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到帅府后院,王德已经命人将皇帝常用之物布置好,被褥、帷帐都换过了。  赵昺回来洗漱后躺在床上却一时又无法入睡,满脑子都是这两天生的战事,他虽然根据各军报告中的蛛丝马迹窥破诡计,可仍然捋不出个头绪。自从崖山之战后已经近一年,宋元水军少有冲突,当然这也是因为双方实力相差悬殊,但元军突然来了这么一下子,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无论是以兵法论,还是常理言。大战之前作为进攻一方的主帅都会极力隐藏自己的战略意图,暗中调兵遣将,以求突袭之效。按说对手这招儿瞒天过海玩儿的十分漂亮,不仅骗过了自己的水军,也骗过了无处不在的各方探子。赵昺估计暗中入广的战船数量应比各营巡船日志记录的只多不少。

    按说在如此有利的条件下,敌军完全有可能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可让赵昺十分不解的是,其又为什么自爆行迹,将实力显露出来呢?他们是在试探,还只是想杀杀自己的威风,又或是为了掩盖更大的阴谋呢?根据眼前的线索他难以做出进一步的判断,想不出对方手中到底攥的是什么,而自己也只能处处设防,陷入被动之中。

    “难道他们改了主意?在玩儿暗度陈仓。”赵昺想到这猛地打了个激灵,一下坐了起来。

    “官家,怎么啦?”睡在床脚的王德听到动静,赶紧起身问道。

    “没事!“赵昺摆摆手,让王德噤声,想抓住刚刚闪过的灵光。此前,雷州方面一直是静悄悄的,但是广州方面却是如火如荼的增兵,战船数量和兵力都远过去获得的情报。至十一月初已达八万余,各种船只千余艘。由于早已获知唆都要攻占城,调动兵力也是正常,且当前正是各地行商6续来此贸易的时候,船只进出频繁各港不算新鲜。

    加上泉州被自己折腾了个底儿掉,广州这里热闹些也说的过去,所以并没有引起赵昺过分的关注。现在想来敌军正是借着种种看似正常的情况为掩护,完成了荆湖和京西水军从北到南的调动和集结。并以广州为中转地递次向雷州转进,骗过了琼州的眼线。

    “一定是阿里海牙这老狐狸策划的此次行动!”赵昺喃喃道。以他对当前元军几个主将的了解,只有其有这个能力,那个新来的镇南王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渣渣,并没有显露出什么军事方面的才能,据报其一直在鄂州帅府吃喝玩乐呢,根本就没有南下领军的意思。

    想着自己“出道”以来都是算无遗策,今天却被人家耍了个溜够,到此时还弄不清其意图,赵昺不免沮丧。可他十分清楚自己只能胜不能败,因为老天爷没有给他第二次机会,失去琼州这个立足点只能流落异乡,而在海外建国也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要知道周边的那些小国比之琼州还要荒凉愚昧,过着住草棚、刀耕火种,茹毛饮血的日子,弄不好去了反而给人家加了盘菜。

    “阿里海牙到底想干什么呢?”赵昺知道怨天尤人,撒泼耍赖都不管用,困难还需自己解决。于是重新静下心来顺着刚刚琢磨到的思路接着捋,阿里海牙在悄然完成兵力集结后又主动暴露,其觉不是闲的蛋疼只为向自己示威。以他所想其多半是借此吸引自己的注意力,从而掩护另一个更大的行动,只是他一时看不透阿里海牙布下的迷阵后边藏着什么……

    ‘咚咚……’更鼓再次响过,王德听听此刻已经是丑时了,而小皇帝不睡他也只能陪着。屋里没有点灯,他借着从窗户中投进的月光瞅瞅帐子后面,陛下还坐在那里,身上裹着丝被,两手扯着被角,只露着张脸,如老僧入定一般盘膝而坐一动不动,嘴里还不时的念念有词,对外边潮水出的如雷般的涛声充耳不闻,不知道其再想什么。

