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益都军属于中万户,有兵七千,不过蒙古汉军的编制并非全是骑兵,其中编有步军及炮军。刘国杰一路上避开运河两岸,带领本部兵马向绍兴开来,而路上仍不断有信使催促,称宋军欲行突围,上都军只能勉力支持,要他们速速赶去增援。但即便如此,刘国杰依然不敢乘舟南下,只令各军家加快脚程。行至杭州,又与上都军征发的三千部族军及炮军一部会合,补充辎重后赶往陵区。

    待刘国杰率军来到陵区时发现情形比之前时所知还要严重,上都军已伤亡过半,他们估计或是宋军多为步军,从而担心撤退途中被追杀,否则以上都军当下的实力根本拦不住。不过他却不大相信这些理由,因为他清楚宋水军的实力,不仅张弘范败死,阿里海牙攻琼也被杀的大败,李恒和刘深见之远避,在东南沿海出入如入无人之境,当下即便那些在大元横行无忌的斡脱商人都得向他们纳贡才能通航琼州。

    所以刘国杰觉得只要那小皇帝肯定伏有水军在海上,只要想走随时可以撤离,其久留不去只不过是担心撤离后,元军会再次毁损各位皇帝的陵寝或者陵区尚未整修完毕,因而才没有强行突围离开。心里却暗骂杨琏真迦这番僧胡闹,借着大汗的恩宠在江南肆意胡为,竟然去挖皇陵,惹得那小阎王不畏千里前来追杀,不仅自己丢了性命,还惹出这么大的乱子,要这么多人陪葬。

    虽然是这么想,但是刘国杰却不能说出口,他以为当前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希望残宋的小皇帝知难而退,尽早撤离。可也知道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要想让其走必须要给些压力。对此他还是有信心的,琼州水军尽可以在海上称雄,不过这陆地上却是大元铁骑的天下

    赵昺走出殿门,天光已经大亮,他眯着眼看向东方朝阳已经升起,陵区上空笼罩的薄雾已经渐渐散开,这是他们到达陵区的第十日了。他使劲揉揉眼睛,又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昨天刚到的益都军便不安分,派出数股兵力上山寻路,想从侧翼打开突破口,结果触发了地雷,又与山上的警戒部队发生战斗,枪声和爆炸声是一夜未停,让他难以安眠。

    “官家,洗漱更衣吧!”苏岚给小皇帝披上件斗篷道,却皱皱鼻子,山谷中弥漫着股久久不去的臭气,那是战亡者腐烂发出的味道。

    “苏姐姐昨夜也未睡好?”赵昺扭过身让苏岚为他系好纽带,看其也是两个红眼儿,笑笑道。

    “还好,官家回殿中早些更衣、用膳,恐稍待片刻大家便来议事了!”苏岚催促道。

    “嗯,恐怕今后几天便吃不上安稳饭了。”赵昺苦笑着点点头道。

    “官家,我们是不是要离开这里了?”苏岚听了抬头问道。

    “哦,苏姐姐怎么知道!”赵昺连带惊讶道。

    “很简单,昨日官家令人将被妖僧盗掘的王公重臣的尸骨收敛秘葬,将一应无用之物全部装船,只怕就是为撤离陵区做准备。”苏岚言道。

    “你总是那么心细,事事逃不过你的眼睛!”赵昺点点头道。

    “官家拗赞了!”苏岚施礼道。

    “若是没有战事,我倒是愿意常驻于这风景秀丽之地,可只怕没有此福分了。”赵昺却面色黯然地道。他知道此次出征蕴含的风险,若是败了能安然退回琼州都是幸运,宾天之后也再无机会归葬祖陵了。

    “官家谋划多年,集十年之力于此一役,定能功成。”作为小皇帝身边的贴身宫女,苏岚当然清楚其为了今天倾注了多少心血,度过了多少不眠之夜。可当下小皇帝说出此等话来,显然已经抱定破釜沉舟的决心了。

    赵昺没有更多的时间感慨,匆匆吃罢早饭换上身戎装便到殿中议事,可能大家也都意识到今日将有大战,连几位老臣也都不约而同的换上戎装,而几位武将也皆披挂整齐。见礼之后,众人落座,各个肃然。

    “陈尚书,一切可安置妥当?”赵昺首先问陈仲微道。

    “禀陛下,各帝后陵寝的玄宫皆已用铁水灌注石缝,再难以开启。陪葬的王公重臣尸骨都重新收敛入棺,依陛下之意另择地秘葬,不封不树,未留痕迹,待复国之人再行安葬。”陈仲微回禀道。

    “嗯!”赵昺点点头又问道,“徐尚书,相应后事可布置妥当?”

