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于陈墩的评述,赵昺基本满意,这说明其只要踏下心来并非不能做好事情。其在基层锻炼了数年已经具备了一个指挥员的素质,只是其正处于思想不稳定期间,缺乏沉稳的精神,战略部署能力欠缺,并不适于担任更高级别的指挥员,因而尚需进一步的磨炼。

    而赵昺之所以将陈墩调到自己身边也正是因为其是可造之材,毕竟人处的高度不同,看到的也自然不同,他希望其在自己身边目睹耳染之下能学些东西。可他万万没想到陈墩这货却犯了老毛病,又变的懒散起来,反而觉得跟在自己身边屈才了,并没有像他希望的方向发展。

    倪亮可以说是公认的笨人,从甲子镇成军就担任自己的侍卫队长,可那会儿其还是个毛头小子根本不懂的带兵,却迫于自己的压力硬着头皮接下来。而对于这个憨直又有些愚钝的家伙谁也不看好,可倪亮竟然坚持下来了,且将侍卫队带的很好,上下无人不服气。

    后来随着侍卫队不断的扩编,倪亮领的兵从一百多人到一千多人,又到数千人、万人,直至现在的数万人,其都能做的很好,一直统领着护军。这其中当然少不了赵昺的绝对信任和支持,而其也成为可以单独领兵上阵的骁将,他今天以其为例子一刺激,让陈墩的自尊心大受打击,也认清了差距。

    “那你可知倪亮明知白虎岭将成为敌军重点进攻的目标,为何却只派了两都为援呢?”赵昺看看过去小公鸡一样的陈墩成了瘟鸡,心中暗笑着问道。

    “我以为白虎岭阵地狭小,大部队难以展开,以其大规模增兵不若加强火力!”陈墩略一思索回答道。

    “嗯,还不是真傻!”赵昺笑笑道。

    “我本来就不傻!”陈墩低着头嘟囔道。

    “呵呵,傻子才会急着证明自己不傻!”赵昺听了笑着打趣其道。

    “也是!”陈墩听了愣了下,指指战场方向莞尔笑道,“陛下看,那个傻子就要证明自己不傻啦!”

    赵昺两人再次拿起望远镜看向战场,此时元军呈散兵队形进入了火炮的射程之内,待己方的拦阻炮声一响,他们的前进速度也迅速加快,意图闯过这片死亡地带。应该说刘国杰的判断是正确的,散兵队形即便在现代战争中也是减少进攻方伤亡的战术之一,足够大的间隔可以避免被炮火造成群死群伤,且使得对方的火炮失去打击重点,从而进一步降低伤亡。

    赵昺不禁感慨,战争这个将人至于生死之间的魔鬼,能够夺取人的生命,同时也可以将人的智慧发挥到极致。刘国杰一改过去集团冲锋的战术,确实给己方造成了麻烦,要知道在两千米的战线上只布置了不足百门火炮。这个密度若是放在现代都能破纪录了,可在这个时代无论火炮的射程,还是炮弹的威力都差之远矣,如此密度下反而显得捉襟见肘。

    ‘轰、轰、轰……’对于敌军冲锋战术的改变,显然己方的炮兵极为不适应,尤其是对于调整射角费事,装弹缓慢的这种初级火炮,他们难以做出快速反应,只能被动的按照事先设定的诸元射击,如此一来真有大炮打蚊子的感觉,一炮下去只能杀伤周围数个敌人,而不等你第二炮打响,敌军已经冲过了火力封锁线。

    要知道人虽然跑不过奔马,但是百米速度也平均在十几秒内,而在生死之间人的潜能进一步得到开发。据赵昺所知在抗美援朝战争的山地战中,志愿军曾有过全副武装的情况下只用十几秒的时间,就能从五十米外的潜伏地突破敌第一道防线。

    冲过第一道炮火封锁线后,敌军即刻兵分两路,一路仍直扑主阵地,另一路则转向右翼。由于视线为白虎岭遮挡,赵昺已经无法看得到那边的战场情况,只能将目光集中到主战场,以他所见威远炮的拦阻射击对进攻敌军造成的损失不及一成,但明显敌军也对这种散兵进攻战术运用尚不熟练,后续的敌兵仍不知避开火炮的射击方向,依旧飞蛾扑火般的闯了进去,徒然增加伤亡。

