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听汇报的功夫,此战的伤亡、斩获及消耗也大致统计完毕报了上来。() | (八)这一战各营水军共阵亡官兵百二十三人,轻重伤三百多人;被击毁小型战船三艘、击伤受损的战船十余艘,其中包括三艘龙船都必须入场维修。而此战攻击沉大小敌船六十余艘,重创十余艘,俘获敌兵七百余人,因为战事紧歼敌急未及统计,根据被击毁的敌船吨位估算应在二千至四千之间。

    从汇总上看,赵昺现伤亡的官兵与被毁的战船都是敌军的抛石机所造成,而己方的战果也多是来自弩炮和火箭弹,短兵相接的接舷战只生在打扫战场阶段。因而可以断定这场仗是一场远程火力的较量,而非传统的冲撞和肉搏战,这表明敌军吸取了前几次败于琼州水军的经验,加强了远程打击武器的装配。从另一个侧面也证明这些水军是冲自己来的。

    这场仗从面上看取得的战果不小,称的上一场胜利,但是也暴露出不少问题,尤其是情报上的失误导致处处被动,处置应对不当。若非自己脑子里灵光一闪,凭直觉判定敌水军已经基本集结完毕,及时派出增援船队,很有可能刘文俊就被留在海上了。

    “此战我军虽胜,但也胜的极险,严格的说就是一场败仗,也不知道你们怎么还笑的出来?”赵昺将文卷‘啪’的一声摔在了案几上,眯着眼睛扫视了一圈堂上的众将问道。

    本来大家都以为此战虽小有损失,但歼敌十数倍于己,怎么说也说不上是一场败仗。而小皇帝在听汇报时也是频频点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还张罗着给回航的官兵加菜,好好犒劳。因而众人想着即便不会重赏,也肯定要称赞一番。正是有了这样的想法,大家都十分放松,说说笑笑的谈论着刚刚结束的战斗,调笑着被打得好惨的敌军。可瞬间画风突变,小皇帝火了,一时间让众人都不知所措。

    “陛下,属下以为此次出战不利,先是对敌军实力估计不足,便贸然展开大规模搜索,将哨船分队置于险地,从而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这皆是属下之过!”刘洙见大家皆被小皇帝‘犀利’的目光盯得头都不敢抬,自己也是脑门见汗,可总冷着场小皇帝恐怕会更加生气,因而赶紧自我检讨道。

    “陛下,属下是过于大意了,轻估了敌军金汁炮的威力,造成多船受损。再……再就是不该在陷入被动的时候,依然采用强攻硬打的战术向前突进;另外就是采用了错误的战术,在没有摧毁或是压制住敌抛石机的情况下,就展开冲撞,使得三艘战场严重受损不得不提前退出战斗!”陈任翁十分惭愧地说道,当年在七洲洋在敌我兵力异常悬殊,战况更是激烈数倍的情况下,十艘龙船从头至尾也没有一艘因为受创退出战斗,而这表明自己在指挥上是有问题的。

    “陛下,属下之过在于没有能判明形势,错估了敌军的战斗力。而在受到损失后又没有能及时纠正错误,反而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贸然展开追击,若非援军及时赶到,定会造成极大的损失!”刘文俊见两位都做起了自我检讨,也明白过来陛下是对他们的表现并不满意,也急忙展开自我批评。

    “陛下,属下战备没有做好,以致在接到出航命令时才补充物资,耽误了时间;另外出航后没有派出哨船加入搜索,只依靠前期巡查的哨船提供情报,未能及时赶到交战地点,以致错过了战机。”董义成想想自己并没有赶上战斗,不过也是有错误的,也检讨道。

    “说的不错!”赵昺点点头,却又厉声道,“但是你们所言都只是表面上的过错,却没有一个人说到根本!”

    “还请陛下明示!”刘洙见小皇帝还是不满意,可实在又想不出错在哪里,只能硬着头皮起身施礼问道。

    “我们都错在了一个傲字上了!”赵昺板着脸言道,“我们水军自成军以来是打了几场胜仗,但是也长了傲气,自以为天下无敌了,所言所行都是基于此设定,却不知天外有天。今日若非新到的敌军尚不熟悉我们的作战方式,定然是全军覆没之局!”

