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接到刘文俊船队赶到击败敌军救下搜索船队的消息后,再无新的战况传来。  赵昺尽管十分着急,但是也不能表现出来以免乱了军心,毕竟自己是顶梁柱,若是先慌了,众将也更加沉不住气。而他也知道一旦天黑,在茫茫大海上信鸽很容易生迷航,传递消息更为困难,只有等到哨船回报了。

    那么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但也不能干等着。赵昺命人传信给郑虎臣,要其立刻查清为何会突然出现这么多的敌战船,调来的战船藏在哪里、又有多少,这支水军归属谁统领及是否要用于琼州。另外严密监视唆都和刘深,查清广州水军的动向,并设法查明用兵占城是否确切。

    另一个就是要阻止元水军的偷渡,毕竟他们冲着琼州来的劲头儿更大一些,一旦打起来当然是越少越好了。可以现在仅靠哨船来现目标,再行派船增援的模式显然已经不再适用。一者增加哨船的危险,毕竟其从设计上就不是用来作战,强行为之只能徒增损失。

    二者反应度太慢,若是敌船靠近大路沿海一侧行驶,待这边得到消息再派出战船拦截,很可能敌船已经通过海峡。而这次事件就是教训,若不是刚刚修改了警戒线,敌船又是误入之内,根本就难以现。己方也暴露了反应迟钝的弱点,不得不逐次增兵,打成了一场糊涂仗。还有就是哨船的巡查方式,它们虽然看似密度很大,往来频繁,但是巡查航线固定,一旦被敌方摸清规律还是有空子可钻的,敌军就能避开哨船的监视成功偷渡。

    闲着也是闲着,赵昺便和刘洙及幕僚们讨论起如何改变这种被动的状况,将网编织的更密一些,使敌军无孔可钻。刘洙提出可以派出大的编组船队分别守住海峡的两头,凡是进入着一律击沉,不过被赵昺马上否决了。海峡这么宽,得派出多少战船才能无缝隙看得住。再者大军一动就不是小事,人吃马喂,战船损耗及后勤补给都是成倍的增长,长期在外驻守根本耗不起。

    众人讨论来讨论去,也没有商议出一个好的办法,这时已到子时突然有哨船回报,船队大败敌军已经返航,再有半个时辰就能到港。大家听了都松了口气,劝小皇帝先回去休息,明日再详细询问。可有心事的赵昺哪里睡得着,坚持要等船队返航后,问明情况再说。

    又等了还一会儿,船队开始6续进港。这边早已准备完毕,将伤员送往医药院,安排人员补充物资,吃饭休息。刘文俊、董义成和陈任翁三人听说小皇帝还在等着他们,只洗了把脸衣甲未解便赶紧赶了过来。赵昺问了几句后,便让刘文俊汇报经过……

    刘文俊率队赶到战场时已经是未时,这时敌方已经有七十余艘战船赶到。从当前的形势看并不利于己方,因为事先并没有料到会遭遇如此多的敌船,先行到达这里的己方战船吨位小,火力弱,而作为主力的龙船由于没有配备开花弹难以靠弩炮击毁敌船,且要掩护己方一众哨船,又无法挥机动性,难以对敌展开肆意的冲撞大乱敌阵型。

    那些小型战船抗击打能力弱,此刻在敌军抛石机猛烈的轰击下根本无法突击到其射击死角之内,而对他们威胁最大的依然是敌军射的金汁炮,里边的火油只要沾到船上就会引起大火,即便用水也难以扑灭。而海面上溅落的火油仍然在熊熊燃烧,随着波涛翻滚,甚是骇人。导致它们只能采用疏散队形躲避,难以集中火力打击敌战船。

    眼看场面有些混乱,刘文俊立刻升起将旗接过指挥权,令陈任翁从左翼袭扰敌船队,拖住它们给自己列阵争取时间同时令余下的小型战船后移暂时脱离战场,整理后再行编入阵中。在他看来此时虽然己方看似在战船数量上占据了优势,可最具战斗力的只有摧锋军的十艘龙船及刚刚赶到的五艘二千石中型战船,勉强称得上势均力敌。

