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人正谈到关键之处被王爷打断,刘黻忽然想到了什么,瞬间内衣便被汗水打湿。?`偈语之事本只有他、殿下和倪亮三人知晓,今日自己激动之下贸然将此事揭开先就已经违背了自己的誓言,实属不该。而现在又谈论管鲍二人分别辅佐公子纠和公子白之事,表面上是没有什么问题,其后却是牵扯到帝位之争的。

    现在巧合的是******所处的情形与齐襄公死于内乱后的情况相似,大宋正牌皇帝已经投降被掳至大都,侥幸逃出来的两位皇子赵昰和赵昺严格的说都有继承权,可又都没有获得传位诏书。也就是说赵昰虽被群臣拥戴为帝,但未获得前一位皇帝或是太后的官方确认,并不符合帝位传承程序。如此说来如果有朝臣再将黄袍披在赵昺身上也同样可以称帝。

    刘黻和应节严如今将管鲍之情解释为二人分别辅佐两位公子,并各助其主夺位,这明显就是说卫王有了不臣之心,而他们则是借偈语曲解本意、妄议皇帝、阴谋篡位。即便不能定他们谋反之罪,起码也有教唆之嫌,尤其是在这人心惶恐之时,哪怕太后再温良淑贤也绝不会容忍有人夺了亲儿子的皇位,因此不论哪条都能让他们掉了脑袋。

    应节严这时也醒过味儿来了,意识到自己失言了,看向赵昺的目光不免慌乱、闪烁。他也知道谋反是十恶不赦的大罪,哪个皇帝杀起来都不会手软。而王爷显然已经听出了问题,现在若想解脱嫌疑只要将他们推出去,就能因为年幼无知受人蛊惑而从容脱罪。但他也实在是捉摸不透这个孩子的心思,也只能静观其变。

    刘黻现在也是后悔不迭,自己怎么就嘴贱将这等机密之事说了出来,难道正应了当日的誓言而遭天谴了吗?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想收也收不回去了。? ?.??`幸运的是此刻屋中只有他们三人,并无他人听到。可他也知道屋外就是倪亮,只要王爷一声令下那货才不管你是谁,进来就会将他们砍了,因此他们的生死都在眼前这个孩子手中了。

    “来人啊!”

    “殿下……”刘黻见王爷叫人大吃一惊,禁不住站起身道。

    “刘大人不饿吗?本王肚子已经是咕咕叫了!”赵昺有些诧异地问道,不过见刘黻紧张的样子心中暗乐,这俩人是怕了,但他知道他们不是怕死,而是怕名节不保,可不管怕什么,只要害怕自己就有文章可作。

    “哦,是了……只是叨扰殿下了。”刘黻这才意识到王爷并没有拿人的意思,慌乱的掩饰道,想告退可又担心其有什么要说,犹豫了下还是留了下来。

    “便饭而已,何谈叨扰,想我们也曾在船上同甘共苦,大人不要客气!”赵昺笑笑道,转身又吩咐应招进来的王德准备三个人的饭菜……

    府中缺钱,赵昺的伙食也只能从简,时间不长便送了进来。刘黻两人心中有事,心思都没在吃饭上,此刻即便面前摆着山珍海味怕也吃不出滋味来,而此刻看着小王爷却是狼吞虎咽吃得畅快,根本看不出心中所想,也没有心情提醒殿下注意仪态。但他们都清楚这个貌似毫无心机的孩子绝不能再等闲视之,更不可以普通人度之。

    两人越想越吃不下饭去,见殿下放下筷子抹抹嘴,也赶紧撂下碗筷称吃饱了。赵昺命人撤去残席,收拾干净送上热茶,打伺候的小黄门出去,可三个人却大眼瞪小眼儿,话不知从何说起了。w?

    “两位大人,本王刚刚细想之下以为管仲和鲍叔牙分别辅佐公子纠和公子白,两人各为其主虽有争执,但殊途重归,都是为重振齐国出力。这正与此刻情形相符,本王欲开府暂时脱离朝廷与皇兄分开,却也都是以复兴大宋为目标,最终还是要归于皇兄治下的,你们以为此解如何?”赵昺本想看两人热闹,没想到他们越说越离谱,再让任由俩人胡诌下去,自己就‘壮志未酬身先死’变成叛国者了,于是赶紧打断他们的话,吃饭的时候又琢磨了半天才想出了这么个自圆其说的解释。