    “陛下是说此次冲突不是偶然,而是敌军的圈套?”刘洙听了冷汗一下就下来了,此事若是敌军早有预谋,而自己却浑然不知,以为胜了敌军还在沾沾自喜,这是很可怕的。如果尚不自觉,那么下次就不一定能这么幸运了。

    “你们想想事情的整个经过。敌军暗自集结已经持续了近一个月从未露出破绽,说明他们极为谨慎,而此次偏偏大白天的他们却‘误闯’我们的警戒线,细想之下事情不蹊跷吗?”

    “再有当我们的哨船现后,靠近登船检查却遭到了突然袭击,是不是?”赵昺又问道,众人点点头认为陛下讲的没错,“好,你们之中很多曾操作过投石机,你们谁能在短短的几息时间内撤掉伪装,并架设好投石机,且完成装弹、瞄准和射?”

    “陛下,即便是小型投石机也许十数人操作,要从接到命令到完成射,训练有素的军兵也需要至少一刻钟的时间,在海上还要慢一些。这说明敌船在哨船靠近时已经完成了射准备,可也许是敌船是现越过警戒线后担心被现,才做好了战斗准备呢!”刘文俊言道,但也说出了自己的质疑。

    “好,就算此次敌军是担心越线后为了防止意外而做好了战斗准备,那你以为三艘中型战船能否能打的过,或是追不上一艘被击伤的哨船呢,?”赵昺笑笑问道。

    “陛下说笑了,那如何打的过!”刘文俊讪笑着道。

    “好,咱们反过来,如果你是三艘敌船的领,你在一击得手后,是急于逃走?还是将‘敌船’一并击沉,而不是看着他们从容救起落水的袍泽,并让他们将遇袭的消息传递出去?”赵昺并没有着恼,而是顺着其的说法做出了假设。

    “若是属下领军,定是将哨船全部击沉,落水的敌兵全部射杀,而不是仓皇而去!”刘文俊不假思索的就回答道,众人也点头称是,表示自己遇到这种事同样会如此。

    “这只是朕怀疑的其二!”赵昺再次确认后接着道,“即便他们如你所说因为害怕一击而中后便仓皇逃走,可是大家已经都知道敌军早已对我们巡航的路线和节点十分熟悉,以他们战船的度完全可以躲过我们的截击,有时间进入徐闻港,完全没有必要躲入冠头寨藏一夜,暴露他们的中转之地,第二天被我们现后再追着屁股打!”

    “陛下的怀疑完全能说的通,这正是敌军的诡计!”刘洙想明白了道,“敌军已经算定我们吃了亏必定会报复,且会大举搜寻,便以三船为饵将我们诱致徐闻外海,而那里已经埋伏下七十余艘战船,将我们逐次增援的船队一一歼灭。此举虽不能撼动我们的根基,但也是极大的打击我们的士气。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我们派出的机动船队编有这么多战船,因而才没有得手。

    “伏于岬角后的敌船队原本应该是准备伏击我们增援船队的,可他们没有想到徐闻的敌军败的太快,逃到了遇伏海域,破使伏于此的打援船队提前暴露。而恰恰澄迈的援兵几乎同时赶到,如此双方势均力敌,他们不敢擅自接战,也让我军得以逃过此劫。陛下,属下分析的是否正确?”

    “嗯,真相大体如此了。”赵昺点点头略感欣慰地道,自己这帮手下还不都是草包。

    “诶,幸亏一见面洒家就给了他们一顿‘火爆肉’,否则还真让他们奸计得逞了!”刘文俊听了为自己的英明决定大呼侥幸。

    “是啊,是啊,若不是撤退时,我又给他们加了一顿,说不定就追上来了!”董义成也大笑着符合道。

    “哼,朕还没有问,你俩倒邀起功来了!”赵昺看向刘文俊,又看看董义成冷哼一声道。

    “属下不敢!”两人听陛下言语不善,立刻为刚刚的自作聪明后悔了,自己这不是没事找事吗?他们对视一眼赶紧起身施礼道。

    “刘统领,射头一轮火箭弹你欲大乱敌船队的阵型,也算说的过去,朕说不出什么。可在已经将敌船毁伤七成的情况下,你齐射第二轮火箭弹又是为什么呢?”赵昺踱着步走过来,举手拍拍弯着腰的刘文俊的肩膀道。