    “啊……”昨天已经折腾了一天了,王德虽没有参与军国大事的资格,但是小皇帝吃喝拉撒睡这一摊子事情都归他管,跑前跑后也是不得闲,出来进去的他也要陪着。总算议完事其又撒癔症,坐在那里不睡觉,他也是有些熬不住了,只觉一阵困意来袭嗓子眼紧,王德急忙捂住嘴,将到了嘴边的哈欠生生给堵了回去。

    ‘吱扭吱扭……’上涨的潮水到了最,携着清凉、湿润的海风吹了进来,没有关闭的窗扇出令人牙酸的怪声,王德知道小皇帝呆时对外头的喧闹可以充耳不闻,而对自己身边的一点动静都十分敏感,因而蹑手蹑脚地摸黑儿走过去将支杆撤了下来,关闭了窗户,吱扭声没有了,屋里似乎安静了许多。

    “把窗户开开!”赵昺又不是真的和尚,自然耳朵也无法隔绝外界的声响,突然安静了下来,他皱皱眉头突然道。

    “是……官家!”虽说王德知道屋里只有他和小皇帝两人,可突然传来的声音还是把他下了一跳,回头看看急忙答应着又将窗户打开,‘吱扭吱扭……’让人心里无比厌烦的声音再度响起。

    “好了,关上吧,咱们睡觉!”片刻之后,赵昺突然叫道,然后翻身躺下。

    “唉……”王德不知道小皇帝捣的什么鬼,也只好将刚开开的窗户又关上,待他转身的功夫小皇帝已经出了轻轻的鼾声,他长叹口气给陛下拉上被子,也摸索着在床脚躺好,很快便进入梦乡……

    …………

    天刚亮,赵昺就被王德叫醒了,称枢密使张世杰带着一干人等到了水营等待觐见,这让他十分不情愿,觉得自己也就刚刚眯了会儿眼,打了个盹儿的功夫。可想想今天的事情还很多要做,吭哧了一会儿还是爬了起来,洗脸漱口后又吃了送来的早膳才更衣到帅堂与众将见面。

    “参见陛下!”皇帝落座,张世杰带领众将参拜道。

    “众卿免礼!”赵昺打了个哈欠抬手虚扶道。

    “陛下还要保重龙体,勿要太过操劳!”张世杰前日在接到海口浦水营的急报后,便去觐见陛下,可没想到小皇帝已经先一步赶往海口临机处置。对此他还是颇有些不满的,这么点事情其都要亲去处置,还要自己这个枢密使做什么,为啥不带着自己去呢!可陛下一去未归,又得报与敌军生了大战,便再也坐不住了,领着刘师勇和吕师文赶了过来与陛下会合,看到小皇帝一脸的疲态,顶着两个黑眼圈,就知道陛下没睡好。

    “是啊,陛下还需保重龙体!”刘师勇和吕师文两人也跟着施礼道。可见了小皇帝的样子又是好笑,又是心疼,想想这么小的孩子却系帝国于一身,为了能延续国脉而苦苦支撑。

    “这两天生的事情,几位爱卿可知晓了!”赵昺摆摆手,让他们都坐下言道。

    “陛下,臣等已经看过军报,亦已听刘都统的面禀。”张世杰言道。

    “那枢帅怎么看,又如何应对呢?”赵昺喝了口茶问道。

    “臣十分赞同陛下的看法,此战确实鞑子布下的圈套,但臣以为其自曝实力,并非只是炫耀武力,而是另有阴谋在其中。”张世杰言道,“以臣愚见,当下敌情不明,还是不应妄动,以不变应万变。”

    “嗯,朕也觉其中有蹊跷,但是仍猜不透其用意。”赵昺轻叹口气道。

    “陛下,属下昨晚连夜审过俘获的敌兵。获知他们皆隶属于荆湖水师,主将乃是鞑子的沿江水师万户陈奕,此次不仅是荆湖水师奉命南调,还有京西水师也有近千艘战船南下,分驻于广南两路沿海各港。”刘洙这时禀告道。

    “刘都统,那陈奕可是当年我大宋叛将前殿前都指挥使的那个陈奕?”刘师勇听了皱皱眉问道。

    “禀同知,正是此贼!”刘洙回答道。

    “此贼曾任我大宋沿江防御使,熟知水战,后又统领两淮各营水军,后在黄州与吕贼同降鞑子,其人狡诈多端,擅用诡计,鞑子两水师秘密南调恐怕就是出于其手!”刘师勇点点头道。