    “刘大人,老夫以为殿下所言才是正解,你我都入歧途了。”应节严喝了杯热茶,这会儿脑门子上都是汗,他刚才的解释不仅将自己陷入不忠之地,也将无辜的刘黻和殿下拖下了水,若不是其及时打断,自己还不定会说出什么话来,现在殿下给出的解释当然是最好的,至于是否符合偈语倒在其次了,但心中却对此解存疑。

    “嗯,吾也以为极是,但下一句又做何解呢?”刘黻点点头,又问道。

    “声伯,天机岂是我等凡人所能轻易解开的,还是暂歇吧!”听了刘黻的话,应节严是满头黑线,这家伙真迂腐的厉害,既然自省怎么还问下一句,赶紧出言制止他道。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成败皆是天意,我们又何必执著于此。”赵昺也赶紧接过来道,他知道话说到此已经涉及到敏感问题,只要泄露丝毫,不仅计划失败,且自己也将再难脱身。

    “唉,是吾执著了,险些误入歧途。”刘黻愣了下也醒悟道,这段时间局势瞬息万变,自己也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这让他觉得前途渺茫,内心中希望有人能指点迷津,而这几句神秘的偈语就寄托了他的希望,以致一时深陷其中。

    “声伯,殿下开府求变,老夫以为正是顺应天意之事,又何必苦求呢!”应节严说道,当年他正是因为不满朝中奸佞当道才致仕的,而他流落至此也是为不肯仕元才出走避祸,可心中一直渴望大宋能有一片净土,因此对赵昺重建秩序的计划十分赞同。

    “是了。殿下小小年纪有此雄心着实令人钦佩,计划也很完备,但开府容易,离开朝廷仍然万难,不说其中种种阻碍,太后也未必舍得。且现在举国沦丧,朝廷都难觅立足之地,殿下又能去往何处?”刘黻想明白了这点,可依然是忧心重重。

    “殿下既然筹划多时,定已经想好了去处。”应节严却不这么以为,转脸看向赵昺道。

    “这……”赵昺犹豫了一下,去哪他已经想好,可今天自己说得已经够多了,一旦彻底告知他担心两人会反对,那岂不前功尽弃。

    “殿下是不是担心我们二人会泄露,因此不愿告知?”应节严一眼便看出赵昺的顾虑,轻声说道。

    “正是,此事不仅事关府中上千数千条性命,也与国运攸关,一旦失败便再无回旋余地,还请两位大人见谅。”赵昺点点头直言相告道。

    “殿下,我二人并无恶意,也绝不会向外人提起。”刘黻见赵昺断然拒绝,心知殿下是信不过他们,急忙表白道。

    “刘大人,并非本王不信任二位,否则也不会与二位大人说了这么多。”赵昺摆摆手说道,“今议和与开府诸事还只是刚刚开始,若皆能如期进行,届时无论前往何处皆是水到渠成,多说无益。”

    “殿下所言正是,如看老夫这把老骨头还有些用处,尽可吩咐。”应节严使了个眼色不让刘黻再说,而他对于殿下拒绝进一步透露计划并不介意,反而对于其表现的谨慎赞赏有加。因为本来自己与殿下也只有两面的交情,能与自己说了这么多已经表现出了极大的信任,再多问倒显得过分了。

    “本王年幼才浅,对朝廷中的诸多规矩也不懂,而计划也会有疏漏,还需要两位大人查余补缺,从中斡旋,以促成此事。”赵昺拱拱手诚恳地说道,而没等自己张口,老头便答应帮忙,心里也自然高兴,而其也正是自己计划中重要的一环……

    三人一直谈论到二更才散,赵昺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寝室觉得身上没有一丝力气,任由侍女为他更衣洗漱,可当他躺到床上时却难以入眠,脑子中尽是三人谈话的情形,他回忆着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滤过一遍后没有现什么不妥才松了口气。

    赵昺知道今晚的谈话自己可以说是在行险,更是在赌。这当然不是他爱冒险,而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自己在朝中的实力太弱了,弱到可以忽略不计,可要想保证计划能顺利实施就必须有人能站出来为自己说话。刘黻是对自己不错,但他在朝中的话语权占得份量还是不大,其他人自己又难以搭上话。

    直到应节严的来访赵昺才现了机会,可自己对他毫不了解,其情况是从陈墩的口中知道了一些,而他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去与其接触,以便进行进一步的沟通、试探。迫不得已之下,赵昺只能行险,这既是在赌自己的人品,更是在赌应节严的人品,相信他是一个忠义之人,其能影响到江万载对时局的判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