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以最快的度吃饱了饭,赵昺就想登上沙堤查看敌情,庄思齐阻拦不住,只好跟随他循着堤顶向西走,上面本修有一道齐胸高的矮墙用以防御敌军的弓弩。. 但是有的地方被敌军的抛石机砸毁后还不及修复,只用沙袋暂时堆砌封堵住缺口,有警戒的士兵就伏在后边。

    “不必起身,小心鞑子的神射手!”每当走到走到缺口时,便有军兵起身行礼,赵昺急忙制止道。他知道一般的弓箭手射出的箭矢在七、八十步上有杀伤力,但是蒙古的神射手射出的箭矢在一百五十步外仍能夺人性命,同时这对自己来说也不安全。

    “唉……嗨!”赵昺虽然一再制止,但是军兵们依然坚持起身并挡在他身前,他忽然明白了。自己知道前方可能潜伏着元军的神射手,这些兵丁岂会不知,他们是在用身体为自己筑起一道肉盾,使得赵昺万分感慨。

    “陛下,还是不要再往前走了!”前方便是元军曾经突破的缺口,整个沙堤都坍塌下去了,一队兵丁正重新打桩,填塞沙袋,当然也是敌军重点袭击的目标,庄思齐急忙劝阻道。

    “也好!”赵昺看众人紧张的样子点点头道,但是他并没有下去,而是让警戒的兵丁散开,自己矮下身向外张望。只见滩头上敌军遗弃的尸体密密麻麻如同谷个子一般,而突破口处更是尸积如山,几以坍塌下去的沙堤平齐,由此可见当时争夺之激烈。

    “陛下,这里是当时战斗最为激烈的地方,敌军几次突入,属下将两个指挥的预备队都派到这里才杀退敌军,封堵住缺口,那真是拿人在填啊!”庄思齐仍是心有余悸地道。

    “陛下,最紧张的时候,统领都领着亲卫队冲上来与敌拼杀!”边上的都虞侯张琦插嘴道。

    “你说说当时的情况!”在阳光的曝晒下死尸散出令人作呕的味道,而残肢断臂、脑浆涂地的惨状让赵昺都刚吃下的饭一个劲儿的往上涌,他缩回身子,靠着沙袋蹲坐下说道。

    “陛下,当时正是潮水正高的时候,元军以千石以上的战船直接冲岸,虽然有些被击毁在海中,但是仍有大部分船只不顾伤亡的抢滩成功,使得一次上岸的敌军便会有数百人。”张琦回答道。

    “在前边这一段不足百步的城围前,敌军每次都投入数百人以密集队形起冲击,最多的一次足有千人。双方射出的箭矢在空中相撞,我们集中了十几门连弩炮集中射击都难以阻挡,让他们冲破了沙堤,最后我们集中了两个指挥的兵力,又两个队的掷弹兵才算是将突破口堵住,只投出的手雷就不下数百枚。”

    “嗯,我军伤亡如何?”赵昺点点头,眼前遍地的尸体就已经说明了当时的情况,这么窄的进攻面上投入上千人,几乎就是人挨人了。大他知道在冷兵器时代,进攻方无不是在特定位置和时间投入优势兵力来获取战术优势,密集队形更是保证己方投放数量的必要手段,而守方由于缺乏强大的拦截火力,往往利用密集突击肉搏便可取得良好的成效,这时往往比拼的是谁更为坚强,后备兵力和物资更为充足。

    “陛下,我军伤亡现在已有二千多人,阵亡不下五百人,尤其是守卫这段沙堤的两个指挥都损失过半,属下已经让他们退到后方休整,充作预备队!”张琦回答道,“当下敌军在我们正面集中了至少有三个万人队,可以任意选择攻击点,使我们又不敢集中兵力于一处。属下担心的是他们若是多点一同攻击,难免顾此失彼!”

