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的目光从舆图上收回叹口气,将注意力重新放在案几的公文上,他拿过最上边的文卷翻看,这是事务局送来的近期情报汇总,而扉页却是一张图画,背后写着敌酋忽必烈祥兴八年肖像。他拿起来仔细看着,却皱皱眉头,觉得变化很大。

    “苏姐姐,你去将首隔中的画像拿过来!”赵昺审视着画像头也没抬地说道。

    “官家!”苏岚很快将放在阁架上的文卷寻到,呈给小皇帝道。

    “嗯!”赵昺点点头,将文卷中的画像排放在书案上,又将新收到的放在末尾道,“苏姐姐,你看看这些画像有何不同?”

    “官家,奴婢以为他生病了!”苏岚挨着小皇帝坐下,一一看过后道,“官家你看这张是八年前的,此人身材中等,不高不矮,四肢筋肉匀称,十分健壮。后续几年虽有些发胖,却还正常,而从三年前其好像衰老的很快,且身体愈发肥胖,精神似十分萎靡。可最后这张,他又突然瘦了,须发也全无,眼神呆滞,显然是生有重病,似是……”

    “似是命不久矣!”赵昺看其欲言又止,轻笑道。

    “官家,奴婢……”图画的十分精致,可谓是须眉尽显,看其装束和发型却是个蒙古人,但苏岚却不知此人是谁,因而不敢妄加评论。

    “此贼乃是敌酋忽必烈!”赵昺指指书案上的画像笑着道。在古代的中国,帝王不是谁都能见得到的,其容貌也是保密的,加上妄议龙颜又是大不敬之罪。即便是画像也是束之高阁,不像西方的君主恐怕别人不知道长得什么样,还要将自己的身姿做成雕像,头像印在钱币上,因而中国历代帝王长的是丑是俊少有人知。

    “哦,其为何会如此呢?”苏岚没有想到真相如此,讶然道。

    “当皇帝不容易,他死了老婆,又连吃败仗,心情自然不好了,加上他又有恶习,那身体自然也就垮了!”赵昺叹口气说道。

    “官家,可这两年的变化似乎太快了些……”苏岚听了又看看案上的画像不解地道,可她又猛然想到小皇帝收集了那么多敌酋画像绝不是无的放矢,而其平日所为让人不能不怀疑他从中做了手脚。

    “呵呵,坏事做多了,报应呗!”赵昺眼珠转了转了讪笑道。

    他知道忽必烈近两年活的很不顺心,其最钟爱的妻子察必的去世使忽必烈陷入孤独和痛苦之中。察必所生的儿子真金早已被立为皇太子。察必还是忽必烈妻子当中唯一在太庙中立有牌位的女人。在忽必烈统治初期,察必是一位不可或缺的助手。也许是纯粹的巧合,但是不可否认,在她死后,忽必烈个人,乃至整个中国都遭受了一系列的激烈变故。

    察必或许不能防止这些灾难的发生,但是她也许能够发挥自己的影响力,遏制忽必烈当时做出的一些稀奇古怪的决定。个人的不幸加上国内外决策的失败,使忽必烈感到沉重的压力,也使他越来越转向穷奢极欲,寻求安慰和满足,宫廷宴会变得越来越奢华,宴会菜肴是以肉食为主的蒙古菜,自然更加精致。。

    为了使忽必烈感到舒心,日常饭食也是精心制作且相当奢侈。煮羊肉和烤全羊是两道必上的菜,再加上其他肥腻食物作为肉食的补充。一顿典型的膳食可能包括烤羊羔肉、鸡蛋、藏红花拌生菜、烤薄饼、糖茶、忽迷思(马奶酒)以及一种用小米做成的啤酒等。

    蒙古人从不在乎暴饮暴食,特别在正式场合更是这样,所以暴饮暴食成了一种习惯而不是例外。而蒙古可汗历来都酗酒,而此时忽必烈也养成了这种恶习,他暴饮忽迷思和葡萄酒。现代人都知道如此的饮食习惯,除了肥胖,还有‘三高’及痛风等并发症,其也是如此不出两年,忽必烈胖的已不成样子,并开始遭受痛风和其他疾病的折磨。

