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宫中的闷热和对蓝天碧海及无数海鲜的向往,还是让赵昺忍不住诱惑,宣布自己要前往博鳌避暑,但是此次出行少了倪亮这个憨瓜,又没有了侍卫营那帮小伙伴,不免让他有些寂寞。不过好在还有一帮‘大叔’们每日无微不至的呵护,让他的小日子还算舒服。

    “呵呵,真是好笑,这种小把戏竟然还有人信!”出其不意的一场暴雨,让赵昺去海边游泳的安排泡汤,他躺在廊檐下的摇椅上举着份儿小报笑着道。

    “官家,又看到趣闻了?”王德在一旁陪着笑道。

    “你看,小报上称在万宁县新辟的农屯点,一场雨后,突然在地里长出一尊佛像,众人十分诧异,不知福祸。恰有一游方僧人途经此处,称平地生佛乃是吉兆,是佛祖显圣应建寺供养,于是屯聚于此的百姓捐资三百贯,建起一座显圣寺,一时间香火旺盛,周边几十里的信徒纷纷前来上香!”赵昺指点着小报道。

    “官家,这是祥瑞啊,按照规定地方官理应上报朝廷,经有司点验拨款建寺的!”王德言道。

    “狗屁祥瑞,朕若是真的赐银建寺,才是最大的傻子!”赵昺冷笑着道,现在他每个月都会接到所谓的祥瑞出现,什么海中出现金龙,哪个山旮旯突现凤凰,再就是神龟驮着一块奇石送上了岸等等,反正没有一件靠谱的,不是没法证实,就是就知是胡编乱造,骗钱的。

    “官家不可乱语,佛祖会怪罪的!”苏岚也一脸紧张的摆手道。

    “乱语?朕明日便让这院子中长出一片石墩,你们可信?”赵昺笑笑指着身边摆放的一只石墩道。

    “小的当然信,官家乃是天子,有通天之能的!”王德愣了下马上道,显然还是有些含糊。

    “这院子中生出石墩来,奴婢……”苏岚虽没有说出来,可也知她不信。

    “看来朕不出手,你们是不信的了,两日后再看!”赵昺笑笑并不以为意,用手指点点他们两人又摸过案几上的一张小报道。

    经过一番调查,赵昺很快查明现在琼州市面上共有七家报商,但是发行量并不大,辐射的范围也只限于琼州一地。他便要求进奏院改版邸报的事情也在三月如期发行,报名改称《帝国日报》。平时为对开四版,分为政策要闻、琼州建设、各地资讯和外埠新闻,遇有大事发生专发特刊。而与此同时,还有一份只限五品以上官员才可观看的内部资讯,通报一些不宜公开的资料,以供他们参考和了解。

    这份报纸每天打样后必须经过轮值的宰辅审查后才能印刷、发行,成品在每日清晨第一时间送到各个衙门,外部州县则通过驿站分送各个州县,并在市场上公开发售,每份的价格定价二文钱。刊行以来由于这份报纸代表着朝廷的权威言论,并能让人们及时了解外埠形势,因而受到中下级官员及士人阶级的喜爱。不过赵昺也不指望这份报纸挣钱,每日的报纸都会在城门和繁华地段的及乡里专设的报栏中张贴,让大家免费观看。

    与此同时,赵昺也在御前办又成立了一个宣传室,暂由陈识时和庄公从两人负责,给他们设定的任务是不少,但当前的只有一件事——办报。不过他要办的报纸却非权威刊物,但也非以主打庸俗淫艳情事和花边新闻赢得销量的小报,而是既有娱乐性、趣味性及实用性,又敢于揭露时弊,为百姓发声的雅俗共有的刊物,针对的也不仅是特定的人群,却是要面对所有阶层。

    这份刊物赵昺取名《琼台资讯》,平日四版,逢五、十扩大为八版,时政方面的以外埠为主,朝廷为辅,主打经济和民生及娱乐信息,并穿插些什么天气预报、治病的小验方、农作物的种植新技术、佣工信息、物价变化,观众来信等等。有事务局遍布海内外的探子提供情报,内容方面不愁短缺,只需从中筛选一些不涉及机密的可以公开。

