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演习水、陆分别演练结束,进入联合演练,而演习场就设置在万宁军沿海地区,这里距博鳌近在咫尺,而赵昺的行宫也方便亲往视察。演练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沿海平原和复杂山地地形水陆两军联合登陆作战;第二阶段是水军搭载步军利用内河水道机动,深入敌腹地夺占要点断敌增援、迂回包抄敌后路、聚歼被围敌军。

    时至六月,琼州也进入了雨季。因为琼州居于海中,若想复国就必须向大陆发展,因而赵昺自琼州局势稳定后,军事战略便从过去的防御作战转向登陆作战,各部的训练内容也是以登陆作战为主,每年的军演也是围绕登陆作战展开。

    对于平原地区登陆,宋军各部在支援各个根据地作战中经过实战,业已根据经验总结出了成熟的战术。在侦察阶段会遣水鬼进入,对预定登陆点的水文进行调查,然后清除沿岸设置在海滩中的防登陆障碍。大军进入登陆海域后,会遣火箭船和炮船对沿岸布防的军队和哨所轰击,清理出登陆场。

    而后根据水文条件派遣中、小型炮船抵近射击,进一步扫除残敌和工事。与此同时,各登陆部队自运输船换乘平底小船编队登陆。在夺取桥头堡并巩固后,运输船队靠港搭建简易栈桥或是利用小船转运物资,卸载重型武器,登陆部队在得到加强后,向周围扩展扩大桥头堡,建立登陆场,构筑工事打敌反扑。待大部登岸后,各部在炮火掩护下扩大登陆场,击败当前之敌向纵深发展。

    但此次登陆演习,赵昺调集了包括御前护军在内的六个师步军,两个辎重旅,水军三个水警区及炮、骑和新军训练旅等部皆派出大部兵力参演,动用兵力和装备却是历次演习最多的。且演练的内容除增加复杂地形登陆外,还强调水、陆两军的合成训练,步炮、步骑之间的配合,尤其是步军各军种人员、装备的快速登船、下船、装备的卸载和展开及补给等。且一改过去强行登陆,正面突破为主的登陆战术,改为强调偷袭,迂回穿插、夜战等奇袭战术的运用……

    距海岸约五里处,一艘四桅万石战船下锚泊在海中,其形制比社稷号还要高大,上面配备各型弩炮八十余门,火箭发射架二十架。这是赵昺系列换装的成果之一,由于未来战争的需要,水军战船有些已经不能适应远海作战,于是以一年的盐税收入为代价重新打造了二百余艘大小战船。包括三艘万石指挥舰,此刻泊在海面上泰山号正式其一。

    “陛下,当前一师、二师和三师已经全部登陆,四师正向敌右翼迂回,切断敌西逃的通路!”‘泰山号’战船上,军演指挥部驻于其上,赵昺于演习开始的时候也坐镇于此,张世杰汇报当前的战况道。

    “嗯,四师此时还未上岸,若是敌军一战即溃,他们能否赶得上?”赵昺看看地图皱着眉问道。

    “陛下,臣是这样考虑的。”张世杰愣了下道,“陛下此时已经进入雨季,白泉河水面暴涨,且水情复杂,因而选择在凌晨才令船队进入河道,以免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朕多次说过演习场既是战场,一切都需按照实战考虑,若是因为怕翻船致合围计划失败,导致全歼守敌的目标失败,就不是贻误战机这么简单了!”赵昺沉声道。

    “陛下,臣……”张世杰听了脸一红。

    “陛下,属下以为我们登陆的主要目标得以实现,再说穷寇莫追,即便跑了几个也无碍吧?”刘洙见陛下面色不虞,急忙帮张世杰分辨道。

    “刘军帅,这不会是你的主意吧?”赵昺转脸看看刘洙,面带愠色地道,“伤其十指不若断其一指,若让他们跑了,便可以重建,逃入城中也会给我们下一步行动造成困难。跑了几个也无碍,你们说得真是轻巧啊!”