    “陛下,属下这是……”刘文俊结巴了半天也没有能想出合理的解释,汗却流了一脖颈子。

    “董统领,你给朕也说说,敌军未动,两军相距千步以上,你那一轮火箭弹齐射是炸船,还是炸鱼啊?”赵昺又拧过身子背着手问董义成道。

    “陛下,属下实是……”董义成吭哧了一会儿也没有能想出个理由,他清楚火箭弹是陛下造出来的,对如何运用比在座的所有人都要明白,不觉有些后悔当时的冲动。

    “哼,说不出来,你们便是渎职、虚报损耗、玩忽职守!”赵昺点着二人的脑门说道。

    “陛下,属下知罪,请陛下责罚!”这哪顶帽子扣下来,自己都受不了,两人单膝跪下请罪道。

    “你们知道一枚火箭弹造出来要用多少道工序,要用多少金钱吗?”赵昺越说越气将边上桌几的茶杯拿起来摔在了地上道,“那要二十多道工序,经十多位工匠的手,耗费千钱才能送到你们的战船上,你们一个齐射就要五百贯钱啊!那都够一营兵士五日的膳食费了,要五百亩田地的赋税才够支付,可你们毫无意义的就当烟花给朕放了。”

    “陛下,属下错了,要打要罚绝无怨言!”刘文俊和董义成听了是一脸惭愧地道。

    “陛下,他们二人虽有过,但大战将至,还请陛下酌情处置。”刘洙见小皇帝气急败坏的样子,真怕他一生气将两员大将都给撤了,那仗还怎么打,急忙求情道。

    “陛下,此战众将虽有过错,可也算小胜,还请陛下允许二位将军将功折罪,免去皮肉之苦!”陈任翁也赶紧上前帮着说话。

    “诶,他们都替你二人求情,那你们说朕该如何处置你们?”赵昺蹲下笑着问刘文俊二人道。

    “只希望陛下能留属下条命在,允属下上阵杀敌!”刘文俊和董义成抬头看看陛下道。

    “嗯,这个态度还不错,可若不处罚你们又不长记性!”赵昺站起身围着他们转了一圈道。

    “只要能上阵,是打是罚,属下绝无二话!”两人仰着脖子看着小皇帝转过来、转过去,十分费劲儿地道。

    “哦,有主意了。自今日起你们二人的膳食费降为普通军士同等,一日三餐必须与士兵同用,不得私开小灶。”赵昺笑笑道。

    “陛下,属下愿以军棍相抵!”刘文俊听了苦着脸道。

    “陛下,还是罚没属下的俸禄吧!”董义成的脸都黑了,也请求道。

    “不准!就暂定一年为期,朕会使人盯着你们的,若是私开小灶、擅自加餐,就到社稷号上给朕擦甲板去吧!”赵昺厉声道。

    “陛下已经从轻处置,你们还讨价还价,快谢恩,等死啊!”刘洙走过来踢了他们一脚轻声道。

    “属下谢陛下隆恩,万岁、万岁、万万岁!”刘文俊和董义成两人无奈只能磕头谢恩了。

    “朕困倦了,你们也先休息,有事明日再议吧!”赵昺抬抬手让二人起身,打了个哈欠道,说完便向后院走去。

    “恭送陛下!”众人也赶紧施礼道。

    “都统,陛下这招狠啊,不仅亏了肚子,还掉了面子,真不如挨顿军棍干脆!”眼见陛下不见了踪影,刘文俊才直起腰向刘洙抱怨道。

    “打你顿军棍,三五天便好了伤疤忘了疼,而这……让你吃饭就会想起来今日之过,再也忘不了啦!”刘洙笑笑道,心说陛下真是不简单,能想出这么狠的招儿,可想想两人此后就要端着碗和兵士们蹲在甲板上用餐更觉有意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