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炮战一起,双方便都想压制对方,以便争夺战场的主动权。元军的炮军也是装备多种抛石机,成梯次配置,形成远、中、近三层火力,而他们配备的弹种也很丰富,既有传统的实心石弹,金汁炮、也有新开发的空心石质开花弹。同时机械动力的抛石机也可以像弩炮似的采用多种发射方式,可以单独发射大块石弹,并能填装小石块攒射,形成霰弹的效果。

    不过抛石机同样存在着不可避免的缺陷,用人力拖曳杠杆导致难以把握统一的力度,而缺乏瞄准机构,也使得抛石机只能进行概率射击,难以保证命中率。另外便是就是发射速率低,且抛石机个头越大速度越慢,连带着进入和撤出阵地缓慢,很容易遭到打击。

    赵昺花了那么多的钱和精力造出金属身管火炮当然不是摆着好看的,尽管也存在着诸多的缺点,但比之原始的抛射武器也有着难以比拟的优势。在射程、穿透力、杀伤力及命中率、机动性都强于对手,当然无论是制造成本,还是使用成本要高的多,这也是难以避免的。

    当下元军的大小抛石机火力全开,将石块、爆炸物和油罐一股脑的向宋军阵地倾泻,可以说打得是地动山摇,若单从气势上而言,他们已经赢了反观宋军这边此时却显得极为冷静,而消灭敌人自然要先保存自己,布置在元军抛石机的射程之外威远炮阵地,看似发炮缓慢,却也打得有板有眼。

    “目标:四百步外敌重型抛石机,南侧第一架,填装开花弹,集火射击!”炮三营装备了八门威远炮,在指挥使的命令下,各炮有条不紊的开始装填。

    “炮膛清理完毕!”先有一名炮兵以毛刷沾水清理炮膛,以此熄灭发射后残留的火星及火药燃烧后留下的残渣,同时还可以降低炮身温度,在完成清理,其立刻报号道。

    “药包装填完毕!”随后一名炮兵将两个药包塞进炮膛,并以通条将药包推至炮膛底部后报告道。赵昺一改过去直接填装散火药的方式,将火药按照火炮的口径分装成重量统一的药包,然后可以根据射程填入不等的药包,这样既可避免装填时散落,又能提高装填的速度,也算是个不小的改进。

    “挡板装填完毕!”接着又有人将一块比口径略大的木制挡板压入炮膛,用以增加密封性,防止爆炸后产生的压力泄出。

    “弹丸装填完毕!”弹药手将炮弹缠了一圈麻布填入炮膛,用压杆夯实后报告道。

    “瞄准完毕!”瞄准手以炮尺测量后,在众人的帮助下略微的调整了下炮身方位和俯仰角报告道。

    “一炮准备完毕!”炮长接到各炮手的报告后,立刻向上大声报告道。

    “二炮准备完毕!”

    “三炮准备完毕!”

    “发射!”接到各炮位的报告后,指挥使挥下红旗道。

    “发射!”各炮长看到红旗落下,也几乎在同时挥下指挥旗道。

    “发射!”瞄准手听到口令声将发火器插入炮尾的点火孔,回应一声后退几步一拉炮索。这种发火器其实就是火枪上的点火机构改良版,别看这点改动却可以避免以往采用火绳直接点火时发生的意外误射,还可以减少风雨天对作战的影响及提高点火率。

    此时其他人已经退至炮身两侧的安全距离内,蹲下身子、捂着耳朵,大张着嘴做好了防护准备,就听见轰的一声,炮身一震,地上的尘土弹起,伴随着炮口喷出的火焰和硝烟,弹丸飞射而出。而炮手们不及看是否命中,却急忙将因为后坐力作用下发生位移的炮身复位,清理炮膛,为下一次发射做好准备。

    看着这套发炮的程序繁琐,其实经过严格训练的炮手们在相互配合下,只需三两分钟就能完成,总体来说虽比不上近现代的后膛炮,但比之抛石机却要快上不少。而为了提高命中率,他们也采用了火枪射击时采用的集火射击方式,力求将目标一次摧毁。

