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蒙古汗位的继承在成吉思汗时代就埋下了动乱的祸根,而忽必烈为了能保证自己一系能永远占据汗位,听从了汉儒们的建议早立真金为太子,但是依然未能解决草原文明和中原文明间的冲突,反而引发了传统和革新之间更加激烈的冲突,终未能解决传位中的血腥的本质。

    对于南必皇后参与到传位之争,赵昺还是十分乐于看到的,不论成败有这么一个搅屎棍子在其中,都会引发内乱。不过他还是十分看好南必的,中原也有幼主继位,太后监国的说法,不过也是非常之时无奈的选择。而在蒙古这更像是一种传统。

    按照蒙古的古俗只要成了“汗”级人物,那更可以娶老婆不限量了,而他们是游牧民族,居无定所,便立“斡耳朵”安置,也就是“宫帐”或“妃帐”的意思,但也只有正妻和几个重要的老婆可称为“哈敦”,只有她们方可立“斡耳朵”,便如汉地的正房、偏房、妾室及通房丫头之分一样。

    由于蒙古汗国的男子长年出征在外,汗国的生产、生活管理乃至国事处理往往由妇女负责,由皇后主政已能被多数人接受。而蒙古在旧的大汗去世后,新的大汗前尚未选出的其间,往往都是由皇后监国,主理朝政,这对维护国家的稳定肯定是有利的。不过中原有牝鸡司晨祸乱朝政之说,蒙古的皇后也非个个都是良善之辈。

    窝阔台大汗的大哈敦乃马真便是最具典型性的一个,其绝不安于仅仅掌控后宫,而是深居在“斡耳朵”里便开始擅权乱政。她既不乏机敏,又绝不乏豺豹的野心勃勃。以极阴柔的身姿挑动皇室内斗、手足相残。不仅又借萨满之手使成吉思汗的嫡幼子拖雷死得不明不白,而且还想继续阴谋利用“继婚制”将拖雷家系整体吞噬。

    此计虽后未能实现,但她又转而利用窝阔台大汗因愧疚而“嗜酒如命”的弱点,故意大加纵容终使其“溺死于酒海之中”。尽将窝阔台大汗的前期功业毁之于一旦,乃马真皇后也终于从后台走向前台,在顽固守旧势力的拥戴下堂而皇之登上了大蒙古“监国”的宝座,大权独揽,恣意妄为,成为了草原上第一位吕后式的女主。

    第三代大汗贵由的妻子海迷失大哈敦也不是省油的灯。贵由大汗不但身残而且资质极其平庸,在第一次“长子从征”时便因狂妄与堂兄拔都统帅结下仇冤。而海迷失却在丈夫登基后,借“清污正史”为名力挑贵由汗远征拔都的封国。好在贵由大汗于中途却突然死了,这才避免了蒙古汗国的连年内战和四分五裂。但海迷失仍不知悔改,反而继婆母之后又登上“监国”之位。

    而力挽狂澜的也是位女子,便是拖累的遗孀、忽必烈的母亲索鲁禾帖妮,其就在自己远离汗廷毫不起眼的“斡耳朵”里,纵横捭阖地施展政治才华。最终与拔都家系结盟而成功地召开了“忽里台”贵族大聚会,充分利用天怒人怨彻底将海迷失哈敦和她那两个不成气的儿子赶下了历史舞台。

    乃马真、哈敦婆媳两代,前后任“监国”弄权竟达八年之久蠹国乱政,与子争雄,几乎把成吉思汗所创大业毁之殆尽,造成草原历史的大倒退。当下一场乱局已定,而不论谁能继承汗位,也会使得蒙古内部进一步分裂,蒙汉之间的政治斗争更为激烈,却对于赵昺来说只有好处

    郑虎臣的到来使情报工作得到了加强,也使得陵区与外部的联系得以恢复,赵昺很快获知屯驻于平江的益都万户所和无为军的颍州万户所皆接到杭州万户府的命令星夜前来增援,预备集所有力量于一役将自己擒杀,以彻底解决琼州问题。

