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应节严与小皇帝相处日久,虽然仍难以琢磨透其所想,但是也知陛下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复国,其中难免会有些幼稚和性急。不过其本性纯良却也不想伤害到谁,尤其是那些行朝老臣,毕竟这些人跟随行朝历尽艰辛不离不弃,尽管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否则换做他人早就展开清洗将那些‘异己’清除出朝。

    今日之事来的突然,甚至没有与自己商议,以应节严来看并非自己失去了圣心,恰恰是陛下不想将自己卷入朝争之中,一旦陷入僵局还有回旋的余地。而入学士院的三位老臣,以他看来陛下将他们视作幕僚更为恰当,毕竟那几个人的岁数也不小了,难以在承担繁重的政务,当下不过是敲山震虎给那些心存侥幸之人提个醒儿,并非想改变当前的局面。

    刘黻现在显然未能参透小皇帝的意图,因而忧心重重,担心陛下一怒之下做出冲动之事引发动荡,由此可见其目的已经达到。毕竟在这危机四伏的时候,谁也不想引发朝政,尤其是作为首辅的陆秀夫和文天祥,再说小皇帝的话虽然强硬,却也做出了妥协,并没有强行推进文武同阶,想他们二人也不会不明白这是陛下留给他们最后的机会。

    眼见刘黻还蒙再鼓中,应节严自然要劝诫一番,不要曲解小皇帝的意图,当下最主要的是要配合其完成军改的第一步。且要注意一些人的动向,防止那些极端保守的士人铤而走险威胁陛下的安危,同时要尽力协助两位首辅做好军改,避免有人借机制造谣言,形成逼宫之势……

    军改之事全面铺开后,赵昺的事情自然也就多了起来,作为改革中变化最大的是兵部和枢密院,职司多有变动,主官也要重新遴选。经过会商后,吏部左侍郎高应松改任兵部,兼管兵部司、兵役司和辎重司;以殿前禁军都统制江钲调任兵部右侍郎,兼管步、水、骑、炮四司;苏刘义为步军司郎中,吕师文为水军司郎中,黄显耀为炮军司郎中,马发为骑军司郎中。

    枢密院仍以张世杰为枢密院使,刘师勇为枢密院同知,下辖步军衙门和水军衙门及职方司、统领司和机宜司。步军衙门以赵孟锦为主官,水军衙门以刘洙为主官,职方司以江宗杰为郎中,统领司以韩振为郎中,机宜司以原兵部侍郎茅湘暂代。

    在上层调整完毕后,两部要在一个月内完成移交并开始工作,可谓时间紧任务重。而军队可谓是赵昺的命根子,六品以上的文官,指挥使以上的将官调动都需他过目审查,以保证自己制定的方针能贯彻执行,所用非人,同时避免被人掺入‘沙子’。

    这次调整牵扯到数个部省,调动和补入的官员上百,但赵昺依然不敢大意,从事务局抽调人手会同御前办对举荐和拟任命的人员进行复审,标准就是家事清白,政治过硬,业务精熟,文官有在军中任职的经历,武人有领兵作战的经验。

    如此一来工作量大增,不仅御前办的人夜以继夜的工作,赵昺当然也闲不下,淡泊阁的烛光常常彻夜不熄。而白日他除了参加例行的朝会外,还要召开堂议协调各个部门的工作,诏令众臣进宫觐见询问情况。加上因为此次军改涉及编制的改动,不免引起人心浮动,他除了召集各部军将进行解释和安抚,还亲自前往各军巡视,以稳定军心,可谓是工作夜以继日,难得休息片刻……

    八月末各部终于在赵昺严厉敦促下完成调整,兵部和枢密院在经过短暂的内部整顿后,于九月中旬开始正常办公,随即对各军的整编工作全面展开,而这项任务更加繁琐和复杂。而此刻陈吊眼再次率军攻下漳州,蒙元调集大军进行清剿,一时间东南震动。

