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阿里海牙不仅对残宋的小皇帝突然将白沙水军撤出水寨感到不解,也对一直怯战的陈奕突然变的热心充满疑虑,因而急着动攻琼之战的他反倒有些犹豫了。但对于陈奕试试宋军虚实的建议还是表示支持,这样一来起码可以辨清蜡丸中信息的真假,也可辨清陈奕到底是什么态度。

    陈奕的实验很简单,按照蜡丸中传递的文书所言,因为各营水军倾巢而出迎战广州方向来敌,因而一旦敌军攻击浮城,将难以得到增援。所以令驻守各浮城的军兵一旦敌军大举来袭,在难以抵御和拦阻的情况下即刻焚毁浮城撤回港中,以避免损失。

    那么陈奕只需派出三支船队分别攻击敌军的三座海上浮城,若是接到命令的昌化、澄迈派出的浮城撤离,只有白沙水军顽抗则表明情况属实若是白沙水营一击即走,表明这是个圈套,是小皇帝想从海上起决战,从而减轻防守本土步军的压力。

    事不宜迟,在得到阿里海牙肯后,为防止宋军现信使没有返回,重新传递命令,陈奕立刻派出三支船队出海攻击海上浮城。在下午未时时分攻打昌化和澄迈派驻浮城的战船先后返回报捷,称一番激战后宋军焚城而逃而攻打白沙水军派驻浮城的船队直至申时过才回来,且损失了十数艘战船。

    陈奕急忙询问情况,领军千户回报称宋军浮城抵抗十分顽强,本来他们还担心宋军来援,可战至未时并未有敌来援,眼看就要攻破浮城的时候,他们派出的哨船现有大队战船出现在东边。因为担心难以抵挡便主动撤出战斗,准备返航,可这时才现出现的船队是自北向南行驶,抵近一看却是打着征讨占城的旗号己方船队。

    这个千户还算机灵,觉得征占城船队此刻出现在海峡太过蹊跷,因此没有再回军攻击宋军浮城,而是立刻回营报告。陈奕听了大惊,立刻来见阿里海牙禀告战况,并询问其是否知道唆都率军过境之事,阿里海牙接报后则坐在那里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都帅,难道你也不知道?”眼见阿里海牙坐在那里久久一言不,一副失神落魄的样子,凑上去小声问道。

    “此事本帅确实不知,他们怎能这样做,这不是陷本帅于不忠不义吗!”阿里海牙这才像是回过神儿似的叹气道。

    “都帅,我就说唆都和刘深靠不住,他们抢先行动连个招呼都不打便偷偷行动。不过恶有恶报,他们却不知琼州水军已然在前边等着他们,打他们个措手不及!”陈奕轻笑道,神情中不无幸灾乐祸之意。

    “唉,他们遭受宋军打击,对于我大元也无半点好处,也影响了大汗的一统天下的大业,我们应该设法救援才是。”阿里海牙想的却非如此,而是更为长远,脸色黯然地道。

    “是、是,都帅说得极是,不过事已至此,多思无益。而卑职以为此刻却是我们进兵的机会,一旦失去攻琼将更为困难!”陈奕暗骂阿里海牙迂腐,人家都把你甩了,还为其死活操心,不过嘴上却不能这么说。

    “陈万户的意思是应尽快起攻琼之战?”阿里海牙听了眼神凌厉的看向陈奕问道。

    “卑……卑职以为是的。一者事实已经证明琼州水军已经倾巢而出,我们大可趁虚而入攻取琼州二者宋军得知我们攻击琼州,必定会回军救援,也算是围魏救赵之计,大汗知道也不会怪罪三者潮期将过,我们再攻琼州就要等到下个月了。”阿里海牙此刻身上散出慑人的杀气,陈奕被吓了一跳,但他知道若是错过机会死的就是自己,一咬牙还是进言道。

    “似有些道理,我们起攻琼之役,他们必会撤回水师增援,他不仁我不能不义啊!”阿里海牙听罢点点头道。

    “都帅明见,卑职以为要战便越快越好,否则琼州水师击……他们已先行回营,我们又将面临一场恶战!”陈奕见其神情稍缓,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道。