    ‘轰轰轰……’主阵地上的速射炮也开始射击了,但是赵昺却皱皱眉似有不满。在他看来,显然是己方的炮兵指挥员对敌的战术变化,也表现出了极大的不适应。在敌军快速闯过威远炮的封锁线后有些慌了,不待敌军大队进入射程便沉不住气了,提前下达了射击命令。如此一来不仅使得杀伤效果降低,还浪费了宝贵的时间,使敌前锋趁重新装弹的时间以极小的代价得以冲过第二道炮火封锁线。

    “脑子慢半拍!”让赵昺恼火的是速射炮营的指挥使在发现有敌人突破封锁线,按理应该继续射击以阻击后续的敌军,可其居然做出了个脑残的决定,命令降低火炮仰角欲追着敌军打,可情急下又未留出提前量,导致就这么短短的几息时间内,却有更多的敌兵冲了过去,他不禁气恼地骂道。

    “陛下,这便是我们训练上的问题了。”陈墩却没有顺着赵昺说,闷着头说道。

    “为何如此说?”赵昺扭脸问道。

    “我们训练方式是严格遵守操典,这样一来便使得军官的想法被固化,一旦出现超出平日所学难免不知如何应对,导致慌乱。”陈墩言道。

    “嗯,有道理,看来是我过于强调规矩了,让军官们丧失了自主性,不过当前形势下还不能做出变动!”赵昺想想其所言是对的,但是现在转入大兵团作战,若是军官临阵发挥可能会取得战术上的胜利,但是却会导致战略上的混乱,所以他还不能改变这种方式。

    “陛下说的也不错,有规可循总好过各自行事的好!”好在速射炮营指挥使很快发现自己的失误,当下做出调整,稳固住了封锁线,陈墩琢磨下小皇帝说的不无道理,点点头道。

    ‘通、通、通……’

    “白虎岭那边接战了。”虽然看不到白虎岭方向的战斗情况,但是可以听到奔雷铳发射特有的声响,而那边又得不到火炮的支援,敌军的进展速度将更快,赵昺由此判断战斗已经打响。

    “陛下,我看敌军是想决战!”陈墩往白虎岭方向看看,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却看到又有敌军在谷口集结,有些不安地道。

    “哦,他们要将骑兵派上来,是不是有些早啊?”赵昺转向谷口方向看了一会儿道,谷口方向一支骑军开进谷内开始列阵。而在他看来骑兵速度快,应该在步军突破后快速冲入以扩大战果,而不是充当吸引火力的炮灰,且现在加入进攻只会搅乱己方的节奏。

    “我看他们倒是有想争功的意思!”陈墩听罢琢磨了下道。

    “传令火箭营,一旦敌骑军进入战场便进行覆盖射击,绝不能让他们打乱咱们的部署。”赵昺想了想言道,他们的计划就是要在筑垒一线消耗敌军的有生力量,在敌人困马乏之际发起反攻,而现在敌军锐气正盛,当前就是要将其的锐气打掉,耗尽他们最后的精气神。

    说话间,闯过速射炮的封锁的敌军已经开始集结,却没有如前几次一样全面开花,而是集中兵力于右翼主阵地与白虎岭的结合部,在棱堡三段界墙间同时展开强攻。赵昺看后不能不佩服刘国杰选择的突破点是十分刁钻的:

    一者两部的结合部往往是防线上最为薄弱的地方,大家都以为有对方在,而对此产生忽视,结果就成了两不管地带;二者他们同时向相邻的突出部发动攻击,使得防守方难以相互支援,虽然承担攻击的右翼部队会承受极大的压力和伤亡,但是为了赢得胜利,局部的牺牲也是值得的。

