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众目睽睽之下有人在朝堂之上出事了,且正是太后赐宴的时候,而出事的却又是刚刚敕封的俚官袭官者。其若是死在朝堂上,那岂不成了摆的鸿门宴了,弄不好刚刚平息的俚乱又得爆发。而殿上的大臣们谁不知道其中的轻重,一时间都起身查看,太后也惊得不轻,急忙传御医速来。

    赵昺自然也知道轻重,顾不上吃了,急忙离座上前查看。只见那小娘子半躺在母亲的怀中,小脸通红,呼吸急促,两手不停的在胸前抓挠。看样子就像犯了心脏病一般,而众人围在一边急的团团转却也都束手无策,不知该如何处置,李氏更是连声呼唤,不停的拍打着她的后背,想让女儿缓过气来。

    “倪亮,你马上将膳房中及负责传菜的人等速速拘于一处,仔细搜身。另外要将膳房封闭,不准任何人出入,里边的东西亦要保持原样不得擅动!”听到喧闹声,倪亮迅速领着镇殿武士冲进殿中,赵昺叫过他吩咐道。他看这情况有些像心脏病突发,或是中毒,但他碍于身份又不能靠近。可若是中毒情况就复杂了,因而先将接触食物的人都控制起来,也便于查明情况。

    “是,陛下,属下这就去!”倪亮听罢立刻领人前去。

    “王德,先扶太后到后殿暂歇,严密保护,但不要惊到太后!”赵昺又吩咐紧跟过来的王德道。

    “是,陛下!”王德也赶紧领命而去,将太后转移出大殿。

    “陛下,还请移驾,不要靠前!”陆秀夫见状心中暗自佩服,这么多人都慌了,而小皇帝却保持镇定,可他也担心一旦那孩子出事,李氏悲痛之下会做出不利于陛下的事情。

    “无妨!”赵昺紧皱着眉头摆摆手道,他早已看到有两个小黄门已经若即若离的站在自己的身边,他们都是自己的贴身近卫,想要对自己不利也得过得了他们那一关。

    此时赵昺的视线仍不离小女孩,只见其脸色愈发不对,泛起青色,嗓子眼里发出‘呃呃……’的声音,倒是像电视中那些中毒者的表现。而他担心的也正是如此,因为若说食物中毒,这么多人都没事,只有其一个人中毒,只能说明是有针对性的。目的也不言自明,是想重新挑起俚汉之争,而更可怕的是有人能在宫中给其下毒,就能给自己下毒。

    “陛下!”这时危碧崖拿着药箱匆匆赶了过来,看到小皇帝在此连忙施礼。

    “免了,快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赵昺摆手道。

    “危大夫快一些吧,不要出了人命!”眼前这些朝臣都是顶尖的人物,危碧崖一个八品的医官都得挨个行礼,陆秀夫也赶紧拦住他,让他诊病。

    “下官遵命!”危碧崖拱拱手,赵昺已经令人将桌几移开,让苏岚上前协助,毕竟那是一个小女孩,其他人不好上手。

    危碧崖看看病人的脸色便觉不好,伸手先搭了下脉,又问了两句话,使人拉开其双手,掰开小女孩的嘴,向里看看。又马上让人将其扶坐起来,以掌猛击了几下后背,可情况丝毫没有缓解的迹象。他便打开药箱,从中拿出一把竹片制成的夹子,探进其嘴里想要将什么东西夹出来。

    “怎么样?”赵昺看危碧崖忙乎了一阵子,小女孩脸色已经变的铁青,人直翻白眼,人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有恶化的趋势,忍不住问道。

    “陛下,她喉咙里卡了东西,堵住了气道,可属下无法令其排出!”危碧崖也是一身汗,却始终无法建功,见陛下问,停下手回头答道。

    “那也要尽力,出了事情定要治你的罪!”文天祥当然也清楚其若是死在朝堂上,事情便难以收拾,厉声言道。

    “右相,卡住的东西已经滑入气道,下官实在是无能为力了!”危碧崖却施了个礼,摇摇头道,显然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你……”文天祥气急,自己却又没有办法,干张嘴说不出话来。其他人也是大眼瞪小眼束手无策,大家都知道危碧崖是宫中最好的儿科大夫了,陛下有佯都是由其诊治的。

