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完了事情已经是正午,寺中准备好了斋饭送到屋中,因为太后下午还要听经便没有同席。这海南岛地处偏远,历朝历代就没有皇帝来过,而这庙自建成后迎驾也就是大闺女上轿头一次了。不说圣驾来此会给他们赏赐,就是转一圈都会让他们名声大振,引来无数的香客信徒,地位大大的上升。所以定然是尽心伺候,殷勤接待。

    赵昺看看送来的席面虽是素斋,但是也极为精致,比之自己平日所食也是强之十倍。他自然不会客气,可看看桌上几十道菜撑死也吃不下,便选了十几个菜让人盛了快马送回府城宫中给元妙尝尝。想想那老和尚也可怜,收了自己这么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徒弟不说,一直应承其的庙宇也未盖起来,还得天天为自己站岗放哨,也真够可怜的,自己如此也算是略表歉意。

    平日以身作则要节俭,但是赵昺也馋啊,可每个菜都尝了一口后,只留下三道自己爱吃的,剩下也全赐给随行的侍卫们和内侍们,否则也是浪费了。得得了半天,他也是饿了,将剩下的菜吃的盘干碗净。吃饱了困劲儿又上来了,可由于亢奋躺下又睡不着,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神经衰弱!

    此次会谈赵昺看似将自己的打算合盘托出,其实他也不动声色的挖了个坑。他记的美国学者塞缪尔·亨廷顿说过,在一个先进的国家里,军队是最先进的那一部分,而在一个落后的国家里,军队则是最保守的那一部分。这就是说,如果想让一个国家走向更加先进的话,军队应该走在最前面,应该在一定程度上领先。

    而美**队越来越有效地把商业模式运用到军队管理中之后,美国政府和企业反过来把军人当成了宝贝。美军的高级将领退休之后,经常会被不同的企业聘请去当董事长、名誉董事长,或是进入政府部门,为什么呢?一个是要借助他们在军方的人脉和影响力获得利益。但是另一方面,更是要借助他们有效的管理经验,强化对企业和政府的管理。

    这对赵昺不无启示,如此一来他可以利用军队培养出的干部,在恰当的时机由武职转为文职,从而削弱士人的影响力,逐渐达到文武平衡的目的。同样他也可以将一部分士人吸引进入军队,从而加强军队的文化素养,提高军队的战斗力。以此再推动对政府方面的调整,那时的阻力就会小的多了。

    最重要的是这个新的军事体系看似军政方面落入了被文臣控制下的兵部,可实际上兵部已经脱离了尚书省的管辖,直接隶属于皇帝领导,使赵昺掌控了军政和军令两个方面的权力,依然把军队置于自己的绝对领导之下。所以相权是被削弱而非加强,起码让文臣插手军事事务的难度加大,而限制他的朝议在军事方面将被架空,变成了单纯的参议和顾问,让他在调度军队上获得了更大的自由度。

    赵昺当然知道自己这么做其实也在给自己埋雷,起码工作量将暴增,当下自己不仅要筹划新军的建设,还要对军制革新的构想进行进一步梳理,对各自的权限划定,调整人事任免,完善规章制度、制定组织方案等等大量工作要做,以期尽快完成,为提高军队的部署能力和战斗力打下基础。

    “官家,小憩片刻吧!”苏岚看小皇帝躺下后辗转反侧难以安眠,轻声道。

    “唉,朕也想,可是头胀的厉害,难以入眠!”赵昺轻叹声言道。

    “官家接连多日晚睡早起,是太过疲劳了,奴婢为官家揉揉吧!”苏岚言道。

    “也好,试试吧。”失眠的滋味是最难过的,赵昺轻轻颔首道。

    “是,官家。”苏岚答应着往前凑凑,坐在矮榻的一头,手在小皇帝的头上掐弄着。

    “嗯……”苏岚的手很凉,贴在赵昺发热的脑袋上让他倍感舒服,而少女身上特有的体香也让他觉得十分安逸,身心俱爽之下使他忍不住哼出了声儿。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夫妇同罗帐,几个飘零在外头……”苏岚低头看着小皇帝,手轻轻的在他头上按压着,眼神中充满了爱怜,她觉得这个孩子活的太苦了。虽贵为皇帝却承负着复国的重任,当同龄的孩子恣意玩耍时,其却要每日伏案处理军国大事,不敢有丝毫懈怠,以致困倦到极致却难以安眠,她轻声哼唱着支曲儿希望能让陛下睡上一会儿。

