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虽然蒙着面巾,但是刚一进到底舱还是被差点熏了个跟头,这里边的气味太难闻了。? ? ?.

    “殿下,药材在这边,你小心脚下。”郝云通高举着灯笼小心地说道。

    “好的,你头前引路。”赵昺点点头道,他深吸了几口气渐渐适应了这里的气味和光线,回头又看看紧跟在身后的倪亮安心不少,随着郝云通继续向前。

    赵昺边走边四处踅摸,这货仓中被塞得满满当当,简直就像个杂货铺,其中既有稻米、咸肉、鱼干这些食品,还有各种金银器皿及药材、丝帛及杂七杂八的各色货物,当然最多的还是成包的茶叶和瓷器,只在其间留下狭窄的通道,如同迷宫一般。他个子小还能穿梭自如,而倪亮就比较困难了。

    明眼人一见便明白这是一艘刚刚装满了货物准备出航的货船,也肯定是在泉州抢来的众多船只中的一艘,慌乱之间也没有仔细检查便被当做了隔离船使用,否则怎么舍得将这众多的财物放弃。不过也幸亏如此,让船上的病患不必担心生活所需,还能得到救命的药材。

    货物可能是分属多个客商,分成数个区堆放,这也给他们寻找带来困难,每到一处都需要挑开包裹察看,找了几处都没有现所需,不过赵昺也不是没有收获,倪亮怀里已经抱着一堆他挑选的各色物品,不过却没有一种药材。

    “殿下,我们再向那边看一看吧!”郝云通言道,他有些失望,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这药方根本就不是卫王殿下开出的。不过也是事出无奈,刘黻是最早患病者之一,尽管得到特殊照顾,吃了陈相亲自给开的药,但是却日渐沉重,已经卧床不起,以郝云通的经验来看用不了几天便可‘入海’。

    今天清晨他给刘黻诊过脉,却现其病情大为减轻,询问之下才知是昨日殿下给换了药,因此才有了上门求教及全船‘总动员’晒甲板之事。但到了中午饭后刘黻的病情却有了反复,不断的干咳,浓痰卡在喉咙中却咳不出,导致呼吸困难,险些被憋死。

    按说可以用甘草等祛痰药物治疗,可船上偏偏没有,郝云通只能再次向殿下求援,希望能有奇迹生。可从现在殿下行为来看其好像根本不懂医术,否则怎么连常用的药材都不认识,还需不断的问他……

    “是了,就是这个。”就在郝云通都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听到殿下说道,只见他手里拿着一块白乎乎、亮晶晶的东西闻了闻,又舔了舔道。

    “殿下,错了吧!”郝云通把灯笼靠近照了照说道,“这是淡硇砂只能外用,内服应该是紫硇砂。”

    “哦,还有紫硇砂?”赵昺其实并不知道手里的东西在这个时代叫什么,前世都是叫氯化铵,可以配置电解液,且有腐蚀作用,常用来做除锈剂使用,另外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可以祛痰,也是一种常用的西药。因为他前世经常接触,所以知道,只是现在拿到的是自然状态的,而那会儿用的都是人工合成的,因此听到其说还有紫硇砂,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殿下,就是这种!”有了目标,郝云通很快翻出来一块紫色的蜂窝状晶体道。

    “嗯,不是。”赵昺接过来闻了闻,皱着眉头说道。这东西他也认识,就是被某些骗子吹得神乎其神的‘紫盐’,不知道被网友们扒了多少次皮。?`?

    “殿下,这淡硇砂即使入药也需炮制,否则有毒。”郝云通见殿下毫不在意的样子大惊,赶紧提示道。他明白如果吃死了人,殿下会平安无事,板子肯定是要打在自己的屁股上的。

    “本王明白,只是不知道你们如何炮制?”赵昺找到了所需的东西,让倪亮装了半袋子随口问道,他当然知道西药入药需要提纯,而中药采集的生药也要经过各种方式制成熟药方可使用,可他只是好奇‘古人’如何做的。

    “哦,根据《唐本草》记载的炮制方法,要将其砸成小块,置沸水中溶化,沉淀后去沉渣,倒入瓷盆中加醋,隔水加热蒸,以去其毒,随时将液面的白色浮霜捞出,置白纸上干燥即得,可治疗积痢,经闭,目翳,息肉,疣赘,疔疮,瘰疬,痈肿,恶疮,噎膈反胃等症。”