    如此陈吊眼称王自立的事情也为行朝所知再掀波澜,朝中众臣纷纷上书,或要求对叛逆予以剿灭,或请求对此部义勇予以招安。赵昺发现朝中众臣对待此事的态度有些微妙。

    主张对陈吊眼这帮‘逆贼’予以剿灭的却是一班文臣,他们以为陈吊眼身为大宋子民不思报国,却趁国事衰微之机,聚众建国自立,不奉天朝正朔为主,实乃大宋的叛逆。若不及时将他们清除,各地乱民将纷纷效仿,则会妨碍复国大业。

    而一向主战的武臣们则对出兵征剿陈吊眼持反对态度,以为他们虽然自立,却并未奉蒙元为主,而是打着反元的旗号,这正与朝廷相合。朝廷可予以敕封招安,将这支反元力量收为己用,作为来日复国之战的助力,却不是跨海征剿,徒耗军力和钱粮,那样只会助纣为虐。

    对于如雪片般的奏疏赵昺却全部压下,未置可否。他清楚文臣们要求清剿陈吊眼,一者是在这局势微妙的时刻表明己方坚决维护朝廷正朔的决心;二者他们从心里还是对陈吊眼这些乱民有提防之心,怕其投靠蒙元,转而对行朝不利。而武人们则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一切从实际出发,一者陈吊眼曾助宋军攻打泉州,尚有袍泽情分;二者军中兵丁半数以上为义勇出身,自己去打他们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感。

    现在是军改深化之际,赵昺当然不肯出兵,且自己也早有安排,因此只向几位宰执通报了自己掌握的情况,让他们压下此事,当然他在其中的布置秘而不宣,以防泄密导致事败害了许夫人,更破坏了自己的大计。事实上事务局在陈吊眼起事之前已经联络上了许夫人,不出赵昺所料其还是心向朝廷的,且又得到幼弟的消息自然惊喜不已,对于小皇帝的报恩之举更是感恩涕零,立誓效忠陛下。

    八月十五日夜晚,陈吊眼率联军乘机再次突袭漳州城。这次率军进城,守城的元军十有**被杀,陈吊眼军威大振,兵员猛增聚众十万。而许夫人在攻打漳州的战斗中,获得大批武器甲仗的武装,又有精兵相助,其统领的义军自然如虎添翼率先攻入城中,分得了最大的一块蛋糕不说,兵力也暴增到三万之众。

    其后忽必烈获知漳州再次失陷损兵惨重的消息后勃然大怒,命高兴在建宁府设立行都元帅进行镇压,又命完者都为镇国上将军福建等处征蛮都元帅,领兵五千与高兴会合。重兵威逼之下,陈吊眼领军退出漳州城返回云霄一带山中结寨五十余凭险据守,以王命号令群雄。

    这次元军却没有出兵攻打兵力强盛的陈吊眼,完者都率军进入福建后,先用大军镇压政和的黄华义军,并贿以重金,以征蛮副元帅重职招降。果如赵昺所料,黄华没有经受的住考验投降了蒙元,因为赵昺已有准备在获知消息后,立刻通知潜伏在黄华军中的探子率军万余出走投靠许夫人,并与黄华部脱离向广东凤凰山一带转进,避开敌锋芒的同时,接受补给,进行整训,建立根据地。

    而元军利用黄华熟悉福建山区作战的特点,命黄华为前驱清剿漳州陈吊眼抗元起义军,其熟悉义军山寨作战的特点,带领元军步步进逼。黄华的投降,许夫人的撤离,使义军联盟破裂,南北难以相互呼应,而黄华熟悉山地作战特点,又知陈吊眼虚实,在其协助下陈吊眼被连破数寨。

    陈吊眼分兵驻守拒敌,以其叔陈桂龙驻九层漈,自领一部驻漳浦峰山砦,陈三官驻水篆畲,罗半天驻梅龙长窖,陈大妇驻客寨畲。他们凭借险要的地形扼险固守,一时间使元军无法突破,反而遭到重大伤亡,现在战局暂时陷入僵局,两军各自结寨对峙。

    他的想法和此前一样,无论对于招安还是清剿,赵昺现在都不敢兴趣。清剿他没必要助纣为虐,元军多死几个对自己只有好处。而招安上杆子不是买卖,陈吊眼虽然受到点儿挫折,但是声势正盛,绝不会接受招安,反而会提出些条件。若是让朝廷承认其地位又将如何处置?大宋还为有给造反者封王的先例,那纯粹是自找麻烦!