    赵昺知道要占据市场第一炮必须要打响,才能扩大影响力增加销量,如此才能左右民间舆论,进而影响官方的政策方针,保证广告的投放量。为此他特意让刘黻题写了报头,先打了一个名人效应,而头刊不仅对当前时政进行报道,还发表了评论。另外对经济发展方向也做了分析。

    此外为了产生轰动效应,赵昺还选了两起民愤极大,却又没被朝廷察觉的案子进行了报道。一则是在移民安置过程中,有一县尉克扣移民安置费的事件,而那些初来乍到哪里敢得罪其,事情就瞒了下来;另一则是参加征北之役,受到嘉奖的都头使自恃有功,吃霸王餐,强买物品,那些小商贩敢怒不敢言,衙役不能禁止,更不敢告官。但是这两件事情皆被事务局侦知,并汇报上来,又被刊登在报纸上。

    当然只敢于发表还是不行的,药好不好还得看疗效。事情被报道出的次日便有消息传出,称皇帝获知此事后大发雷霆,着令有司立刻察明。结果第五日两名罪官便被押到府城,贪污安置费的县尉被判斩立决,家产充公,并给移民补发被其贪污的款项;而那个都头被撤销职务,当众打了五十军棍,并加倍赔偿了商贩的损失,且其上官也被追究责任。

    如此一来,朝野上下一片哗然,谁都没想到一张刚刚发行的小报只是报道一下就引起了朝廷,甚至皇帝的重视,并迅速查办。官员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买一份看看,立刻发现这份小报有背景,不仅刘知事题写了报头,且能直达圣听,就是为了能获知报纸上是否刊登了有关自己的负面消息也得赶紧买一份,若是陛下问起也好有个准备。

    平民百姓的反应却是这份小报敢说真话,不畏**勇于为民请命,另外上面还有些与生活息息相关的信息,识字的便也会挤出几个铜板买一份看看。而那些商家对于上面有关经济的时评和供需信息很感兴趣,考察之下又基本属实,为了抢得商机也要买上一份看看。

    其后赵昺再发力,先免费为疍族船民打了个广告,一下子过去难以销售的海货都被抢购一空。接着又为都作院发布招聘信息,结果前去应征者皆被录取。于是凭借着赵昺的一番运作,《琼台资讯》一炮走红,取得了各个阶层的信任和喜爱,一个月内发行量也从起初的几百份暴增到数千份。并出现了专门趸购报纸,然后向全岛贩卖的专业户,他们会在第一时间利用各种手段将报纸送到用户手中,反而使他通过驿站贩运的计划落空。

    报业市场突然杀出一匹黑马,自然抢占了有限的市场份额,其它小报自然不甘心,纷纷采用降价和克隆版面的方式竞争。但是他们却无法获得办报的精髓,无论在内容制作上,还是消息的及时性和发行渠道上如何能与赵昺掌控的国家秘密机器相比,只是挣扎了两下便败下阵去了。

    两个月之后,赵昺的报纸便开始盈利,广告收入也稳步增加,不得不每日专发副刊才能满足需求。但是他要求无论刊登什么消息,尤其是对重大事件的报道,都要坚持内容真实性,就是广告也要经过现场考察,有疑问宁可放弃,也不能勉强,绝对不能自毁声誉。对于时政的评论一定要站在客观的角度上,绝不能以自己的善恶标准进行评判,要持中立的态度。

    唯一例外的就是有关蒙元方面的报道,就是要多发负面消息,以激发他们对鞑子的仇恨情绪。且要对蒙元的统治者,尤其是忽必烈进行丑化,而对那些降臣叛将要不断进行声讨,加深敌对意识,增强民族和国家意识教育,为它日的复国之战做好舆论上的准备,形成上下一致,同仇敌忾之势。

    此外赵昺还准备针对沦陷区发行小报,但是他知道在蒙元统治下公开发行肯定是不行的,而秘密散发也不一定达到效果,反而可能引发鞑子的血腥屠杀,那群野蛮人可是没有丝毫民主意识的,只知道用杀戮解决问题。所以他打算通过走私的渠道,将小报作为包装纸,甚至直接以让百姓不舍得丢弃的物品为传播介质,将大宋的声音传播出去,号召沦陷区的百姓反对蒙元,起码提高下他们的反抗意识。

