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急匆匆的回到帅府后堂,刘洙已经将沙盘准备好,上面根据哨船回报标明了敌我双方战船的位置,形势一目了然。因为当初不能判定‘商船’的性质,也无法确定其逃向何方,所以各水营派出的战船采用‘拉网’战术搜索。而所为的‘拉网’就是各部船只保持一定的距离纵切目标的航线,这样不管敌船向哪个方向逃走只要其不靠岸都会撞到由众多战船布下的网格中,而其它战船接到预警后便迅速向目标地集中围歼。

    这样的好处是能迅速捕捉到敌船的踪迹,不过大面积的搜寻不可能像陆地上一样大家肩并肩的往前找,只能相互保持一定距离前行,一般是以己方战船能相互发现发出的信号为准。而现在各军‘远距离’通信都是以向空中发射信号弹传递信息,用不同颜色和数量的通报情况。

    如此一来目标是抓住了,要是一两艘敌船还好说,以宋水军单船的火力便能将其干掉或缠住,但若是敌船数量数倍于己那就麻烦了。尤其是哨船为了保持其快速的机动性,多是采用吨位小的战船,只配置自卫武器,一般每艘船有水手五十二人,装备一架中型弩炮,两架小型弩炮,战斗力羸弱。而己方友船接到信号赶过来也需要时间,若想凭一己之力对抗众多的敌军无异于飞蛾扑火。

    按照水军战斗条例,哨船的任务是侦察,发现敌情后立即采用最快捷有效的方式通报,受到攻击后可以采取自卫措施;若敌方实力强大,哨船应迅速脱离敌船火力射程改为监视,等待援军的到来,不得主动发起进攻。问题是现在敌船击沉了己方一艘哨船在先,又是采用偷袭的方式,已经让众军十分气愤憋着劲儿要复仇。

    另一方面,敌军在发现对手只有两艘哨船,自己却占据绝对优势优势的时候,也许会反守为攻,由猎物变成了猎手。而让红了眼的双方各自退避的可能性实在不大,所以赵昺担心不论哨船发现敌情后会不顾一切的发起攻击,还是反被敌军缠住,对自己都极为不利,从而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现在距目标最近的都是哨船,他们的实力太弱,一旦发生冲突对我们十分不利!”敌我态势表明当下是敌强我弱,赵昺沉吟片刻言道。而限于当前的通信手段,只能是单方联系,自己无法与其联络,只能是干着急没办法。

    “陛下无需多虑,根据今日的海流情况和风向,属下推断在附近的四艘哨船看到信号后,只需两刻中就能赶到一起缠住敌军。而摧锋军现在距离地点也不会超过半个时辰,从澄迈水营出发的支援船队已经出发两个时辰,应该在一个时辰只能赶到,将他们聚歼!”刘洙乐观地说道。

    “敌船距昨日被发现的地方直线并不远,而我们搜寻了一夜却没有发现他们,真是奇怪了!”听刘洙所言,赵昺略松口气,但是对于敌船怪异的举动仍然不解。

    “陛下,以属下分析,敌船昨日在与我军哨船发生冲突后并急于向西逃窜,应该是就近躲在了沓磊浦。而我们以为其会快速逃离,因此将搜索的主力放在了西侧,所以被其骗了。”刘洙想想言道。

    “嗯,你分析的不错,我们确实被骗了。”赵昺不得不承认敌船这手玩儿的漂亮,而所谓的谋略就是你骗我,我骗你,自己判断失误被人家骗也是活该,因而坦然的承认了。而他更担心的是前来增援敌船藏在了哪里,会有多少,看着沙盘说道,“现在让朕奇怪的是敌军发现他们的船只遇险后,马上能出动二十余艘战船前来接应,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陛下,属下以为敌军应该是恢复了冠头寨!”刘洙指指雷州半岛最南端的一处海湾道。