    “好吧,立刻召集众将商议出兵之事!”阿里海牙想了想言道……

    阿里海牙击鼓聚将商议攻琼之事,众将以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应趁宋水军与征占城军麓战之际即可起进攻。他也当机立断命令各军即可登船,装载物资,向徐闻港集结,编组后寅时出海向琼州进。要说元军能打遍天下无敌手,却也真有本钱,寅时正全军登船在徐闻港外海集结完毕,与此同时并派出前锋船队侦察敌情。

    阿里海牙登船点将,副帅奥鲁赤领大小战船六百艘,本部兵马三万为前军担任先锋,强行登6夺取滩头陈奕率战船四百艘为左翼,抵御回军的宋水军,掩护大军阿里海牙自领战船、马船及运输船三百艘,脱温不花和齐荣祖两个万人队为中军以弘吉剌和扎剌儿两个骑军万人队为后军,待登6成功后,即可向琼州进攻,然后分作东西两路沿驿道直取崖州右翼只由水军派出战船百艘担任警戒,防备宋军其它两个水寨派兵骚扰。

    十一日卯时正攻琼大军逐次出,阿里海牙登上旗舰,此时天刚蒙蒙亮,他看看前后千余艘大小战船排出巨大的方阵,绵延十数里,点点桅灯犹如群星坠海,甚慰壮观。按出的时间推算此刻前军应该已经到了海峡中线,那时正好可以赶上涨潮,助他们登上滩头。

    阿里海牙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自己一动肯定会被宋军现,所以即已出就必须一击必胜,而从各军传来的信号看仍没有现宋军水师大队,只有几艘哨船远远的监视,根本不敢靠近。过了海峡中线天已经大亮,琼州岛犹如一只巨大的怪兽矗立在大海上,七星岭上升起的烟柱就像其喷吐的怒火。

    “可否现宋军水师大队?”行船海上与江河上大为不同,阿里海牙感到有些头晕便挥刀舱中,他掐掐额头问道。

    “禀都帅,前军和左、右两军都未现宋水军大队,但是前来窥探的哨船增多,都被我军战船驱离。”副将过来禀告道。

    “好,令前军加前进,务必在潮水到来时迫近海岸,做好登6准备。”阿里海牙指示道,“左、右两军不可放松警惕,尤其是左军务必严密监视海峡入口,防敌回援。”

    “是,都帅!”副将立刻出去传令。

    可能是临近涨潮,战船颠簸愈加厉害,阿里海牙一阵阵直犯恶心。而舱外已经有人在呕吐,这让他更觉难受,可自己为一军之,若是表现的不堪将极大的影响士气,因而只能眯着眼坐在椅子上,如此也只能让他感觉稍微舒服一点。

    “禀都帅,有人来报说出使广州的使臣回来了,要求见都帅!”

    “他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让他上船吧!”阿里海牙此刻正难受的紧,胃里翻江倒海一般,吃下的那点东西都涌到嗓子眼了,听报后还是一愣,使者一去数天连个信儿都没有,出海了倒追了上来。他想想强打精神道。

    “都帅,你们不是与唆帅约定昨日起攻琼之役,怎么今天才出啊?”使者上船之后便急急的质问道。

    “与唆帅约定?本帅不是派你去商谈此事吗,何曾有过其它的约定!”阿里海牙听了是一头雾水,反问道。

    “都帅,明明是你前日派人去传信的,末将还验过关防号牌确是我军中之物。”使者更是惊异地道。

    “你可认识那人?”阿里海牙确是比他还惊讶,站起身问道。

    “那人自称是都帅帐下的侍卫,末将瞅着眼生,可都帅帐下亲军上千又如何一一记的,因而末将并没有留意!”使者觉察到阿里海牙神色不对,小心的回答道。而心中却暗自叫苦,帅帐的亲兵大多数都是蒙古人和色目人,他们站在一起穿着军装几乎都是一个模样,自己又跟他们不熟哪里辨得清楚。

