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以现代人的常识骑兵在相遇后两军对冲,以透阵而出,抢旗夺帅为猛将,并以此作为胜利的标志。 其实赵昺到了这里才明白大家都被说评书的给骗了,而真正能体现一支骑兵素养的却是溃退的骑兵,往往能快找到自己的长官和军旗,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重组并重新投入战斗。

    现在赵昺还明白了说书的嘴不能信之外,且有些‘民粹’主义大咖的话也值得推敲,反而在论战中总是被人狂喷的帖子贴近真相。不过让他在对喷中开阔了眼界,得以现在以审慎的眼光看待战争。这可以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谁能想到当日打无聊的‘不务正业’也能让他有了在世界的立身之本,起码把握了历史的趋势,得以选择最为合适的手段。

    其实在近代的历次战争中,英法等欧洲国家在争夺殖民地中都曾与游牧民族生过冲突,虽有胜负,可最终的结果都是以殖民者的胜利告终。但也有人会说他们是凭借这火枪、火炮,而非刀马骑射,事实上这用在骑兵上还真不是那么回事。

    法国在殖民战争中遇到的强硬对手主要是在环地中海地区,而北非和近东地区传统上都以骑兵著名。在阿布基尔湾战役,拿破仑的法国步兵同数量庞大的奥斯曼土耳其大军陷入胶着缠斗,此时缪拉将军率法国骑兵预备队全线冲锋,土军崩溃,法国骑兵挥舞着马刀把土耳其的步骑大军赶入大海。

    欧洲列强在殖民扩张史中靠着先进武器击败了所有古老民族,但它们的骑兵与被击败的对手一样,都用的是冷兵器而非枪炮,为何欧洲近代骑兵舍火器而取刀剑?马克思曾说:火药将骑士阶级炸得粉碎。但是,但骑兵并未因为火药武器而消失,反而日益成为战场突击力量的中坚。

    近代早期的骑兵也曾流行过被称为“半回旋”的火枪战术,但很快火器就沦为辅助武器。拿破仑战争期间,法军骑兵曾多次掏枪射击以试图阻止对方正规骑兵的冲锋,大多仍被冲得人仰马翻。实战证明,相比不太靠谱的火枪,刀剑才是骑兵的决胜利器。

    而那些被欧洲列强击败的骑兵,马上动作通常远比欧洲骑兵更熟练,可他们的马上杀敌技术,靠的是世代相袭和自我摸索。但而欧洲近代骑兵的战斗动作,是靠实战经验与计算相结合,不断合理化和规范,杜绝一切多余动作。如果有人认为蒙古骑兵败于英法骑兵只是偶然,而成吉思汗时代的蒙古骑兵必不至如此,那他一定要好好学习**语录:“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

    道理是这个道理,赵昺都明白,但是具体如何操作,他比对面这两位稍强点儿,一样是摸着石头过河。不过他还不能表现出来,可这与面子无关,若是自己都没有信心,底下这帮人会更加消极。所以尽管底气不足,赵昺也要把肚子鼓起来,先别管里边是宝,还是屎。

    现在话题已经聊开了,赵昺就要设法将自己的理念和目的告诉这两人,让他为难的是自己和他们存在着近千年的代沟,想用当下的语言说明白实在是困难,弄不好还得将自己当成妖孽。于是他只能转换下思路,变换下时空,将‘今’为古用,战例生在远离大宋之外数万里的另外一片大6上,反正大宋的人谁也没去过那么远,而内容就是英法等近代国家的殖民战争中的经典战例和著名将帅的战争思想,以此来给他们开阔思路……

    赵昺就从近现代骑兵与游牧骑兵的战斗方式和素养谈起。拿破仑在入侵埃及的战争中遇到了著名的马木鲁克骑兵。其坦承一个法国骑兵肯定打不过一个马木鲁克骑兵,不过他又说了后边的话:三个法国骑兵可以和三个马木鲁克骑兵打平手,一百个法国骑兵完全可以将一百个马木鲁克骑兵打败,而一千个法国骑兵完全可以将二千个马木鲁克骑兵一举击溃。

