朕看湖边有渔民布下的笼网,不要冲撞了。”

    “遵命!”董义成答应一声,吩咐观通手道,“传令各船,离岸五里沿南岸西行,注意避让百姓渔船。”

    随着一声令下,各船缓缓启动折向西行,有人送上了些时令瓜果,还有菱角、莲子等湖鲜,可赵昺又不是真的来游湖的,他剥了几颗莲子便起身端着望远镜向两岸观察,其他人自然也只能陪着。而船只也很快出了大缺口靠向湖边。

    赵昺自缺口远眺西岛,但见东山与陆地之间水面辽阔,一望无边,而由脊口入太湖则是水光接天,洞庭东、西山相峙银涛中,景物胜绝。这种景色比之波涛汹涌的大海另有一番趣味,让人不禁心旷神怡。他大体查看了一番后,便发现湖西和西南侧为丘陵山地,东侧则以平原及水网为主,界限十分分明。

    因为赵昺每每发现有河口就会仔细查看一番,并询问、勘察河口的宽窄,水深及源自何处,不明之处甚至还要叫过附近的渔船询问,或是遣舟进入勘察,因而船航行的并不快。不过也好在水军早有传统,每逢到一陌生地域,都要勘察航道,测量水深,辨明潮汐,摸清气象规律。

    习惯成自然,董义成率部进驻太湖后便遣船只队周边进行了勘察,并绘制出地图,标明了航道、水深及湖中的暗礁、浅滩,周边的河汊、地形地貌。如此才未一问三不知,都能说上个七七八八,但是小皇帝似乎要求的更为精准,连一些可通行小船的河湾都不放过,定要查个清楚。

    “陛下,已到正午还是先用膳吧!”船队走走停停,大半天堪堪转了一半,而小皇帝的心思也没有在那湖光山色间,失去了游玩的情趣,反倒让一众人也紧张兮兮的。眼看太阳及顶,董义成请示道。

    “也好,先用膳!”赵昺看看众人都露出期待之色,笑笑坐下又道,“董统制,这些标注的小河汊也要令人尽快勘察,万不可大意!”

    “陛下,这些河汊河道狭窄,只能通行小船,谅敌军也不会由此来攻!”刘洙在旁言道。

    “切勿轻忽,太湖沟通内河,又连接东海,湖水深浅亦随潮水的涨落而变化。要知此处潮水与琼州不同,却是双回潮,每日间两起两落,若赶上大潮倒灌入湖那些小河的水位也会骤然升高,河道变宽,过去只通小船的也许就能容中型战船通过。”赵昺边净手边言道。

    “陛下提醒的是,日潮还好,哨船尚能及时发现;若是夜潮,湖面漆黑又有水声遮掩确实难以发觉,敌如夜袭便难以防备!”刘洙点点头道。

    “也不仅如此,敌即可用,吾等为何不可用呢?”赵昺接过王德递过的手巾擦干手笑道。

    “呵呵,陛下所言极是,属下愚钝了!”刘洙听了讪笑道。

    “你们看!”赵昺把地图在几上展开,几个人都凑过来,“当下我军沿长江溯流攻敌,逆流而上未战就失先机;但是若从太湖经潥水便可直达芜湖,那便可顺流而下抢占先机,岂不使得形势逆转吗!”

    “咝,陛下之策,属下等怎么就未能想到。”刘洙看来吸口凉气道,“我军若抢先攻取芜湖,然后顺流而下可借势攻建康,溯江而上可攻铜陵,先破上游之敌,孤立建康。看来这太湖还真是宝地啊!”

