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陈奕听到阿里海牙有办法将白沙水师调走的话,小心肝是乱颤,说实话刚才自己所言都是临时挥,因为他断定阿里海牙是无法将宋军引开。  而经过几次较量,陈奕已经相信战胜琼州水师绝非自己说的那么容易,自己视为对抗琼州水师的主要武器抛石机在弩炮和火箭弹面前,就如同小孩子的玩具一般,根本无法与之对抗。

    再说这跨海登6作战,除了征讨日本之战大败而归外还没有一次成功的经验,陈奕自然也没有把握能把援军送上滩头。而他也相信宋军一定已经在海岸建立起了严密的防守体系,用一天的时间攻破无异于痴人说梦,可自己顺嘴胡说那些自以为是的蒙古人居然相信了。

    让陈奕害怕的是自己要为刚才的胡说付出代价了,若是不能做不到等待他的是什么后果用脚趾头都能想的到,那些蒙古人不会对投降的南人手软的。可现在已是骑虎难下,自己现在如果说做不到,恐怕都活不过午饭的时间,妻儿老小都会成为座上这些人的奴隶。

    “都帅,卑职想知道都帅是如何将白沙水军调离琼州的!”在众人的欢呼结束后,陈奕皮笑肉不笑地施礼问道。

    “呵呵,此事早已有了计划!”阿里海牙压压手掌示意众人不要再喧哗,但静下来后才道,“大汗在获知琼州余孽联络安南、占城欲对抗我们大元时,便定下了先取占城、攻下琼州,三去其二后灭安南之策。”

    “哦,大汗圣明。”陈奕抬手向天施礼道,“占城在三国之中实力最弱,琼州次之,只要先攻灭两国,安南便孤掌难鸣。而后南北夹击,则安南必败啊!”

    “嗯,大汗向来是算无遗策的。”阿里海牙点点头赞许道,“大汗也知残宋余孽中多为南人,擅于水战,又连败我军,士气正盛。所以才定下了明征占城,暗取琼州之计。”

    “那么我们此次挑衅琼州只是为了掩护唆都一路,而非是要攻其了?”陈奕有些迷糊了,搞这么大动静却只为给唆都打掩护也有点太那个了。而转念一想,这对自己未必不是好事,起码不用面对强敌了。

    “呵呵,陈万户以为我们兴师动众只为此事,那岂不是太高抬那帮残兵败将了!”阿里海牙摆摆手道,“本帅和唆都、刘深都曾与琼州之敌交手,知其水师擅于采用突袭之术,又依仗火器的犀利,若是大举通过海峡必被其袭扰,因而才福广行省水军大肆宣扬是要攻击占城,以此让琼州放松警惕,而你们才得以安全渡过海峡的。”

    “原来是这样!”陈奕低头喃喃道,略一思索便想通了其中关节,“都帅的意思是唆都会投桃报李,在我们起攻击的时候,他们施计将白沙水师的战船尽数调走,给我们留下登6的时间空当。”

    “不错,陈万户一点就通,我们正是如此计议的。在我们约定的日子中,唆都他们先行离开广州,经过琼州外海时,琼州水师必定会就近派遣白沙水师前往拦截或是监视,而我军则趁此机会起突袭,若如陈万户所言,我们必能一举攻上滩头,直取琼州府城。”阿里海牙笑笑言道。

    “都帅,可我们已经到了月余,为何还不采取行动,只怕拖得时间越长,琼州那边的防线会越加稳固!”陈奕皱着眉言道。心中暗自琢磨若真能如约定那般采用行动,还真有成功的可能,但是自己就要置于危险之中。即便护航船队能够抵住敌澄迈和昌化水军的拦截,可一旦白沙水师明白过来,而步、骑军又无法成功登6,自己就将面临敌两厢夹击,在后无援军的情况下只有死战一条路可走,甚至是全军覆灭之局。

    “本帅已经数次遣人前往商议,唆帅称粮草尚未准备充足、兵丁尚未征调完毕导致几次延后。不过本帅再遣使者前去联络,不日将有回讯的。”阿里海牙轻叹口气言道。

    “都帅,今日已是十二月初三,适合登6日子只有初七至十二几日,船队尚能借着潮水攻敌,可若是错过了便要再等一个月。”陈奕琢磨着总要给自己找些理由,一旦失败就罪不在己了,听罢立刻言道。