    事实证明拿破仑说的不错,自十九世纪开始,英法两国在全世界疯狂争夺殖民地,两国几乎与所有以骑兵闻名的军队交手,骑兵对骑兵的战力数不胜数,英法骑兵对传统骑兵都显示明显优势。为何他们能做到呢?因为他们现了能真正体现骑兵战术素养的,主要是临战队形的迅转换;溃散之后的短时间恢复、整队,以及高的步骑炮协同能力等。

    欧洲近代骑兵控制力的根源何在?英法这两个在殖民战争中表现最抢眼的骑兵之间的对比,或许是解开骑兵控制力和战斗力的最好钥匙。拿破仑战争时期的英国名将惠灵顿曾说:“我们的一个(骑兵)中队可以抵得过法国的两个,但四个中队便不及他们的四个,数量越多越比不上”。英国骑兵向来以马匹精良和个人技艺高闻名欧洲,但上升到一定规模层级反而不如法军,源于双方骑兵控制力的差距。

    当时的法军骑兵中队,整个队列被大量的军官和士官牢牢控制,分为前排指挥、中队主体和队列官行列三个部分。中队主体的四个部分又各有军官控制前排,两翼还有各自的士官保证侧翼的控制。以阵型为笼,以军官、士官为锁,有效防止了作战中士兵的涣散和逃逸。

    英军骑兵在中队两翼同样配置了大量军官、士官,后卫队列官也数量密集,但中队的前排指挥却只有中队长一人,这会不会造成前排指挥的薄弱?拿破仑战争中的大量战例恰恰证明了这一点——英军骑兵一旦冲锋就停不下来。他们在多次战斗中能依靠冲锋击败多个中队的法军骑兵,但随后几乎毫无例外陷入失控,士兵们不顾一切的冲锋追杀,秩序涣散,从而遭到法军骑兵预备队和溃散后重组骑兵的联合屠杀。

    由此可以推论,军官和士官的配置数量和位置,直接决定近代骑兵控制力的强弱,并维系队伍的纪律和士气。稳定、高效的军官和士官培养,得益于欧洲近代军事教育和军事操典,使其与传统军队的兵头、伍长在军事素质上拉开了距离。从文艺复兴时代开始,士官层级需要懂得一定数学知识,才能掌握计算尺,根据战场形势,相机变换阵型。

    拿破仑战争时期英军骑兵操典中,关于一个骑兵团的四个中队改变方向大约四十五度的队列变换操作规定,整个操作需要大约三十个单独的语言指令。除了骑术、剑术操练,军官要在士官协助下,定期演练队形变换,或规模更大的协同训练。

    近代骑兵能保证中队、团级协同训练的充分开展,以培养组织协同和组织控制能力。对于战争而言,这比所谓的“自幼骑马”和个人武艺要重要得多。建立在近代科学计算基础上的系统战术训练,形成适时强大的控制力,则是传统骑兵与近代骑兵之间难以逾越的“代沟”……

    “陛下是欲以新军为基础重新打造大宋的军队?”林之武听了半天,虽然对陛下所讲并不全懂,但是也明白陛下这次是想玩儿更大的了。

    “嗯,朕正是此意!”见他们终于开窍了,也算自己没有白说半天,点点头正色道。

    “陛下,若是此军练成,定会天下无敌,横扫四阖,成就一番伟业!”陈识时听了半天也颇为激动地道。

    “不错,不过这需要我们君臣的共同努力,此事是一项前无古人的壮举,将开创大宋新的历史,重塑江山,而你们也必定会永存青史!”赵昺满是豪情地说道,他知道年轻人需要的不仅是赞许,还需要激情,虽然这个馅饼画的有些大,但是也是必要的,这总归让他们看不到希望要好的多。

