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嘀嘀嘀……’清晨一阵急促的哨声突然想起,打破了春夜的宁静。

    “陈墩,快起,早操了!”

    “天还没亮就要起床?”陈墩被从睡梦中摇醒,他睁眼一看天还未亮,屋里也没有点灯,只看到一片杂乱的身影,他不解地说道。

    “不准高声,动作快点!”

    “是,分队长!”陈墩这才醒过神来,自己已经不是在老营了,而是在新军集训队,他急忙低声答道。可当他刚坐起身时,房门已经被拉开,有人快步冲出去了。

    “快、快、快……”在分队长的连声催促声中,陈墩跑出了宿舍,可他却发现全队已经集合完毕,连小皇帝都站在了对列里。

    “入列!”值星队长冷冷扫了陈墩一眼道。

    “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陈墩急忙跑步入列,一向脸皮比城墙拐弯都厚的他居然觉得发烫了。

    执行分队长整队一连串的口令后,队伍终于出发了。好在老营中实施军事化管理,昨夜分队长又给他补了补课,陈墩好歹没有露怯,没有做错动作。在军营中的小操场上跑了一圈热身后,队伍便出了营门,又跑出了宫城的大门,沿着环城路跑起来。起初让他难受的是没有拉屎撒尿便进行运动,而两圈后便忘记了这种痛苦,只觉的喘不过起来,只想停下来好好的顺口气。

    “驱逐鞑虏,保家复国!”陈墩觉得出气都困难,根本无力跟着喊口号了,看看同样处于队尾的小皇帝,其虽略有疲态,却依然能跟上队伍的步伐,并跟着齐呼口号。他有点不大相信,胖胖的小皇帝,动作笨拙,稍一动作便会大汗淋漓,曾是他们一班老营孩子暗自取笑的对象。

    “不行,我一定要跟上,不能让小皇帝就这么赶走了!”陈墩见状大喘了几口气,咬咬牙紧跑几步跟上队伍。随着跑的路途越来越远,陈墩有些吃不住劲了,大张着嘴如同濒死的鱼一般,但他仍不想放弃,而是盯着小皇帝的背影道。

    年前陛下欲准备筹建新军要在离营的人中选拔新兵的消息就在老营中传开了,这里的孩子多是军中烈士遗孤,后又收留了诸多的无家可归的流浪儿,由宫中出资抚养和教育。但当他们年满十六岁就要离营,他们中的人除了身体原因外,多数都会进入御前护军中服役或是继续到州学中读书。

    相对于继续进学,老营的孩子们更愿意穿上军装,陈墩当然也不例外,当选兵开始后马上报名参选。他一直是老营的孩子头儿,自然无论是从学业,还是身体及组织能力上都是出类拔萃的,因而毫无悬念的入选新军。可就在年后离营时却突然告知他落选了,要他前往琼州州学进学。

    陈墩听闻后自然不甘,大闹了一场也无法改变现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同伴们穿上新军装离营而去。他越想越觉蹊跷,便设法找到了原始名单,一下就明白了,是小皇帝将他的名字给删掉了。得知真相后,陈墩怎肯罢休,便立刻进宫求见。可一问才知陛下在集训新军教官,又马不停蹄的跑到这里。

    但是小皇帝以其是烈士遗孤为由,拒绝陈墩加入新军,而是要他好好读书,来日开科举好考个功名,继承父业传承香火。而陈墩犯了倔说什么也不肯罢休,软的不行,来硬的,实在不行便拿出看家本领耍无赖,直到把小皇帝给烦透了才吐了口,不过也是有个条件,只要其能坚持跟随集训队完成所有训练便准其加入新军,否则就乖乖的前去读书。

    陈墩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但是这刚刚开始便给了自己个下马威,整的他是痛不欲生,可想到父亲惨死,家破人亡,自己若想为他们复仇只能从军上阵杀敌。因此他尽管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也绝不向小皇帝低头,一定要坚持下去……

