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郑虎臣在小皇帝的下手坐下,却也只敢半个屁股挨着凳子,而小皇帝像似没有看到他一般,仍然埋头于公文之中,一句话也不跟自己说。如此反而让他更加难受,甚至不如刚才跪在地上,两手扶在膝上不安的揉搓着衣服,心道解围的人怎么还不到啊!

    “郑主事,请用茶!”

    “哦,谢姑娘!”正当郑虎臣如坐针毡般的难受时,他现刚刚为自己求情的小姑娘捧过茶来,急忙接过来谢道。而小姑娘只是笑笑微微下蹲施了个福礼又退到陛下身边,将批阅过的公文重新分类整理,这让他十分诧异。

    郑虎臣知道小皇帝一向对保密工作十分重视,呈送上来的公文除了王德和两个挑选的小黄门以外,并不会让其他人碰的,而据他所知那两个小黄门还是不识字的。可这个小姑娘他知道是在攻取泉州之后,自抄没叛逆的家属和奴婢中选进宫的,没想到短短几个月不但取得了小皇帝的信任,似乎还有点什么在其中。

    “难道是陛下……也许只是对她有些依恋吧!”郑虎臣想到这里偷眼看了小皇帝一眼,只见其一边批阅公文,一边还抓取碟子中剥好的果仁塞到嘴里,而坐在椅子上两脚还不着地,再怎么看也是个孩子。因而他很快否定了那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暗自嘀咕道。

    “朕都让你气糊涂了,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陛下,经全力调查,已经有些眉目了!”正想着小皇帝是不是已经开始对女人有兴趣的时候,小皇帝突然问,他抬头一看其已经批阅完最后一本公文,急忙起身施礼道。

    “哼,还敢说全力,早干什么去了?”赵昺冷哼一声不满地道。

    “是属下督促不力!”郑虎臣赶紧再施礼承认错误道,而当他再起身时习惯性的看看周围时,现小姑娘已经悄然退下,还将门轻轻带上,暗叹这小姑娘真是懂事、明事理、知进退,也难怪陛下会喜欢。

    “车轱辘话不要再说了,说点儿有用的!”赵昺轻敲了案几十分不耐烦地说道。

    “陛下,属下业已查清,此次荆湖元军大举南下是以镇南王欢脱主持,荆湖行省左丞阿里海牙为都元帅,以荆湖行省宣慰使奥鲁赤为副帅,原我朝叛将陈奕为水军万户。据属下分析正如陛下所料,敌军是欲两路进兵,一路以荆湖行省为主力攻琼,另一路则由福州行省和广东行省之兵为主力讨伐占城!”郑虎臣回禀道。

    “嗯,这与审俘的结果正可以相佐证。”赵昺点头道,“可朕就纳了闷,你们事务局再笨蛋,沿海各港多出那么多的战船也不会看不到,但怎么就没有一次报告现异常呢!”

    “这……陛下,这其实真的不能全怪属下!”郑虎臣犹豫了一下还是觉的需要向陛下解释,自己这锅背也就背了,可不能让下属那么多的探子们跟着背锅。

    “呵呵,是不是不忿朕骂错了你?”赵昺看向局促的郑虎臣笑笑道。

    “属下不敢!”郑虎臣急忙起身施礼道。

    “敢不敢都说出来了,朕倒是想听听他们用了什么高招儿!”赵昺压压手让他坐下道。

    “属下接到陛下的命令后,立刻飞鸽传书对岸各个站点,让他们根据陛下的分析在各个港口、水道附近搜寻,尤其是以一些肉、菜消耗异常的乡镇为重点进行排查!”郑虎臣回禀道,“经过连夜的查找及渗透进敌帅府的探子传出的信息,两下结合分析后正如陛下所想,敌军是采用伪装成商船的方式,小编队、多批次通过海峡的。而这个时节,一些商船会利用信风未到的空隙,前往沿海各处收购粮食和土产,并偷着推销自己所携货物,以逃避关税,因而探子们虽现商船比往年增多,却也没有引起过多的关注。”

