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氏母女在筵席结束才来谢恩辞行,她们的言行让本就心怀忐忑的赵昺更加不安。李氏是如沐春风,眼角都带着笑。而小姑娘却是一直低着头,连耳朵根儿都是红的,像是跳进了开水锅的虾米,出殿时却回首瞅了他一眼。这满是娇羞的媚眼没让他骨头发软,反而打了个激灵。

    “刚刚太后在后殿都说了些什么?”一回到东宫赵昺便‘逼问’一直陪着太后的苏岚。

    “官家,这奴婢不好说……”苏岚搓着两手扭捏着低声道。

    “有什么不好说的,该不是你一语成谶吧!”看她的样子,赵昺猛然道。

    “官家,奴婢真的什么都没说,全是太后做得主……”苏岚听了一慌跪倒道。

    “唉,你们坏了朕的大事不说,将朕也害死了!”赵昺猛地一拍桌几哀叹道。

    “太后玉成美事,怎么会坏了官家的大事?”苏岚看小皇帝怒气冲天的样子,不似是在作假,怯生生地问道。

    “你说,太后怎么会想起将那黄毛丫头许配给朕的!”赵昺本想借敕封对大宁寨进行整治,可太后这么一弄,自己便无法下手了。他指点着跪在眼前的苏岚道。

    “官家,太后在获知李家女儿获救后,便令奴婢察看,待其无事后又召进殿中安抚,并问及官家是如何救治的。然后便……”苏岚抬眼看看陛下,又低下头。

    “说啊,李氏跟太后说什么了!”赵昺看她吞吞吐吐更加生气,大声吼道。

    “官家,李氏便将官家如何救人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请太后做主,太后便十分不悦,就召左相进去相商!”苏岚说着说着脸便一红,想是想起陛下当时如何救人了。

    “左相又说了什么?”这种挤牙膏似的问话方式,让赵昺十分气恼,‘啪啪’的拍着桌几道。

    “你这孩子今天怎么回事,官家让你说你就赶紧都说了吧!”王德见状也赶过来道。

    “官家、大官,是太后要奴婢不要乱说的,不是有意欺瞒的!”苏岚抬头看看二人又低下头道。

    “傻孩子,太后不让你跟外人说,不是要隐瞒陛下的。再说你是东宫的人,官家才是你的主子,瞒谁也不能瞒官家啊!”苏岚聪明懂事,做事让人放心,王德自然也是十分喜爱,恨铁不成钢地教训她道。

    “起来说吧!”赵昺再叹口气抬抬手道,他觉的今天可能是自己叹气最多的一天了,自己虽贵为皇帝却又有诸多的无奈。

    “官家,是这样的……”苏岚口才不错,起身后将在后殿所见所闻都合盘托出。原来太后听闻儿子在人家女儿身上‘摸来摸去’,尤其还触及了敏感部位,又见李氏戚哀无奈的样子,虽觉得是在救人,但终归人家是未嫁的女孩子,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来又怎么嫁人。

    动了恻隐之心的杨太后于是将左相陆秀夫召进去问计。陆秀夫也觉的此事十分棘手,陛下行为是有违礼法,但事急从权,陛下也是为了救人情有可原,只要多加安抚就好。可杨太后对陆秀夫的答案并不满意,便问其能否考虑将其收入陛下的后宫。陆秀夫却知道小皇帝哪里是受人摆布的主儿,若是强行为之只怕会惹其恼怒,便搪塞说汉夷通婚有违皇家礼法。

    于是杨太后便又召见文天祥、应节严和徐仁宗询问。文天祥认定陛下处理此事的方式不妥,虽然是为救人,但也不能有违礼法,现在既然女孩子尚未婚配,便应承担起责任;而应节严认为此事既然已经做下,若是李氏同意,倒是可以考虑,这样既能保全陛下和李氏女儿的名声,又有利于安抚俚人,是两全其美的好事。

    对于汉夷是否可以通婚,礼部尚书许仁宗当然最有发言权。他以为汉夷通婚前朝多有先例,只是陛下的正妻,也就是皇后必须是汉女,其他妃嫔倒也无妨。何况皇帝的后宫有的是位置安置,也不多其一个人,但其所生的儿子不能继承帝位,以保持皇室血统的纯正。

    徐仁宗的话清除了最后一道障碍,于是大宋朝的左右相便成了媒婆,奉太后之命前去给小皇帝提亲。李氏当然是高兴万分,女儿嫁入皇室虽然不能成为皇后,但是能为妃嫔也是天大的福分,自然满口答应。如此一来,赵昺就平白无故的多了个媳妇儿……

    “呵呵,好,真好!”赵昺听罢怔了一会,突然傻笑着喃喃道。

    “官家、官家……”王德见小皇帝笑的不大正常,急声呼唤道。

    “没事,朕没事!”赵昺站起身便向外走去。

    “快跟上!”王德见状更加担心,连忙吩咐苏岚和几个小黄门跟上。

    “谁也不许跟着朕,让朕好好的静一静!”赵昺很烦,回头喝止道。

    “是,官家!”王德赶紧停住脚,看着陛下出了门又赶紧领着众人悄悄跟上,直到眼瞅着其走进淡泊阁的工作室中。

    “大官,官家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小皇帝莫名其妙的样子,让刘灵摸不清脉了,扭着脸问王德。

    “笨蛋、傻子,这都看不出来,还跟着官家做什么?明天你去扫院子吧!”王德抬手在刘灵的脑袋上连拍了几下骂道。

    “大官饶命,小的知道了!”刘灵捂着脑袋哀求道。

    “唉,朕也难逃这世俗之礼吗?”

    “官家这话是什么意思?”刘灵听到小皇帝独自在屋中大发感慨,又急问道。

    “你不明白吗?官家是天上的星宿,那些凡间的女子又怎么能看到眼里!”王德低声说道。

    “不是,官家的意思是不愿受到世间礼法的约束,可是贵为皇帝却也无法摆脱,因而闷闷不乐,倒非是在意娶的是俚家女子。”苏岚在一边摇摇头喃喃道。

    “唉,官家好心救了李氏女儿的命,现在却被黏上了,也真是让人丧气,难怪官家不高兴,若知如此干脆任其死了算了!”王德也长叹口气道,替陛下感到不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