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利益真是个好东西,在赵昺同意可先行敕封李氏的女儿后,其安置好寨中事务后与蒋科南下吉阳军,谈判工作也随之正式启动。得益于驿道的完善,那里的情况可以迅速传递到琼州,但为了能实时掌握谈判的进程,蒋科的奏报直接越过了中书,报到军机处,然后再由军机处抄报给中书省,所以赵昺可以先一步获得最新信息,相机做出处置。

    由于前期的一系列措施得力,符雄和马瑜所统领的诸俚硐已经陷入困境之中。他们在官军一个多月的围困下,无法从外界获得物资补充,也难以将手中的东西换成积蓄的粮食,面临坐吃山空的局面。但是还要枕戈待旦防备官军随时可能发起的进攻,他们知道即便官军只围不攻也能将他们困死,而当他们获知黄成‘意外’死亡后,更是如丧考妣。

    本来叛乱的诸俚还指望能和黄成结成联盟,南北共同举事逼迫朝廷让步,彻底摆脱朝廷的控制。可黄成一死计划已然全部落空,断掉了他们最后一丝念想,也让本就被利益拴在一起的联盟难以维持,到了崩溃的边缘。不过他们心里也十分清楚,若是请降前期的花费全部打了水漂不说,连镚子的补偿都不会得到,更是颜面尽失难在诸俚前抬起头来,因而希望朝廷招抚,并获得些补偿成了坚持下去的最后理由。

    赵昺是个擅于把握机会的人,且从不会放过占便宜的机会,即便在最危急的时刻都不忘捞一把,何况在如此有利的态势下。在他获知符雄他们当前的困境时,并在谈判中提出可以放弃朝廷的敕封,只要物资的补偿时,便下令暂时中止双方的接触,继续晾着他们。

    而此时陆秀夫等人却有不同看法,认为应当见好就收,数万大军围在那里,每日人吃马喂的也花费不少,给他们点东西就能迅速结束俚乱,总的算起来性价比还是很高的。但是一向喜欢算经济账的小皇帝却拒绝了,一个劲儿的摇头,称不着急。

    三天后吉阳军又有消息传来,凤尾硐俚酋符日萍率俚民二百一十三户,部众一千三百余来投要求归化朝廷,编民入籍、纳捐缴税。众人十分惊讶却在赵昺的意料之中,此次俚乱可以说由符日萍而起,可结局已不由他控制。在屡屡受挫后,符雄和马瑜都把气儿撒在其身上,让其出钱出粮不说,在谈判无果后,他们为弥补损失暗中商议要夺其土地,分其部众。

    在获知消息后符日萍立刻慌了,他本想利用两人的毛肚来获得好处,现在却惹了一身麻烦不说,还要落得一无所有的地步。而以其部落实力又无法对抗两大土官,若任其摆布肯定会被吃的连渣儿都不剩,思来想去投靠朝廷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不过他也知道若是不付出些代价是不行的,于是彻底将自己卖给了朝廷。

    赵昺随即召集朝议商量如何处置符日萍,众人倾向于对此次俚乱的罪魁予以重处,以儆效尤。但他却认为对于‘主动’归附的符日萍应予以重赏,并授予官位。大家不解纷纷质疑,可听了小皇帝的理由后便无人再反对,心里暗自佩服陛下真贼。

    于是赵昺下旨敕封凤尾硐首符日萍为御武校尉,吉阳县县尉,专司负责捕贼缉盗,并赏钱二百贯,绸缎十匹。其所属部众全部入籍吉阳县,择地立寨,按照朝廷律令分配土地,缴纳税赋。但考虑其刚刚归附,不知农事,特免税赋两年,拨发耕牛、农具和种子及安家之资,并遣知农者指导其耕种田地,种植桑麻。

    获知符日萍率领部众‘夜奔’,符雄和马瑜二人鼻子都气歪了,若非其讨巧惹得二人争斗,又怎么会引起朝廷的干涉。但二人气愤的同时心中又是无比的羡慕,想想符日萍过去不过是个普通的硐首,说话都得跟自己弯着腰陪着笑,却转眼间披上官服成了国家的公务员。而自己拼着命想要点东西都不可得,其却平白无故的得了重赏。

    有比较就有伤害,他们那些部众不止是羡慕了,简直就是嫉妒,想想自己不但要向朝廷缴纳赋税,还要将自己所得大部分孝敬给土官、硐首,自己终年劳作却喂不饱一家老小的肚子,连自己的一块土地都没有。而那些同是苦哈哈的难兄难弟归附朝廷后,便一下奔了小康,不仅有了自己的土地,还不用向两方缴纳税赋,那是多美的日子啊!

    符雄和马瑜虽然不忿,但也知道若是自己不将其追回惩处,那以后就无法服众。于是派兵追击,没想到却被接应的官军击退,叛逃的人没抓到,自己反而死伤不少,气急败坏之下只能烧了凤尾硐泄愤。同时遣人下山告知朝廷,若是不将符日萍送回,他们便要遣兵攻打,拒绝再继续谈判。

    赵昺接报后,对于两个垂死挣扎者的叫嚣他是嗤之以鼻,下令不予理会,若其进犯则坚决回击。他知道这已经到了平乱的关键时候,不仅朝臣们在看结果,那些俚硐也在观望,若是自己就因为受到些许威胁便妥协那么便会纷纷效仿,引发更大的动乱。但是若是处置的好,同样会起到示范的作用,在各俚硐中引发震动。

    朝廷的冷漠回应,李氏无奈的叹息,让符雄和马瑜意识到自己的盘算再次落空。他们有些恼羞成怒,愤而要起兵攻打吉阳县,却发现那些下辖的俚硐没有什么反应,有的人打着哈哈,让他们慎重考虑;有的人无动于衷;有的人明确表示反对,不肯参与其中。

    各硐首的消极让两人明白局势已经失控,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他们已经和自己离心离德。可随之而来的部众逃亡,让符雄明白天就要变了,若是不设法挽回,自己终将一无所有,而他也发现马瑜看向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