    当然最后赵昺还是要出手的,但要等到陈吊眼认识到错误的时候,不过替他收拾烂摊子的也不会是自己,而是许夫人。这样绝无羞辱其的意思,而是让他认识到想脱离朝廷造反是不会成功的,必须要依靠朝廷,拥护皇帝才能过上好日子。若是其不能领会自己的意图,那就不好意思了,只有看着他走向灭亡了……

    日子很快又到了初冬,不过海南这地方不分冬夏的,只是雨水少了些。军改第二阶段也进入尾声,陆军共编成十个步军师,两个骑兵旅、三个炮兵旅及五个辎重旅,加上御前护军共辖兵力十五万;水军编成攻击船队、支援船队、辎重船队和火力船队,分驻岛南、岛北和岛东三个水警区,另外战兵编成三个水军陆战旅,共有大小战船一千二百余艘,总兵力六万余。

    与此同时,新军的半年基础训练已经结束,根据训练情况和志愿准备转入分科专业训练。赵昺决定将新军基础训练结训和各军授旗仪式合并举行,地点就在已经完工的新军营地。过去他觉得这种仪式化的东西十分麻烦,甚至有些厌恶。不过对军中举行的各种仪式却是例外,之所以如此他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是学理工的,从而喜欢线条似的美感,另外他觉的军中的仪式不仅能提高士气,且能让军人增强荣誉感与尊严。

    十一月初一,赵昺一早便换上戎装,匆匆吃过早餐便迫不及待的登车,在一营骑军的保护下出城前往新军军营。他自去年岁末勘测场地后便再为来过,此时通往军营的大路已经修通,不需半个时辰军营已经在望,随着离军营越来越近,赵昺心情也愈发激动,虽然军营的设计是出自于他手,可以说每一处都了然于胸,但是看到实物还是觉得十分震撼。

    为了新军军营的建设,赵昺先后拨款达十万两白银,整个营区占地三千余亩。整个军营分成了四大部分,包括大操场、总部、分部和南北靶场。其建筑格局赵昺参照了现代军营建成,为一片气象森严的砖瓦结构的建筑群。四面有高大的围墙,墙外有河环护,河两岸树木成行。

    军营大门开在南侧,隔河有高大的照壁与之相对。门楼高大,面阔三间,气势之雄伟可与府城行宫大门相比。朱漆大门饰以铜钉铜环,门楣上悬挂着赵昺亲书的“新军训练营”五个大字的横匾。门前有石砌的高台阶,阶前的南路直通河岸。南路两旁有高丈许的石狮一对,河上架一平板桥,用以通大操场。

    整个营区共建有营房八百多间,总部以龟山为中心建设,占地约有二百亩,分南北两院。北院是生活区。南院是军营的中枢和教学区,又分东、中、西、三院。东、西院为教室与兵丁宿舍,各有十排带长廊的青砖瓦舍,布局对称,各排房舍之间有走廊相通,每两排组成一个独立的院落,院墙开月形门,每院住约一都士兵。

    中院有办公室和尚武堂。高大的尚武堂坐北朝南,四周环以石栏,雕梁画栋,气势宏伟。厅门两侧有副楹联,上书:“尚父阴符,武侯韬略,简练揣摩成一厅;报国有志,束发从戎,莘莘学子济斯望。”虽然这出自于赵昺之手,但绝对是山寨来的。

    堂前有长廊直达校门。尚武堂北面是个大空院。院内移植而来的两棵并立的高大古树,二木间悬一铜钟,前边修有一座阅台,用于军将在这里训话和发布命令,因此这里被视为全校之中枢。营本部的东侧是分部,占地百亩。靶场在分部之北,占地四百余亩。大操场成半框形,由北、西、南三面拱卫营本部,占地八百余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