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没想到自己‘设计’的军装竟然遇到了在现代完全不是问题的问题,一个从未放在心上的头发居然让他烦恼不已。他清楚儒家学说已经深入人心,他们能为个左衽、右衽的问题争个你死我活的,而明朝灭亡为了头发更是无数汉人人头落地,在现代人看来都有些不可思议。

    当然头发是不断生长的,虽有那么一说,却并非古人都不理发的,在大宋朝便有称之为净发社的理发协会,他们干的就是‘梳剃’的工作。简单些来将,古代男人理发和现代女性的理发差不多的。胡须虽等同于头发,但胡须是可以捻断。自己要真是剃个板寸,别说太后,就是那帮大臣们也得跟自己死磕到底,为了这点事儿也实在是不值得。

    可若是要为此改了军帽‘设计’赵昺实在又不甘心,他站在铜镜前将头发一会儿竖起来,一会儿又披散开,可怎么看都像一群军容不整的败兵。为了能适应这顶帽子,他甚至像前世的女兵那样在后脑梳起了个发鬏,但是无论从形象上,还是心理上还是让他难以接受。

    “若是能回去,古装片是再也不能看了!”赵昺边摆弄自己的头发,边恨恨地道。其实,古代男子发髻是很有讲究的,没有半束半散的成年人,孩子的话倒是因为“垂髫小儿”头发太短梳不上去,可以散下后半部分,“披发左衽”在孔子看来更是蛮夷所为。

    而真正的古代男子的发型也不可能像我所想象的那么标准规范,就是四周的头发都一丝不苟的盘在中央,包括后面的,要知道有两个原因: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长出的头发不能经常剃掉,而且普通百姓也是没有闲工夫使劲规矩头发的,差不多盘起来就是了,后面的头发没有杂毛露出不太现实,但是绝不可能所有人装酷披散着头发,

    倒是江湖上的流浪汉,或者部分被称为游侠的家伙,他们懒的或没人给他们收拾,于是披头散发,落得潇洒。同的时期可能有些人上面的发髻有的高一些,有的低一些,有的包块麻布,有的系条布带。散成马尾辩状的或是囚徒或者市井乞丐,绝非大侠、公子帅哥的发型。

    “官家,让奴婢试试如何?”眼见小皇帝试了半天仍不满意,气恼的将梳子扔到一边,苏岚轻声道。

    “也好,你试试吧!”赵昺有些无奈地点点头,又不住的叨叨道,“留这么长的头发平日梳理不便,耽误时间,而打起仗来,脑袋受了伤还不便包扎。且征战在外,哪里有时间常常梳洗,弄不好就会长一头虱子,还会传染疾病。不若剃个短发方便,卫生,可偏偏让双手不沾阳春水的孔老夫子一句话,弄得天下男人都留长发……”

    “官家,你看如何?”说话间,苏岚已经梳理完毕言道。

    “咦,还是姐姐手巧,看着不错啊!”赵昺看看头发平整了很多,又晃着脑袋瞅瞅左右,忍不住赞道。

    “官家,再戴上帽子试试!”苏岚捧过帽子道。

    “好!”赵昺戴上帽子,苏岚又令人拿过一面镜子方便陛下看到脑后的情况,再看无论头顶,还是后脑都没有了鼓胀的样子,不禁赞声好。

    “管家高兴就好!”苏岚松口气笑笑道。

    “苏姐姐,教朕梳理可好!”赵昺美了一会儿扭脸道。

    “官家自有奴婢侍奉,何须自行打理头发?是不是奴婢做错了什么!”苏岚脸色一黯道。

    “苏姐姐想多了,这种发髻将是军中将士的标准样式,朕有人侍奉,可那么多军兵哪里有人帮着他们梳头啊!”赵昺笑笑说道。

    “官家,奴婢错了!”苏岚这才明白小皇帝的意思,急忙承认错误道。

    赵昺摆摆手叫过一个小黄门,让其散开头发,由苏岚为其编梳发髻。他看了一遍大致明白了,其先将头顶和两侧的头发拢过来,编成一个扁平的发辫,然后再用短簪固定在脑后,便不再显得那样臃肿了,戴上帽子也不会显得那么突兀了。