    “嗯,这个理由倒也说的过去,可朕仍然好奇那么多的战船他不可能都分散于各地,却又如何藏起来的呢?”赵昺嗯了声,算是认可了这个理由。

    他知道走私这种事情从古至今上千年就从未禁绝过,一些外藩来的商船为了逃避关税,往往不会在指定的贸易港停靠,而是选择在临海的小港口或是渔港中停靠,甚至在外海上进行走私买卖。而今年泉州被自己闹得翻了天,沿海水军又被琼州水师压制,不敢出海稽查,因而那些走私者钻这个空子的不再少数。今年琼州靠着关税低、甚至免税就吸引不少商船前来交易,所以商船往来比往年多些却也显得正常。

    “陛下,敌军十分狡猾,他们恢复了一些过去被废弃的旧港,外围保持原貌,但是内里却设防严密,不仅修建了水寨,还在6上和要地布置了大量抛石机以防我军偷袭,另外还有伪装的渔船在港口外游弋进行警戒!”郑虎臣指着铺开的地图指点着回答道,“另外,敌军有大量敌船顺河口驶入河道隐于河汊之中,并派军封堵上游,严禁一切船只经过。”

    “卵洲湾、鹿洲湾、徐闻港这些港口皆曾被我军扫荡、摧毁,早已成为废墟,不仅你们想不到敌军会把战船藏在那里,哨船也前往很少探查,有此失误倒也可以原谅。但是事务局的探子不比其它,他们是朕的眼睛、鼻子、耳朵,应该更为灵敏、警觉,即便细微的变化也不能放过!”赵昺看过地图,被选中的地方不是地方偏僻,便是外围有沙洲遮挡,若不深入还真难以现其中的变化。尤其是将战船藏于河汊之中,那里不仅补给困难,且要整日生活在水上,艰苦可想而知,因此更是让人难以想的到。

    “陛下教训的是,属下谨记在心,定不负期望!”郑虎臣再次起身施礼道。

    “朕不要这些虚话,要的是真相和实情!”赵昺抬手让其起身,缓了口气又问道,“现在当面之敌有战船多少,兵力如何,可曾查探清楚?”

    “陛下,由于刚刚入手,只查到粗略的情况,详情还得后报。”郑虎臣答道,“当面的敌军以南调的荆湖水师及屯驻广南的兵丁为主力,阿里海牙又以征占城为名征调两万畲族土军及各硐俚兵万人,兵力应在十万人上下,大小战船千艘左右。”

    “屯驻广州的征占城之军号称五十万,战船两千艘。但属下已察明实有兵力应在六万人,大小战船六百艘,由唆都和刘深分领水步两军。但是有一事有些奇怪,让人琢磨不透……”

    “哦,那两人又搞什么幺蛾子,说说看!”赵昺听了来了兴趣问道。

    “陛下,阿里海牙这边是偃旗息鼓暗中调动兵力,而唆都却是大张旗鼓唯恐人不知他们要征讨占城,战船水师更是屯驻在广州湾内,如同示威一般。这即便有不惧占城之意,却也有违兵法之道啊!”郑虎臣说出自己的怀疑道。

    “确实反常,可他们是要做什么呢……”赵昺摸摸下巴道,一时也搞不明白他们的用意。

    “陛下,应知事前来觐见!”这时王德进来禀告道。他看到郑虎臣已经坐在那里便知没有事儿了,笑了笑冲他微微点点头。

    “哦,朕正有事欲与先生相商,快请!”赵昺笑笑道。这几日他心中未解的谜团太多了,正需要与个明白人商议,连声相请。

    功夫不大,应节严进殿,先与陛下见礼寒暄了几句,便问起战事。赵昺详细讲了经过,又说了当前采取的措施及与众将商议的结果。郑虎臣也把当前获得的最新情报复述了一遍,让应节严了解了当前的形势,及所面临的难题,希望老头儿能给出个答案。