    “禀陛下,各个陵寝皆修葺完毕,工匠、夫役都已赏赐,集中归于船上,随时可以随军行动!”徐宗仁言道。

    “好,这些工匠千里随朕前来,定要保证他们的安全!”赵昺听罢又叮嘱道。

    “臣遵旨,定会尽心尽责。”徐宗仁言道。

    “马学士,我们的粮草还可用几日?”赵昺又问马廷鸾道。人家跟着自己冒险前来,总不能当摆设晾着,便其监管粮草。

    “禀陛下,船上存粮尚可支撑半月有余!”马廷鸾回禀道。

    “嗯,昨夜战况如何?”赵昺又问倪亮道。

    “禀陛下,昨夜敌军分遣小队人马,试图从雾连山和五虎岭向谷内渗透,皆被二旅军兵击退。今晨派兵搜索发现敌军遗尸四十多具,多为地雷炸死的,另俘获迷路的敌兵十余人,经审讯确认为益都军所属。”倪亮回答道。

    “刘国杰刚到便采取行动,这是欲给咱们来个下马威,恐怕今天三旅将有恶战!”赵昺敲敲书案道。

    “陛下所言正是,据前方瞭望哨报告,敌在布置投石机,目前已有十余架架设完毕!”林之武随后言道。

    “这个情况一定要重视,前时的作战中,就发现敌炮军也对砲石进行了改进,将其中心掏空填装火药,形似我军的开花弹,所以务必要做好放炮工作!”赵昺言道,“另外他们的步军中也配备有铜炮,虽然口径不大,也较为笨重,威力仍不可小觑。”

    “是,属下明白了!”倪亮回答道。

    “光明白不行,一定要早发现,早清除,炮兵要不惜代价将其摧毁!”赵昺言道,他知道巨型抛石机这玩意儿射程远,准头虽然差点儿,但是给人的心理震撼却是极强,想想几十斤,甚至上百斤的大石头噼里啪啦的从天上往下掉是什么感觉,而那东西即便是砖石垒砌的城墙都能摧毁,何况他们的简易筑垒工事。

    “是!”倪亮再次答道。

    “田统制你准备的怎么样了?”倪亮虽然只说了一个字,但赵昺却放心了,歪着脑袋问一旅长田忠。

    “陛下放心,这几天将我们都憋坏了,就能出击这一天了!”田忠旅这些天竟当杂役了,看着人家打得热火朝天,自己连敲边鼓的份儿都没有,真觉得窝囊死了。直到昨晚陛下才决定发动决战,且以他们旅为主攻,如此才感到这口气顺了过来。

    “陛下,骑兵旅业已做好出击准备!”不等陛下问,护军骑兵旅统制方胜便报告道。

    “你能保证骑军按时顺利出击吗?”赵昺却板起脸问道。

    “陛下,属下敢以人头担保!”方胜拍着胸脯道。

    “看来你这几天马没有白放。”赵昺嘴角露出丝笑容言道。

    “属下愚钝,未能理解陛下深意。”方胜赶紧陪着笑道。当初陛下让他们在陵区东侧牧马,他还真以为只是因为那里水草丰美之故,但是在牧马中他们发现这里虽溪流密布,草甸众多,却非不可通过。而如果能成功穿越这片区域就能绕过新妇尖迂回到元军侧后,突然给敌致命一击,于是他便亲自领兵在其中开辟出一道可以两马并行的通路,并做了伪装。

    “二旅今日的任务最重,你们不仅要顶住敌军的轮番冲击,还要让敌军相信我们兵力匮乏,只要再使点劲儿就能成功,以此不断的消耗他们的兵力,为决战赢得战机!”赵昺对二旅统制李振言道。