    “苏姐姐,编梳的过程可不可以再简单些,速度可以再快些?”赵昺大致估算了下时间,用了约有两分钟,瞅着小黄门的后脑勺,摸摸下巴道。

    “奴婢再试试,可官家要那么快做什么?”苏岚点点头,边打开小黄门的头发边问道。

    “没听说过生死一线吗?打仗的时候几息时间都肯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甚至一场战斗的失败,所以当兵的做任何事情都要以最短的时间,最快的速度完成。”赵昺笑笑道。

    “哦,原来其中还关系到生死!”苏岚明白了其中缘由,也更加仔细,将小黄门的头发拆开又编好,试图找出最为有效的方法。一番努力后,她将步骤简化为六步,大概只需半分钟就能够梳理完毕,而赵昺也看得明白了。

    “以后这就叫做苏氏发髻了!”赵昺搞懂了,便试着自己来编梳发髻。他来到这个世界后还自己没有鼓捣过这个,而背着手全凭感觉梳理发髻对他来说还是十分有难度的,不过他还不是太笨,几次之后也能在一分钟之内搞定这个发髻。他相信只要再多加练习自己一定能越来越快的,笑笑对苏岚道。

    “奴婢可不敢当,这全是官家的功劳!”苏岚轻笑着施礼道,显然也为能帮到陛下而高兴。

    “朕得将编梳发髻的方法记下了,并要绘成图画,加到条例中,以后这便是我们大宋军队将士的标准发髻了!”赵昺拿过笔写下了过程,又绘制了几张草图,并标明为‘苏氏发髻’,这才作罢道。

    “官家,这身军服是水军的吧,还要不要试试!”苏岚又解开另外一个包裹说道。

    “对,不过这次你先要将那些标示缝好!”赵昺穿戴好在镜子前臭美了一通,又伸胳膊抬腿、做深蹲,还翻了个空心跟斗,就想试试是否会影响到动作,将一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官家,可这些都缝在哪里呢?”苏岚翻看着果然看得一些小零碎,却不知道如何安排。

    “我看看……”赵昺这才坐过去将外衣脱下,翻看了一番指点道,“这个是帽徽,要缝在这个位置;这个是领章,钉在领尖位置;那个是胸章,缝在左胸;还有臂章,要钉在这里!”

    “哦,奴婢明白了!”苏岚看着小皇帝将那些零碎一一归位,点点头道。

    赵昺这才从兴奋中冷静下来,仔细的审视这套军服,步军和骑军、炮军的样式基本一致,都是以灰绿色为基调,麻布为材料。麻布的有点是强度极高、吸湿、导热、透气性甚佳,制成的衣物具有透气清爽,柔软舒适耐洗、耐晒,防腐、抑菌的的特点。当然缺点同样存在,就是外观粗糙,生硬,不如棉布舒适,配上两个胸兜和两个下摆大衣兜却也让军装显得笔挺、干练,有股阳刚之气。

    当然采用麻布的主要原因还是成本问题,这个时代棉布是不要想了,棉花还没有大面积种植,在琼州只有种吉贝布,价格是贵比黄金,以此为军服跟弄身黄金甲没啥区别。丝绸倒是不算稀奇之物,可价格同样偏贵,且不耐磨,根本禁不住当兵的操练。而麻布却是普通百姓的日常衣物,价格便宜,容易获得,加工也容易,重要的是经得住操练,并适用于琼州炎热的气候,另外现代人不都是以麻布衣服为时尚吗?

    “官家,这……这帽徽真漂亮!”苏岚拿起帽徽端详了片刻道。

    “当然了,这是朕从图画局画师所绘的上百幅草图中挑选出来的!”赵昺略带自豪地道。这帽徽为盾形,上面绘有一条盘绕在船锚上金龙,面目威严,一爪握剑,一爪执矛。通体为黄铜压制,步军和水军帽徽相同,只是一个底色为红色,一个为蓝色。

