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次日,中书省亦收到崖州知府蔡完义和琼州防御使马发联合署名的报捷文书,禀明了平乱经过,报知祸首符雄和马瑜皆以身亡,两人所辖五十余硐俚人或降,或俘,得五千余户,人口四万余。至此持续三个月的俚乱得平,吉阳军内俚人尽已归附。

    上禀后,赵昺着令有司予以封赏,同时着令在吉阳军原俚人聚集区设立永安县安置,派遣熟知俚人事务官员赴任,设置乡、里,划分土地,予以妥善安置,择选有功俚人充任官吏。此后下辖俚人要遵守朝廷法度,缴纳课税,出州赋役,接受征募为兵。

    诏谕一下,众臣就明白了,陛下此意已然是借此机会开始着手在俚人区建立新秩序。尤其是设立县里,令俚人各投里甲,出州赋役,这些举措是从根本上触动豪酋社会的根基,挑战“非其宗不属”的“土俗”。一旦所统俚人投靠里甲,要担负朝廷的赋役是一;更为关键的是,长久以来豪酋们根深蒂固的地位也将动摇。使官府势力深入的俚硐内部产生分化,豪酋之间的地位发生变化,以达到长治久安的目的。

    众臣知道此战虽小,但意义重大,因而经堂议后,拟加封蔡完义为信阳侯,食邑二百户,实领七十户;加封马发为定远将军;加封蒋科为太中大夫,领崖州同知;加封何仁德为中散大夫,因事发其牧守之地,没有另行加封;加封李氏其女李玉兰为云骑尉,待婚嫁后另行敕封,赐金三十两,丝帛十匹。另赐钱五万贯犒赏众军。

    赵昺看看除了蔡完义吃了碗炸酱面之外,余者的封赏也算恰当,照准,禀明太后下旨赐封。杨太后本来对权力就没有什么**,又不愿参与朝政。见陛下将朝政打理的井井有条后,现在除了朔望的大朝会外基本上不再听政,在宫中祈佛诵经保佑大宋。因而只要皇帝御准的她都会加印照准,大臣问事也只让他们去寻皇帝,并不多言。

    五日后,接受封赏的几人进宫谢恩,为表示恩宠,杨太后命在仁政殿设宴款待一行人,由众宰执作陪,赵昺当仁不让的也要参加。因为是太后赐筵,按照规矩是十四盏,要比皇帝本人的御筵少一盏,每五盏为一段落,或许正各有歇坐、再坐的间歇,酒宴进行间,有乐舞伴奏,还有小唱、唱赚、鼓板、杂剧等演出。席间,十五盏依次由侍女穿梭不息地端上来。

    “陛下,这是蝤蛑酿橙,慢些用!”苏岚坐在小皇帝身边侍奉,她发现自菜肴一端上来,其心思就全放在这上边了,那吃相就有失大雅了,刚刚送上一道菜,她一边未其布菜一边轻声提醒道。

    “哦,这蝤蛑是什么东西?”因为这种宴席自有人应酬,再说有太后在此,赵昺只需随声应付就好,而这筵席还是他穿越以来吃的最为丰盛的一次,有些菜别说吃,名都没听说过,因而眼睛和嘴都不够用了,他咽下一口鹌子羹低头看着苏岚夹过来的东西问道。

    “陛下,蝤蛑就是长着八只脚,举着两只大螯的东西。”苏岚听了一愣,暗自琢磨小皇帝居然不知这是什么,但还是耐心解释,可看其还是一脸迷惑,又道,“此物生在海中,横着走的。”

    “诶,不就是螃蟹吗?叫什么蝤蛑。”赵昺这才听明白,看看盛菜的盘盏皱皱眉道,“怎么就这么一点呢?”

    “陛下,这蝤蛑做菜,只取两螯!”苏岚更为奇怪,但依旧耐心解说道。

    “剩下的都扔了,这也太浪费了,他们会不会吃啊!”赵昺听了心无来由的抽了一下,一只螃蟹就吃两只爪子,就是现在海鲜便宜,可也够奢侈的了,不由的心疼道。

    “陛下,不要高声!”苏岚见小皇帝有些气急败坏,急忙拉拉衣襟劝道。

    “这顿饭估计够朕吃一年了,真是太过奢侈了!”赵昺虽然压低了声音,但还是心痛不已地道。他的东宫生活开支一直控制在每月三千贯左右,这还包括宫中的一众人吃穿。而太后的福寿殿每月则要四万贯,比他奢侈的多,但是却不能消减以免落得不孝的名声,所以这顿饭够他吃一年真的不假。

    “陛下,你看那羊头签止取两翼,土步鱼止取两鳃,而余者非贵人可食的,陛下更不能用的!”苏岚看小皇帝吃一口叹口气,意识到其是真的不懂,而自己有义务跟其普及下,随手指点着道。

    “唉,发明这些臭规矩的人是没有挨过饿,朕当年被困甲子镇,每日都是白饭就鱼干,若是如此早就饿死了!”赵昺叹口气道,然后又示意苏岚再给自己夹两个过来,又埋头苦干起来。

    “陛下,稍停片刻!”这时乐声想起,苏岚知道又是五盏菜上必,到了该歇坐的时候了,此时其他人都已停著,只有陛下还在吃,轻声提醒道。

    “诶,咿咿呀呀,蹦来跳去的有何好看。再说这殿上的都是熟人,又不是头一次在一起吃饭,朕什么脾气谁不知道。把那个蛤蛎生再给朕夹一个过来!”赵昺抬头看看,果然殿下的众人都已停下观看歌舞,而案上的菜肴都是浅尝即止,根本不像自己的盘盏都空了大半,但他却毫不在意地道。

    “唉!”苏岚也偷眼看看,果然殿上陪筵的诸位大臣对陛下的吃相早已熟视无睹,没有一人露出惊讶的神色,显然是见得多了。可突然发现新大陆一般又言道,“陛下,不还有头一次面圣的李宜人母女吗?”

    “哦,对的!”赵昺听了抬头向右侧看看,发现那母女俩都正襟危坐,面带微笑,十分知礼的模样。而他今日得见才发现那李氏尚是个半老徐娘,那受封的女儿也才十来岁的模样,不过倒还俊俏,想想有外人在此,他也只好暂时歇歇嘴了。

    “三娘,你怎么了?”正当赵昺看着无聊的舞蹈,听着摸不清脉的唱腔时,突然殿下传来一声惊呼,他循声望去,只见那小姑娘歪倒在李氏的怀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