    “威远炮这轮打的不错!”观战的赵昺从望远镜中看到数发炮弹在敌抛石机周围爆炸,其中至少有三枚炮弹直接命中,这成绩足以达到优等标准。而随后高大的抛石机在爆炸的气浪和冲击力的双重摧残下慢慢的歪到在地,操炮的炮手也在爆炸中伤亡惨重,十有**已经再难以参战,见此他高声赞道。

    其实抛石机古已有之,并非前所未有的先进武器,加上“巨型”两个字,无非说这种抛石机,功能强大,可以抛出更大的石弹,但关键技术方面,说不上有什么突破性的革新。石弹越大,对敌人的威慑力自然越大,但石弹越大,对发射装置的要求也越高,以致这种巨型的抛石机可能更笨重,更不便搬运,发射的频率更低。

    所以,赵昺清楚抛石机大到一定程度,必然有技术上的瓶颈,将失去它的优势。想想在缺乏现代起重机械的条件下怎样将庞大的装置移动到合适的位置,到哪里去找这些巨型的石弹,怎样运输这些巨型的石弹,怎样将巨型石弹装置到机器上去,都会消耗太多的人力,而每一发炮弹都需要许多士兵努力搬运,必然会降低这种武器的使用效率不说,那么这种武器一旦被摧毁想要重新修复也非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

    当然重型抛石机的威力惊人,且射程远,不仅威胁到前沿兵丁的安全,还能摧毁布置在前沿的火炮,更会严重的打击敌军士气。此刻元军的重型抛石机却十分尴尬,他们拼命想反击,无奈射速和射程都难以企及,欲撤离阵地也非想撤就能撤下来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被当做靶子一般,在宋军的齐射下变成一堆堆的废柴。

    “陛下,敌军按捺不住了!”陈墩指指战场道。

    “他们这是聪明。”赵昺抖抖身上的烟尘端起望远镜看看道。

    “何以见得?他们不怕被炸得粉身碎骨!”陈墩看看不大服气地道。

    “你看,当下敌军重型投石机将我们阵地上的火炮阵地压制住了,又吸引了远程炮火,而一旦重型投石机损失殆尽,就能腾出手来收拾他们了”赵昺边观察边言道,此时元军已经开始向前冲击,不过却非是骑军,而是步军。

    “噢,原来如此!”赵昺话未说完,陈墩就给打断了道,“此时他们的抛石机压制住了我们筑垒前沿上的守军,而速射炮为了避炮也撤出了阵地,在最筑垒前形成了火力空白区,正是攻击的最好时机。”

    “呵呵,还挺聪明的!”赵昺说着话眼睛却没有离开战场,此刻元军的大小抛石机全力开火,抛下的油罐在阵地前燃起熊熊大火,而石弹更如冰雹般的砸了下来,筑垒上薄弱的地方已然出现坍塌的迹象。显然自己的对手也是临阵经验丰富的战将,其敢于舍弃那些宝贵的抛石机,为进攻赢得机会,若是自己肯定也会抓住这短暂的时机发起进攻。

    “疯了、疯了,这么近了,他们还不停止炮击!”陈墩看着元军已经迫近筑垒,但是他们的抛石机依然没有停止,而进攻的兵丁也甘愿冒着被误伤的危险依旧上前,他不禁大喊道。

    “没有什么奇怪的,元军能横行天下绝非偶然!”赵昺攥了攥拳头道,却没发觉自己的手心中也全是汗。

    “快点出击吧,再晚敌人就冲上筑垒了!”陈墩这个观战的比打仗的还紧张,跺着脚喊道。

    “冷静点,如此焦躁怎么为将?”看着被烫了屁股一般的陈墩,赵昺斜了他一眼道。

    “我是替他们着急”陈墩急赤白脸地道,可他的声音却被一连串的口令声盖过。

    “阵前六百步,齐射!”布置在阵地最后方的火箭发射架此刻也做好了发射准备,在军官的口令声中,发射架抬高仰角向敌布置在前的中小型抛石机进行覆盖射击。

    嗖、嗖、嗖若论威势还是这个高大上,火箭弹拖着尾焰腾空而起,硝烟顷刻笼罩住整个发射阵地,比之火炮发射壮观多了,火箭弹升至高空后掉头向下,一头扎进敌阵之中。爆炸声随之响起,纷飞的弹片四射,冲击波碰到山壁后又向上升腾,如同妖怪出世一般升起滚滚乌云。

