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眼见小皇帝兴奋的不得了,庄世林意识到自己随身带的钱太少了,他立刻返回吩咐人尽快弄些钱回来,而他也成了陛下采购团的成员之一,不过任务就是付钱。 壹看书 ·1kanshu·而在他看来小皇帝讨价还价的本事一流,但买东西的眼光实在不好,竟买些看着花哨其实却很廉价的东西,甚至是一些小孩子才喜欢吃的东西。而两个女孩嘴就没停,买的也尽是些胭脂水粉一类的小玩意,倪亮纯粹就是搬运工,将他们买的东西不断的搬到车上。

    一行人将府城转了遍,将两辆车装满才找了一家庄世林力荐的小饭铺吃了饭后才返回宫中,但他没有回东宫,而是直接去了太后宫中,献宝似的将自己买的东西一股脑让人搬了进去。王德却十分担心,虽然现在行朝四处颠沛,但是太后用的东西也都是最好的,宫中摆设也多是从临安带出的旧物和历次缴获中挑出的好东西。而陛下买的这些东西与之相比就是破烂一般,他担心太后见了会大发雷霆,斥责陛下轻视其。

    不过王德很快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只见太后和小皇帝娘儿俩亲热的坐在一起,陛下将自己买的东西一样样的打开,还滔滔不绝的跟太后述说着挑选的经过,与‘黑心’商家如何斗智斗勇才以最便宜的价格买下来的。太后拉着陛下的手笑着听,还吃了几口买来的小吃,连声夸好吃。而陛下是更为得意,让素馨将其买的小吃也拿进来几样给太后尝过。

    最后,太后一时兴起还将陛下买来的衣裙令人给自己换上,头上还簪了陛下买的花,虽然生生将一个雍容典雅的太后变成了一个乡间傻大姐,但是太后还是连夸好看,会买东西,称自己入宫前就想买这么一身却没能如愿,还是陛下懂自己的心思。众人惊愕间也只能跟着称赞。眼看天色已晚,太后又留饭,让小皇帝陪自己用了晚膳,这才埋怨了其几句,怪其不该私自出宫,若是出了事情让她怎么活。

    小皇帝当然是连声认错,保证下次绝不会再犯,并请太后责罚。太后板着脸用藤条拍了小皇帝屁股几下以示惩罚,可在众人看来太后哪里舍得,手都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说是打不如说是爱抚。听着小皇帝呼痛,脸也绷不住了,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又教训了几句,又叮嘱陛下不要太过操劳,要注意休息,并让窦兴取来些补品带回去给陛下补身子。而王德却挨了顿好骂,称再敢私自放陛下出宫,定要严惩,可临走时又让人赏了他封银子。

    “王德,今日的花销可都记下了?”从太后宫中出来,赵没有乘辇,而是步行回宫,他边走边问道。

    “官家都记下了,一共花费了二百一十六贯三百二十一文!”王德立刻回答道。

    “记着尽快算还给庄主事,不要忘记,否则就是欠了一年的债。  壹看书 ·1k要a ns看hu·”赵扭脸说道。

    “庄主事说不必还了,算是孝敬陛下了!”王德言道。

    “混话,朕怎么能随便收取臣子的孝敬,尽快送去。”赵厉声道,“你也记住,为首者不得收取下属的钱物,那叫受贿,若是让朕发现你敢向底下的人或是外臣索要财物,必打断你的手。”

    “是,官家,小的不敢。那今日小的等所花费的是不是也要算还给官家啊!”王德赶紧施礼道。

    “放屁,你们都是朕的臣属,花朕的钱是应该应分的,如何用得着你们还钱,此后不得再提!”赵爆了句粗口道。

    “小的记下了!”王德赶紧回答道。

    “官家,奴婢有些不明白,咱们买的都是些寻常之物,比之宫中的要差之百倍,为何太后还会那么欢喜呢?”可能与陛下出去胡闹了一天,素馨觉得与其亲热了许多,便大着胆子问道。

