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暗杀黄成是想除掉一个野心家,也是一个威胁自己的潜在敌人,可为了稳定各俚硐又不得不将权力转移给亲近朝廷的李氏。但这个看似完美的计划其中也不无隐患,全面掌管琼州俚硐后李氏的实力将大增,谁又敢保证在羽翼丰满之后,其不会也生谋逆之心呢?这个计划的实施实际上等于自己除掉了一个敌人,又亲手扶植起了一个新的敌人。

    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也是现下形势的权宜之计,赵昺知道只有朝廷实力强大到无人敢于挑战,且善政得以惠及俚民的时候,岛上的俚汉冲突才会平息。但这两个目标在当前土官掌管俚硐的局势下似乎都遥遥无期,因此他就不能放松警惕,不敢完全相信李氏能一直忠于朝廷,而这就导致自己无论何时都不得不留一手,使自己无法集中全部力量对付蒙古人。

    “朕在谈论大宁寨之事的时候并没有避讳你,事情的前因后果你也应有所了解。朕现在如何能取得大宁寨李氏的忠心,使其起码在十年之内不会背叛朕!”赵昺说完便端起碗向嘴里扒拉着饭菜,偷眼看向苏岚,只见其皱着眉头思索着,心中暗笑这丫头还真把自己的话当回事儿了。

    “和亲!”

    ‘呃……’

    ‘咳咳……’赵昺听了苏岚的话后不由的一惊,险些被嘴里的饭噎死,引发一阵剧烈的咳嗽。

    “官家,喝点儿水吧!”苏岚也被吓了一跳,又是抚胸又是捶背的,待等陛下平稳了,又端过杯茶关切地道。

    “你的意思是通过俚汉联姻来赢得李氏的忠心?”赵昺摆摆手没有接茶杯,而是问道。他刚才的问题不过是没话找话,就没指望她能给出解决办法。另外也是想让以此给饶过素馨个借口,毕竟自己是金口玉言怎么能轻易便改口呢?没想到苏岚却给出了自己这么个答案,让他受惊不小。

    “是也不是,奴婢的意思是说通过皇家与大宁寨的联姻实现长久的亲密关系。”苏岚解释道。

    “呵呵,你不要忘了大宁寨是女子掌权,且李氏已经婚配,怎么可能再与皇家联姻呢?”赵昺笑笑摇着头道,表示其方法根本无法成立。

    “那又有何不可,大宁寨既然是女子掌权,李氏又已婚配,可她家总有女儿,皇家可从中选一嫁家皇室子弟也可啊!”苏岚却没有罢休,反而又给出方案道。

    “那更不可能!”赵昺再次摆手道。

    “官家,这又有何不可?皇家与俚酋联姻,便成为一家人,又怎么会与家人为敌。奴婢看那蒲家便是通过子女婚嫁,与朝廷官员和豪门商贾联姻,壮大自己的势力,从而才能在泉州城中呼风唤雨与朝廷对抗的。”苏岚却不罢休,继续辩解道。

    “呵呵,你要知道先帝一脉只剩朕一人了。而皇室旁宗或是被虏,或是流散避世,或是死于鞑子及叛臣之手。朕曾遍寻泉州城,竟没有寻到一个宗亲。朕已是真正的孤家寡人,又如何与他们联姻啊!”赵昺苦笑道。

    “这……那官家也可与其家联姻啊!”苏岚犹豫了半天,低声嘀咕道。

    “大胆,这种话也敢浑说!”赵昺听了大怒道。他最是讨厌这种政治婚姻,何况是这种情况下,再说自己也还小啊!

    “官家,奴婢情急之下口无遮拦,该死!”苏岚急忙跪下磕头道。

    “你……你,你为了救一个朋友就能将朕许给俚人,若是三姑四婆都找上你,还不得将朕分成几块送人啊!”赵昺指点着苏岚有些气急败坏地道。

    ‘噗嗤!’

    “你还敢笑,信不信朕先将你配给俚人……”赵昺的话却将苏岚给逗乐了,而她这一笑让他自己也绷不住了,忍俊不已说不下去了。

    “若是能平息俚乱,奴婢愿意前往!”苏岚施了个礼道。此刻她也暗松口气,知道小皇帝并没有生自己的气,算是逃过此劫了。

    “唉,把这撤下去吧,朕吃不下了!”赵昺看看桌上的饭菜实在是没了胃口,起身说道。

    “官家,那素馨如何处置?”苏岚追问道。

    “哼,以后还由你们二人随侍,但此后朕召见臣僚时,她不可再陪侍。”赵昺冷哼一声说道。

    “奴婢谢过陛下!”苏岚再叩首道。

    “好了,朕要午睡了!”赵昺抬抬手道,苏岚马上起身招呼避于殿外的素馨伺候陛下洗漱、更衣……

    和亲之事就成主仆间的一个笑话,谁也没有再提起,但此事之后二人的关系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显得亲近了不少。苏岚和素馨对陛下侍奉的更为精心,而赵昺也多了个可以说说话的伙伴,当然还涉及不到儿女私情,只是让他的生活多彩起来,不想昔日那么沉闷。

    大宁寨的事情正如赵昺所料,黄成死后已经陷入了混乱,兄弟间为了权力和财富已然反目,蒋科以传旨为名率兵迅速控制了城寨。然后诏李氏前来,令其代管大宁寨所辖俚硐,待黄家选出合适的人选后再行敕封,不过大宁寨的防务则由官军接管了,重新控制了这个舌喉之地,捍御隘口。

    李氏在朝廷的支持下重新恢复了权力,自知也要回报,答应前往吉阳军游说叛乱的各俚硐,令他们息兵请降。不过其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若是能为朝廷平息叛乱,希望朝廷敕封其女,以便后日能承袭其权力。而她则保证诸俚硐接受朝廷征派徭役,缴纳课税。

    赵昺暗叹这女人真是聪明,她担心重蹈黄成的覆辙被朝廷借内乱之机夺爵,使整个家族失去权力,从而先指定继承人并得到朝廷承认,这样一来即可保证爵位的承袭,又可巩固自家的权力。但谈判就得有来有往,要利益就得付出,于是他表示同意朝廷可以先行敕封,并依例发放俸禄,承认其地位。不过他们要允许朝廷从各俚硐征募军兵,为国征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