    “不错,否则敌军不可能这么快赶到这里,看来阿里海牙很聪明啊,他成功的利用了我们防守上的漏洞!”赵昺略一思索道。

    冠头寨过去是宋军设置的旧寨,这里距琼州直线距离只有四十多里,在天气良好的日子里可以监视整个海面。宋军撤离后寨子被元军占据,但是对于这个眼中钉赵昺怎么能放过,所以早就被被他派兵拔出。可是码头等设施还在,一些过往船只为了避风或是补充淡水间或在此停靠,宋军便也不再重视。

    “陛下,罪在属下,放松了警惕以致为敌所乘!”刘洙听了急忙请罪道,自己作为水军都统起码有失察之罪。

    “不,放松对商船的监视是朕的命令,因而归根结底还是朕的失误,这才被阿里海牙看出漏洞为其所乘。”赵昺摆摆手主动背下了这口锅道。其实说起来还是钱惹的祸,他让往来的商船自由往来是准备放水养鱼,培养市场,为琼州能挣点洋钱做打算的,谁知道让人家给利用了。

    “还是属下的错,若是加强对雷州沿岸各港的监视也不会让敌钻了空子。”小皇帝虽然主动揽过了责任,但做属下的若是不‘谦虚’下岂不是太不懂事了,刘洙赶紧施礼道。

    “阿里海牙既然想瞒天过海就不会露出那么大的破绽,而是早就开始谋划了,不是我们小心些就能防的住的。”赵昺略做解释道。他现在已经想明白了,阿里海牙利用己方对商船网开一面的漏洞,将战船伪装成商船采用蚂蚁搬家的方式,欲零打碎敲的秘密完成水军调动。

    “陛下,为防止敌军继续冒充商船渗透,我们是不是即刻封锁海峡,禁止一切船只通过!”刘洙请示道。

    “嗯,封锁海峡是必要的,但恐怕已经晚了。哨船的日志查的怎么样了?”当下最要紧的是弄清楚其是否已经完成战前准备。

    “已经整理完毕,请陛下御览!”刘洙听了立刻将文卷呈上道。

    “咝……阿里海牙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赵昺一看不禁倒吸口凉气,通过海峡的商船近一个月仅记录在案的就有九百余艘,就是再减去半数也不会少于五百艘,依靠这些战船足以对琼州发动大规模的进攻了。

    “陛下,属下立刻查清敌水军所在,亲自领军将其毁于港中!”刘洙看了心头也是一紧,现在不是信风季,远未到商船大规模离开回国的时候,而仅以当前记录所看通过海峡的船只数目已经不逊于信风季。而这么反常的事情自己居然没有发现,当下能做的只有将功赎罪了。

    “呵呵。敌船这么大规模的集结各路探子都没有回报,说明其已经长记性了,阿里海牙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赵昺苦笑道。当年自己采用突袭敌船集结地,将敌战船毁于港中,而近一段时间无论是事务局、还是刺探司、机宜司都没有发现广西和雷州驻港有异样,说明阿里海牙将调来的战船都‘藏’了起来,冠头寨很可能就是其中一处。

    “陛下,现在都说阿里海牙准备出兵安南,其调集水军是不是冲着他们去的?”忽必烈成立占城行省和安南宣慰司的事情早已传遍了,而镇南王欢脱业已在鄂州建府,并调集荆湖两路兵丁南下欲假道安南攻打占城的。

    “虽有这种可能,但是不大。他们既然是假道安南必是从陆路进攻,又何必调集如此众多的水军呢?即便需要水军协助,但是安南境中的江河并不适于海船通行!”赵昺言道。

    “陛下说得有理,阿里海牙这是用的欲盖弥彰之计,欲以攻伐占城为掩护攻我琼州!”刘洙点点头道。

    “呵呵,是与不是,我们打完这一仗就知道了。就算不是,其毁我战船,伤我军兵,朕也不能放过他们!”赵昺在沙盘上重重捶了一拳冷笑道。

    “正是,他们既然挑衅,咱们就要狠狠的回击,打得他不敢再犯我琼州!”小皇帝的话很对刘洙的胃口,他搓着手恨恨地道。

    “咱们现在只能等前边的消息,待打了这仗后就能看出分晓了。不过朕从早晨到现在还未吃过饭,肚子都饿瘪了,实在是顶不住了!”赵昺揉揉肚子笑嘻嘻地说道。

    “罪过、罪过,属下将如此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刘洙这才想到现在已经是中午了,自己还让皇帝饿着肚子呢,赶紧施礼赔罪道……