    对于火箭弹的命中率赵昺至今仍然无奈,他先后改进了尾喷口,加上三片尾翼,又加了两片腹翼仍然没有根本性的好转。所以他也不再指望火箭弹能如导弹般进行精确打击了,仍将其作为远程支援武器使用,转而加大装药量增加威力了,以求通过此来达到扩大覆盖面,增加杀伤力。

    咳咳赵昺虽然远离战场,但是仍被飘来的硝烟呛得直咳嗽,因为在山谷中硝烟好一会儿才散开,赵昺掏掏被震得发痒的耳朵,又端起望远镜向前方张望,但见敌军阵前是一片狼藉,更为奇妙的是还燃起了一片大火,顺着溪流四处蔓延,不用问那是被炸裂的油罐渗漏造成的,遇水不仅不灭,反而越烧越旺。

    “真是浪费啊!”赵昺看着火流十分心疼地道。

    赵昺可知道这火油的珍贵,在这个时代比现代可难得多了。早几年他也曾想试制拜占庭帝国的传奇海战武器希腊火,可起初最大的难题不是配方却是石油,若是没有这基础原料啥都是白搭。而他也知道中国海域石油储量丰富,但也就是想想,根本不敢妄想奢求。不过宋军使用火油的历史却很长,却是来源于陕北地区的自流井,自己仍然不可得。

    后来赵昺还是通过斡脱商人那里弄到了一些,即便是友情价也贵的让他咋舌,据说这门生意一直为掌管回回炮手都元帅府阿老瓦丁家族控制,别人根本插不进手去。直到他获知南宋的火油是来源于占城进贡,才算找到了大量得到火油的渠道,当然这大量也是相对的。

    有了原料赵昺便投入到研究工作中,不过也是毫无头绪,这是因为希腊火事关国运,拜占庭人不仅对希腊火的配方极端保密,而且为了防止敌人窥探到相关的秘密,甚至很少在战争中应用之,宁可牺牲将士,非到紧急关头,不可示人以武器。因此有学者认为这种保密工作做的如此到家,以致于几个世纪后,连拜占庭人自己都不再得知希腊火准确的配方了。

    而后世也曾有人根据传说和史籍试图复原,但是没有人能做到传说中的那种威力。不过赵昺还是根据自己的知识和当下的材料指导工匠们进行试制,历经两年的时间也未能达到传说中的沾水即燃的效果,但是也能达到在水面上燃烧,沾染不掉的效果。至于发射方式,他设计了一种装置,但尚处于保密状态,且作为秘密武器为投入实战之中。

    火箭弹的一番狂轰滥炸顷刻间将敌军狂射的抛石机压制住了,而此时隐蔽于壕中的宋军士兵也迅速上城,但元军兵丁已经破坏了城前的障碍,一部分人已然越过了壕沟,架起云梯准备上城。若是普通的城防面对进入射击死角的敌兵只能投掷滚木礌石或是倾倒热油将敌人驱逐,但往往也会被敌军弓箭手所伤。而星状城垒却不存在射击死角,可以依靠相互间的火力支援消灭敌人。

    砰砰上城后的宋军士兵立刻进入各自的战位,对靠近城垒的敌兵射击,但是火枪装填缓慢的弱点显现出来,连续几轮射击过后,便再难以阻止蜂拥而至迫近到眼前的敌兵攻势。与此同时,敌军的弓箭手也已经冲到近前,向城上放箭压制己方的火力,掩护步卒登城。而火力不济的宋军也开始出现伤亡,有的军兵甚至装上刺刀准备近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