    当第一缕阳光洒满操场时,结束体能训练的集训队又开始队列训练直至卯时才结束。本以为结束了苦难的陈墩发现这才是开始,先是内务不合格使他耽误了早饭,只能灌了肚子凉白开便参加上午的训练。偏偏今天的训练内容是障碍跑考核,这又是个极为费体力的项目。

    每人要在长度里许的跑道上完成高低墙、梅花桩、独木桥、波浪板、过壕、攀登网梯、百步沙滩地和弯路快速跑、匍匐过网及负重五十步冲刺,整个过程在不足一刻钟的时间内完成才算合格。老营也有这些设施,陈墩也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但是他还是有些打怵,毕竟老营中的要比此处的低矮,路也没有这么复杂。

    “他能过,我就能过!”当陈墩看到小皇帝也在队列中时,立刻信心大增暗自道。毕竟其比自己岁数要小好几岁,个子也只有四尺,不及自己的肩膀,而那墙板却不是只有技巧就能翻过去的。如其也未能完成,那么自己也就有话可说了,反正自己‘赖皮’已是出了名的。

    一声哨响后,两人一组,分成五队间隔十息依此出发,并以沙漏计时,未能按时完成的要再次跑过,三次仍未完成就要记入考核成绩等待五日后的补试,再度不过就要被淘汰。陈墩在小皇帝后边一组,一出发便一通猛跑准备一次通过,他知道下一次体力更加不济,想通过将愈加困难。

    波浪板、梅花桩和独木桥、网梯,陈墩都顺利通过。他瞄了下前边的小皇帝其虽与同组者稍有落后,却依然在自己前边。下一个项目就是过壕,壕沟深有五尺,人要在跳下后再设法重新爬上去,这要求有良好的弹跳力和臂力,否则就只能窝在坑中了。

    看着小胖子皇帝已经抢先一步跳入壕中,想着其在壕底上蹦下跳摸不着坑沿召集的样子陈墩就想笑,他打算在此处超过其,为自己在后边的项目上多争取些时间,毕竟那几个项目更加费力。但让他意外的是自己奋力爬上来的时候,发现小皇帝依然领先自己十步左右,显然其虽耽搁点儿时间却并没有困住他。

    “前边一定超过他!”因为自己也在坑里,陈墩并没有看到小皇帝是如何爬上来的,但前边就是高低墙了,他不相信自己仍然会落后其,可很快便感到了压力。

    低板墙只有四尺左右高,一般人过墙都是快跑几步,到了近前单手一撑,身子借力便跳了过去。问题是小皇帝身高也就四尺左右,几同其身高,想按照常人的方式过墙是不可能的。可让陈墩意外的是小皇帝并未在这里耽误时间,只见他仅跑几步到板墙前,单足用力纵身而起一手搭住顶端,一手在墙板上一拍借力侧身翻过墙去,丝毫没有影响速度。

    “这个就不容易了!”陈墩紧跟着跳过矮墙,前边便是高板墙,如此却不容易过了。可小皇帝又让他失望了,其在距高板墙还有十几步的距离就开始加速,到了墙前约有两步距离的时候猛然窜起,左脚踏在板墙上,身子几乎与墙平行。若是他人会借这一步之力以手搭住墙顶,将身子拉起后翻过墙去,但小皇帝身子矮,胳膊短,即便伸直在这个高度上也根本够不到墙的顶端。

    正当陈墩以为小皇帝会撞到高板墙上滑下来的时候,却看到其不可思议的右脚又在墙上踏上了一步,身子借助这一步又向上蹿起,单手在墙顶上一撑就这么轻松的跳了过去。陈墩惊讶之余也不禁担心,毕竟从七、八尺的高墙上摔下去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他也赶紧猛跑几步翻过墙去,但是却不若小皇帝那么轻松,毕竟这比以前练的要高不少呢!

    “嚇,这小子比从前利索多了!”陈墩骑在高板墙上向下一看,只见小皇帝顺势在地上来了个前滚翻后长身而起,又向前快速跑去,他松了口气不仅摇头苦笑道,以后再也不能对这个胖墩墩的小皇帝小看了。

    “快点,让你骑马看风景呢!”