    “陛下放心,属下绝不辱使命!”李振起立保证道。

    “三旅的任务看似轻松些,但你们不仅要警戒向两翼迂回之地,还要在战事结束后迅速搭乘水军战船连夜袭取绍兴,为我们取得立脚点进行修整,并获得辎重补充!”赵昺又对三旅统制孙晋道。

    “是,属下定不辱使命!”孙晋敬礼答道。

    “郑永,你要妥善调度船只,不仅要清除运河沿途障碍,还要保证将三旅以最快的速度送到绍兴。”赵昺看向护军副都统,水军统制郑永道。

    “陛下尽可放心,属下记下了!”郑永起身敬礼道。

    “今日这一战乃事关复国开局一战,望众将齐心协力取得此战胜利!”赵昺起身大声道。

    “必胜、必胜、必胜!”众将起立齐声应和,连声高呼

    双方都欲一战击败对方,因此注定战事极为激烈,而双方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以炮战开局。一时间山谷中炮声回荡,硝烟漫卷,连远在筑垒之后的高地上观战的赵昺身上都飘落了一层炮灰。他端着望远镜向战场看去,便见在距离筑垒一里开外的地方交错排列着三十余架抛石机,在人力的拖曳下将石块抛向宋军阵地。

    赵昺看了暗松口气,看来蒙古炮军技术并未有继续攀升多少。当初蒙古人在铁木真的统领下完成了统一,便迈出了扩张的脚步,五年内,蒙古人迅速占领了华北和朝鲜,他们对城市和乡村进行肆无忌惮的烧杀抢掠。就在这时,成吉思汗却发现问题出现了,蒙古军队的攻城能力严重不足,单纯依赖骑兵无法攻占筑有高墙的城市,虽然最终还是攻陷了一些城市,但是付出的伤亡也是比较大的。

    蒙古人具有在战争中不断的学习对手的优点,经过与金国的战争,蒙古人学会了制造攻城器械。紧接着,蒙古军队开始了第一次西征,西辽、花剌子模国先后成为了历史。经过一系列的战争,蒙古军队总结了更多的战争经验。在与宋朝联合灭金的过程中,蒙古军队的在全军配合的能力上明显加强,并学会制造弓弩和抛石机。

    在接下来的二十年时间里,蒙古一方面与南宋交战,另一方面开始了又一次西征。西亚各国都出现了蒙古骑兵,阿拉伯世界也遭到侵略,也就在这一时期,蒙古军队学会了一种攻城利器,那就是回回炮。其实也就是一种超大型的抛石机,这东西并不算先进,但是放大以后就爆发出了极大的威力,并用于攻宋的战争中。

    认真地说,宋军的火器要比蒙古的回回炮先进得多,不过这些火器处于初级阶段,因此比较难操作,射程和威力都很有限,但宋朝军队在守城方面绝对是一绝。各种弓弩、火器、防御器械的配合非常巧妙,且宋军弓弩在射程方面远远优于蒙古,因此蒙古军若想占领一座城市仍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在此之后,蒙古人想到了回回炮这种巨大的抛石机,其可以发射几百斤的大石块,石块带着巨大的冲击力砸向城墙。虽然城墙比较坚固,但是也很难经受长期的撞击,加上宋朝军队的火炮在射程上不及回回炮,因此只能被动挨打。而蒙古人则在发现抛石机巨大的威力后,便由制造抛石机的工匠组成炮军或炮手军,成立了一支专业的炮兵队伍。

    不过以赵昺来看,这些笨重的家伙看似威猛,但是毕竟尚是依靠物理力量增加威力的冷兵器,仍然难敌靠化学反应产生力量的热兵器。当下己方阵地前沿除了瞭望哨皆已进入筑垒后的交通壕中躲避,除非有石弹直接落入壕中,否则很难造成较大的伤亡。所以当下虽然阵地有所毁损,但是人员伤亡有限。布置于由于速射炮的射程不够,暂时撤出了炮位,而布置在后方一直未动用的火箭和威远炮则开始发威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