    不过己方也有优势,刘文俊率领的机动船队五艘中型战船都装配了重型弩炮和火箭射架。余下的也都是千石战船,其中编有火箭船二十艘,装备中型弩炮的炮船二十艘艘,配有自卫武器的辎重船三艘,因而在火力上占据了绝对优势。

    由于现在的季节少风,双方的战船都是靠桨橹驱动,当然是谁占据了海流上游便取得了形势上的优势。刘文俊利用龙船阻滞敌船的时间,借助熟悉海况的优势迅抢占了上游,他以火箭船在阵前排成两列横队,其后以五艘中型战船为将炮船排成五条纵队,其余的哨船在阵中游弋,对付插入己方战阵的小型敌船。

    一待战阵形成,刘文俊便令陈任翁的摧锋军迅向南转向脱离战场,而此刻敌船队形已经在龙船的横冲直撞下全部被大乱,至少有七艘船被撞沉,还有的受到撞击虽没有翻沉,但也不得不退出战斗。不过龙船队也付出了代价,尽管他们的顶部铺有铁皮,船身蒙着牛皮能防敌火攻,却也禁不住火油持续的燃烧,有两艘的船顶已是火光冲天,桅杆具被烧毁,侧舷也是冒出火光,已经难以再战。

    在摧锋军脱离后,不等敌军喘息,刘文俊便令火箭船向敌阵射火箭弹。现在各军已经装备了新型火箭弹,也经过实弹射击训练,可是这么多火箭弹一同齐射的场面还没见过,连参加过几次海战的老兵都被惊住了。当下的火箭弹是采用多管射架,而每艘火箭船配备四部,二十艘火箭船一个齐射就是近五百枚。

    轰然巨响中,众人都觉得战船跟着颤抖,耳朵除了嗡嗡的耳鸣声什么也听不到了,而眼前硝烟弥漫整个船队都被笼罩在其中,除了急闪过的橘红色尾焰什么也看不清了。十几息后远方的海面连绵不断的爆炸声响起,刘文俊透过浓浓的硝烟看到千步之外爆炸的闪光连成一片,海面被映的通红如同火海一般,紧接着海面上又升起一根根高大数丈的水柱,而后一股劲风带着扑面的热气滚滚而来,连战船都随之摇摆。

    待硝烟稍散,刘文俊透过望远镜看过去,只见有的敌船被命中燃起大火,船员和水手纷纷跳水逃生而有的虽然没有着火,但是也炸的人仰马翻,躺了一地最倒霉的是命中了甲板上堆放的火油罐,爆炸将火油炸的四处泼散,倒霉蛋顷刻就变成了火船。目光所及处,起码有二十多艘敌船或沉或伤,折损了三成之多,不过他以为这轮火箭轰炸对敌造成的心理震撼更多一些,有的敌兵被吓得不知所措,战船在海面上乱蹿,相互间相互碰撞。

    这轮战果虽然不小,但火箭弹命中率低的老毛病依旧在,大多数还是掉在了海里,给敌船们洗了个澡,刘文俊知道这是敌船队形被龙船冲的过于疏散的缘故。咬了咬牙他下令再次齐射,可心里却是直哆嗦,对付这么几艘船,自己消耗了近千枚火箭弹,陛下必定心疼的直跳脚儿,不剥了他的皮也会挨上了两脚。

    第二轮火箭弹射完毕之后,刘文俊立刻下令全进攻,第三轮他是万万不敢再放了,否则陛下非掐吧死自己不可。而敌军尚未从第一轮袭击中清醒过来,又一轮火箭弹袭到,刚刚的虎胆立刻变成了鼠胆,没有中标的纷纷掉头转向,而这时是船只行动最为迟缓的时候,这又恰好成了宋军攻击船队的靶子。

