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耍了花招,利用各人之间的矛盾和部门之间的利益冲突成功的对行朝进行了调整,虽然这个调整根本谈不上革新,却使他达到了目的。不过为了能让陆秀夫不受到众官的弹劾及冲击,加上其也向自己妥协,便将俚乱的事情化小交由地方处理,从而使其撇清了关系。

    俚乱之事赵昺嘴上说的轻巧,可心中还是极为重视的,除了调集军队加强封锁切断其对外联系,并联络大宁寨准备进行游说外。暗中又令事务局深入两寨进行监视,了解他们的动向,同时让郑虎臣全面了解大宁寨的情况,尤其是李氏和黄家之间的矛盾,看其能否完成此重任,从中再捞点儿油水。

    于是早朝后便将郑虎臣召进宫中询问,照例两人的谈话不能为外人所知,所以便将一众人等都打发出去了。赵昺原以为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说明白,没想到事情要比他想象复杂的多,一下说了一个时辰,直到口干舌燥才发现两人的杯子都空了,才想起叫人烧茶,没想到却派进来两个新人……

    “怎么啦?”郑虎臣动作很快,听到动静立刻警觉的起身挡在陛下身边,厉声问道。

    “官家,奴婢该死,惊了圣驾!”郑虎臣人长的就不俊,又长了满脸的胡子,情急之下面目狰狞甚是吓人,苏岚两人本来就心怀胆怯,如今出了错,而其又一脸凶相吓得赶紧跪倒请罪。

    “无妨,你们怎么样,烫到了吗?”赵昺听到动静才发现两个笨手笨脚的家伙茶没泡好,还将壶给打翻了,被郑虎臣一吓更是瑟瑟发抖,他急忙安慰道。不过此时他却绝不是抱着什么怜香惜玉之意,而是真切的关心。

    “官家,奴婢没事,这就重新来过。”惹祸的素馨已经吓坏了,还是苏岚反应快,磕了个头言道。

    “真的没事?要不要叫御医看看?”赵昺还是有些不放心,又追问道。

    “官家,奴婢真的没事!”苏岚再次施礼道。

    “好吧,那你们继续煮茶吧!”既然如此赵昺也不好再问,转脸又对郑虎臣道,“郑主事,你也不必紧张,过来坐吧!”

    “是,陛下。”郑虎臣也随着坐回原位,可仍疑惑地小声问道,“陛下,属下见这东宫中多了许多新人,还是要小心些。”

    “呵呵,你不要过于紧张,这些人都是全是经王德之手从那些泉州抄没的官奴中挑选的,再说两个小姑娘又能将朕如何?”赵昺笑嘻嘻地说道。

    “如今非常时期,属下接到消息蒲家余孽师文已经回到泉州,贼酋忽必烈怜其全家被屠,又念蒲贼对国有功,已令其接管泉州市舶司。”郑虎臣却不敢大意出言道,“据闻师文回城后在祭奠蒲贼时曾发下血誓定要为父报仇,现在正招揽人手,欲对陛下不利。那些抄没的官奴中多有蒲家旧人,若是万一选入宫中之人若不忘旧主,陛下还是要小心啊!”

    “呵呵,我们杀其一家,他找朕寻仇无可厚非,再说要杀朕的人太多了,可朕的脑袋不是依然还在吗?不在乎多他一个。”赵昺摸摸脖子不以为然地笑笑道。

    “陛下还是不要大意!”郑虎臣却是不放心,他清楚自己自那夜之后便与陛下成为共同体,其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自己也算是完了。

    “那两人你看如何呢?”赵昺指指正在煮茶的两人问道。

    “陛下,以属下看,此二人煮茶的手法娴熟,应该出身于官宦人家,或是家道中落,或是有了变故被大户人家收为奴仆。那个岁数小的做事毛手毛脚,应是个心中藏不住事情的;而那个岁数稍大的手被烫伤,尚能隐忍,可见其为人稳重,是个有心机的孩子。”郑虎臣又瞅了两人一眼道。

    “嗯,郑主事眼力不错。”赵昺其实也在观察俩人,正如其所说刚才打翻了水壶两人肯定都被烫到了,却不敢言。那素馨在煮茶之余不断的用嘴吹手背;而那苏岚却能忍得住痛,洗杯、挑茶、舀水一丝不苟,毫不慌乱。

    “陛下拗赞了,属下都是胡言当不得真的。”郑虎臣当然知道小皇帝也在观察二人,而自己绝不能贪功,谦虚地道。

    “那大宁寨李氏以你看可是个有野心的人?”赵昺没再把心思放在二人身上,又转入刚才的话题道。

    “属下并未与其正面说过话,但也暗中见过两次。此女行事极为谨慎,喜怒不露于言表,应是个心机缜密之人,属下一时也看不透。不过蒋知府几次前去游说都未能请得其下山,属下怀疑其中尚有内情,其不便多言。是否需要属下前去与其谈谈?”郑虎臣皱皱眉头道。

    “大宁寨与马瑜或是符雄有旧,还是有怨?”赵昺问道。

    “当年王二娘威震琼州诸硐,吴氏也能压住群雄,他们都是与大宁寨马首是瞻,但自朝廷在琼州式微,他们便蠢蠢欲动,对李氏已是敷衍了事,却说不上恩怨。”郑虎臣说道。

    “那他们与黄家关系如何?”赵昺也有些纳闷,当前局势下明显与朝廷合作会获得很多利益,而李氏却有些畏首畏尾,似有忌惮,于是又问道。

    “陛下一提,属下倒是想起件事情,据监视大宁寨的探子回报,在蒋知府上寨后,黄成曾前往李氏的寨子,两人发生过激烈的争执。因为探子离的较远只听得只言片语,似提到过俚乱之事,他们许给了大宁寨些好处!”郑虎臣想想说道。

    “看来李氏对黄家还是心怀忌惮,因此不敢自作主张。可符雄他们能给其什么好处呢?他们要钱没钱,要官也给不了,能做的也只有奉其为琼州俚硐之首了吧!”赵昺敲着茶几轻声道。

    “嗯,陛下所言极有可能,这黄家数十年来欲取代他们而不能,除了朝廷支持外,应该也有各硐土官态度不明的原因在内。此时马瑜和符雄为了对抗朝廷,表明了对黄家的支持之意,其定会从中阻挠!”郑虎臣顺着陛下的思路琢磨了片刻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