    “陛下,属下知道了!”刘洙赶紧施礼道。他现在已是一军之首,二品大员,而追随陛下之前还只是个刚入品的寨头,能有今天的成就他心里自然明白。另外小皇帝已经长大,威严日重,让他更加敬畏。

    “你们都记住,我们战斗目的是歼灭敌军的有生力量,却非争夺一城一地。而敌军多骑军机动性强,抓住他们并非易事,因此要想方设法将他们围住,即便消灭不了也要打残、打疼,从而达到逐步削弱他们的力量的战略目标,进而达到占城掠地的战术目标!”赵昺言道。

    他清楚古人的帝王都以开疆拓土作为人生最大的成就,也让臣子们受到影响,以此作为征战的目的,而他的目的在于消耗敌军的有生力量,待他们精锐消耗殆尽,征补的新军也将失去进攻的能力,再无力守住如此广袤的疆土,不得不收缩战线,那么收复故土也就是水到渠成。

    “陛下,反冲击开始了!”这时江璆上前回报道。

    “嗯,上舱顶甲板吧!”赵昺点点头道。

    众人听命簇拥着赵昺上了舱顶甲板,他站上瞭望台接过陈墩递过来的望远镜向陆地上望去。陈墩这小子经过两年的军校生活,又在二师当了两年基层军官,参加了数次巩固根据地的战役。然后在师部当了一年参军,而他的侍卫营指挥使调到五师任团长,几年历练下来陈墩再不是那个任性淘气的孩子,而是履历战功的都头,他便将其调来当了侍卫营指挥使。

    琼州军反冲击战斗预案是针对蒙古骑兵的,最前沿按照标准配置应是两道麓角和一道壕沟或是以运输物资的厢车为屏障,当然这些是随着战斗情况的不同也会做出调整。如现在刚刚登陆不可能会携带这些笨重的玩意儿抢滩,他们只能就地取材,利用砍伐的树木和登陆用的小船构筑了一道简易障碍。

    障碍的三十步后是以营为单位,排成三横队的线性防线,一个营防守约五十步的防线,余者作为预备队,采用交叉射击的方式保持火力的密度,用哨音传递命令。两个都之间留有十步的空隙作为调兵通道,同时在阵前布置一架轻型弩炮。方阵三十步后布置中型弩炮,其后是重型弩炮,再后则是火箭炮阵地,中心则是中军阵地。两翼分别布置兵力防止敌从侧翼进攻,而此次后边是大海,则免了后顾之忧。

    阵型如此配置,正是为了发扬梯次火力的威力,逐层给予敌最大的杀伤。当然这只是理想化的状态,敌军哪里会等你把弩炮、火箭都摆好了再发起反登陆作战,恐怕在最初阶段能有些轻型弩炮就不错了,主要还需要依靠火枪来阻挡敌第一波冲击,为布置重火力争取时间。

    若是水军的掩护火力为对敌造成重大打击,而敌急于趁登陆部队立足不稳将其赶下海去,因而派出的队伍定然最为强悍。可首波登陆的部队则要承受极大的压力,不仅要能攻,还要擅守,更要有坚韧的精神,才能稳固登陆点,建立桥头堡。

    ‘轰、轰……’火炮开始射击了,赵昺皱了下眉头,听出这不是弩炮发射后的爆炸声,而是速射炮发射爆炸声,他端起望远镜向登陆点望去,果然发现阵前腾起一团团的烟雾。同时也断定首波登陆部队是自己的御前护军,因为现在只有他们换装了金属身管火炮。

    这速射炮是赵昺仿制葡萄牙的‘佛郎机’。这是一种铁制后装滑膛加农炮,整炮由三部分组成:炮管、炮腹、子炮。开炮时先将火药弹丸填入子炮中,然后把子炮装入炮腹中,一般铳口部位会前伸至母铳管内一定距离,子铳后面又用铁闩死死顶住避免后坐力把子铳跳出母铳铳膛,引燃子炮火门进行射击。在炮尾设有转向用的舵杆炮管上有准星和照门。瞄准的时候士兵的眼睛与照门、照星三点一线,对准目标发射。

    赵昺面临着和当时一样的问题,限于技术水平,炮的子炮与炮腹间缝隙公差大,造成火药气体泄漏,因此不具备远射程。但是他还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做了一些改进,子筒采用熟铜打造并做了收口,利用火药燃烧的膨胀力增加密封性。至于效果如何,因为没有参照物,他也不知道是否成功,但是发射实弹能有二百余步的有效射程,填装霰弹也能打击百步之内的敌军,当然在五十步内的效果最好。