    刘文俊下令以船的重型弩炮在远距离上攻击配备抛石机的敌船,摧毁其远程武器,为后续船只开辟通路,靠近后便以舷炮集中火力攻击敌船,一举将其击沉。他率领的炮船都是配备了开花弹的,,比石弹的威力大多了只要命中就是砲毁人亡。

    一阵猛烈的射击后,还能够逃跑的敌船只剩下十余艘,刘文俊下令小型战船搜索海面,捕捉落水的敌兵,他率领船队继续追击。当他们追至冠头寨海面时,又有三十多艘敌船冲出接应,但是一照面就被击沉数艘,而水寨也被宋军的射的火箭弹摧毁,他们想回也回不去了,只能跟着残军向东逃去。

    双方边打边走战至酉时,他们驶过徐闻海岸的岬角时,突然海面上又出现二百余艘敌战船,且多为大型海船。如此一来敌我形势再变,刘文俊也有点懵,什么时候敌聚集了这么多战船?打败一拨儿,又来一拨儿,后边不知道还有没有。

    而若是逃跑,敌方船大数量又多,己方是难以坚持到回营的若是不走,己方已经出海一天,且是全力出击,已是人困马乏,恐怕难以坚持到天黑。而正当对方跃跃欲试准备反击,刘文俊在进退之间犹豫不决时,澄迈水军支援船队在董义成的率领赶到了,他们边鸣炮示威,边急加入阵型,宋军这边见了精神又是一振,也拉开架势接应他们入阵……

    董义成这一路虽然没有与敌接战,但是也极为辛苦。在接到出海增援的指令后,他急忙调动船只,补充物资,组成一支由十艘大型战船,三十艘中型战船,及数十艘炮船、火箭船组成的编队出海。在这个没有无线通信的年代,他们只能按照事前的指令向昨日事的地域搜索前进,同时向遇到的哨船询问情况。

    到中午时分才从附近哨船传来的信息中获知,在冠头寨海域现袭击己方哨船的敌船。而他们的位置距离那里即使全前进也需两个时辰,但董义成毫不犹豫指令全军向那里赶去。而途中又接到哨船传回的消息,称敌军增援船队七十余艘赶到战场,我军的哨船遇险,请求增援。

    军情如火,董义成催军快行,等他们费劲巴士的赶到时,这边战事已经结束,只剩下海面上飘荡的破船烂板和敌军的尸体。经询问打扫战场的己方战船得知,刘文俊已经率领先期到达的增援船队追击敌军,他不敢怠慢随后压着他们的航线跟上。

    董义成一路追,是一路憋气,自己千辛万苦的赶过来,除了捞起几个落水的敌军,连敌船都没看见,更不要说交火了。直到追过徐闻才现对峙的两军,且是个大场面,待他们加入后双方已经聚起近五百艘战船,分布在十余里的海面上,在太阳的余晖下甚是壮观,但空气也再度骤然紧张起来。

    董义成和刘文俊都为水军统领,算是平级,但是澄迈水师规模上要比白沙水师小许多,尽管自己现在的船多也自动归于刘文俊指挥。两军会合后,刘文俊通报了战况和当前形势。这让董义成也十分诧异,敌军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聚起了这么多战船,更让人难受的是不知道后边还有没有。

    两人进行了紧急磋商,董义成奔波了半天当然是想打上一仗。可刘文俊以为当前敌情不明,不知敌军是否还有援军赶到且他们远离基地,而敌却近在咫尺,随时可以增派援军另外天色已晚,无论是防守,还是进攻难度都很大,尤其是在短时间内他们得不到任何援助。

    因而刘文俊主张撤离,待重新商议过后由陛下定夺,因为这个层面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掌控的了。董义成虽觉得不甘,但是也明白其说的在理,于是商定由他率军断后,掩护众军返航。不过他还是下令让火箭船打了个齐射,一者是打乱敌军的队形予以威慑,掩护自己的船队转向二者是泄下心中的郁闷。

    船队在董义成的掩护下缓缓转向,向北驶去,而敌军似乎也没有追击的意思。可刘文俊对董义成愚蠢的举动十分忧心,不过想想自己挨骂时多个陪绑的又十分开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