    “属下愿效死命,助陛下建功立业,成就不世之功!”两人本被赵昺洗了半天脑,听得也是热血沸腾,起身齐齐施礼道。

    “好,就让我们创造历史吧!”赵昺也站起身伸出两手道,可惜二人不懂其意,根本没有与自己击掌共誓的意思,只好尴尬的缩回手。

    “陛下,已过三更天了,早些安歇吧,明日还要陪太后去上香呢!”这时苏岚说道。

    “陛下,属下告退,三日之内定将重新修订的条例呈上!”林之武听了便知这是在下逐客令,连忙告退道。

    “哦,还有一事要注意!”赵昺却又叫住后退的他们道。

    “陛下还有何事吩咐?”两人只能止步再次施礼道。

    “军士们多是没有进过学的,书写条例和条令时一定要注意不要用那些酸涩难懂的词句,要直白易懂,言简意赅,便于记忆。”赵昺言道,他到这个社会一晃也有三年多了,却依然不习惯那些之乎者也,更喜欢大白话。而侍卫营及老营中也受他影响,识字、授课多用白话,让人一听就懂,其他人就不好说了。

    “陛下……”苏岚又沉声道。

    “好好,苏姐姐生气了,朕要休息了!”赵昺苦笑着道,赶紧摆手让二人告退了。

    看着两人走后,赵昺连打几个哈欠才觉的倦意上头,本还想在书房中凑合一宿,但是苏岚执意要他回到寝室,免得他又偷偷起身忙于公务。而赵昺迷迷瞪瞪的在其侍候下洗漱、更衣,待脑袋一挨枕头便沉沉的睡去,可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便被更鼓声惊醒,数了数现在已是丑时三刻,自己也就睡了一个多时辰,离天亮还有一个多时辰。

    赵昺想努力睡去,却无论如何睡不着了,便想起身去书房,可拉开帷幔看睡在床脚的苏岚睡得正香。想想自己这阵子没黑没白的忙乎,弄的这帮下人们也跟着他转。而作为贴身的侍女的苏岚更是时刻陪着,只有自己休息才能安睡片刻,便又打消了起床的念头。

    既然无法入睡,又没法起床,只好躺在床上想了。他忽然觉得人真有意思,起初自己为了活命忙乎,现在这一仗胜了起码能保几年平安,若是运气好还能和忽必烈谈谈条件媾和做个海外藩王,安度这一生。可随着几次胜利,自己也当上了皇帝,却又不安分了,想着要恢复大宋的荣耀,重归中原。可这个目标要是实现了呢?自己会不会要想着征服欧亚大6了,做个千古一帝啊!

    “呵呵……”赵昺想到这里突然觉的有些傻,不禁自嘲的笑出声来。想在自己的前世,整天想着能干出点事业来,实现自己能在这个二线城市买房买车的愿望,能在公司的高级管理层某个职位,最好能捞得第一桶金,融资创业,开创自己的一片天地,这就很满足了。

    “陛下……”

    听到苏岚的轻呼声,赵昺意识到自己的干笑声吵醒了她,便没有吭声,只是翻了个身假睡,否则她又要起身查看了。过了片刻听到苏岚出轻轻的鼾声便又正过身枕着双臂接茬想到,若是自己在前世真的开创了自己的事业,会不会有一天也像‘老板’似的在市场良好的时候盲目扩张,耗尽了资金,待市场一有风吹草动便又输的精光呢?

    “一定会的!”只稍微琢磨了下,赵昺就确定自己会的,因为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是圣人,**是永远难以得到满足的,就像当前的自己保住命,当上了皇帝,控制了朝政,却又打着复国的名义想着得到更多,且可以找到足够多的理由来支持自的**。当有人对时,又会设法避开,甚至动用私权去追求自己的**。

    一番细思之下,赵昺突然出了声冷汗,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于急于求成,不仅打破了历史的进程,还将引一场的新的革命,如此会不会颠覆当前的社会结构,破坏了阶级秩序,进而导致观念的崩溃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