    “哦……”阿里海牙显然对此没有准备,沉思片刻道,“攻琼之事乃是大汗亲命,本帅业已立下军令状,要在明年二月前结束战事,然后全力攻灭安南,所以在这个月无论如何都要展开攻势。你们各军要做好出的准备,一旦得令便即刻展开。”

    “都帅,那边还没有联络好,此刻准备动兵是不是有些仓促?”奥鲁赤听了有些迟疑地道。

    “清剿残宋余孽乃是当务之急,一旦错过时机便要再拖延一年,而其经营日久攻琼将更加困难。本帅将会尽快与唆帅联络,协同行动,你们只需做好准备即可。”阿里海牙以不容置疑地口气言道……

    “末将遵命!”话已至此,大家谁也不敢再多言,齐齐施礼退出帅堂各自去准备。

    “异想天开,谁会去做冤大头……”陈奕到了帅府外,自有亲随迎过来,他怒气冲冲地冷哼道。

    “将军怎么啦?难道是都帅……”一个亲随牵马过来道。

    “他敢!此次攻琼离了本将军,他们能飞过去吗?”陈奕冷哼一声不屑地道。

    “将军,那又何必动气呢?”亲随扶他上马道。

    “张诚,你是不知,这群鞑子竟然那么好糊弄,都知道前边是个坑,谁又肯往下跳啊!”陈奕小声说罢翻身上马。

    “坑?!难道是让咱们去跳这个坑,咱们那可不能干啊!”张诚准备将马鞭递给陈奕,听了迟疑下道。

    “真当你家将军是傻瓜啊,那个坑是给唆都准备的,可是恐怕糊弄不了刘深那厮,咱们回去再议,否则弄不好逃不过这一劫了。”陈奕抢过张诚手中的马鞭狞笑着说道,双脚一磕马腹抢先走了,张诚也赶紧上马跟上去……

    …………

    广州城自宋元两军多次争夺后不可避免的衰落了,城墙彻底被拆除,连翼城、内城都没有剩下,府衙就如同一只被褪了毛的凤凰暴露在人们的视野中。此时尽管雨季已经结束,天气渐凉,没有了城墙的遮护,显得愈加阴冷,曾经的繁华也如过眼云烟,大街上再难见熙熙攘攘,操着各国口音的蕃商和夷服的西域来客,最多的却是带着两湖口音的军兵四处闲逛。

    府衙可以说是战争的重灾区,不论谁入主都免不了被重点照顾,府库、仓廪早已空无一物,花苑中倒有股芳草萋萋的美感。保存最为完好的只剩下大堂和后堂,不过其中的物件早就横扫一空,临时拼凑起的家什与还算堂皇的大堂显得极为不协调。而此刻进驻的新主人似乎也并不在意,案几上都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堂前的台阶上也满是落叶,而后堂中却传来阵阵的酒肉香气。

    “唆帅,干了这碗酒!”后堂中赵昺曾经的小书房已经四壁皆空,只剩下简单的几榻尚存,现在两人相对而坐,长几上摆着几样小菜,边上的火盆却是炉火熊熊,上面烤着一只羔羊,刘深端起酒碗劝道。

    “刘帅,阿里海牙那边已经急了,又派人催促,问我们何时起航!”唆都喝下碗中的酒,抹抹粘在胡须上的残酒说道。

    “看着做什么,给唆帅倒酒啊!”刘深却似没有听见一般,吩咐一旁的侍者道,“肉烤好了没有,快点切了端上来!”