    赵昺知道今天怎么也回不去了,便命刘洙收拾出个院子准备等待事情的结果。其当然不敢怠慢,将帅府的后院都让给了他,稍事王德已经令人将院子收拾干净,郑永布置好了警卫。而午膳也准备好了,着人送了过来,他看了看直皱皱眉头,心中暗骂刘洙这小子真不懂事儿。自己替其扛下了雷,他仍然按照统领的伙食标准给自己送的饭,也没加上一两个菜。不过还是很欣慰的,毕竟自己的话他们都还记在心里。

    到了下午,随着增援船队的加入,更多的消息传了回来,赵昺也勾勒出大概的战况。在第一个发现敌踪的哨船发出消息后,他们果如赵昺所料以为能凭借自己的弩炮,可以将只装备几架投石机的商船击毁,报友船被击沉之仇。于是两艘哨船没有按照规定转为监视跟踪,而是冲了上去。

    经过几次大战,琼州水军对于如何对付装备抛石机的敌船都有了经验。抛石机那东西看着十分了得,被击中后轻者樯断桅折,重者立刻沉底儿。但是其弱点也十分明显,一个是发射速度慢、射击死角多,另外命中率低,尤其是在不稳定的平台上想要击中目标还需要极大的运气。

    哨船体积小、速度快,他们知道自己除非是背到家了,否则不会那么倒霉,且一旦他们冲到敌船近前,敌船便拿自己没奈何了。于是两船选择落在最后边的那艘商船为目标相互配合靠了上去,敌船发现后待进入射程立即以抛石机发起攻击,他们不为所惧凭借着哨船良好的机动性依然向前。

    但是哨船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商船上的四架抛石机不仅打得准、射速快,且很有章法,炮手好像算准了他们的行进路线一般,也幸亏船长经验丰富发现不对及时避开才没有中招。他们意识到自己碰到的绝不是什么商船,能把抛石机玩儿的这么溜的,没有十几年的经验是做不到的,对方同自己一样都是当兵的。

    哨船发现问题后不敢再大意,一边进行扰乱射击,一边继续靠近以便能发挥出弩炮的最大威力,一举将敌船击沉。可前边的两艘敌船发现后船被缠住后,立刻放慢速度改纵队为横队前来接应,面对十几门抛石机的攻击他们顶不住了,只好后撤退出其射程之外,更可怕的是不远处有发现二十多艘船快速驶来,悬挂的正是元军的旗号,而对方也没有想放过他们的意思,发现他们后立刻呈追击队形围了上来。

    当猫遇到老虎也只有逃的份儿,何况是遇到了一群老虎,两艘哨船见状立刻一边再次放出信鸽回报情况,一边连连释放信号弹向周围的己方船只发出求援信号。在附近游弋的宋军哨船看到后,马上将信息发送出去的同时,迅速向事发地域赶过去救援。

    附近先期赶到的都是哨船,他们同样无法抵御,根本不敢接战,于是交替掩护向最近的澄迈水营方向撤退。他们知道接到预警的己方基地定会派军接应,周围游弋的战船也都在向这边聚拢,到时候鹿死谁手还说不定呢!在两刻钟后,摧锋军最先赶到,而形势立刻发生逆转,在连续击沉三艘敌船,重伤两艘后,敌军发现又宋军援军不断到来,也开始撤退,宋军随后转入追击。

    当然逃跑的敌船也没闲着,也是边跑边发出求援信号,随着双方不断的增兵,于是乎一场意外的冲突终于演变成了一场大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