    “哦,如此啊!”赵昺笑笑未置可否,他化学学的不好,可也知道氯化铵在加热到百度就会挥,再与醋生反应,其化学性质早就生了变化,所谓的毒性也随之消失,当然也就没有了药用价值。

    东西找到了,赵昺随即征用了随船医士的药房制备药品,当然将人全部驱逐出去,他倒不是怕他们偷艺,而是除了担心他们见了不敢吃外,还另有原因。其实他提纯氯化铵的方式很简单,只要将原料砸碎,研磨成粉末,过筛后放入温水中使其加析出,然后将溶液干燥便得到了所需。

    体力活儿自然不用赵昺去做,医士们不在还有倪亮这个壮劳力在,而且不存在‘泄密’的风险。但粗活儿之后需要的便是长时间的等待,这急不来,而等待的时间是十分无聊的,他便参观起药房来。

    “殿下,这是樟脑,不要乱尝。”见赵昺打开药柜翻看,还拿起药物又摸又闻,倪亮担心他吃下去赶紧出声提醒道。

    “哦,你识得药物?”赵昺抬头打量了下倪亮有些惊异地道。

    “嘿嘿,殿下,我们练武之人难免伤筋动骨,往往需要自行配药疗伤,因此识得些皮毛。”倪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哦,原来如此,那这个是什么?”赵昺猛然醒悟道,不论哪个时代武术家都是最好的跌打医生,黄飞鸿不还开药铺吗?想明白了后他又挑出几味药材询问,倪亮都能准确的说出来,这让他更加相信这孩子只是本性憨直,但绝不是个呆子,调教好了可是个人才。

    “殿下,这是土硝,不能碰的。”见赵昺又要伸手拿,倪亮赶紧阻拦。

    “土硝?!这也能入药。”赵昺今天真是开眼了,古人的药房可以当化学实验室了,原料还挺齐全,他用药匙挑了一点放进火中,立刻腾起了股火苗,表明其说得不错。

    “殿下小心,这会失火的。”赵昺的举动将倪亮吓了一跳,上前将他拉开。

    “呵呵……”赵昺见此是又感动又无奈,按照心理年龄自己肯定比这个十八、九的小伙子成熟,可按照生理年龄自己在其眼中还是个小孩子,两人的关系真是难以说得清,相互将对方当成孩子,需要照顾的对象,可更像是瞎子和瘸子的关系,优势能互补……

    “成了!”折腾了有半个时辰,一盆浑水终于变成了晶体,赵昺笑着说道。

    “殿下,是不是要给刘大人送去。”倪亮看着笑嘻嘻的殿下傻呵呵地问道。

    “你……这个还不行,你去找些面粉来。”赵昺愣了下,转而明白了其的意思,摇摇头说道,这东西吃下去他也不知道会产生什么后果,以后得藏好了。

    倪亮出门去找面粉,赵昺看看经过提纯的硇砂已经结晶干燥,但这回他可不敢像此前那样随手抓了,这氯化铵不比那些草药吃多了会要命的。他找到药房中的小铜秤琢磨了一会儿搞清楚如何使用,将氯化铵称量出几份,又将一份再分成数份,估计一小份的重量在一克左右才作罢。

    等倪亮找来面粉后,赵昺又用面粉将一小份氯化铵包裹搓成玉米粒大小的药丸,弄了五十粒便收手,剩下全部打包收好,他不是舍不得,而是担心船上的医士学习神农舍生尝百草,结果送了性命。

    一切收拾妥当,赵昺才让等的心焦的郝云通进来,数出了六粒药丸让他给刘黻送去,叮嘱其每次只准吃两丸儿,间隔四个时辰服用,而汤药也不要停接着服用,只需错开时辰就好,饮食也要注意——不可多盐。

    看着鸡啄米似的点头的郝云通,赵昺反而有些心虚了,他做的一切可以说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到底能不能有效心中还是真没底,如今刘黻就像是实验室中的小白鼠一般,后果无法预料。而即便知道历史上其没有逃过这一劫,但是自己现在掺和进去了,如果其按照剧本依然死去,心中还是有些负担的。

    这一夜,赵昺同样没有睡好,除了噩梦之外便是留心临舱的动静,直到天亮没有听到悲声才松了口气,这说明刘黻没有被自己给‘毒’死,还好好的活着,他的负罪感顿时轻了不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