    “陛下,菜已经上桌了,咱们边吃边议!”作为地主董义成热情邀请道。

    “油爆白虾,这菜最讲究火候儿,时间长点便老了,时间短了沁不出虾的香味,凉了便不好吃了!”赵昺听了忙招呼大家道。

    “陛下说得对,这白虾火候差一分味道都不对!”郭霖竖起大拇指赞道。

    “放肆,陛下面前岂容你放肆!”赵孟锦低声训斥道。

    “是,卑职知错!”郭霖当然知道自己一个从六品的小官连上殿的资格都没有,若非此次陛下问事根本没有他说话的机会,而这里更没有他的座位,躬身后退低声答道。

    “郭主事一看也是懂得吃的,给他安排个座位!”赵昺见其要要走,用筷子点点他道。

    “卑职职微人卑,陛下面前哪里有卑职的位子!”郭霖连忙施礼道。

    “咱们今日是游湖,又非上殿,哪里那么多规矩,随意些,朕还想听你说些典故呢!”赵昺笑着言道,吩咐王德给其安排个座位。

    “卑职惶恐,谢陛下!”郭霖听了施了个大礼道。而以他的身份只能敬陪末座,但这对于他也算是天大的恩典了。

    说话间清蒸白鱼,虾圆、虾卷、虾仁炒蛋、油炸银鱼、清炖野鸭,炙野猪肉、爆炒蟹……等等一一端上桌来,赵昺不喝酒只专注于吃,他似乎想将前世的亏欠都补回来,每道菜都吃了近半才停下箸子。而众人见陛下放了筷子当然也不能再吃,看其要说些什么。

    “郭主事,你以为哪道菜最好?”赵昺笑眯眯地问道。

    “陛下,卑职以为这道清炖野猪肉最妙!”郭霖没想到陛下会问自己,连忙将口中的食物咽下,起身施礼道。

    “哦,好在哪里呢?”赵昺又问道。

    “陛下定知,这野猪肉虽算是山珍,但是却有股腥臊气,要全凭厨子利用调料将其原味遮盖,又要保留猪肉的鲜香,这才是最难的。”郭霖回话道。

    “嗯,不错。”赵昺言道,“那你以为这道虾仁炒蛋又差在哪里?”

    “陛下,卑职以为这道菜吃的不是虾,而是鸡蛋。但是虾和鸡蛋都是腥物,去除腥气而独留虾肉的鲜美,可这道菜却主次错位了!”郭霖回答道。

    “说得不错。朕亲自做道菜请你品评!”赵昺言道。

    “卑职岂敢!”郭霖被吓了一跳,赶紧施礼道。

    “王德,去给朕准备些东西……”赵昺叫过王德低语了几句,其点点头下去厨房,时间不长便捧了个托盘送到他的案几上。

    赵昺拿过一个碗,在其中加入些醋、蒜末,可惜的是这个时代没有辣椒,又点上点盐,然后将另一碗中活着的白虾倒了进去,然后浇上黄酒将虾完全浸泡其中,再迅速扣上盖子。而众人都直勾勾的看着小皇帝的一举一动,这时能够很清楚的听到碗里的声音,他们都知道是虾在挣扎,而碗也一个劲儿的响着,可以想象的出来,虾跳的是多么厉害了。

    “大家尝一尝吧!”没多久碗中的声音消失了,赵昺移开盖子,只见虾已经醉了,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状态,他用箸子夹起一只放到嘴里嚼了嚼,示意王德端下去让众人品尝。

    众人有些疑惑,陛下做的这叫什么菜?只是将活虾用酒泡过,加上了些许常见的几味调料,正怀疑是不是小皇帝童心大作又在调理他们。可见其先行吃下一只,且脸上露出一副很陶醉的样子,这勾起了他们的好奇心,便也各夹了一只放到嘴里品味。

    “美味,真是美味!”坐在末座的郭霖夹起一只先放到鼻下闻了闻然后才放入嘴中,只觉那虾在口中似乎跳动了一下,咬下后感觉很香,那时虾的鲜香和酒的洌香混合的特殊香味,且肉质极嫩,口感比之其它手法做出的却是好很多,他不禁赞道。

    “好吃,好吃!”

    “味道真的不错!”

    “洒家还未尝出味道,虾便蹦到喉咙里去了!”……几个人也连忙回应道。

    “呵呵,你们呀这是牛嚼牡丹!”赵昺笑笑指点着几个人道,“这治国如烹小鲜,打仗也要从细微之处下手,要细细的品才知如何下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