    “……”赵昺对这首歌的旋律和歌词却极为熟悉,他没有想到这首歌竟然有这么长的历史,但是能听到前世熟悉的旋律还是让他的心安定不少,竟然在恍惚中沉沉地睡去。

    “官家……”看着陛下已经睡熟了,苏岚停下手准备挪开身子时,小皇帝突然翻了个身,脑袋枕到了她的腿上,并以两手搂住她的腰。这让她吃了一惊,慌乱之下惊呼出声想起身避开,可看到小皇帝安详的面容又放弃了,轻轻的抚摸着陛下的脸暗自叹口气……

    …………

    行驾一行回到府城已是傍晚,赵昺将太后送回慈宁宫后才回到东宫。想到明日便是腊月二十九日了,马上就要到除夕了,他便下令除轮值的内侍、仆役和护军外可以出宫耍一耍,同时命庄世林从自己的私房钱中拿出一笔款项赏赐给众人。当然额外又给帅府老人每人发了一笔过节费,而出征在外的几个将领包了个大红包,以显示皇恩浩荡。

    琢磨着自己忙忙碌碌又一年,累得跟狗一样还是有做不完的事情,再想罗马城也不是一年建成的,自己才‘九岁’,有的是时间跟忽必烈拿老儿耗。而工作还是要有张有弛,急也不在这两天,另外累死也没有人会给自己放假,只能自己心疼自己了,于是下令除非火上房、贼上门,其它的事情就不要麻烦他了,交由轮值的宰执和军机处处理即可。

    将忙于筹划新军的众人打发回家后,赵昺吃罢饭洗了个热水澡便睡下了,先把缺的觉补补齐。第二天睡到天亮才起,不过还是习惯性的扫了书案一眼,看上面空无一物这才安下心去给太后请安,顺便在慈宁宫蹭了顿好饭才回到东宫,可当真的闲下来却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变得无所事事,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倪亮,外边热闹吗?”在宫里转了一圈后,赵昺还是觉得无聊,突然停下脚仰着脸问倪亮。

    “当然热闹,明天就是除夕了,街里到处张灯结彩,到处都是采购年货的人!”倪亮嘴笨,说了半天也无法形容出城里热闹成什么样子。

    “陛下万万不能出宫……”王德却比倪亮机灵的多,一听话音便想到小皇帝要做什么。

    “小点声儿!”赵昺抬手捂住王德的嘴道,又左右看看,只有苏岚和素馨两人在侧。

    “陛下……”王德不敢去拨小皇帝的手,猴急的支吾着。

    “再哼哼就令你思过去!”赵昺瞪着眼厉声道,转脸看看其他几个人问,“你们愿意出去逛逛吗?”

    “你们……”王德听了大急,却又不敢说,只能挤眉弄眼的‘威胁’众人。

    “陛下要去哪我就去哪!”倪亮根本不怕王德,当没看见一样毫不在意地道。

    “你们呢?”赵昺瞅瞅苏岚和素馨道。

    “我……我也想去!”玩心儿还是战胜了恐惧,何况还有陛下做主,素馨犹豫了下道。

    “嗯!”苏岚也使劲点点头道。

    “好,那王德看家,咱们出宫!”赵昺放下手道。

    “官家,小的也要去!”王德哪里放心,阻止不成马上改了主意道。

    “这才像话,想当年咱们……”赵昺欲言又止道。

    “官家,那咱们还是要偷着出去吗?”王德也笑了,想当年自己跟着陛下在广州偷着出去寻宝,逛市场,还要躲着先生们,让他们满城的寻找。虽然也提心吊胆,却又十分惬意的。

    “还用偷着出去吗?你去找辆马车,咱们坐车出去,朕去更衣!”赵昺一挥手道。他也想从门出去,可宫中就自己一个孩子,无论怎么化妆也难以变成大人模样,出门就会被认出,随后太后就会知晓了。