    “危大夫不要急,朕问你,其没有中毒,或是其它急症的症候吗?”此时李氏也是眉头紧皱,不断呼唤女儿的名字,却也强忍着没有哭闹,显然还是有节制和修养的。赵昺又上前一步问道。

    “陛下,以属下看并无其它病症,也不似中毒,只是被异物堵住了气道,以致无法呼吸!”危碧崖看看众人的脸色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也知道一旦出事自己很可能成了替罪羊,于是抬眼看着陛下半是求助,半是哀求地道。

    “窒息!”赵昺皱了皱眉,蹲下身翻看了下小女孩的眼睛,又看看其脸色。他知道在这个时代在没有完善的手术技术,根本无法做气道切开,那人只能窒息而死。

    “陛下,小女福薄,无法消受天恩,便不必烦忧了……”李氏看孩子呼吸越来越弱,脸色已然发黑,哀叹一声低泣道。

    “快把她架起来!”赵昺忽然想到一个急救的办法,可自己过去也只知道怎么回事,却从未操作过。但现在众人都没有办法了,而人看着也马上不行了,再晚就是救活了也会因为大脑长时间缺氧而坏死,成了傻子。所以不论如何只能试一试了。

    “陛下,便让他安静的去吧……”李氏此时紧紧抱着女儿,抬头看看小皇帝无奈地道,显然已经接受了现实,却不相信他。

    “动手,再晚就真没救了!”赵昺却不理会,让苏岚和另一个宫女动手。

    “李宜人,陛下精通药石,尽可放心!”眼见李氏仍不撒手,蒋科上前劝道。

    “也罢!”李氏略一思索,抬眼看看小皇帝咬着嘴唇道,却仍不相信其一个小孩子能让濒死的女儿复生。

    “将她扶好,不要乱动!”赵昺让苏岚和宫女一人扶着其一只胳膊将人扶起,他又把其歪着的脑袋扶正,但小女孩已似生机全无,脑袋无力的耷拉在胸前……

    赵昺走到小女孩身后立定深吸了口气,却嗅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可他此刻却无杂念,脑子中回想着施救措施。他要使用的方法叫‘海姆立克’急救术,是以发明人名字命名的方法,其是美国一位多年从事外科的医生。在临床实践中,他被大量的食物、异物窒息造成呼吸道梗阻致死的病例震惊了。

    他发现在急救急诊中,医生常常采用拍打病人背部,或将手指伸进口腔咽喉去取的办法排除异物,其结果不仅无效反而使异物更深入呼吸道。他经过反复研究和多次的动物实验,终于发明了利用肺部残留气体,形成气流冲出异物的急救方法。

    此后‘海姆立克’便成了异物窒息的最常用和有效的措施,并得以迅速推广,也就成了急救培训中的必备项目,赵昺就是在大学中的一次急救志愿者培训中了解的,但也只在假人身上模拟过一次,便再无机会使用。谁想到那些看似用处不大的东西,现在都成了自己装逼的本钱了。

    “站其身后,双臂围环其腰腹部,一手握拳,向内按压于受害人的肚脐和肋骨之间的部位;另一手……”赵昺再次确认要点后,一边默念一边实施,但姿势在这个时代实在是不雅。

    “陛下,请自重!”眼见小皇帝以极其猥琐的姿势从背后环抱住小女孩,且还以令人匪夷所思的动作使劲按压其腹部,嘴里还发出‘嘿呦、嘿呦……’的**之音,文天祥怒道。

    “陛下,你怎能如此……”李氏见陛下如此不堪,也怒目相视,恐怕若不是其是皇帝,早就大嘴巴子上去了。

    “嗨……”赵昺以拳压在小女孩的肋叉的隔膜出,双手急速用力向上挤压,不知道力气小,还是姿势有误,几次都未能建功。他情急之下,用尽全力以小肚子顶住其屁股,大喝一声双手再次用力挤压。

    ‘呃、噗……’大力压迫之下,小女孩嗓子眼儿里发出声嗝气声,低垂的头突然上扬,从嘴里喷出了一团东西。

    “陛下,出来了,是颗番葡萄!”危碧崖见有东西吐出来,立刻上前查看,也顾不许多捡起来高声道。

    “哦,出来便好。快将他平放躺好。”赵昺听了赶紧松手,吩咐苏岚道,“危先生,你再把脉,朕怎觉其心脉羸弱呢!”