    “陛下所虑是担心广州攻占城一路兵马转攻琼州,如此我朝将面临极大的压力,是也不是?”应节严听后沉吟片刻言道。

    “先生所言正是,朕正是担心此时,届时我们两面受敌,即便胜了也是兵力大损。而以琼州一地之民力重建官军,将是十分困难的事情,复国也将遥遥无期了。”老头儿的话正中他的心事,赵昺点点头道。

    “陛下,以臣浅见,他们一静一动是欲搅浑这潭水。从而让我们辨不清他们目标,分不清主次,以便浑水摸鱼,乱中取胜!”应节严分析当前的局势道。

    “搅浑水?!”赵昺看看郑虎臣,其也是一脸迷惑,皱皱眉反问道。

    “对,只有把水搅浑了,他们才能达成攻取琼州,顺利征伐占城的目标。”应节严言道。

    “知事以为陛下的判断是正确的?”郑虎臣正正身子道。

    “陛下起初的分析不错,但是接连生的事情又让陛下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事到临头反而犹豫不决了!”应节严喝了口茶笑笑道。

    “先生的话真是一语中的,朕现在脑子成了一团浆糊,已然失去了对局势的判断力,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赵昺苦笑着说道。

    “陛下并非是迷惑了,而是关心则乱。如今琼州面临着陛下继位以来的一场最大危机,若是败了行朝将被迫撤离,复国更成奢望。正是因为陛下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做出决策时便难免患得患失!”应节严转向小皇帝说道。

    “呵呵,先生之言让朕茅塞顿开。但是先生又为何断定只有一路攻琼呢?”赵昺还是希望自己的判断能从应节严那里得到证实,又笑着问道。不过他明白老头儿说的十分正确,自己的心理素质与那些久经考验的老官僚们相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儿,离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更是差远了。现在别说是泰山,就是琼台山塌了,自己都得跳到海里去了。

    “陛下,就从唆都一路说起,他们以征占城为名大张旗鼓的调动军队,征募士兵。以臣看来他们虚张声势有两个目的:一是以此掩护荆湖水师南调,那样广州出现大批战船不会引起我们的怀疑,然后又伪装成商船悄悄离港,同样让人看不出破绽二者正是他们对陛下十分忌惮,才会一再宣称自己是前去征伐占城的,以免遭到我们的拦截。”应节严略一沉吟说道。

    “怕朕?!他们为何要怕朕?”赵昺听了皱皱眉不解地道。

    “陛下啊!”应节严叹口气有些无奈地笑道,“刘深在七洲洋被陛下打得全军覆没,只身重伤逃走,不但受到忽必烈的严厉训斥,还在家养了半年多才恢复,他能不怕你吗再说那唆都刚刚被陛下耍了个溜够,在眼皮底下抢了泉州,儿子也被俘获,围城月余却仍未能夺回城池,一世英名毁于陛下之手,可以说是对陛下又恨又怕!”

    “即便如此,他们大可选择悄无声息的的通过琼州外海,不必与我们接战啊!”赵昺转了转脑袋,还是有些不解地问道。

    “陛下问的好。”应节严点头道,“其实陛下早已识破了敌人的计划,阿里海牙正是欲在唆都率领的征占城船队通过时起攻琼之役。而刘深是十分清楚我们琼州水军的战力的,他当然不愿意弄假成真,冒着被我们攻击的风险去给阿里海牙创造机会!”

    “先生的意思是他们之间有矛盾,为求自保才会通过这种手段告诉我们的。但他们若是隐真示假,我们岂不吃了大亏?”赵昺听罢解释有点明白了,唆都和刘深都不想当冤大头,所以才会主动暴露自己的意图,使自己得以顺利通过琼州外海,却将阿里海牙给卖了。即便在应节严那里得到明确的答案,可他还是不敢大意,因为自己真的输不起。

    “陛下还是放心不下,那只有把水搅得更混一些了!”这时郑虎臣插言道。

    “搅浑水?嗯,很对!”赵昺愣了一下,现在水已经够浑的了,可其还要再搅,再稍一琢磨就想明白了其用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