    赵昺估算了一下两军的行程。平江也就是今天的苏州,距此三百里,益都军若走运河前来,两日就能到达,走陆路至多也就五天无为则是远在庐州,距此六百里之遥,虽离长江不远,要走水路却要绕行千里,因而他判断颍州万户的兵马定是要走陆路前来,按照正常速度行军要十天,可当下正是雨季,想正常也不容易。

    “陛下,敌两路来援,我们是否应先歼灭当前的上都万户兵马,然后再战另外两路,以减少压力!”倪亮听了通报后言道。

    “倪都统,本官以为不当。若是我们现行歼灭了上都万户,则平江之地则会发现我军虚实,定然会止步不前而滞留临安,如此对我们下一阶段的战役展开不利。”林之武反对道。

    “话虽有理,但是若是元军三个万户聚集于此弹丸之地,则我们会失去迂回周旋之地,也不利于部队的展开,将有被困死于此的危险!”倪亮点点头,又摇摇头道。

    “咝,倪都统之言亦有道理,敌军只需封堵谷口派兵驻守,我们则要反守为攻,确实增加了我们的兵力消耗和难度!”林之武听了吸口凉气道,“打狠了,敌军被吓走,我们想要再抓住他们便难了。可待敌全部南下至此,却要将他们一口吃下也难了!”

    “那便如何呢?”赵昺看着两人都一副沉思的样子,又问道。

    “还请陛下赐教!”林之武苦笑着道。

    “你们不要将眼光拘泥于一地,要知道我们这次要打大仗,要放眼整个东南,甚至整个江南!”赵昺笑笑道,“敌两路援军前来,但是路途远近不同,所需的时间也不同,我们可先集中打一路,然后再调集兵力打另一路,你们觉得可行吗?”

    “陛下之意是先将益都万户之敌诱到此处,先行将他们歼灭。可属下担心一旦颍州万户之敌得知消息后会止步不前,甚至是原路折返。”林之武皱皱眉言道。

    “你说怎么办呢?”赵昺点点头,却转脸问倪亮。

    “陛下,我以为歼灭上都、益都两部后,我部可转攻绍兴,另着董义成去攻刘家港,若是顺利则可以自太仓河转入运河攻取平江,向上可威胁建康,向下与我军则形成威胁临安的态势。而杭州万户府以无兵可调,那颍州军便难以再退,只能改道驰援临安,我们可在其行军中伺机歼敌。”倪亮指着地图道。

    “嗯,不错!”赵昺赞许地点点头。

    “可惜的是董义成部只辖有一旅陆战队,其若是兵力充足,我们尽可连建康一道拿下,如此江东便成陛下的囊中之物了!”倪亮依然眉头紧锁地言道。

    “哦,你说说,若是兵力充足将如何?”赵昺有些惊讶地道,他没想到这憨货居然也能想事情了。

    “陛下,我若是再有一到两个师的兵力,我便去打刘家港将驻守建康的真定万户之兵调出,然后趁两军激战之时,遣兵趁虚而入袭取建康。若是尚有余力则溯江而上,攻取江州、鄂州,窥视襄樊,再以长江为防与敌对峙,经营江东之地!”倪亮点着地图一一言道。

    “诶,我明白了!”未等赵昺说话,林之武插言道。

    “你又明白了什么?”倪亮扭脸看着林之武道。

    “倪统领,你的想法陛下恐怕早就知晓了,别忘了我们后边尚有左相统领的五个师的兵力待机而动,而琼州也尚有五个师未动呢!”林之武伸出手叉开手掌言道。

    “哼,陛下早有了主意,却又拿来消遣我们!”倪亮有些不满的冷哼一声嘟囔道。

    “哈哈”赵昺听了却未生气反而大笑,这朝中上下也只有倪亮敢跟自己如此放肆了,而现在他心中更感欣慰,这说明倪亮这个笨人终于开窍了,自己也有了一位足以信任可独当一面的大将。