    “陛下放心,后军即便打光了,属下也会守住河口两岸,决不让鞑子的脚踏上琼州的地面。”庄思齐对张琦的悲观十分不满,马上保证道。

    “很好,但是有时敌人肉多、血多一样能靠死打来消耗我们的兵力。鞑子擅于骑战,从而养成简单、粗犷的战术风格,进攻时惯于以密集队形反复冲击,因而我们还要加强火器的运用,必要时可以加大火箭弹的射角,缩短引信,靠空爆杀伤敌军,但是要通知前沿做好隐蔽,免得误伤。”赵昺当然不能坐视后军打光,可这个时候当然也不能批评庄思齐的盲目自信,可他知道只要火力强大,人再多也能将他们轰成渣渣儿,于是将自己刚获得的经验传授给他们。

    “对啊,若非陛下令社稷号支援我们,那一次还真是危险。而属下还以为火箭弹能成片的将鞑子炸死,是因为操作手的失误导致提前爆炸了,原来是陛下故意为之啊!”庄思齐听了恍然道。

    “这些鞑子不是蠢笨,便是中了邪,明知我们防守严密,还是不顾伤亡的猛冲,以致死伤枕藉不可胜数!”张琦却笑笑道。

    “你此言差矣,鞑子也不是什么妖魔,更不是傻子,这反而是他们的聪明之处!”赵昺听了皱皱眉道,“集中优势兵力,组织多波次的密集队形展开攻击,是敌将有意且行之有效的战术,他们是用多次冲锋,不惧伤亡的死打来消耗我们的防守力量。如此反复不仅导致我们伤亡的增加,也会让我们的军将产生情绪变化,不要以为第一次冲不开,第二次、第三次也冲不开,其实在在鞑子的每一次不惧损失冲锋下,我们的军将心中也在起变化,进而产生畏敌情绪,抵抗也会一次比一次地被削弱。”

    “陛下所言不错,若非陛下及时炮支援,彼时确有崩阵之忧!”庄思齐想了想说道。

    “嗯,你能有这种想法很好。”赵昺点点头道,“其实死打是一切战术行为的最重要的基础,这不仅是一支军队服从命令,不畏牺牲、敢于争取战斗胜利而应具有的素质。同时也是在缺少优势装备的无奈选择,如此打法尽管开始突破时会带来较多伤亡,但这些损失比慢吞吞全面进攻造成的伤亡要小得多,而且只要成功突破,就很容易趁势展胜利。”

    “陛下说的对,幸而今日后军坚持下来,守住了沙堤。”庄思齐舒了口气道。

    “今日之战,朕也感到侥幸,也没有想到鞑子会不顾一切的倾力攻琼。幸而我们是在据岛作战,无论是物资,还是弹药、兵员,都可以得到快补充。朕想若是我们是离岛作战,没有了充足的火箭弹、弩炮和手雷能否守得住阵地。在缺乏火器支援的条件下,是否也能像当前的鞑子一样,在久攻不下,伤亡惨重的情况下仍然能不畏生死的展开战斗,突破敌军的防线。在有些时候,我们也必须有鞑子这种看似蛮干的精神,这些不仅是朕,也是你们为将者所虑之事。”

    “陛下教训的是,属下明白了。”庄思齐若有所思地施礼回道。

    “据回报,现在澄迈和昌化水军已经迂回到敌后,阻断来援敌军,同时也截断了当前敌军的归途;白沙水军业已向敌护航船队起攻击,威胁到敌运兵船队。以朕所想,鞑子得知后路已断,必定会加紧时间调兵下船,以求在明日涨潮前攻破我们的防线,占据一块立足之地。因而在这段时间内,敌军会继续对河口和海田和新埠两岛动更为猛烈的进攻,你们也要做好夜战的准备。”赵昺向他们通报了当前的情况道。

    “陛下放心,属下定尽全力以保不失!”庄思齐再度保证道。

    “陛下,敌军兵力得到增强,若是对多个地段进行多路密集冲击,末将恐以后军难以应付!”张琦犹豫了下说道。

    “浑说,我们尚有兵万人,怎能轻言放弃!”庄思齐瞪着张琦厉声道,转而又对皇帝道,“陛下,即便后军战至一兵一卒,也绝不会让鞑子踏上琼州一步的!”

