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心脏恢复跳动在赵昺看来就算活了一半,会不会因为窒息缺氧变成傻子自己就真无能为力了,能不能痊愈就看其自己的造化了。稍事片刻,随着异物的排出和心跳的恢复,他发现小姑娘的脸色也逐渐有了血色,变的红润起来,再仔细看看这小姑娘长的还真不丑,可能是因为长期生活于此,日晒充足,皮肤呈现出现代极为流行的小麦色。

    不过赵昺却无心去管她的丑俊了,跌坐在那只是庆幸自己没有放大招——人工呼吸,否则即便是救人也会被扣上顶失礼的帽子。但也十分好奇自己真的如此做了,众人又拿自己这个皇帝没有办法,可又气的乱窜的样子是不是会很好玩儿。但李氏的镇定还是很出他的意外,看来其能统领众俚硐确有过人之处。

    “陛下,她睁眼了!”这时苏岚惊喜地道。

    “三娘……”李氏见状也面露喜色,知道女儿有救了,轻声呼唤道,并试图晃动其身体。

    “李宜人,不要动她。”赵昺急忙制止道,心下琢磨自己好不容易给救活了,其再给晃荡死就麻烦了。

    “是,陛下,奴家谢过了!”李氏看看小皇帝施礼道。

    “无妨!”赵昺摆摆手道,他看出李氏的眼神十分复杂,既有感激,又有无奈。想想也是,自己刚才的行为在当下的人来看无异于‘耍流氓’,何况是当着人家娘的面,事后想想也真是够难堪的。

    “陛下,小女是不是可以动了?”眼见女儿的嘴唇也有了血色,眼睛渐渐有了神采,李氏又问道。

    “稍待片刻,朕以为让危先生再行看过,才比较妥当!”赵昺略一沉吟道,想想自己毕竟是个蒙古大夫,还是让专业人士看过才保险些,以免贻误病情。

    “是,一切听从陛下安排!”李氏施礼道。

    “你们都散开吧!”赵昺点点头示意苏岚给小女孩整理下略显凌乱的衣裙,然后要围挡的小黄门们散开。

    “陛下!”赵昺这时也站起身,众臣都齐齐施礼道。

    “危先生,你再把把脉,她已经醒了,看看还有何不妥!”赵昺没有理他们,而是转向危碧崖道。

    “是,属下这就去!”危碧崖听了一惊,却很快恢复了平静,毕竟这已经不是头一次见证陛下的神技了,立刻施礼道。

    “刘灵,你去告知倪都统事情已经查清,将他们都放了吧,另外再给每人发五贯钱压压惊,代朕向他们陪个不是!”赵昺又转身吩咐刘灵道。

    “苏岚,你去告知太后,殿上已经无事,勿要心急!”赵昺扭头吩咐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苏岚道。

    “是!”两人施礼后各自去了。

    “陛下,属下已经把过脉了,脉象平稳,也能说话了,却只是略感头晕。属下以为已无大碍,再休息片刻就好了。”危碧崖这时过来禀告道。

    “嗯,无事就好!”赵昺点点头,转向李氏道,“李宜人,贵家女公子已经无恙,先到偏殿休息片刻,朕令危御医候在殿外,旦有事情即刻召唤就好。”

    “是,皆听陛下吩咐!”李氏起身深施一礼道,“今日全仗陛下想救,臣下感恩不尽,旦有吩咐臣下万死不辞。”

    “李宜人,不必客气!”赵昺抬手虚扶下道,吩咐人协助李氏将小女孩送往偏殿。

    安排好一应事宜,赵昺神经一下松弛下来,这才觉得背后湿漉漉的,脑袋有些发胀。想想刚才的事情也是够险的,万一那小女孩死在大殿上,那真是泥巴掉到裤裆里,不是屎都是屎了,根本说不清楚。而自己的平俚的构想也将付之东流,甚至会惹出更大的麻烦,不觉也有些后怕。

    “陛下真是英明,将如此险事顷刻消于无形!”刘黻先过来施礼道。

    “唉,这也是无奈之举!”赵昺苦笑着道。

    “陛下做事周全果决,实乃朝廷之福,天下苍生之福啊!”小皇帝今日在众人束手无策之际,不但救活了人,还将诸事安排的妥妥当当,丝毫没有慌乱。陈仲微上前一步施礼赞道。

    “好了,就不要一顿饭都被一颗番葡萄给搅了,大家各自归座吧!”赵昺十分无奈地道。

    “陛下,太后召左相和危大夫觐见!”大家刚刚坐回,窦兴从后殿转出来施礼后,在小皇帝耳边轻笑道。

    “好,你去告知他们!太后无恙吧?”随着赵昺权势愈重,窦兴对自己也是愈加‘尊重’,有事都会预先告知,他点点头问道。

    “陛下,太后很好。一者想是问下李家小娘子的病情;二者大概是想……”不等小皇帝多问,窦兴就将太后的召见两人的目的告知,可后半截话却没说完。

    “嗯,你去吧!”一个老太监向你笑,还带着股诡异的暧昧,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浑身难受直起鸡皮疙瘩,赵昺挥挥手让其赶紧去传谕,可越琢磨越不是味儿,好像其中有着什么深意。

    功夫不大,王德已经令人将殿上收拾干净,撤去残酒剩羹,吩咐重新布置筵席。可赵昺吃着却似乎没了刚才的味道,可当下太后不在,陆秀夫也被叫走,又出了这么档子事,他也不能让冷了场,于是又捡起前世陪客的本事开始暖场,好在自己现在是主角,大家都是围着自己转。

    赵昺又还是个孩子,他以茶代酒也是无话可说。场上的众臣也算是开了眼,就连应节严都很吃惊,发现小皇帝居然还有如此本事,将场面调动起来不说,更是照顾到了每一个人,让场面温馨又热烈。推杯换盏之间少了过去那种朝宴的拘谨,多了些君臣间的亲近。

    不过让赵昺觉的诡异的是太后与李氏母女没有露面,却只见窦兴出来进去的又分别将文天祥和应节严召进去,后来又把礼部尚书许仁宗也叫了进去问话。而每个人出来脸上都像刚才的窦兴脸上带着那种莫名其妙的笑,这让他心里愈加不踏实,觉得脖子后边凉飕飕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