    计议已定,赵昺令郑虎臣遣人严密监视益都和颍州两军的动向,并让行动队潜入临安。同时传令给董义成命其进攻刘家港,伺机夺取存粮后转向太湖,威胁平江。而令陆秀夫统率大军北上沿江口进入长江,攻取建康。另外着文天祥、陈则翁和高应松起事,统领各军收复各州县,并向北发展。

    而这边赵昺令倪亮向已经进入谷地的上都军发动小规模的进攻,做出突围的姿态,使其感受到压力,从而迫使益都和颍州两军加快速度来援,以便迅速结束这边的战事,调整作战方向,为攻取临安做好准备,争取在元廷恢复正常运转之前完成战略目标,在江东站稳脚跟。

    赵昺这一通看似杂乱无章的老拳,看似已经违背了初衷,但其实却也是暗藏玄机的。在谋划之处,赵昺想到二战时的隆美尔开辟非洲战场之事,他面对的是早有在非洲经营多时的英**队,无论是在兵力、装备等都处于劣势,可其却不但很快站稳了脚跟,还将英军几乎赶出了非洲,这与其熟练的战术运用不无关系。

    隆美尔在进攻中灵活使用了分割这一战术手段,总是摆出大举进攻、分割包抄英军的态势。其这一手是专门针对同行设计的,要知道打仗做为人类最古老的职业之一,各国都有高材生,就算没有,指挥军队的人也都是深通军事原则的。而稍通军事的人都知道在作战中,第一忌后路被断,第二忌侧翼暴露。

    隆美尔只有一个装甲团,再加两师意大利人,战斗力忽略不计,碰上死拼的,就算已经包围了,也未必有打赢的本钱,其实甚至连作战的弹药和汽油都未必够。虽然也采用分兵进攻的战术,可总是摆出一副威胁英军侧翼,试图切断英军后路的架势。东、西方军队打仗几乎都有这个通病,一旦侧翼暴露就撤退。

    而隆美尔需要的就是英军指挥官是这样懂原则的“砖家”,这种“砖家”古板而死记书本。要不是“砖家”,是个门外汉指挥,命令部队拼死抵抗,隆美尔还不好办。他但碰上同行“砖家”就好办了,他们会在感觉不安全后撤退,而不去深入分析:德军到底有多少兵力火力,德军进攻的战役目的到底是什么,和他们打一仗能不能打赢。

    于是隆美尔就可在英军撤退中一小块一小块的吃掉分散的掉队的,就算没吃到也可顺便缴获大量他急需的物资。他就是用这手,一次又一次欺骗英军,不停做出大规模进攻的态势,使英军后撤数百英里之多。所以隆美尔赢得了“沙漠之狐”的外号,而狐便是耍诈的高手,赵昺现在也想当把狐狸

    益都万户刘国杰在接到行省和万户府的命令后便立刻整顿兵马南下,可其得到的情报却极其有限,只知宋军小皇帝得知皇陵被盗掘后领军前来护陵,不仅擒住了大汗的亲信江南宗教总摄杨琏真迦,还将前去征讨的上都军打的伤亡惨重,无力在发起进攻。

    刘国杰惊叹残宋小皇帝敢于孤军深入元廷腹地之余,对上都军吃了大亏却并不感到惊讶,要知道他可是参加过崖山之战的,在节节胜利之时,正是那小皇帝亲领一军翻了盘,不仅将他们打得打败,连都帅张弘范都死于非命,自己只是侥幸逃脱,而宋军犀利的火器更是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刘国杰当然想报当年的一箭之仇,可他还算是清醒,知道宋军能连番取胜,在琼州站稳脚跟,凭借的正是犀利的火器和善战的水军。如此说来小皇帝千里前来护陵,肯定是离不开水军的配合,但陆上兵力肯定不会太多,否则上都军也挺不到今天,还能占据谷口。

    但是即便如此,刘国杰还是放弃了便捷的水路难下,担心守在运河中的琼州水军会半路截杀援兵。因为他自知这种担心绝非多余,小皇帝再傻也会留给自己一条退路,那么水军就不会任由兵船在运河中畅通无阻,他才不管你是否会不会水,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刘国杰还是选择了由陆路前来绍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