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几易其稿终于在初十之前完成了军改草案,令人抄写了两份儿分送到应节严和江璆府上请他们审阅。eom他知道这二人虽是文臣,但是都精通军务,弄够综合考虑文武两方面的问题,并提出意见。且他们都是自己的师傅,由他们先行过目也在情理之中,并不会在公布之前泄密。

    皇帝开始忙活起来了,御前办的人马当然也不能闲着了,赵昺现这些年轻人干劲儿都很高,精神头儿足得很,他当然也要给予鼓励。昨天负责选址的江宗杰汇报称自己已经在城外寻到了片风水甚佳的荒地,也符合他的要求,他决定前去看看。

    于是一早便以出城打猎为由,赵昺带着一班侍卫和两位大匠做顾问,出西门转向西北勘察场地。府城虽然十分繁华,可出城不过五里人烟已经稀少,十里外就是成片的荒地,长着半人高的蒿草,还有些稀疏的树木,因为这里临近大海,土地盐碱化不利于耕种,所以并没有被开利用起来。

    “陛下,就是这片地了,如何?”一行人登上一个小山包,江宗杰指指周围说道。

    “嗯,地方倒是不小,周围又没有村庄,临海靠山不错!”赵昺看看周围道。他们所在只是一个三十米左右高的土包,占地又三、四百亩左右,却也是这里唯一的制高点。

    “陛下,此山名为大英山,北邻大海,左右有湖,乃是五龙腾云升天、掀浪入海的龙潭。再看这山北形如龙舌,又似神龟,实是龙兴之地!”江宗杰又指点着道。

    “张大匠,你看如何呢?”赵昺又问身后的张栩道。

    “陛下,以小人看确如江主事所言,此地实是风水上佳之地,且离府城和海岸都不远,又处于澄迈与琼州之间,也是用兵之地,在此建造军营可拱卫府城,也可防敌渗入!”张栩拱手施礼道。

    “做工程你们二位是行家,既然都说好,那就建在这里吧!”赵昺点点头道。

    “陛下有何要求?”张栩又问道。

    “嗯”赵昺略一沉吟道,“此地将是培养我朝军事精英所在,规划要严谨整齐,区域划分合理;营内建筑要庄重大方,简洁实用,体现军人的雄壮之气,不要弄些华而不实的赘物。最好能将这座山和湖包裹进去,即可以作为训练兵丁之用,也可以用于防火。”

    “陛下,小的记下了!”张栩施礼道。

    “张大匠,朕不是已经给你授官了,以后便不必小的、草民这样自谦了!”赵昺抬手虚扶,笑着说道。

    “小下官记住了,还一直未能当面谢恩,实在是惭愧!”张栩再次施礼道。

    “呵呵,这就好,咱们帅府的老人都是与朕一同吃过苦的,不要再那么客气了!”赵昺言道。

    “亏得陛下当初肯收留我们这些老弱之人,否则早就化作枯骨一堆了,哪里还有今日!”张栩有些感叹地道。

    “大匠,此处先期虽只有一千五百多人入驻,但是最终却要住进五千人,不仅要有练兵之地,还要有习文之所,更有休息之处。而朕年后就要招兵,大匠多长时间能够建好呢?”赵昺摆摆手,对张栩道。

    “陛下,此项工程浩大,若是调动辎重军一个万人队的话,下官以为至少也要一年才能完工。而当下还有三个月便进入雨季了,不仅要准备材料、平整土地,修通道路,想要赶在此前是难以完工的。”张栩估算了下道。

    “嗯,可如此多的人总要有个地方!”赵昺点点头,这个时代又没有机械化设备,要想完成这么大的工程一年时间都不宽裕,他沉吟片刻道,“张大匠,我们能不能分期施工,先建起教学区和一处小操场,使得第一批官兵可以入驻。”

