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因为天气太热,赵昺又体胖不耐炎热,所以只要没有外人,便会不顾形象的将那身十分累赘的衣袍换掉,头上随便挽个高髻,上身是一件无袖对襟小褂,下边只穿着一条大裤衩,底下光着脚穿一双用麻编织的拖鞋。这身打扮即便在现代也会被认为是进城的农民工,挂个星的酒店都不会让他进去。

    在自己的宫中大家都已经习惯了小皇帝非主流的形象,并不会多言,当然也不敢外传。但是召见臣僚,如此穿戴就大为不妥了,弄不好还得惹得那些闲的蛋疼的人上书劝谏。所以每逢来了外人,赵昺就得顾及自身形象,赶紧换上‘工作服’。而那身繁琐的衣服他至今弄不明白怎么才能穿戴好,都要依靠侍者的帮助才能穿戴整齐。

    苏岚和素馨两人听了召唤赶紧拿了衣服赶到偏殿,先给小皇帝除去衣衫,用汗巾抹去身上的汗珠,然后再将衣衫给他一件件穿好,换上靴子,一番折腾下来,主仆三人又都是一身汗,小皇帝就差吐舌头了。苏岚又连忙给官家擦去脸上的汗,为他打扇降温,又让素馨端来一碗酸梅汤让他喝下。

    “好了,宣蒋知府觐见吧!你们也换换衣服,不要着凉了。”赵昺见两人也都是汗,薄薄的衣衫全贴在身上了,勾勒出玲珑的曲线,让他竟然有了种抱一抱的冲动,不过还是按捺了骚动的心,收回贪婪的目光,咽了口唾沫起身向书房走去道。

    “官家,是……”苏岚想扶小皇帝出去,可看看素馨又看看自己,猛然醒悟陛下言中之意,脸一红低头轻声道。

    “这鬼天气,阴着脸也不下雨,热死了。你们都是木头人,不怕热啊,赶紧把窗户都打开通通风!”赵昺却装作没看见,边走边冲殿上值守的小黄门们喊道。

    赵昺进了书房在靠窗的软榻坐下想着蒋科紧急觐见是为何事?稍时不知道是随着心静了下来,还是门窗都被敞开,随着空气的流通才觉的不像刚刚那样闷热了。

    “陛下,陛下,他死了!”

    “谁死了?”蒋科一进殿顾不得行礼,便急吼吼地说道,赵昺也被吓了一跳忙着问道。

    “陛下,大宁寨动手黄成死了。”蒋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躬身施礼道。

    “啊……”蒋科话音刚落,在旁侍候的素馨发出声惊呼,他疑惑的望过去,不知这小宫女为何有如此激烈的反应。

    “怎么了,都一惊一乍的!”赵昺扭脸不悦地道。

    “陛下,素馨不小心烫了手,惊了陛下还请赎罪!”苏岚赶紧拉着素馨请罪道。

    “毛手毛脚,让她退下吧!”赵昺不耐烦的摆摆手言道,这时刘灵立刻上前将花容失色的素馨拉起带了出去,只留下苏岚在旁侍候。

    “给蒋知府看座,上茶!”赵昺这才瞥了一眼面色不变的苏岚道。

    “陛下,今日臣突然接到大宁寨送来的口信,称寨首黄成意外暴毙,现在寨中无首乱作一团,请朝廷早日敕封新人袭爵。”蒋科谢恩坐下再次禀告道,此刻他也沉静了许多。

    “哦,意外暴毙?”赵昺皱皱眉有些惊诧,略一沉吟又问道,“什么时候发生的,又是因何暴亡?”

    “陛下,据大宁寨来人说此事事发突然,全是意外。”蒋科回禀道,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原来数日前,有几个占城来的马贩子在琼州收了几十匹马,欲在澄迈港上船回国,途径大宁寨时被巡视的黄成拦下,检查是否夹带违禁之物。其平日素来爱马,结果他看上了一匹甚为神骏的白马,要原价买下。占城的马贩子当然不肯,称此马是匹野马,还未曾训服,骑乘恐会发生危险伤了人,坚持不肯卖。后来,黄成便动手将占城的马贩子赶走,将马抢了带回寨子中。

    那日,黄成一时兴起要骑这匹新买的马,谁知这马果如马贩子所言未曾驯服,他刚一上马便狂性大发,冲出寨门沿下山的路狂奔。而大宁寨本就设置于山上,道路险峻,其无法控制野马,只能任马奔走,结果连人带马摔下山崖。待寨众寻过去的时候,人马都已毙命。

    “哦,其中没有蹊跷之处吗?”赵昺皱皱眉问道。

    “陛下,黄成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乘马坠崖,应是意外,而寨子中的人也并没有提出质疑。”蒋科摇摇头道。

    “既然如此,其暴亡后理应即日向朝廷报备,却又为何拖了这许多日子?”赵昺却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道。

    “陛下,黄成有子六人,长子有疾难以理事,而其余诸子皆以成年,皆想袭承其位,众人争执不下,因而迟迟未报之朝廷予以敕封。”蒋科解释道。

    “嗯,原来如此。”赵昺端起茶杯吹了吹浮沫,喝口茶说道。心中却松了口气,那黄成如何是死于意外,分明是死于事务局的暗算,也可以说是死于自己的安排。而他们却丝毫没有察觉,这表明此次行动已经成功,接下来就可实施下一步行动了。

    “唉,他死的真不是时候,这下大宁寨内乱,李氏更无暇处理俚乱之事了,还要以防大宁寨所管再生事端。”蒋科不知内情,痛心疾首地说道。

    “危机也是机会,黄成一死群龙无首,正可借机重整大宁寨,整顿琼州各硐!”赵昺放下茶杯道。

    “陛下,我们如何行事?”蒋科听了精神一振道,他没有想到小皇帝这么快便有了新的主意。

    “大宁寨内乱,诸子争位,我们可以此为由令李氏代行大宁寨寨首之责!”赵昺言道。

    “陛下此计甚妙,以李氏兼管大宁寨,一者可稳定诸俚硐,以免生乱;二者没有了黄成的擎肘,李氏重新掌管琼州众俚硐,其必感激天恩,也正可借势说服符雄、马瑜等人。”蒋科听了不由的击掌称好道。

    “既然蒋知府也以为可行,朕明日便下旨,由你前往大宁寨和西峰寨传旨!”赵昺笑笑说道,而心中却又打着另一把小算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