    “呵呵,有此决心甚善。朕已经下令调右军前来增援你们,申时前就会到达,殿前禁军也会在天黑前到达卫城。不过张琦说的不错,你们依然要做好恶战的准备。”赵昺笑笑道。

    “陛下,敌军若是多路来攻,我们又如何来守呢?”张琦问道。

    “这……”赵昺听了心中暗骂,老子也是头一次经历这么激烈的攻防战,可以说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还没有更多的经验积累,又能告诉他们什么呢?于是有些含糊不知如何作答。

    但是赵昺想了一下,敌军被迫采用密集的冲锋队形,正是因为在突击面上形成了需要大量的兵力兵器与狭窄的冲锋道路之间的尖锐矛盾,当然恐怕也是苦于部队装备不好,火力组织能力太差,干脆直接冲锋展开近战,以期抵消敌军占据地利的相对优势,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就要从这个矛盾入手。

    赵昺反过来再想,采取多路密集队形是为达到在最短时间内将最多的突击队进入突破口,然后以足够多的兵力兵器攻入纵深,撕开突破口,而对于突破口附近幸存的守军而言,多个梯队密集队形一**的进攻,毫无疑问正是他们记忆中的梦魇。但是‘人海’战术在多数情况下能够奏效,他以为主要还仍要归功于贫弱的守军火力。

    由此赵昺想到前世在吧里广泛争论的帖子,那是有关解放军人海战术的,对此是有褒有贬,当然那时自己也参与其中。现在想来都觉的可笑,简直就是一帮没有上过战场的小白们自说自话,妄自评论,不过那时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正确却也是引经据典,复盘旧貌,虽最终谁也没说服谁,可想想对于当下的自己却不无益处。

    那时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红军也处在配不齐枪、子弹少的可怜的状态下。基层指挥人员大部分未经过系统的军事训练,大量来自农村的红军士兵在参军后才开始扫盲,任何复杂的战术配合都无从谈起。其自然的结果,就是在进攻中偏好简单的密集队形。指挥员也要求,甚至鼓励突击部队用密集队形的集团冲锋,在第一线应展开优势的兵力,以期一举决战。

    制约近代中国步兵战术的这些要素同样适用于**军队。对于处于同样水平的**,红军这种战术百试不爽,取得了不少的胜利。但是进入抗日战争后,面对射击技术良好,火力占优且弹药充足,战斗意志顽强的日军,八路军密集队形就收获甚微,且会导致极大的伤亡。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初次对阵美军的志愿军还抱着打美械**的想法。

    在二战中经历了高强度对抗后,美军无论是自动火器、弹药数量,还是组织绵密持续的火网的能力都远优于**。由于敌人火力强大又有空中优势,指挥员往往仍本能的把突破口选得小一些,这一切往往都会造成志愿军最大程度的暴露了进攻队形过密的老问题,为了胜利往往不得不承受极大的代价。

    “敌军进攻队形密集、紧凑,是为了保证攻击力的持续性,因而我们不但要重视近战,还要注意打击敌军的后续梯队。在远程火力上我军拥有弩炮和火箭,这就可以进行大纵深的打击,使敌多梯队的攻击队形在接战过程中即受到全面的火力杀伤。”赵昺整理了下思绪,组织了下语言言简意赅地说道。

    “陛下的意思是要对后方敌兵实施不间断的打击,削弱他们的实力,这样一来即便敌前锋突破了我们的城围,而后续兵力增援乏力,也难以扩大突破口,向我纵深展。”庄思齐听罢琢磨了下说道。

    “不错。”赵昺点点头道,看来自己的表述能力还行,其能很快理解了自己的用意,“在打击敌后援的同时,还有敢于在近距离集中火力打击敌人,弓箭手集中向敌射击,掷弹兵向敌队形密集之处同时投弹,以求最大的杀伤敌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