    “他们人呢?”阿里海牙突然有了种不祥的预感,急问道。

    “末将也在纳闷,前日与他们约好要在昨日一同回来,可谁知半夜里却走了,说是要归回报都帅,害的末将耽误了归程。”使者一脸郁闷地答道。

    “你可是否知道约定的详情?”阿里海牙已经预感到不妙,但仍故作镇定的问道。

    “禀都帅,唆帅并没有避讳末将。文中称潮期将过,我军将于明日起攻琼之役,届时请唆帅他们先一个时辰出以吸引宋军水师,待我军起攻击后敌军定会回援,唆帅便可借机顺利过境。末将虽为记得全,但内容大概如此。”使者答道。

    “坏了!”阿里海牙听罢直感到天旋地转,颓然道。

    “都帅,出了什么事?”使者急忙扶住摇摇晃晃的阿里海牙,让他坐下问道。

    “我们中计了!”阿里海牙的脸色变得极为苍白,身上的力气仿佛骤然被抽空,他摇摇头颓然道。

    听完使者的话,阿里海牙无比沮丧,自己千般小心,仍然未能逃出那小鬼的算计。此刻他将前后生的事情都想通了,陈奕在海边现的那具尸体根本就不是偶然,却是宋军的有意安排,而那个前往唆都营中送信的亲兵不用问也是宋军假冒的,因为自己压根就没有派出过什么信使。

    “他们太阴毒了!”阿里海牙无比沮丧地喃喃道。宋军利用那具尸体将假情报传递给了自己,利用他们急于攻琼的心情假意露出破绽,且想到自己不会全然相信,从而会去派兵攻打进行验证。而此时他们早已派出假信使到唆都处,表面上看是督促其履行约定,配合自己攻琼,实际却是利用双方的矛盾达成目的。

    阿里海牙知道,自己与唆都的矛盾基本上已经公开化了,而矛盾点就是谁也不愿意去充当诱饵。可那小鬼利用了这一点,其派出假信使告知唆都自己出兵的时间。唆都面上虽然答应了,暗地里却令打算盘故意拖延出兵了时间,欲待己方和宋军打起来后再借机渡海,躲过宋水军的拦截。

    不过此次双方都失算了,唆都看到的是己方起的实验性攻击,而为了验证情报是否是真的,他们出动了百余艘战船,攻击也极为猛烈。这在唆都他们看来正是己方已经起进攻,自以为是的以为宋水军必然会被吸引过来了,于是乎借机溜过战场,却不知正好钻进了宋军布下的圈套。

    “那现在为何这么平静呢?难道是……”而眼前的情形,让阿里海牙又纳闷起来,既然宋水军已经去伏击唆都船队,那他们既然已经做了周密计划,也绝不会顾此失彼让自己闯入空门的。那眼前风平浪静之下,定然是杀机重重,这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都帅,信使是不是副帅或其他几个万户派出的呢?”使者见阿里海牙小脸煞白,坐在那里自言自语,对自己视而不见,便上前问道。

    “嗯,也许是的。待本帅稍后查证,你也辛苦了,先下去歇息吧!”阿里海牙被从沉思中惊醒,看了使者一眼道。

    “谢都帅!”使者看出阿里海牙已经不正常了,说不定便会拿自己撒气,现在让自己走如蒙大赦一般赶紧告退。

    “去,把他关在底舱,不准任何人与其会面,也不要听他说话!”阿里海牙见使者出了门,叫过身边的亲兵吩咐道。他此刻已经明了,奥鲁赤和其他人绝不会瞒着自己与唆都联系,那小贼正是利用了双方联系不便打了个时间差让他们都钻进了圈里。而当下最重要的就是不让那个使者到处乱说,从而动摇了军心。

    “令前军全前进,到达后不需等待即刻起进攻命左军加强戒备,一旦现宋军水师务必将其拦截,若是有失军法论处!”阿里海牙知道此刻撤退已经来不及了,反而会被宋军追着打,前边即使是刀山火海也只能闯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