    “是,陛下!”苏岚眼见陛下被群臣斥责,心中也是难过,但好在是真的将异物逼出,也算堵住了众人的嘴。答应一声依吩咐将小女孩平放于地。

    “陛下,憋气时间太久,脉象几无,只怕……”人一放好,危碧崖抓住其右手探摸后,皱皱眉又换了左手,摇摇头道。

    “危大夫,那也不能不救啊!”蒋科听了大急道。此事毕竟与他有些关系,而现在又可以确定事情与在场的任何人都无关,但人命关天,无论如何不能看着她死啊!

    “下官无能!”这人其实已经可以判定死了,危碧崖摇摇头表示自己已然无能为力,可他说完又有所期待的看看小皇帝。

    “陛下……”蒋科见危碧崖看着陛下,明白那意思是只能看小皇帝的了,于是也转向了其道。

    “朕……”赵昺也有些为难,他也不想其死啊!可也明白人窒息的时间太长,从而引发了心脏骤停,刚才在即并没有做什么呢,就惹得众人对自己‘另眼相看’,下一步方法那些老封建们看了,还不得把自己给吃了。

    “陛下……”李氏见小皇帝犹豫,跪下哀求道。

    “陛下,还需慎重啊!”陆秀夫弯腰在小皇帝耳畔轻声道。

    “罢了,朕试试吧!”赵昺明白陆秀夫的劝阻也是好意,若是救活了还好。若是死了,人家闹将起来,反而惹了一身骚,还是见好就收妥当。可见死不救的事情自己还是做不出来,毕竟根儿里还是好人啊!

    “来人,面朝外围上来!”赵昺扭脸对殿上那些小黄门和宫女言道。

    十多个小黄门听了迅速围拢过来,将小皇帝围在中间,只留下苏岚和李氏在其中。众人不知他要搞什么鬼,可赵昺明白人家是个女孩子,万一自己放大招儿让他人看到不好,有碍名声来日如何嫁人。让苏岚留下是帮忙,而李氏就是做个见证,有个三长两短不要怪自己。

    赵昺知道早一步施救,就多一些希望。人肉屏风刚刚布置完毕,他跪在小女孩身侧,俯下身将脸贴在其胸脯上听了听,却听不到心跳,知道自己判断的基本正确。随后将其头部后仰,另手托起患者下巴,使头颈部后伸,保持下颌尖、耳垂与地平面垂直,这样做是为了保持气道畅通。

    “解开她的领口!”赵昺暗道一声恕朕无礼了便吩咐苏岚道,可见其不懂急道,“动手啊,愣着干啥!”

    苏岚被小皇帝急吼吼的模样吓了一跳,但当着众人的面解开人家的衣服总不会,不由的脸一红,可还是照做了。而其下一步的动作更让她脸红心跳,只见陛下双手上下重叠扣在一起,下面手的掌根定位,手指上翘,将手放在了那女孩子的胸脯上,不断的‘抚摸’,还不断数着数儿。

    “一、二、三……”赵昺那其实不是摸,而是压,他借助自己的身体重力用力按压,以便使其恢复心跳的心脏复苏术。

    “千万别逼朕放大招,否则朕的英名就毁在你这丫头手上了!”在按压了有三十次后,赵昺停手又俯身贴在其心脏部位听了听,没有动静。然后再次施压,进行下一轮施救。而心里默默祈祷,希望她的心脏赶快恢复跳动。

    “哦,跳了!”接连按压了有三、四分钟,赵昺再次探听,终于听到了其心脏‘砰砰’的跳动声。而他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脸上露出欣喜之色,这活儿说起来也很累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