    “是!”陈墩愣神的功夫,在墙下的教官已经不耐烦地催促了,他赶紧跳下道。

    接着便是百步沙滩地和弯路快速跑及匍匐过网,陈墩依然没有能追上小皇帝,反倒拉开了距离,后边一组的人都已经超过了自己。而此时他觉得眼冒金星,两腿发软,大口的喘着气,体力消耗已经到了极限,可最后这一项却要背负三十斤重的沙袋再快速奔跑五十步,这可真是要了自己的小命了。

    “小皇帝也不一定背的动吧?”陛下的一连串表现,已经让陈墩心虚了,没有了此前的自信。但是想想三十斤的沙袋对于一个成年人也许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却不轻,能把搬起来便不错了。

    果不其然,小皇帝来到最后的一个障碍前,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的去搬沙袋,可显然这个重量对其来说太重了。他将沙袋抬到腹部后不得不借助腿的力量,抬腿用膝盖猛地向上一顶顺势将沙袋甩到肩上,然后调整了下沙袋的位置,将它放在颈部,身子还是踉跄了两下才稳住。不过他没有停歇,而是立刻以小步快速向前跑去。

    眼见又有人超过自己,看着小皇帝也踉跄着奔向终点,陈墩大吼一声将抓起沙袋甩在肩上,想快步追上,但是两条腿像灌了铅似的如何也跑步起来了。看着一个又一个人超过自己,但他还是咬紧牙关将沙袋背到了终点,不过也毫无疑问的超过了规定的时间,而小皇帝却勉强过了关。

    在这集训大队中二百来人,连被陈墩视为最弱的小皇帝,也没有利用自己的身份作弊都完成了考核,他自然无话可说,更是连耍赖的理由都没有。而陈墩虽然顽劣,但本性纯良,还没有无耻到无事生非的地步,也只能乖乖的进行补考,但是已经身疲力竭的他没有任何悬念的没有通过,最后一次几乎是拖着沙袋爬过终点的。

    不过已累成死狗一般的陈墩只喘息了片刻,催命的哨声再次响起,他被值星队长毫不客气的拎起来扔进了队列中。此刻陈墩才知道今天的正式训练才开始,今天的科目是行进中队列的方向转换,在小皇帝讲述完动作要领,并进行示范后,马上开始训练。

    陈墩自晨跑后早饭也没有吃上,又经过三次障碍跑,已经被折腾的半死了,两条腿更是不是自己的一般,脑袋里更是成了一锅粥,好像已经不会思考,只是麻木的听着口令声本能的随之动作。但他此时的动作不是慢半拍,便是不够标准,挨小皇帝的荆条自然也是最多的,可**上的痛苦也只能让他清醒片刻,却也没有了反抗和争辩的力气。

    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但小皇帝又是一番饭前讲评,可陈墩此时除了想坐下休息片刻好好吃顿饱饭外,已经是什么也听不进去了。好不容易等到小皇帝啰嗦完进了食堂,却依然不能坐下,直挺挺站着的等待小皇帝落座后,值星队长一声令下才落座,这时他才觉的能坐一会儿真好。

    饭菜十分丰盛,量也充足,陈墩也曾在营中混了这么长的时间,自然知道寝不言饭不语的规矩。可却不知道集训队的规矩,吃饭的时间是受限制的,所以尽管他十分饿了,也自觉吃的很快了,但还是只吃了个半饱。两顿饭都没吃好,又经过大体力的运动消耗,到了下午训练时就成了恶性循环,不仅继续挨揍,且成了反面典型,不断的被单独教练,让他觉得自己不但丢光了他爹的脸,连爷爷的面子都搭进去了。

    “我还有必要待下去吗?”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后,队长又塞给陈墩两本小册子,要他务必在三天内记熟背过,而伙长又教他如何整理内务,一直折腾到熄灯哨声响起才总算躺在了床上,可浑身酸痛让他又难以入睡,不仅想到自己坚持当兵的决定是否正确……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