    “是,小的这就去安排!”王德苦笑着道,弄了半天还是偷着出宫,只不过是坐船变成了坐车罢了。

    能够每日出入宫禁的车只有采办日用品的车,王德便以为陛下采买急需之物为名安排车辆出宫,他们几个人便易装猫在车里溜出了宫。而赵昺与众人约好,自己当然是主人,王德是官家,倪亮自然是保镖,两个女孩是丫鬟,要大家称他为六公子。

    有大内总管亲自驾车,又有陛下的令牌,车辕上还坐着个护军都统,守卫宫禁的护军谁敢检查。一行人顺利出宫,寻了个僻静的地方停好车,赵昺才下了车,可没走几步赵昺便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自己没有带钱。

    “王总管,带钱了吗?”赵昺先冲王德捻捻手指笑着问道。

    “公子,我没带……”王德摸摸衣袖,又摸摸怀里,沮丧地道。

    “你呢?”赵昺又转脸问倪亮道。自己当了皇帝后,已经很长时间不碰钱了,动动嘴就有人把事办了。

    “公子,我的钱都放在营中了!”倪亮低头道。

    “你有多少钱?”赵昺跟他也生不起气来,军中包吃包住包穿,他身上不带钱也正常,可还随口问道。

    “不知道,发了薪俸我就放到一个箱子里,也从未数过!”倪亮摇摇头道。

    “嗬……”赵昺用手点点他,忽然想起什么来,这孩子今年也有二十岁了,在这个年代也算是晚婚了,“倪状元殉国也有三年了,朕也该给你说门亲事,找个媳妇替你数钱了!”

    “嗯,全凭陛下做主!”倪亮脸红了下低声道,显然还有些不好意思。

    “好,看上了哪家小娘子便告诉朕!”赵昺笑笑道,又瞅瞅苏岚和素馨叹口气,这俩人估计也没指望了,可却发现素馨的脸没来由的也红了。

    “公子,要不我回宫去取?”王德上前一步道。

    “算了,来回一折腾,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大不了咱们今天只看不买!”赵昺苦笑着道,可心中还是有些不甘心,自己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却连口零食都没得买。

    无奈之下几个人簇拥着赵昺向主街走去,府城本来便是琼州的府治,是整个岛的政治、经济中心,当然也是最为繁华的。而行朝迁琼后,又涌进来为数众多的官员和驻军,这些人可都是抱着铁饭碗的,每月有固定的工资拿,加上他们的家属构成了为数不小的消费群体,将琼州的商业又推上了一个台阶。

    现在虽然已经是临近新年,但赵昺发现古代人和现代人过年的心态差不多,年夜饭没有吃,年货就好像永远差些东西,因而购物的人群并不少,说擦肩摩踵也不为过。而商家们更是抓紧最后的机会,大声的吆喝着招揽生意,热情的拉着顾客进店。

    无奈的是几个人囊中羞涩,几个人都不敢搭腔,只有小皇帝脸皮厚顺着问这问那,还有模有样的讨价还价,可最终都是难以成交。他们纳闷陛下怎么会对讨价还价如此娴熟的同时,却不知道还价是现代人必备的技巧,否则就是被人耻笑的冤大头。而更惊异的是其对物价十分熟悉,每每都能将商家杀的肉疼,可令人惋惜的是再便宜他们也没钱买。

    “那是不是庄主事的轿子?”赵昺突然发现一顶四抬轿子在人群中缓慢前行,他指指问倪亮道。

    “嗯,正是,咱们躲躲吧!”倪亮守卫宫禁对各家朝臣的轿子十分熟悉,点点头道。

    “不必,财神爷来了!”都说京城的官多,那么认识赵昺的人也就多,所以他们逛街的同时还要留心躲避不被人认出,可这回他决定不躲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