    “同知所言不假,这陈贼用兵擅用奇,两淮水军又是久战之兵,作战勇猛。此战计施连环像是出于其手,但其在战前主动挑衅又有违一贯所行!”吕师文言道。他对两淮水军十分了解,其军出于前都统赵奎,其后为吕氏集团所控制,领兵将军都是出自自家子侄,陈奕其实并不属于其中,但也与吕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其实在座的几位水军将领,包括张世杰都曾在其麾下效命。

    “陛下,那些俘虏皆称是为征讨占城而来,并不知要对琼州用兵。统军之将为荆湖行枢密院副使的蒙古人奥鲁赤,此人曾参与攻襄阳之战,据称也极善用兵,而详情不知。”刘洙又禀告道。

    “嗯,从当前的情况看鞑子攻琼已成定局,广州一路虽尚不能确定,但朕以为此次敌军挑衅正是欲掩护其过境琼州,而非两路夹攻,众卿以为如何?”赵昺颔表示明了了,又问道。

    “陛下以为荆湖路敌军故意暴露行踪,是故意将我们的注意力吸引到雷州方面。他们虽助广州敌军过境,那其再行攻琼岂不愈加困难吗?”张世杰质疑小皇帝的说法道。

    “陛下有非可能是敌荆湖行省之兵南调正是若其所言是假道攻打占城,而广州之敌忌惮我朝水军,唯恐遭到拦截,才用这声东击西之计呢!”刘师勇进言道。

    “陛下,臣最担心的是敌军先放出攻打占城的风声,扰乱我们的视听,然后又故弄玄虚,让我们产生误判,实则两路兵马是皆指向我们琼州,使我军难以左右相顾!”吕师文言道。

    “众卿说得都有道理。”赵昺对于三人的分歧并不意外,这也是他昨夜所想,笑笑道,“刘同知所言是对我朝最好的结果,敌军两路兵锋皆指向占城,我们是坐山观虎斗,让他们斗得两败俱伤,还能借机揩点油;张枢帅所想的结果次之,以我们倾巢之兵勉力一战,不敢说大获全胜,朕想诸位也有信心守住琼州吧;而吕将军所言的结果最差,我们要两面作战,军力难免不济,那将是一场生死存亡之恶战。胜则也是惨胜,败则不得不再次行朝海上!”

    “呵呵,想陛下早胸有成竹,前时已经暗中用计激怒了忽必烈,这才有今日讨伐占城之战吗!”张世杰作为朝廷宰执,武官之,当然知晓陛下耍弄留梦炎二人之事,对此他是十分佩服。而在座的其他人都是蒙在鼓里的,今天话已至此,他说破也没有关系了。

    “哦,原来陛下早有算计,知道今日之结果了!”刘洙惊喜地道。其实早在初到琼州时陛下就已经定下守琼之策:敌一路来攻,以水军击其后军,步军依岸据守,歼敌于滩头;敌两路来攻,以水军击其一路,歼敌于海上,然后在回军助步军歼灭另一路之地。他知道敌两路来攻,水军将承受极大的压力,因而也不愿看到。而如今获知陛下早已在分化敌军当然高兴了。

    “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一切谋划也无人敢保证算无遗策,因而我们必须做最坏的准备,争取最好的结果!”赵昺轻笑道,“朕以为敌军正是想利用我们无法准确判明其攻击方向的弱点来布局,其先以瞒天过海之计将荆湖水军调至雷州;然后再施欲盖弥彰之计,制造一场偶然的冲突挑起战事,在我们骤然知晓敌军已经拥有跨海作战的实力后,必然惊慌而将注意力转向北方,给攻打占城的广州军制造过境的机会。”

    “我们都知道暴露进攻企图后,再行攻击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敌军当然也能想到,但他们还有一招棋。攻占城的敌军过境必然会引起我们的注意,即便知道不是攻琼也得分兵警戒,如此无形中削弱了正面的防守力量,他们定会趁机起攻击,使我们既不敢撤兵全力防守琼州,又无力攻击前往占城之敌,可谓一举两得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