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完了官员选拔安置的问题事情还没有玩,因为在大宋除了官,还有一种叫“职”的官称。不过,“职”仅代表这个人的学识水平,相当于眼下的技术职称。比如翰林学士,大概相当于现在的中科院、社科院院士,属于文职。再比如医官,宋神宗时朝廷中仅有四名,到北宋末年,就发展到了近千人。

    换句话说,宋代把文化、科研人员也划入官的序列,这一点与现代倒很相似,如今从事文化和科研工作的人,也都是公务员待遇。如今赵昺又把过去只干活不拿钱的吏员也被划入了政府供养的序列中,以及必须要维持,且要不断增强的军队,行朝要供养的人员已经超过十五万人,已然占据了琼州所有人口的近三分之一。

    赵昺知道除非真正实现**,否则干活儿就得给钱,这也是管理和控制底下人的有效手段,籍此以保证文武官吏安于职守,孜孜以求仕进通达、效忠皇帝与国家。而这大宋朝官员的酬劳制度,在历史上是有名的优厚,,他了解之后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么说吧,当了官就等于捧上了金饭碗,彻底脱贫奔小康了。

    宋朝的俸禄之制发展到此时已日趋完善,它包括品、阶、章服、爵、勋、功臣、俸禄、休假、谥号等内容,是以皇帝名义授予命官与吏胥相应的政治地位、荣誉,当然这些都与经济待遇挂钩。此时的禄制基本上是以寄禄官为本俸、辅以职事官寄职钱为最基本。军官的军俸,包括俸禄、职钱及各种名目的赠给、赏赐和补助。

    这可以可划分为请受、添给两大类。请受就是本俸,相当于现在的基本工资,只包括料钱和衣粮的配给;添给,即本俸之外的补贴,名色不一,有添支(增给)、职钱、贴职钱、折食钱、茶汤钱、雪寒钱、元随傔人衣粮与餐钱、厨食钱、薪、菜、盐、炭、纸、马料、驿券,茶酒、厨料、公使钱,等等,按地位高下、职务之不同,随时而定、随分而给,就如同是供给制和薪酬制的二合一。

    如此一来,财政压力可想而知,因此赵昺再次强调留用的官员不设虚位,必须要做实,一个萝卜一个坑,无功不得空受其禄。而补贴能减的减,能砍的砍,千万别手软。像过去的炭钱、雪寒钱,这里四季如夏哪里还用的着取暖,必须除去。而首官们的公使钱也要大规模的压缩,自己视察吃饭都是自掏腰包,你们也就学着点儿,就别想公款吃喝了。

    因为薪俸事关每个人的利益,大家处理起来都谨慎的很,一个个的没有痛快话。这样赵昺十分不满,放下狠话反正将来是你们负责筹措钱粮,发放薪资,做不好作难的是你们,自己绝不会拿左藏库的钱去补缺,届时减薪减俸都是你们来做。因而是现在将责任推到自己身上好,还是来日让大家为难你们好,自己看着办……

    朝议整整持续了一整天,才算是将选官及薪资的调配原则定下来,赵昺回到宫中天都擦黑了。而他对这种会议一直是十分厌烦,可又无奈。按照计划,赵昺起初还想对军制进一步改革,对军兵种指挥系统进行调整,可看看这个样子,又想想即将到来的大战,还是按捺住了这个念头,以免使军队产生混乱,不利于战斗。

    “官家,用膳吧!”小皇帝洗了澡换了衣服,苏岚已吩咐膳房送来了晚膳,她看看疲态尽显的陛下道。

    “嗯,今日的公文都送到了吗?”赵昺坐下拿起筷子问道。

    “官家议了一天的事,今晚便早些休息,不要累坏了身子!”苏岚暗自叹口气劝道。一个孩子每天都不得闲,处理如此多的公务,就是个成人也会喊累,可其却从未抱怨过,她看在眼里真是心疼。

    “现在正是多事之秋,生死存亡之际,朕怎么敢懈怠,熬过这一段就好了!”赵昺无奈地苦笑道,说实话他自己有时都可怜自己,这种日子累是一方面,更多的是毫无乐趣可言。

    “素馨,去将今日送来的公文取来!”苏岚见陛下坚持也没有再劝,让素馨去拿。

    “官家,今日有吉阳军送来一份急报,要官家务必回复!”稍时素馨便捧着一大摞文卷回来了,放在边上言道。

    “哦,那边又出什么事情了?”赵昺放下筷子,回身拿起最上边的一份奏文道,现在大家都知道陛下的规矩了,文卷都是按照轻重缓急放置,使得他能尽快处理。

    “素馨,你就不能稍缓一下,让官家将饭先吃了。”苏岚见此皱皱眉轻声埋怨道,又取过一盏烛台放到陛下身侧。

    “嗯,谢谢!”眼前一亮,赵昺抬头看看随口道,又伸手抓起个炊饼。

    ‘噗呲!’

    “你笑什么?朕有何不妥吗?”赵昺看看掩面而笑的素馨不解地问道。

    “奴婢是笑官家总是如此客气,侍奉官家那是奴婢们的本分,又何须总是谢来谢去的,弄得岚姐姐都不好意思了!”素馨指指苏岚笑嘻嘻地道

    “是吗?你们侍奉朕也是辛苦,谢一句也是应该的!”赵昺扭脸看过去,苏岚果然面带娇羞之色,他也笑笑道。

    “就你事多……”苏岚瞪了素馨一眼,脸色更红嗔怒道,又拿筷子给陛下加了点菜放在碟中。

    “……”灯下看美人本就是古人津津乐道的事情,而苏岚本就长得漂亮,让赵昺这个两辈子都没碰过女人的老光棍也不禁看的呆了,拿着炊饼,大张着嘴却送不进去。

    “官家、官家,吉阳军是不是又生变化了?”苏岚见陛下傻傻的看着自己,愈发不好意思,急忙岔开道。

    “哦……是发生了些事情,不过是好事,俚乱应该就要结束了!”赵昺这才缓过神儿来,对自己的‘无耻’行为也感到尴尬,咬了口炊饼大嚼着道。

    “那奴婢先向官家贺喜了!”苏岚听了拉拉素馨施礼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