    “刘帅,你看怎么办,他们要在近几日开始攻琼,要我们配合!”唆都见刘深不接话茬又说了一遍道。

    “阿里海牙欺人太甚了,他要咱们如何就如何啊?不要理会他。”刘深端起碗又喝了一大口后,将碗在桌上重重一顿道。

    “刘帅切不要如此说,我们都是为了大汗吗!”唆都拿过酒坛给其斟满道。

    “为了大汗不假,可阿里海牙算什么东西,仗着镇南王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咱们配合。他调荆湖水军入广,要在广州中转,咱们不但要供给粮草,还要为其遮护,傻子一般的大喊大叫要聚兵攻打占城,唯恐天下人不知,那占城只怕早就做好了抗击的准备,我们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才能登岸。”刘深已经有了五分的酒意,拍着桌子吼道。

    “刘帅勿要因为这些小事而生怨,他们不也在与琼州军接战,将注意力吸引过去,掩护我们过境吗?”唆都其实也对阿里海牙的所为有所不满,可为了大局还是安抚道。

    “狗屁,真当咱们是傻子什么都不知道吗?”刘深却是火气更旺,话语中也不再客气,“他们以为只派几艘小船去寻衅便能让那小皇帝上当,据我得到的线报,现在他们不仅连吃败仗,却又惹的宋军已经封锁了海峡,并在海中设置了浮城拦截过往船只,现在片板都难以过海,他们是无计可施便又想拉咱们下水的。”

    “刘帅,可派来的使者称他们与琼州水师交战十数次,现已成功将敌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只要我们能将白沙水师调离一日,他们就能冲破封锁,直抵琼州了。”唆都又解释道。

    “诶,唆帅怎么如此容易相信他人。陈奕那厮最是会虚与委蛇,谎报军情,杀良冒功什么时期都做的出来,他们说与宋军交战十余次,死伤两千多人,损失战船上百,其中只怕将这么大点儿的冲突都算上了!”刘深根本不信,用手指在几上捻起掉落的一块豆粒大小的肉渣言道。

    “呵呵,刘帅多虑了,阿里海牙为人最是公正,出事也算公平,绝不会任其胡乱作为的!”唆都不大相信地笑道。

    “我多虑了?若非不是我多虑了,都如唆帅这般实诚,只怕我们早被阿里海牙填到坑里了!”刘深放下剔肉的刀子,往前凑了凑冷笑道。

    “此话怎讲?”唆都听了一愣,反问道。

    “唆帅你想,阿里海牙出的主意是让我们大张旗鼓的称要攻取占城,以此掩护他们悄悄的调军征讨琼州。然后他再派兵挑衅琼州将注意力引向自己,以便我们能调集兵力过境琼州,这看似是十分聪明,其实不过掩耳盗铃之举,也可以说是为了敷衍唆帅和我。”刘深指指唆都,又点点自己道。

    “此话又怎讲?”唆都不知道是脑子笨,还是酒喝多了,琢磨了一会儿依然没有想通其中的缘故。

    “唆帅啊,你想他们已经将兵力悄然调集完毕,按理应该突然起进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才是上策吧?”刘深言道。

    “对,攻其不备乃是用兵之道啊!”唆都点点头道。

    “可他们反其道而行之,却放弃这大好的机会,主动挑起战斗,这岂不是欲盖弥彰!”刘深敲打着桌子道,“而我们都与那小贼交过手,也都吃过他的亏,别看其岁数笑,狡猾却堪比草原上的老狐狸,能不引起他的怀疑吗!”

    “嗯,有些道理,若是我定然会怀疑,可阿里海牙也非庸人,难道他不知自己的计划有漏洞吗?”唆都喝了口酒想想道。

    “唉,这让我怎么说,阿里海牙的水军去岁连港口都没有出便被那小贼烧了个精光,以致攻琼之事拖到了今日。而他也正是太过精明了,才想到把我们当做垫脚石,其先以好言哄骗我们达成协议相互支援,而后再他调兵完成后打着支援我军的名义挑衅宋军,达到让我们将宋军主力吸引开方便自己用兵的目的。其实是祸水东引,让琼州误以为我们才是攻琼的主力。”

    “大帅,肉烤好了!”这是边上的厨子将一盘肉送上道。

    “滚,肉都让人家吃了,本帅也让人家吞了!”唆都余怒未消,对厨子喝道,“一旦琼州水军尽数用来对付我们,其便可以从容渡海攻琼,而我们恐怕连占城都到不了便损失殆尽,阿里海牙你真毒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