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岚施礼罢看向小皇帝,俚乱已经持续了数月,一朝得平,可她看陛下并没有显得特别高兴,而是本该如此的样子。这更让她疑惑,难道是小皇帝真如传言那样习有仙术,料事如神?想到此,苏岚愈加心痒难耐,明知窥视公文是大忌,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在替陛下整理文案时悄悄的翻阅了吉阳军送来的急报,却没有让她消除心中疑虑,反而更为奇怪……

    由公文中苏岚获知,这一段时间在李氏的斡旋下,符雄和马瑜的态度表面上依然强硬,坚持索要的财物不能少,可对于掌管琼州诸俚的事情却不再提,所以谈判一时陷入僵局。但是由于符日萍的叛离和数次袭击的失败,尤其是朝廷对符日萍和其所属硐民的善待,让一些俚人感到再跟着折腾下去,已然是没有好下场。

    先是一些生活难以为及的俚人‘铤而走险’偷偷越界逃到汉人地盘投降,而这些人过界后经过一番询问后妥善安置。俚人生活区域原本自成一体,各硐之间又经过千百年间的通婚、联姻,早已经是亲戚套亲戚,朋友套朋友,他们或是重回山寨将家人一并带回,或是告知亲戚、朋友快来享福。

    这下可好,先前还是个别人偷偷溜走,接着便是举家逃走,随后发展为成群结队的越界。符雄和马瑜发现后当然是大为震怒,派兵抓捕逃奴不说,还要将各硐硐首长子送到自己的寨子中为质,以此来来约束各俚硐。却没想到适得其反,一些硐首看不到希望,又无力反抗,索性带着全硐人马归附朝廷。

    十几日之间,吉阳军地方共接收归附俚人达七、八百户,人口三千余。眼看逃亡之风愈演愈烈,也本寨的硐民也参与其中。马瑜感到事已不可为,而想想自己因为一时的贪念卷入其中,眼看好处一点没得到,原来的地位也难保。他当土官多年,和朝廷免不了打交道,十分清楚他们的套路。

    马瑜已意识到再僵持下去,朝廷一旦失去耐心出兵征剿,那兵败身死就已成定局。也清楚自己作为罪魁之一必会受到严惩,按照朝廷的一贯作风定是抄家灭族。为今之计只剩下两条路可走,一个是向深山中逃,投靠尚未归附朝廷的生俚;另一个就是归顺朝廷,以求得到宽恕。

    关于身家性命之事,马瑜也不能不谨慎。投奔生俚这条路一样不好走,那里虽可远离朝廷的管束,也不必缴纳课税,但那里生活困苦不说,一样会受到生俚们的侵袭,且争斗更加激烈,稍有差池便会被那些生俚们吃的渣都不剩;而归顺朝廷,以他的经验看朝廷一般会饶恕做乱之罪,可如此形势下削去官位也是肯定的,不过风险是最小的。

    左思右想之下,马瑜以为当前只有归顺朝廷才是上策。于是他暗中遣人下山求见李氏,表达自己想要归附之意,并请其从中周旋,不求能封官进爵,只求能保全满硐子民安全。而若是能保住官位,他此后不仅遵从大宁寨的号令,还有厚报送上。

    李氏对于马瑜的投诚异常惊喜,她奉旨招降吉阳军各硐,本已为凭借着大宁寨百年积累下的余威可以很快促成此事,却没想到两人并不买她的帐,到此月余事情毫无进展。而其也终于明白,大宁寨已然彻底衰落了,觊觎自己地位的黄成是一个,却不是最后的一个。若非朝廷支持此次自己,不但地位不保,还将彻底被人吞并。

    李氏也意识到自己若是难以完成使命,不要说敕封自己的女儿了,没有了利用的价值也必将被朝廷抛弃。现在马瑜主动上门请降,使事情出现了转机。她决定抓住这次机会,于是答应为其斡旋促成此事,并将此事告知主持平乱的蒋科。他也正发愁如何能迅速平乱,听报后觉得与事先与陛下商定的诱杀马瑜的计划有偏差,但终归有了进展,便准了李氏所请,并交待她要尽快和马瑜接触,达成协议,然后再全力对付孤掌难鸣的符雄。

    事情接下来发展的十分顺利,双方开始频繁接触,马瑜甚至偷偷下山与李氏相商。而人一旦有了私心便难免出问题,马瑜想保住土官的位置,李氏却想立下大功可以巩固大宁寨的地位,并获得敕封。于是她便藏了心眼儿,隐瞒了蒋科早已答应保留马瑜官位的事情,转而怂恿马瑜设法杀了符雄,立下大功后自己再为其上奏请封。

    马瑜正急于摆脱罪名,两下当然是一拍即合。于是他便以议事为名邀符雄前来,自己率人趁其落单之际将其截杀于途中。谁想马瑜做事不密走漏了消息,反被符雄算计,将计就计先一步遣兵将其杀害,然后领兵攻打马瑜的山寨。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符雄得手之际,被闻讯赶来的马发率兵击杀,尽俘两寨生口。

    首恶伏法,俚乱即平。蒋科上奏的报捷,同时请旨如何处理所俘的俚人。并附上了请罪的折子,称自己做事不密,以致招降之事功败垂成,有负皇帝的重托。但还是如实禀告了李氏在其中的作用,并为其请功。所以小皇帝才会说俚乱基本结束了,剩下的只是善后之事……

    “这也太过巧合了?”苏岚侍奉小皇帝睡下,素馨已经困的睁不开眼睛,她便让其回房休息,自己留下值守听候召唤。可躺在床上的脑子中还是有关平乱之事,其中所述加上自己的分析虽然看似合情合理,但其中还是有些地方似有疑点。

    比如说马瑜截杀符雄之事,知道这事情的人必为其心腹,又怎么会被对方所知,并予以反制;再有符雄杀了马瑜便率兵攻打山寨。而官军驻守界外,又怎会迅速知晓,并以雷霆之势将符雄击杀,轻取两寨收服重俚?将种种疑点串起来,苏岚发现如不细想,人们只知平乱的功劳都是蒋科等人的功劳,却不知有一只无形的手也在暗地中操控着此事,而这只手?她看看睡熟了的小皇帝轻叹了口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