    当然这一切尚处于保密的状态,刘黻也只知道陛下办了份儿报纸,但是如何运作却是一知半解。待闹出了动静,他才知道陛下又在下一盘棋,而自己不知不觉的就成了陛下的一颗棋子,而他也意识到陛下送给自己的那对玉麒麟镇纸哪里是什么润笔费,分明就是封口费。

    所以刘黻也只能替陛下背下了这口锅,有人向他打听也都是三缄其口,不敢露半点口风,结果就是自己被同僚疏远,担心稍不小心就上了报纸。而他的尴尬处境赵昺当然清楚,自己利用他拉大旗作虎皮,就是借用其地位使其他人不敢觊觎,暗中调查。

    为了补偿其精神损失,赵昺除了免费赠送报纸外,还按期送上‘津贴’作为保护费。这让刘黻更是泥足深陷,有苦说不出,可其还是有操守的,本着无功不受禄的原则,每当陛下他不在的时候,审核小样的工作便由其负责了,真正成了赵昺的合伙人,也是御用的地下‘宣传部长’。当然在宣传室领钱的不止是刘黻,还有为他们提供线索的事务局探子们的稿费,谁跟钱也没仇,如此也能让他们更加卖力的提供有用的情报。

    在赵昺精明的运作之下,仅仅花费了三个月的时间,他便将《琼台资讯》办成了琼州最具影响力的报纸,并有了不菲的利润,更重要的是取得了各界的认可,使他除了掌控军事力量外,还获得了舆论工具,通过报纸传递自己的声音和意图,得到可以笔为刀与保守的士人们一较高下的第二战场。

    现在有了报纸,赵昺也恢复了前世的习惯,每天传送公文的侍卫们会将市面上各种的报纸一同送到自己的案几上,过上了一张报纸、一杯茶的日子,同时掌握朝野舆论动向,还能从各式小报中获得些乐趣,千万不要忽略了大宋百姓的娱乐精神啊……

    “陛下,院子里真的长出石凳来了!”次日早晨,赵昺刚刚从后院练功回来,手里的木枪还没放下,王德就小跑过来兴奋地道。

    “是吗?难道朕的话应验了!”赵昺故作惊讶地道,而在将木枪抛给身边的侍卫时却冲他做了个鬼脸。

    “哇,行宫院子中长出石凳,恭贺陛下了!”近卫也惊叫一声,连忙施礼道。

    “免礼,咱们快去看看!”赵昺拍拍其肩膀道,心中却暗叫大哥咱们演戏也不要这么夸张啊!

    “参见陛下!”赵昺刚刚穿过回廊来到昨日‘发愿’的天井时,便发现这里聚满了人,有人见他过来急忙行礼道。

    “呦,几位先生何时到此?未能相迎实在是失礼!”赵昺一看正是被自己派去考察的那帮归朝的名士们,赶紧迎上前回礼道。

    “陛下,昨日吾等便到了乐会县,闻知陛下在行宫避暑便欲前来请安,可昨日风雨太盛难以渡海,今日清晨风雨一歇就赶过来了!”邓光荐奉旨陪同这些名士游览琼州,见陛下问起急忙解释道。

    “在下等为及通禀便闯入行宫,还请陛下责罚!”马廷鸾失礼请罪道。

    “碧悟先生几位皆是高士,当朕前往拜访,怎敢有劳!”赵昺伸手相扶道。

    “在下等闻听宫中平地生出石墩,皆以为奇事,一时忘礼,惊扰了陛下,真是该死!”舒岳祥也施礼赔罪道。

    “无妨、无妨!”赵昺连连摆手道,心道你们一帮人轮着请罪,却要老子一个个扶,存心想累死我啊,干脆都免了吧!

    “几位对此奇相如何看,是吉还是凶呢?”邓光荐知小皇帝不喜烦节琐礼,看其样子这是有点不耐烦了,连忙引开话题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