    皇帝身边自然不缺名医,从东南亚的药物和医生到高丽巫师,用了各种各样的方法治疗他的病症,可什么都用过了,但是都没有解决问题,而忽必烈暴食暴饮的习惯依然如故。不过其却在去年开始奇怪的是胡子和头发开始脱落,而今年又瘦了下来。这反常的事情让众人不解,可赵昺奇怪的是他怎么还没死……

    早在形势缓和时,但其实赵昺就很清楚若想复国还有很大的差距。历史证明跟游牧民族对峙,是大陆的农耕民族的宿命。论实力,当然游牧人不如农耕民族,但是要讲打,就不一定了。游牧人居无定所,逐水草而居,机动性奇高,加上食肉与食草的差别,体力和灵活性都比农耕人略胜一筹。只要有了合适的武器,论打仗,游牧人有天然的优势。

    近代军事家蒋百里曾说过‘凡是生活用具和战争用具一致的民族,在战争中就有优势’,这个结论,就是从游牧人哪儿得来的。所以,农耕人对付游牧人,基本上只能靠人力和物力上的优势,被动地防御,才能勉强获得对峙的平衡。在先秦,农耕人武器上的优势比较明显,一旦这个优势减弱,就只好修长城了。长城之外,还有各种城墙,寨墙,用以抵御机动灵活的游牧人入侵。

    西汉年间,匈奴人和汉人的对峙,汉人在武器上还多少有点优势,但在马匹的方面,却要差不少。基本上只能靠修长城,建边塞据点,加强边郡的兵力,再配合一点外交手段,防御匈奴。好在,即使匈奴最强盛的冒顿单于时代,入侵也是多半发生在草原有灾害之际,他们不得不靠抢掠农耕地区来维持生计。而他们当时也没有大规模入侵中原,取汉而代之的野心。

    但是农耕人机动性差,若要主动出击,规模小了会被人吃掉;规模大了,动一次,声势浩大。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光后勤供应,就耗费巨大,十万骑兵行动,后面运粮草的马匹,绝对要超过十万。这样的行动,能不能抓住敌人,还真不好说,满世界追击匈奴主力,实际上是下下策。而主动出击,打击其帮手,化敌为友,缩小敌人的活动范围,才是可行的策略。

    而当下行朝能在游牧民族的铁蹄之下生存,还是要拜托这条海峡,如今赵昺明白除了在兵器上自己略占优势外,人口和资源与蒙元都有巨大的差距。而当下虽有了几片根据地,也都是选择在山区和水网密集的地方,以此来削弱敌军的优势。同样这些地方物产不丰,资源匮乏,也只能勉强支撑,发展还需要行朝的补贴。

    因而想要跨过海峡重归大陆,在骑军羸弱的情况下是十分困难的,赵昺现在除了大力整编新军换装火器外,还在从战略战术上琢磨如何才能抓的住、吃的下敌军。而他觉得只靠这些还不行,可以适当的用点儿阴招,比如将忽必烈弄死……

    赵昺过去不喜欢个人崇拜,也不喜欢别人崇拜自己。但是当他当上皇帝的时候,他却发现领袖是不可或缺的,放眼中国几千年文明史,中国的历史就是领袖的历史。就是说,纯粹是英雄的历史。当我们说人民创造历史的时候,其实是在说是人民的代表——英雄——创造历史。

    纵观历史,英雄豪杰很容易在世界舞台上崭露头角,博大的中国土地上,曾经出现了天上星星一样多的英雄好汉,但是真正影响历史进程能称得起领袖人物的,其实是寥若晨星。每个领袖都凝聚了他的民族的理念和梦想,使得大批的人愿意追随他的领导。而伟大的领袖们的功绩和成所带给后人的利益,已经远超过他们的成就本身。在战场上,这些领袖能够鼓舞其军队克服恐惧,并且完成不可能的目标。