    “唉,你还小不懂得为人母者的心思。”赵叹口气道,“朕也知宫中的奇珍异宝无数,吃穿用度都较外边精细,即便宫中的平常之物也胜民间百倍,但是这些东西却无一出自朕之手,也非朕亲手奉上。”

    “这……这有什么不同吗?太后宫中一应之物也都是陛下令人布置的啊!”素馨听陛下说自己小,好像比他们大多少似的,可想想他的话又不大懂,于是再问道。

    “其实一个母亲无论她的身份是太后,或只是个普通的乡下女子,在乎的不是子女送给自己的是东西值多少钱,在乎只是你是否心中惦记着她。朕买的东西是不值钱,但是在太后看来那些东西确是朕亲手挑选,且费了不少心思的,那么即便只是寻常物品,她心里也是十分高兴的。”赵苦笑着道,这个道理是他来到这个世界才想明白的,只是再没有机会孝敬前世的父母了。

    “既然是孝敬太后的,官家还要不停的讨价还价,岂不是……”素馨点点头,却又想到陛下的小气劲儿,嘟囔道。

    “呵呵,今天是朕掏钱让你们买东西,不费你一文钱,那么你为何也要还价呢?难道你不知朕不缺钱吗?”赵听了反问道。

    “当然要还价了,否则岂不让那些奸商赚了,我绝不会便宜了他们的!”素馨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这不就是了,女人天性小气,太后当然也不例外,朕若是不问价钱便买下,太后问起会觉得自己有个傻儿子,被别人糊弄了都不自知,怎么会开心呢!”赵笑道。

    “对也不对!”素馨点点头又摇摇头道。

    “何解?”赵有些纳闷地问道。

    “今天我看上一个簪子,官家却不停的还价,而倪都统问也不问便替我买下了,我就觉的开心的紧!”素馨十分认真地道。

    “哦,你不提朕倒是忘了。”赵想起什么似的,转身对王德道,“王德,那支簪子是倪亮送给素馨的,让他算还给庄主事,朕不当冤大头的!”

    “是,小的记下了!”王德愣了下,见陛下挑了下眼眉立刻明白,大声回禀道。

    “不可、不可,官家早说了,今天所费全部算在官家身上的!”素馨听了大急地道。

    “哈哈,还说不小气,一听花费自家的钱就急了!”赵指指素馨大笑着道。

    “官家,不是那个意思的……”素馨听了羞臊之极,搓着衣裙道。

    “不要再说了,你斗嘴斗不过官家的。”苏岚见状拉拉素馨道。

    “王德,你留心下朝中谁家有未嫁的女儿与倪亮岁数相合,再问他是否合意,朕好使人去提亲。这傻小子朕不操心,连个娘子都讨不上!”赵摇头叹气道。

    “倪都统年纪轻轻便为护军都统,且尤为官家看重,若是听闻官家为其择婚,还不争相将自己女儿送上!”王德笑着答道。

    “哼,未必,就那么木头一样的傻大个谁家姑娘会看上他!”素馨在一旁却不无酸意地冷哼声道。

    “那有何妨,只要倪亮看上了,管她谁家女子,朕就指婚于他,看谁敢不同意!”赵却毫不在意地道。

    “是啊,官家出口成宪,谁敢不从。”素馨嘟着嘴道。

    “当然了,倪都统于朕有救命之恩,就是老天不同意,朕都要将其从天上拉下来打上五十大板,还不行就一百大板!”赵冷哼声说道,而眼睛却瞟了素馨一眼,看其憋屈的样子暗笑不已。

    “官家可不要浑说,大过年的要多说吉利话!”王德赶紧向老天拜了两拜说道。

    “好了,今天大家都辛苦了,你们将买来的东西分分便休息吧,朕买的东西余下的就赏给小黄门们吧,他们一年也够辛苦的!”到了东宫赵指指还剩下一车的东西吩咐道。

    “官家今夜还宿在淡泊阁?”王德听了吩咐迎上来的刘灵先将车上的东西收好,躬身问陛下道。

    “嗯,还在那里吧!”赵点点头道,最近一段时间他每日制定各项规划,淡泊阁中存着大量的图书和资料便于查找,因此这一段时间都在那里留宿。

    “苏姑娘便辛苦些,我将闲事处理了再过去值夜。”临近新年宫中杂事也很多,需要王德这个大总管安排督促,今天出去一天,而明日便是除夕,尚有更多的事务需要处理,而素馨毛手毛脚的,只有苏岚让他放心。

