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淡泊阁的灯光亮了一夜,王德等人又不敢打扰,只能在门外守了一夜。次日清晨陛下未等众人叫早便自行起身,仍依往日习惯练武,吃饭,请安、批阅公文,以它日无意,但众人发现小皇帝自从议亲之后笑容少了许多,也变得沉默寡言。他上午一般会处理完所有公文,午膳后便进工作室,直至次日才会出来,晚膳也是由王德送入屋里,至于做什么,无人敢问。

    七月二十六日,杨太后下懿旨,着参知政事应节严与礼部尚书许仁宗为使前往大宁寨行采纳、问名之礼,李氏应允送上生辰八字,经钦天监卜算,八字相合,可用;太后又下令行纳吉礼,李氏授礼。这就相当于现在的定婚,俗称送定、过定、定聘。双方商定待两人加冠及笄之后再行大礼。李氏随即宣布大宁寨及所辖三十六硐全部归附朝廷,出州赋役,从军征战,歃血为盟永不背宋。

    这事赵昺本来应是主角,似乎又与他皆无关系,只是一帮人在奔忙,他就像个局外人一般。不过说起来他也并非一无所知,因为毕竟有些事情还需他知晓用印的。可大家发现小皇帝此时仿佛已经得道成仙一般,无喜无忧,只是更为沉默,而王德、苏岚一班贴身人等却是提心吊胆,日夜盯着,唯恐他想不开做些出人意料的事情。

    八月初一望日朝会,左相陆秀夫奏禀,以按照太后和陛下旨意勘定了行朝各省、部、司案的人员,并奉上名册。太后和陛下御览后恩准,并着五品以上官员觐见、谢恩。随后赵昺下旨令侍卫亲军的中军和前军返回琼州备战,水军各部加强巡视。

    接着兵部尚书江璆上奏殿前禁军经过百日已经整训完毕,全军共分为前、后、中、左、右五军,共有步骑四万余。殿前禁军都指挥使江钲,直辖亲军一营、辎重两营、重型弩炮一营。以副都统杜浒兼任中军统制,下辖步军八营,骑军两营、炮军一营;以冉安国为前军统制,潘念为后军统制,伍隆起为左军统制,张霸为右军统制,此四军各辖步军六营,骑军一营,炮军一营。

    殿前禁军如此安排,也是赵昺和江璆几经商议的结果,也是为安抚各方势力。殿前禁军可以说是以江家子弟兵组建的,仍以江钲为都统是为了褒奖,也是表示信任。以苏刘义为都虞侯则是为了安抚张世杰,杜浒谁都知道那是文天祥的亲信。殿前禁军可以说一直是行朝的主力军,在颠沛流离中恶战无数,又经历崖山之战死伤惨重。回琼后,赵昺令其从勤王的义勇、随朝的百姓及残存淮军中选拔可用之兵补充,不足之数则在琼州就地征募。

    中军是以殿前禁军的老班底组建的,以江氏子弟骨干,杜浒与江家有些渊源以他做统制正合适;冉安国是琼州民军首领,其部骨干是侍卫亲军教导队培养的军官,兵丁皆是琼州本地丁壮;潘念和伍隆起皆是勤王义勇,各以本人所领为骨干,补充小股义勇组建;右军则是以张世杰所领的淮军为骨干组建,杂以随军的江南百姓成军。

    因为赵昺设立崖州府,其意就是将岛南作为琼州后方及生产基地。而殿前禁军虽已整训完毕,但战斗力一时尚难以恢复。于是下旨殿前禁军留守崖州,以府城为基地,各军分驻吉阳军和万安军,防敌从岛南登陆,维护地方治安,镇压叛乱,缉捕盗匪。同时作为预备队,一旦琼州战事吃紧则北上支援……

    朝会结束后,赵昺又将众宰执召入后殿议事,不过这回却是私事,他想休假了。听完陛下所言,众人都觉的十分奇怪,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在他们的印象里自从其秉政后还从未提出过休息,顶多是抱怨几句耍赖偷个懒,接着还是撅着屁股干。

    “陛下,身体可是有佯?”沉默片刻后,陆秀夫先问道。

    “还好,也许是天热,最近觉得身体乏得很,夜里又难以入眠,十分烦闷!”赵昺摇摇头道。

    “陛下可请太医看过?”陆秀夫急问道,其他几个人也面带紧张之色。

    “看过了,危大夫称陛下太过操劳,以致身心皆疲,又赶上暑气太重,调养些时日便可恢复。”王德在一边回答道。

    “是啊,自年初陛下指挥崖山之战,回琼月余便又率军东征,转回后也未得闲,确是累了!”文天祥点头表示同意。

    “唉,陛下自从到琼州就没有一日得闲,是该歇歇了!”应节严叹口气道。这两年他一直伴在陛下身边,当然清楚小皇帝都做了什么事情,可以说为了大宋算的上是殚心竭力、鞠躬尽瘁了。而他不过是个八、九岁的孩子,天天承受如此繁重的政务即便是大人都会崩溃的。

    “陛下,当今俚乱已平,各部业已调整完毕,诸事皆有人打理,陛下正可歇息些时日!”刘黻也看出小皇帝近日脸色不好,没精打采的,也颇为心疼地道。

    “多谢诸位爱卿体谅,就仰仗诸位了,近些时日若有事,各位议定后自请太后定夺即可!”赵昺拱手谢过道。

    “陛下万万不可,诸事还需陛下定夺,切不可如此!”听小皇帝的意思是想诸事不理,完全放弃打理政务,陆秀夫吓了一跳,他清楚当今朝中没有小皇帝在其中沟通、斡旋,自己根本玩不转。

    “诸位爱卿酌情处理即可,不必事事问朕!”赵昺有些不耐烦地摆摆手道。

    “陛下想歇多久?”应节严皱皱眉突然笑着问道,他猛然想明白了,小皇帝是在赌气,是在为那门亲事生气。大家忙乎的热热闹闹,却从未问过他愿意不愿意。

    “少者两个月,多者……”

    “陛下,不可!”未等赵昺说完,就被文天祥打断了,“当下正是大宋生死存亡之际,陛下又怎么荒废政务呢!”

    “哼,朕明日便走,看谁敢拦的住朕!”赵昺冷哼一声站起身道,然后扬长而去,留下一帮人大眼瞪小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