    而之所以选用速射炮作为支援火力,主要是这种火器优于其它火器的地方只有一点,那就是便利。为了保证发射速度,每一架佛郎机都配备十个子铳,在发射的同时也有专人给打过的子铳装填。这样十个子铳轮番发射,子铳在母铳内随打随换,极大提高了效率,适合对付来去如风的蒙古人。且重量适当,炮身只有二百斤左右,便于小部队携带,支上炮架就可以打,装上轮子就便能拖着走。

    有能打近的就得有能打远的,赵昺这回仿制的是明代的‘威远炮’,这正符合‘小炮打大弹’的成功典范。随着他改进的水利锻机的使用,全炮使用冷锻制造而成,因此炮身坚固。使他得以屏弃了原版上的铁箍减轻重量,只是对火炮药室部位加厚,以增加装药量。

    改进后的威远炮仅重一百三四十斤,十分轻便,平常就只放在车上或者骡马背上跟随者军队移动,行动便利十分适合野战。还设置了照门准星用来瞄准,每门火炮装火炮八两,使用大铅弹一枚重三斤,小铅弹一百枚,每颗重三钱左右。使用的时候,只需把威远炮取下来放置在炮架上,紧急的时候甚至可以直接在地上架炮,对着准星照门瞄准敌人估测距离,然后调整火炮角度进行打击。

    威远炮的大炮弹最大射程能达到四五里的距离,小铅弹则很近,不过小铅弹的最大散布能达到三十余步大概四十五米,面杀伤还是很可观的,等到敌人进入射程,直接一轮火炮齐射打过去。大炮弹直入敌阵,打出一条血渠,小炮弹四散飞舞,清出一片血雨,势若雷霆不可阻挡,因此赵昺赐名‘雷霆’。但其装填速度缓慢,因而只装备到独立炮兵营。

    御前护军优先装备新式武器,大家虽然知道自己不能与皇帝的御林军相争,但是心中肯定也不舒服,所以赵昺还‘开发’了两种小型火器以安慰众将。

    提起‘一窝蜂’,大家想到的首先是火箭,其实还有一种大型霰弹枪也叫这个名儿,明军曾大量装备。此枪枪管长二尺六寸,使用一枚大铅弹重二两,又有一百枚重一钱五分的小铅弹,子弹全重一斤左右。其发射的时候对准敌人,铅弹齐出势如奔雷,射程可达半里。

    ‘一窝蜂’重量较轻,平常就用一条皮带连接头尾,由一名士兵挂在背上就可行军。用的时候就架在一个铁尖架子上,铳口抬高二三寸,铳尾就用一个木桩子钉在地上,防止后坐力跳起。然后点火施放就可以了,赵昺觉着叫做霰弹炮更合适,于是赐名‘奔雷铳’。

    由于重量轻,便于携带,且近战火力凶猛,制造简便。赵昺在每个营专门成立一个火力支援分队,配备奔雷铳十五具,作为近战火力支援武器。若非琼州钢铁产量不足,他真想给每都设立一个火力伙配备奔雷铳,提高近战能力。

    另外一种就是‘百子铳’,也是出现于明代,赵昺有时会有种冲动,谁要是再说明军火器低劣自己就是七天七夜不睡,也要与他们争论一番,要知道在古代条件下能造出这些火器着实不易啊。百子铳采用长身管,因为炮管长了炮弹的弹道就越直,打的就越远。原版的百子铳和当时的火枪都是采用用数块铁板相包锻打而成的,而赵昺有水利镗床和锻机,可以全钢制造,这样可以增加强度及减轻重量。

    百子铳同样是前装药,以火绳点火,施放时放在一个铁足架上,通过安装在炮尾銎口上的木柄调整方向。攻击方式就是用填装在炮膛中那百枚小铅弹对敌进行片杀伤,也可以在其中填装一枚十几两的大铅弹狙击远处的目标。而百子铳的适用性极强,不管是守城、野战还是海战都能用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