    “哦,下官以为可以,只要规划好,我们可以先集中人力物力突击一处,在雨季来临之际便可完成,当务之急是要先修通道路,使第一批人入场平整土地!”张栩考虑下言道。

    “好,张大匠辛苦些,待解印之后即刻勘测场地,设计图纸,朕通知工部调集工匠和人手先抢通道路,购买所需一应材料。等设计完稿后,马上就能开始施工!”赵昺兴奋地道。

    “陛下放心,下官明日便调集人手开始勘测场地,保证五月能让新军入营!”张栩施礼道。

    “那就拜托大匠了!”赵昺拱手还礼,又指指江宗杰道,“你明日便听张大匠吩咐,要你准备什么东西便准备什么东西,要用什么人就去找什么人!”

    “是,属下遵命!”江宗杰听了苦着脸道,显然是不愿意做这些跑腿儿的活儿。

    “陛下,让江主事这不好吧?”张栩这么大岁数了,如何看不出高低,连忙推辞道。

    “年轻人,就应该历练一下,只窝在宫中那片小天地中如何能有出息!”赵昺断然否决道

    这里本是荒地,大的野兽没有,小的飞禽走兽还是不少的,赵昺让倪亮领着几个侍卫射了几只野兔、野鸭便回宫了。现下军营的选址已经定了,并进入了筹备阶段,其余的事情也必须跟上,否则就会一拖再拖,耽误了自己的大事,于是午后立即召集御前办的几位主事开个小会。

    “庄主事,新军开办的各项资金可准备完毕?”人到齐了,赵昺先问庄世林道。

    “陛下,属下皆以备齐,只要有需可立即拨付!”庄世林起身回答道。

    “嗯,今日已经选好营址,开工在即,可先行拨付他们十万贯置办所需之物!”赵昺点点头道,“哦,你再去琼县县衙一趟,问清那片地是否有主,官地倒罢了,办好地契就好。若是有主的,尽快与地主商谈,将地买过来。不要让人说朕欺负人!”

    “是,属下明日便去问过,尽快将事情办妥。”庄世林领命道。

    “蔡乔,教头可已经选定?”赵昺让庄世林坐下,转脸问蔡乔道。

    “禀陛下,属下已经在各军教导队中选定了五十人,又自护军选了五十人,他们熟悉军务条例,并有整军的经验,已经通知他们上元节后到护军听命。”蔡乔回答道。

    “嗯,要他们尽快报到,熟悉新的内务条例和操典,并要在一个月内达到要求的标准,待新兵入营后即刻投入教学!”赵昺颔道。他自甲子镇整军开始,便有计划的将优秀的教头集中起来用以教导新兵,经过这几年的积累,已经在各军组建起教导队,专司训练部队。

    “遵命,待集结完毕,属下即刻组织他们学习,达到陛下所说的能讲会用的标准。”蔡乔施礼道。

    “若水,新军内务条例和队列操典皆以审定,何时能够印刷成册?”赵昺点点头,又问蔡若水道。

    “属下正欲向陛下禀告!”蔡若水见陛下问自己,马上起身施礼道,“陛下,此时正是年节,属下找了几家书社,他们手下的雕工都已告假回乡,另外我们所要求的标准又高,他们也不愿接手。”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居然还有将买卖向外推的事情?”赵昺有些惊讶地道。他的计划是每个兵丁都要人手一本,时时可以学习,所以要便于随身携带,能够装在口袋中,且纸的质量要好,不能没看几天就烂了,而他出的价钱也要高于市场上两成。

    “属下也以为咱们要的多,价钱也合适,利润应该很客观,但他们就是不愿意接。”蔡若水无奈地道。

    “陛下,那些商家不是不想挣钱,而是根本不挣钱的。”这时周翔插嘴道。

    “哦,还有这种事情?”赵昺皱皱眉问道,他实在想不通自己给出高价,其还会不挣钱是什么道理。

    “陛下是这样的,琼州之地读书人很少,过去书社生意寥寥,所以他们并不会请许多雕工制版。而行朝迁琼后,买书者甚众,一时间哪里去找雕工,只能出高价请人,或是相互间商借雕版。”周翔笑笑解释道,“陛下出价虽高,可却要重新雕版,且陛下所要的量大,字体又小,雕版印不了多少就字迹模糊,需要重新雕版。这样算下来便不挣钱了!”