    元军在靠近城垒后,迅速分成数队,弓弩手在后向城墙上放箭,而前锋则举着盾牌,抬着云梯,冒着弹雨试图突破拦住冲到城下架起云梯。但是别看墙不高,可要靠近并不容易,那个盾牌其实更多只是个心里安慰,根本无法挡住近距离的火枪射击,几番冲击都止步于壕沟前,用他们的尸体将壕沟再次填满。

    但是元军正确的战术还是给城垒上的宋军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尤其是弓箭手对他们的威胁最大,低矮的城垒可以让元军弓箭手不需抛射就能直接射上城头,事先搭建的战棚除了遮阳挡雨之外似乎成了鸡肋。而且元军十分注重骑射,设有专门的弩军,其中不乏百步穿杨的神箭手。虽然他们有胸甲和头盔的防护,可仍然造成了伤亡。

    不过严格的训练之下让宋军仍然能保持忙而不乱,在军官的口令下采用三段射的方式,轮番上前射击,以不间断的火力将突进到城前的敌军击退,使他们难以靠近城垒,架设云梯。而面对弓弩的威胁,宋军也利用奔雷铳和霹雳炮向城下射击,杀伤敌弓箭手,减轻火枪手的压力。

    赵昺更为担心的却是白虎岭方向的战事,他虽看不到进展如何,可清楚那里可以说是整条防线上最为薄弱的环节,尤其是端头阵地,整条防线不足百步,为了与城垒衔接只能修建在山腰部,使阵地狭窄局促大队人马难以展开,且那一段地势平缓利攻不利守,又无法得到炮火的支援。但是一旦被攻破却能威胁到核心阵地的安全,甚至导致整条防线的崩溃。

    而赵昺的担心不是多余的,白虎岭阵地的实际情况确实不妙。元军一般只有骑兵才着铁甲,步军则多为皮甲,只有少数军官才穿铁甲。而今日进攻的敌军皆穿重甲,皮甲外面又穿铁甲,只这豪华穿戴就表明他们将这里当成了打开整条防线的突破口。

    面对蜂拥而上的敌军,防守的宋军士兵以火枪攒射进行阻击,但是狭窄的阵地使他们难有回旋的余地,无法实施三叠射,只能采用一人负责射击,其余两人在后装填的方式保持火力不间断,如果出现火力间隔,则投掷手雷将敌炸散,而一旦射手阵亡或是受伤则由立刻由后备射手接替,打成了添油战术。

    战斗最为激烈的时候,奔雷铳连续发射之下导致温度过高,射手已经不敢装填,担心塞入的药包会发生自燃,将自己先给报销了。而火力的缺失,让敌军突进到不足阵地二十步之内,防守的军兵甚至发起了数次反冲击,挺着刺刀冲出阵地,与敌肉搏,才将敌击退稳住防线。

    随着敌军援兵的不断加入,敌军的冲击一个波次接着一个波次,如海浪般连绵不绝,被击毙的敌军尸体铺满了整个山坡,但是仍然死战不退。前沿的宋军伤亡也随着战事的激烈而增加,调上来的预备队也皆加入战斗,才能勉力守住阵地……

    “令骑兵旅向敌后迂回,接到信号后立即发动进攻;命一旅列队,准备出击!”激烈的战斗持续到了未时,敌军虽然多次攻至城下,但是都未能上城一步,却付出了巨大的伤亡,攻势渐渐趋弱,在又一次打退敌军正面进攻后,赵昺终于下达了反击命令。

    一旅在接到命令后立刻从隐蔽地出发,在火箭弹掩护下自城垒上预留的通道出城列队,迅速以营为单位排出一条相互间隔十步的三横队战列线,在军鼓和军官的口令声中排着整齐的队列,迈着同一步调的脚步向前挺进,一时间铿锵的踏步声取代了山谷中回荡的枪炮声。

    看着一个个整齐的方阵以排山倒海的气势齐步向前,刚刚退下去的元军不禁失色,他们万万没想到在山谷的深处还藏有这样一支生力军,也急忙集结列阵准备迎击,但慌乱中由攻转守谈何容易,这时一支骑军冲出,兴奋的大呼小叫的率先迎了上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