    “是,大官!”苏岚施礼道。然后便招呼几个宫女前去收拾、布置。

    “这孩子不错,做事谨慎、有条理,年后给她安排个职司吧!”赵看着苏岚的背影对王德道。

    “是,小的看苏姑娘也不错!”王德若有所思地笑笑道……

    淡泊阁并不大,在赵看来也就相当于现代一座三层的独栋别墅大小,底层面积有四百平米左右被他当做工作室和书房;二层小一些,分成数间,最大的一间作为自己的寝室,其它的作为洗漱、储物的功能房及轮值内侍和宫女的值房;三层则被辟为藏书阁,放置着他收集来的各类图书,及事务局和各省的公文;各层之间由两条楼梯相连。

    寝室南北通透,足有百平米,按照他的意思做了分割,一张宽大的床榻是必备的,可以用屏风和帷幔隔开,形成独立的空间。南边靠窗放着一圈矮榻,中间放置着一张宽大的矮几,摆放着文房四宝和一副镇尺,靠墙一侧还有一个小书架,他可以在此或坐或卧的读书、批阅公文,但这里绝对是私密空间,即便是近臣也不能进来的。

    赵洗澡更衣后,听更鼓声不过才是酉时,离自己平日就寝的时间尚早,便窝在矮榻上摆弄着从庄世林那里得到的几张盐引。说实话他觉得今天出宫最大的收获不是痛快的玩了一天,而是拿到了这几张盐引,并知晓其在市场上作为信用凭证流通起来。

    盐钞早在宋朝初期便已经出现,作为政府规定盐商凭钞运销食盐的凭证,由政府发行,令商人付现,按钱领券。发券多少,视盐场产量而定。券中载明盐量及价格,商人持券至产地交验,领盐运销,一身兼具有债券与仓单的性质与相关的交易特征,也可以看做一种有价证券。

    赵知道现代的研究成果证明盐钞之所以会出现货币化趋势,根本原因乃是‘盐钞可代表实钱’,有了稳定的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和储藏手段。而交引铺的出现和官府买钞场的设置对盐钞货币化起到了推动作用,买钞场对盐钞的收买为盐钞储备了大笔准备金,当然比之于私营的交引铺,官营的买钞场的信誉就更好。

    盐钞的原始功能是用钞请盐,而有政府的信用担保做背书,又使盐钞又具有了‘便换’或‘飞钱’的功能。有宋一代盐钞的货币化趋势总是不断加强的,而在商业贸易以外的其他领域盐钞的支付职能也得以广泛应用,到了南宋时期朝廷官兵赡给、籴买、犒赏、赐予之类的支付全是用盐钞,使得盐钞在诸多场合均起到一种名符其实的信用货币的作用,从而也推动了盐钞在商业上的应用。

    在赵看来纸币若是以金属货币为本位的一种货币,那么盐钞就可以认为是以盐为本位的一种有价证券。当然也知道要实现这种功能,首要的前提就是要确保盐钞数量与盐产量之间的平衡。他的列祖列祖也不是傻子,很快就发现只要控制盐钞的发行就能谋取利益。然而他们没有能有效的控制这种生财的手段,而是将盐钞给玩儿坏了。

    宋朝的实际情况常常是朝廷不顾盐产数量的多少,大批地虚额即发盐钞,只把盐钞当成了朝廷攫取财富的重要工具和手段。不顾客观规律的任性为之,是盐钞成了废纸,不仅丧失了国家信用,还最终将大宋的财政玩儿崩溃了,也将大宋朝玩的奔崩离析,让赵来给他们买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