    “呵呵,原来是这么回事!”赵昺自我解嘲地笑笑,这真是隔行如隔山,各算各的帐,可想想不对又问道,“他们为何不用活字,那样岂不简便,只需重新排版便是了!”

    “陛下也知活字印刷?!”周翔听了大张着嘴看看小皇帝惊讶地道。

    “知道活字有什么稀奇?你至于如此看朕吗?”赵昺摸摸脸确认没有沾了东西,反问道。在前世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活字印刷术是中国古代四大明之一,要是你还有兴趣,都能给你上一课,讲讲谁明的,又如何使用,以致在世界上的影响和知识传播中的伟大意义。

    “陛下,属下是真心佩服陛下,这活字少有人知,见过的人更是极少,而陛下却随口道出,可见知之甚详!”周翔连连施礼道。

    “听你的意思,这琼州肯定是没有了。可朕总不能让他们再各自誊抄吧?”赵昺一听就明白了,有些泄气地道。自己将来要将新条例推广到全军,这不能都靠抄吧!

    “陛下真是英明,属下正在四处寻找书人,准备让他们先抄写一批应急!”蔡若水也跟着说道。

    “这此事待会儿再议!”赵昺一脸黑线地道,“林之武,你的差事做的怎么样了?”

    “陛下,属下会同倪统领从老营中选了五百人,又从护军中选了五百人,再加上侍卫营五百人,已经满额。听候陛下的下一步命令!”林之武听了立刻起身回答道。

    “不错,可当前营地刚刚筹建”赵昺听了点点头,想着自己过去都是等米下锅,现在却是水烧开了,米没有准备好,“这样吧,先从护军驻地中腾出块地方,年后将选拔出来的兵丁集中起来组织学习新条例。”

    “是,陛下!属下马上和倪统领去办!”林之武施礼道。

    “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全部交待完毕,扫视了众人一眼问道。

    “好,既然都明确了任务,便尽快落实。周主事留一下,其他人各自去做吧!”赵昺言道。

    众人散去,赵昺命人送上茶水,让周翔坐过来说话。其也是有眼力见的人,当然清楚小皇帝留下自己肯定是为了活字的事情,且通过几年的想出,他也摸清了陛下的脾气,凡是涉及到技术问题都会搞个明白才罢休,甚至会做出改进,因此没有多啰嗦,便将自己所知合盘托出。

    赵昺也算是搞明白了,为何宋人明了活字印刷,却又不愿意使用的缘故。因为就汉字印刷而言,使用活字有几个困难,不易克服:

    一、汉字数量庞大,使用活字印刷的话,常用字要准备几个、甚至几十个,为区分正文、注释,不同字体还要有不同的活字,一副活字通常要有两万个,普通从事印刷的人根本无力铸造;二、中国在金属活字上着墨技术较落后,印制出的书籍效果较差;三、活字比雕版程序更复杂,如排版工人要识字、排版后要校对、印刷完要将活字归位、再版要重排等。

    加之宋时有大量技艺精湛的雕刻工人,雕版成本长期保持在较低水平,且雕版可以保存,如有需要,只需拿出来便可使用,所以通常比使用活字印刷更划算。相反在刻工较少的高丽,政府长期推动活字印刷,使其活字工艺远同时代的中国,可谓是墙内开花墙外香。

    “原来如此,既然谁也不愿接咱们的活儿,那就自己干吧!”赵昺吧嗒吧嗒嘴道,前世棒子什么都跟中国抢,什么火炕是他们明的,拔河是他们最早玩儿的,端午节也是他们先过的,且雕版印刷术也让他们申遗成功了,难不成这活字印刷也让他们抢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