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七月,海南岛到了最为酷热的季节,行朝重建机构工作也进入关键点,这可以说是一场极为艰巨的任务。当年赵昺入琼时一直苦于缺少有经验的官员,不得不矬子里拔将军,以补充不足。可等行朝迁琼后,他反倒为官员太多的问题发起了愁,这不仅仅是要为他们发放薪俸,解决住房,还要给他们安排工作。

    行朝迁琼前,到底有多少官连吏部都搞不清楚,这其中既有杨太后带着两位皇子出逃时随扈的官员,也有临安失陷后前来投奔的官员,还有在乡赋闲或是落职的官员也前来勤王。而行朝成立后为鼓舞士气,又大肆封赏,任命了众多官员。

    随着行朝的四处漂泊,更是一路走,一路封官。一些地方的豪强地主捐些金银粮食,甚至土匪强盗只要表示效忠朝廷都能混个官做,真可谓知县、知州随便给,转运使、宣慰使这样的高官也是满地撒,而兵马使、防御使更是多如牛毛。

    这样大面积,毫无节制的任命官员难免鱼龙混杂。有的人不过是为了混个官身光祖耀祖;有的人就是投机,赌大宋朝不会亡;还有的弄个官做干脆就是为了降元后能多得到些好处。当然其中也有不乏为了报效君王,抵御外辱的忠臣义士。

    但在蒙古人不断的打击下,有的官员为国尽忠,有的投降了蒙古人,有的弃官而走,还有不少人留在了行朝,又随着朝廷跟到了琼州。而这里地盘有限,所辖只有三军、八县之地,哪里有那么多的职位安置如此多的官员,可怕的是其中还有许多人无德无能,根本就无法胜任。

    赵昺对此也有心理准备,当他决定将行朝迁琼的时候就知道必须要接下这个包袱,否则就会离心离德,陷自己为不义,毁了行朝的声誉。不过他还是十分感谢蒙古人的,暗自庆幸其替自己解决了大宋三百年没有解决的‘三冗’问题,把大宋上百万军队都替他养了,多如牛毛的大小官吏给处理啦!

    不过赵昺最感激的还是蒙古人是将自己的亲戚们或虏或杀,收拾的干干净净,‘帮’他减轻了不少负担,否则自己千辛万苦弄来的这点钱都不够给他们花销的,还要整日担心他们抢了自己的座位。如今是即替他消除了后患,又减少了开支,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他们……

    “陛下,行朝随迁官员都已清查完毕,请陛下预览!”今天的是陈仲微提请召开的朝议,汇报工作,并听取下一步的安排,因而首先启奏道。

    “呈上来!”赵昺点点头道,可他看到那后有两尺的名册心不由的往下一沉。

    “陛下,吏部受命后队入琼的官员进行了统计,共有文武官吏八千八百九十六人,其中有品者六千余人,有职者三千六百余人!”陈仲微又禀告道。

    “嗯,心向朝廷的官员还是不少啊!”赵昺满意地又点点头,他还是略感欣慰,仁宗时代中央内外属官已超过一万七千人,现在少了一半多。不过心里却苦啊,若是落实,在琼州之地如此高的官员比例估计也能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了,而这其中还有许多赋闲的官员都需要自己来养活,不过看来吃白饭的人是少不了啦!

    “禀陛下,臣与各位宰执尊圣谕重新梳理和勘定各省、台、寺、监定员,消减虚设之职,行朝可安置官员一千二百余。地方各州县三百余,军中六百余!”陈仲微禀告道。

    “嗯。”赵昺边听,边翻看名册嗯了声。

    赵昺这些天也做了些功课,他知道在宋初赵匡胤曾面临与自己同样的窘境,出于稳定人心、巩固政权之必须,又有提拔资序低而有才干的新进之士担任要职、安置无能或不甘臣服官员于闲散之便,其积极作用是显而易见的;与之同时,也带来了明显的弊病。

    原来的省台寺监官,变成了闲散官或阶官,除非特敕,不治本司事,造成了官制的紊乱。由于官吏的数量越来越多,实际职务和工作内容又有限,于是这些官吏中有很多都成了虚职。时人称“居其官,不知其职者,十常**。”意思就是说,占着官位,却整天没事干的,十人里面就有**个,跟现在的吃空饷差不多。

    知道是一回事儿,实际操作又是一回事儿。赵昺当前无论是出于稳定的需要,还是保留骨干的需要,都要搭起台子,不能总弄个草台班子唱戏。因而他提出要适度压缩各省、台、司、监官的人员,加强基层力量。解决部分官员安置的同时淘汰一批实在是无法使用混吃混喝之流,为将来的扩充留下余地。所以对于他们的工作还是很满意的。

    “陛下,为保留有才能者,暂又无法安置的,臣等以为可入学士院,及翰林院;部分通过州试和省试者,可入国子监学习,以为国育才;实不堪用者可勒令部分人员致仕,以减少朝廷开支。”陈仲微又奏道。

    “可行!”赵昺犹豫了下颔首道。心里琢磨裁员的方式古今差不多,对于部分有才能的人调换单位先养起来,等待有机会再起用;年轻还有培养价值的人去上学;干啥都不行的人就发一半工资内退了。

    不过赵昺对将部分人安排到学士院和翰林院还是有些微词的。这学士院其实就相当于皇帝的秘书处,翰林学士有“天子私人”之称,他们的主要工作是掌内制及起草宫内各种活动文书。另外还有一个作用就是侍从皇帝以备顾问、献纳之任,也就是作为皇帝的智囊、参谋,运用其娴熟于胸中的历代典章制度与帝王学的知识,出谋画策。

    因为翰林学士亲近皇帝,可以左右皇帝决策,又易得人主赏识擢拔,成了宰执官储材之地。所以其入选也难,入选后任也重、位亦崇,是士人们十分企慕之地。而赵昺知道满朝能符合这个条件的人早已位列宰执,或委以重任,他们这么安排其实是掩盖另一个动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