    “官家为何这领章上不加些装饰呢?光秃秃的不好看!”苏岚又问道。

    “呵呵,这个是暂时的,待相关事务议定后再说!”赵昺斜了一眼道。这领章底色他此次是按照官服的颜色划分的,四品以上为紫色,六品以上为绯色,九品以往为绿色。他的想法当然不是想仅仅以此划分品级,而是为标明军衔预留的,但是其中牵扯到的事情重大,因而还并未作出最后的决定。

    “官家,这水军军服弄好了,可周主事是不是记错了官家衣服的尺寸啊,裤脚肥大,裤腿却细小呢?”苏岚手脚麻利的将该缝上的都缝好了,把裤子提溜起来在小皇帝身后比划了下疑惑地道。

    “没有错,就是这样子的,其中是有妙用的!”赵昺拿过裤子,将两个裤脚打了个结,在空中猛的一抖,然后迅速收拢裤口,手里就像多了个气囊一般,他指指道。

    “哦,这有何用啊?”苏岚被吓了一跳,看了看还是不解地道。

    “当然是救命用的……”赵昺嬉笑着道。现代世界的各国海军制服基本上都脱胎于英国海军,当然不只是看上去漂亮,而是其中有许多实用意义和军中文化的传承。

    水兵服是海军士兵最有特色的服装之一,特别是水兵服已基本形成国际惯用的样式,通常为白、蓝色,上衣为套头式,有披肩,蓝色的披肩和袖口上有数道白线;裤子在侧面开口,裤口肥大。内衣,通常为白蓝相间的条纹衫,俗称海军衫,又称海魂衫。海魂衫的寓意为广阔的大海与蓝天,水兵们穿上海魂衫更显得精神抖擞。这种“范例”是由多年的海上生活实践而来的。

    水兵经常在狭窄的舱室里进进出出,对服装要求利索方便,所以上衣一般都是套头式。套头式上衣扎进裤腰里,为得是避免上下舷梯、进出舱口时挂住衣服。在海洋中航行难免有人呕吐,为了避免衣领刺激咽喉,减少呕吐,水兵服的上衣都是无领式的。

    水兵戴无檐帽,一是避免舰艇在高速航行中帽檐兜风,二是避免在使用观察仪器时,帽檐碰坏精密的仪器设备以及给观察带来的不便。水兵帽后的飘带在有的说是为了测试风向,但赵昺更愿意相信是为了纪念在特拉法尔加角进行海战中,指挥英国舰队打败了法、西联合舰队的而重伤身亡的海军统帅纳尔逊。

    而上衣的披肩,过去是用来做“垫肩”使用的,古代男子流行蓄长发,而水手们为了适应海上生活,喜欢将长发梳成辫子。谁知油光的辫梢常常弄脏水手的服装,于是,他们便在自己的肩上披一块方巾来保洁,以后逐步演变为水兵上衣款式的组成部分。现代已经成了装饰品,但放到现在还是有使用价值的。

    裤子是最有特色的,裤子侧开口,是帆船时代为了爬桅杆时方便。裤口肥大主要考虑有三,一是可罩住靴子,防止水花溅入;二是冲洗甲板时便于挠起;三是下海救生脱退迅速,脱下的裤子扎紧裤口,充以空气即是应急浮游气袋。而这样也是有典故的。

    世界各国海军舰上军人的裤子与其他兵种不同,其样式接近女式,裤脚大裤腿细,前面没有开口。这是来源于美国独立战争时发生的一个小故事:当时英国海军一艘战列舰侵入北美一港口,有一名水兵开小差下舰到岸上女友家过夜。半夜北美民兵袭击英军,该水兵匆忙回舰,却错穿了女友的工作裤。

    当夜战舰被击沉,这个水兵跳海后把裤子抖开充气,再抓紧裤脚和裤腰作成一个气囊,靠着这个气囊漂浮了一夜后获救,全舰只有他一人生还。而裤脚大也有利于水兵落水后能迅速脱下裤子,甚至都不用脱鞋。正是由于这次战例,英国海军决定发放大裤脚的新式水兵裤,他国海军纷纷效仿,形成今天的样子。

    “陛下真是好兴致啊!”

    “呦,两位先生怎么来了!”正当赵昺在一众人前显摆,讲述这身水兵服蕴含的价值时,突然听到有人说话,扭头一看言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