    在文明社会中,这些人物能够将各种不同的目标和意见凝聚成一个有力的、统一的焦点。而国家和国家的博弈,首先是这些国家的领袖和他们的团队之间,智慧、谋略和胆力、才干与能力的博弈,他们决定着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一旦成功就能够推动其社会持续朝着他们所期盼的光明远景前进。

    历史也一再证明领袖的作用是无可替代的,三国时的刘备因为得到了诸葛亮这样的领袖人物,才实现了“三分天下有其一”的目标,也正因为诸葛亮过早病逝于五丈原,使蜀国失去了大一统的机会。铁木真凭借自己的能力将一盘散沙的蒙古人聚拢在自己身边,领着他们征战天下,横扫了半个世界。赵昺相信铁木真再多活五十年说不定世界早就大同了。

    而忽必烈也不简单,他完成了中国一统,将蒙古人带入了辉煌的巅峰。其当下就如定海神针一般,没有人敢挑战其的权威,影响他的决定。只要他活着蒙元就不会发生致命的内乱,且能维持国家机器高效的运转,能够调动一切力量清除反对势力。所以赵昺觉得忽必烈才是自己当前最大的敌人,只有将他弄死了才能让人安心。

    有了这个心思,赵昺就开始琢磨如何将忽必烈除掉,为此也想了很多方法。他想过派出一队精锐进行刺杀,可经过一番侦察便放弃了,忽必烈在大都居于深宫,皇城、宫城层层都有重兵防守,身边还有贴身卫士跟随。即便前往上都,其虽然改住帐篷,可大帐能扎成几十里的帐篷城,别说找到其,就是保证自己不迷路都难。而在中途袭击也非易事,其不是自己,动用两千人就是觉得场面大的不得了啦,其出门却是要数万兵力随扈的。

    硬的不行,赵昺便想来软的。他收买蒙元内廷的宫女、内侍,给忽必烈饭菜里下毒,但是这个计划也没有能成功,想自己大大咧咧的,吃饭、喝水非是亲信之人尝过,还不给他吃呢,更何况忽必烈。所以虽然毒死了几个打杂的,却未能进了忽必烈的肚子,还搭上了自己几条人命。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赵昺相信是人都有弱点,只要抓住便能置其于死地。于是他令暂停刺杀行动,转而一边令人收集忽必烈个人爱好、生活习惯及身体状况等资料,一边另想它法。他甚至琢磨要不要利用其好色的毛病,实施美人计。

    但是赵昺获知蒙古大汗选妃的方法后也放弃了。忽必烈除了四位皇后外,他还有许多妃子,她们都是从一个叫翁古特的地方选来的。翁古特的居民以面貌秀丽,肤色光洁著称。大汗每两年或不到两年派人到那里,按照一定的标准,挑选一百名或一百名以上最美丽的妙龄女子。当她们入宫后,又另外任命一组人再次进行考察,从中选择大约三、四十人留在他的卧室听用。

    选拔的妃子由一些年长的宫娥分别照顾监护,这些宫娥的主要任务是在夜间确定她们有无隐秘的缺点,睡后是否安静而不打鼾,全身各处有无不好的气味。她们经过这样严格的考核后,才被分成五组,每一组在大汗的内室侍奉三昼夜,要她们做什么就做什么,他要怎样支配她们就怎么支配她们。

    她们在服侍期满后由另一组接替,这样轮流下去,一直到全部轮完为止,然后再从第一组的五人开始侍奉。而且当一组在内室服侍时,另一组就住在相邻的外室。大汗如有什么需要内室的一组可传令外室的一组办理,以便可以得到所需之物。

    更让赵昺丧气的是翁古特居民的女儿这样被大汗强迫娶去,他们不但不会感到愤怒,反而会认为这是大汗赐给自己的一种恩惠与光荣。凡是有漂亮女儿的父亲,看见大汗来选择他们的女儿,都非常高兴。他们以为自己的被大汗选为偶妃,这将是其最好的归宿。反之,如果女儿举止失当,或遭遇不幸,而不能获选,父亲就指责这是由于她的星宿的戾气招致的。如此情况下想要安插进去女刺客几乎是不可能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